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总裁也碰瓷〕〔生世恋:一笑倾尘〕〔穿越财富人生〕〔萌妻难追:总裁爹〕〔匠心〕〔我的荣耀有你〕〔人间杀神〕〔我家爹娘超凶的〕〔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无敌了亿万年〕〔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青梅逆袭记〕〔农家娇女有点泉〕〔腹黑娇妻宠不停〕〔穿书后隔壁男主总〕〔农门猎女〕〔且共东风放纸鸢〕〔农家美食日常〕〔娇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五十九章 薪火代相传
    洪庆四年,二月十二,云婕妤被晋封为云妃。

    自从皇后故去,愉贵妃也因为兄长的事情被牵连黜落,宫中便只有云妃的地位最高了。

    景云的徒弟小胜子问他,“师父,为何选了这一日晋封?”

    景云抚掌:“二月十二是花朝节,陛下当云妃娘娘是花神,诸般情意都在其中了,岂不妙哉?”

    “是呢,还是师父善于领会圣心,我们都得好好学着。”

    小胜子点点头,仿佛领会到了什么。

    “你们啊,好好学着本领,揣摩上意是內监们的禁忌,好好听话办事才是。

    再说,人心哪,可不是容易看透的,留得青山在,方有行路人啊。”

    景云的目光望的很远,仿佛能穿过宫墙,直接望到碧霄宫一样。

    “师父说的有理,我们只会看眼前那点,短视的很呢。”

    讪讪一笑,他又说道:“您看,我们内书房要不要给云妃娘娘送个大礼?”

    “果然短视,云妃娘娘可看不上咱们那点东西,真要有心,拿出点本事再说话。”

    景云用毛笔敲了敲小胜子的头,“别一天就知道手脚勤快,得用心做事才行。”

    “师父教训的是,只是我看其他宫人都去恭贺,礼物也堆得山高,我们不表示表示,能行吗?”

    小胜子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这个师父,还真是猜不透。

    跟着他好几年了,只见皇帝都换了,他还能在内书房屹立不倒,的确是有本事。

    “你呀,说你笨,又机灵的很,这时候越是其他人巴结,我们就得有自己的不一样处。

    要么你送个最好的礼物,要么就不送。”

    说着耳语一番,小徒弟笑眯眯地去了。

    碧霄宫这一日也极热闹,送礼的人在宫门外都要排起了长队。

    却等了半天,也没见到碧霄宫的主子,只听说是出宫去了。

    大家本就怀着嫉妒的心,这会子见云妃又这般倨傲,连出来答谢都不曾。

    一个个都像是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之余,都想着该如何扳回这一局。

    唯有玉姒还算心平气和,她知道表姐约了皇帝出宫去看花朝节的盛况。

    只是,她一点也不羡慕表姐。

    表姐手上多的那个玉扳指,别人不认识,她却是认识的。

    人人都以为权柄是个好东西,但拜月的权柄却是最毒的毒药,是最锋利的剑。

    它无时无刻不悬在你的头上,威胁着你的生命。

    你以为它是光照古今的好东西,它却想着有朝一日,要你的命。

    薪火不灭,代代相传。

    表姐以前是对这些避而远之的,不知为何,如今不光走进了宫廷,甚至挑起了拜月这一系。

    衡英表姐,她究竟图的是什么?

    玉姒不解,也不想搞明白,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淑媛,早日诞下皇嗣,就是她的福分了。

    宫里的其他人却懂得今后宫里的风向,可真的是要转向碧霄宫了。

    之前皇帝独宠愉贵妃,连带着她的兄长骠骑将军也仿佛高人一等。

    许皇后一向是不怎么问事的人,御下也颇松,宫中都以愉贵妃为马首是瞻。

    那时候最好的东西,都是流水似的往愉贵妃的福阳宫里送,四时鲜果、应季蔬菜,还有最漂亮的锦缎。

    见惯了好东西的老嬷嬷,也要惊叹这般宠遇,说这种盛景,宫中已经多年未见到了。

    后来骠骑将军犯了事,愉贵妃被废了名号,贬为最末等的采女。

    宫中直呼其名,葛细雪。

    是呢,只是细雪,柔弱无力。

    起先外臣们不知她已经怀有身孕,不少都主张该如同逆犯兄长一起砍头的。

    即使知道了她怀有龙裔,也有激进的儒生,觉得谋逆这种大事该诛九族,愉贵妃和这个孩子都不该法外施恩,请皇帝大义灭亲。

    但皇帝的态度很是让人不解。

    这样一个逆案,前朝牵连了那么多人,后宫却对逆犯这个唯一的妹妹,没有进一步的发落。

    皇帝只是将她冷落在那里,任她自生自灭。

    别说是别人看不明白,就连细雪自己,也搞不清楚,皇帝这是要绕过她,还是等她生完孩子再秋后算账。

    她躲在福阳宫里,轻易也不出来。

    原本就是一场赌博,如今输了,似乎没什么好抱怨的。

    只是错付的真心,如今看来,像个笑话。

    青春的豪赌,竟没有留下一点印记。唯有腹中的孩儿,是一个见证,也是一个安慰。

    只要有着孩子在,似乎,一切都还有希望。

    其他宫人就没有这般乐观了,她们觉得福阳宫早晚是要易主的,细雪不过是耗着时间罢了。

    除非,她侥幸,能生出皇子来。

    她们也疑惑过,为何云妃没有出手的意思。

    今上还没有子嗣,若是让福阳宫这位生出皇长子来,那作为生母的葛细雪不仅命保住了,过几年又翻身做妃子,也是说不定的。

    唯有玉姒在听见这些传言的时候,笃定的说道,“若有人能生出皇子来,也得是我们裴家的人。”

    虽说宠遇和冷遇在宫中都不新鲜,但大起大落还是让人唏嘘。

    当时太后也对身边的彩墨说:“君心恩宠真的是奇妙的东西,来的时候,仿佛全天下的好东西都任你拣选;

    走的时候,又仿佛你整个人都不曾存在过。”

    那个时候,她大约想到了安烈帝,想到了会兰公主,想到了在会兰公主之前更受恩宠、最后却被厌弃的宜妃。

    宜妃出身大家,端丽娴雅,难得的一个妙人,就是姜太后也没有办法不喜欢她。

    她总是那么安静,一切事又办的妥妥帖帖。

    但安静的表面下,也藏着嫉妒的野火。

    会兰公主进宫之后,宜妃就被安烈帝斥责为得了失心疯,并且很快就死去了。

    谁不想做一个安静、美丽的女子,宜家宜室,包容大度?

    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姜太后也不知自己那些年是如何挺过来的。

    她只知道,与那个在雪天寂寞死去的女子比,自己的命真的是太好了。

    彩墨却觉得悲凉,本来还有一线往上爬的心思,如今也灰了大半。

    后来太后故去,她就自请去思陵守陵,想求个清静,却被云妃又接回了碧霄宫,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独步剑武〕〔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道祖,我来自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