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婚欲睡:顾少,〕〔自完美世界开始〕〔狂武斗尊〕〔光明圣徒〕〔逆武通天〕〔我是法则之主〕〔重生后我太难了〕〔最强防御属性〕〔绝代枭神〕〔吃亏的我成为了强〕〔仙魔编辑器〕〔再争之世〕〔这个世界太危险〕〔神仙也要修炼〕〔耀世神阳〕〔万象天劫〕〔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女神拿下外挂〕〔剑仙在此〕〔雅克塞拉游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帝,入戏太深 第五十二章 梦里面居然!
    向辰盖好被子继续背对着韩瑾深睡去。

    心烦意乱了一会儿,向辰总算进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向辰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他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视线中出现了韩瑾深的脸,此刻正用温柔缱绻的目光深情的看着自己。

    身体提不起一丁点力量,向辰很快便发现韩瑾深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然而他首先竟不是迷惑,而是盯着韩瑾深英俊的面庞咽了咽口水,脑海中默默的飘过一句,真他妈帅啊.....

    “我喜欢你...”韩瑾深带着喘息的声音传进向辰的耳中,他俯下头在向辰的唇边亲吻了几秒,然后抬头看着向辰,“你喜欢我吗....”

    向辰舔了舔嘴唇,回味着韩瑾深嘴唇的触感,温柔温软,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搂住韩瑾深的脖子,微睁着双眼痴痴的看着眼前的帅哥,“你....你怎么...这么好啊...”

    韩瑾深再次低头吻住向辰,这一次变的疯狂而又激烈,一只手也游蛇般的探进了向辰的衣服内。

    “嗯....”

    向辰难耐的哼着,他抱着韩瑾深的脖子,最后仰着头低喘着道,“你....你他妈要不...要不做我媳...媳妇儿吧....”

    身上的人不再说话,闷不吭声的开始“做事”,向辰唯一的感觉便是浑身火热,嘴里断断续续的哼着....

    隐约中,向辰感觉床边站了个黑影,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去,顿时吓的浑身一震。

    床边站着一只巨型大白兔,两爪端着只照相机正对着床上。

    只那巨型大白兔咧着两颗兔牙开心的高声喊道,“哇呀呀!!我的cp撒糖啦!!'

    “啊——!!”

    向辰一声惊叫从床上翻坐了起来,瞪大双眼,气喘吁吁的看着前方。

    窗外,灰蒙蒙的....

    恍然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只是个梦,向辰死里逃生般的长呼了了一口气,他抹了抹额前的冷汗,转身伸手打开台灯,并拿起台灯柜上的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这会儿只不过才凌晨四点多。

    “怎么了?”

    身旁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向辰一愣转头看去,当看到一旁也坐起身的韩瑾深的时,忽然又起一身冷汗,但下一秒又忽然想起韩瑾深这是来家里做客时,那在梦与现实中起起伏伏的心脏又缓缓恢复正常。

    “做噩梦了吗?”韩瑾深睡眼惺忪的轻声问道。

    不得不说,这刚睡醒,精神状态显得有些迷糊的韩瑾深,好看的很是接地气。

    “是...是啊,做...做噩梦了。”向辰有些不敢去看韩瑾深的眼睛,他想到刚才那个梦,心底羞窘难当,恨不得当即拿块豆腐撞死自己。

    天杀的啊!

    做春.梦也就罢了,为什么春.梦里的另一主角会是韩瑾深啊!

    这他妈也太荒唐了!

    韩瑾深看着向辰红扑扑的脸颊,不仅如此,连脖根底下都跟喝醉了酒一般红的不成样子,隐约还能看到顺着颈线缓缓下滑的汗珠,这简直像从汗蒸房刚出来一样。

    “发烧了吗?”

    韩瑾深不明所以,抬手摸了摸向辰的额头,这乍然的触碰令正处于不安状态下的向辰登时身体又是一颤,神经骤然绷紧。

    下一秒向辰便甩开了韩瑾深的手。

    “我没...没事。”向辰说着,转身下床,“你先睡吧,我去趟卫生间。”

    不等韩瑾深在开口,下床后的向辰小跑着进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后向辰将门反锁,然后脱掉睡衣裤走进浴室,打开花洒不顾冷热的冲洗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汹涌的心潮才算稳定下来。

    “艹!”向辰骂了一声。

    艹艹艹啊啊啊啊啊啊!!!

    究竟是怎么了?

    他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正在这时,卫生间外的门被敲响,向辰吓了一跳,扭头脱口呵声道,“谁?”

    “你没事吧...”门外传来韩瑾深担忧的声音,“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向辰迅速否认,随之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做了个噩梦吓出一身冷汗,没事儿,我冲一把澡马上就出去,你先去睡吧,天亮还早呢。”

    “那....好吧。”

    韩瑾深离开后,向辰继续站在花洒下冲水冷静,可渐渐的,梦里的画面再次浮上大脑,向辰越是逼着自己不去想,思绪便变得越不可控制。

    所有的画面都是韩瑾深,他的模样,他的声音,甚至他嘴唇的触感,以及身体紧密贴合时的感觉,真实的简直不像梦。

    向辰的身体再次燥热了起来,他靠着瓷白色的墙壁,仰头努力的调整呼吸节奏,但很快就发现这样根本没有抑制效果。

    欲望,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莫名其妙而又荒唐的,到来了。

    这大概是向辰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凌晨四点多钟,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内偷偷的用手解决生理需求。

    而欲望的起因,向辰难以启齿。

    向辰一直都坦荡的理解着自己和韩瑾深之间的关系,就是普通的朋友,更甚也不过是交了心的铁哥们,同吃同睡是很正常的事儿,就像他在自己死党家留宿的时候,拍戏和同组男演员同挤宾馆一张床的时候一样坦荡。

    向辰坚信自己是直男,也正是这种坚信,让他每次都理所当然的忽视着自己对韩瑾深产生的怪异的感觉,现在回想,向辰发现那些感觉,自己也只在韩瑾深一个人身上有过。

    难道....

    过了近一个小时向辰才从浴室出来,而韩瑾深一直靠在床头等他,见他出来便微笑着问道,“做了什么噩梦,竟能把你吓成这样。”

    向辰尽量避开与韩瑾深直接对视,含糊不清的答了句“忘了”,然后便掀开被子,背对着韩瑾深躺了下去。

    “睡吧。”向辰低声道。

    “你...真没事吗?”

    韩瑾深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向辰甚至能感受到韩瑾深说话时喷洒在自己耳侧的气息,他微微一愣,一转头便看到韩瑾深不知什么时候已倾斜着身靠到了自己耳边,视线上方那张仿佛被放大的英俊面庞此刻充满担忧。

    向辰大脑蓦的死机,好一会儿才眸光躲闪的结巴道,“都说了没...没事,快睡...睡睡吧...”

    说完,向辰微微下沉身体,将半个脑袋都缩进了被窝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三寸人间〕〔这号有毒〕〔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旺夫小哑妻〕〔美漫之超人〕〔我的细胞监狱〕〔一剑斩破九重天〕〔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临渊行〕〔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