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凌云〕〔百亿次穿越〕〔魔尊是我徒弟〕〔我不想当富二代〕〔空间农女:将军赖〕〔帝少霸宠:萌厨小〕〔娇妻你好甜:总裁〕〔都市极品医神〕〔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我真不想做主角啊〕〔我在未来逆天了〕〔明骑〕〔天降我才必有用〕〔都市超级女婿〕〔金牌女助理A到爆〕〔我的魔法时代〕〔妃常妖娆:摄政王〕〔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女王不要太高冷〕〔爆笑甜妻:冷少,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帝,入戏太深 《挣宠II》完结篇上下
    第一百零二章 完结篇(上)

    由订婚宴转变来的生日宴,傅勋给了傅南很大的排面,原本的订婚是计划低调,但变成生日宴后,傅勋为了补偿傅南,请了不少圈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傅南感觉得出来,这场宴会上的傅勋并不高兴,他应付来宾的笑容总透着机械一般的敷衍,或者说从江非死后,他就从来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即便是面对自己,也是童年的那份愧疚在绑架着他,逼着他对自己温柔。

    事实上如今真正的傅勋,就是无情无义的。

    傅深泽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下时,和傅深泽同坐在后座的江非脸色凝重的问傅勋,能否保证自己今晚顺利离开。

    “我会保证带你活着离开这个城市。”傅深泽道,“只要你自己不先放弃。”

    江非下车,跟着傅深泽踏上酒店大门前的台阶。

    在外人眼中,傅深泽毕竟还算是傅勋的亲四叔,加上两人即将要有的利益纠葛,傅勋便在手下提醒傅深泽进酒店后,在宴会举办的大厅入口等带傅深泽。

    这时张傲急慌慌的跑了进来,一把刹在傅勋跟前,上气不接下气道,“傅....傅深泽他...他....”

    傅勋冷冷道,“我知道傅深泽来了。”

    “不....不是这个。”张傲瞪大双眼,仿佛活见鬼了一般,“是..是他带...带着那个江...江.....”

    张傲话还没有说完,傅深泽人到了大厅门外的走廊上,一名侍者正领着他向前。

    听到动静,傅勋的目光从张傲的身旁穿过,投向了不远处到来的人。

    “是江非。”张傲总算说了出来,“是江非啊傅哥,那小子没死!”

    傅勋没有听见张傲在说什么,他如木桩一般一动不动,思绪随着目光,一下被钉在了正朝自己走来的男人身上。

    那是.....

    时间犹如被静止在了这一秒,四面的景象与声音开始消失,全世界仿佛只剩下傅勋和他凝望的那人。

    梦也不曾如此真实过。

    傅深泽已走到了傅勋跟前,他跟傅勋打了招呼,但傅勋却仿佛被点穴一般,依旧怔怔的看着傅深泽身旁的江非。

    江非以为自己出于本能的害怕,甚至下意识的想逃离,可此刻对上傅勋的目光,他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心静如水

    也许是经历了彻头彻尾的失望,才能做到如此不悲不喜不怒。

    事实是,他现在连恨傅勋的精力都没有。

    在傅深泽介绍完江非后,江非便微笑着对傅勋道,“傅先生,您好。”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梦与现实,信与不信,无数次的辗转,傅勋像经历了一场爆炸与重生的轮回,最终在这声“傅先生”中,万物归息。

    “江....非?江非!”

    傅勋忽然抓住了江非的肩膀,瞪圆的双目迸射着难以置信的兴奋,极度的激动令他转瞬间泪流满面,“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傅深泽料想过傅勋会振奋,但他没想到会至如此程度,这个总在人前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居然如此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令人忌惮的冷酷外壳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碎在了人前。

    就因为一个江非....

    也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

    没有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欲望,更没有愤怒和不甘,甚至没有去掩饰自己的身份,江非很平静的开口,“是,我还活着,不过我现在改名叫江玖。”

    一切平和的像一把无形的锋刀,反衬的此刻泪流满面,兴奋的仿佛失了智一般的傅勋,像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表演的小丑。

    然而傅勋不在乎,他此刻心心念念的只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江非还活着。

    一直以来被思念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他,终于在这一刻,完全活了过来。

    傅勋忽然伸手准备去抱江非,此刻他只想赶快真切的感受一下江非的存在,这种迫切让他心急的浑身都在颤抖。

    然而傅深泽却忽然伸手将江非拽到了身后,高深莫测的笑道,“傅勋啊,你吓着我义子了。”

    傅勋仿佛此刻才意识到四周除了他和江非还有其他人。

    “义子?江非是你义子?”傅勋的大脑这才开始正常运转,后知后觉的开始为江非和傅深泽一块出现感到不可置信,“你们两人....等等!”

    傅勋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目光骤然阴狠道,“你当初果然参与了策划。”

    “我当初要没有参与,江非可就被你跟你父亲害死了。”傅深泽轻笑道,“我可是从你和你父亲手里,救下了江非。”

    无论傅深泽做了什么,傅勋都难以将傅勋划入自己的队伍。

    如今这局面,更像是他被傅深泽和傅震联手算计了。

    “那真是谢谢了。”傅勋不冷不热道的说完,伸手抓住江非的胳臂就准备将他拽到自己身边来。

    江非用力甩开了傅勋。

    “义父,要不我们回去吧。”江非一边揉着胳臂,一边淡淡道,“傅先生好像不欢迎我们。”

    傅勋看着目光冰冷的江非,胸口忽的钝痛无比,“江非,我可以解释,那个时候我....”

    “我知道。”江非打断傅勋,依旧平和的道,“不过都过去了,傅先生不提我也当忘了,今天是傅先生弟弟的生日宴,我跟义父是真心来送祝福的,还希望傅先生能够.....。”

    彬彬有礼的言辞,以及恰到好处的温和,一下子将傅勋推开了十万八千里。

    傅勋心底忽涌起一阵强烈的委屈。

    “我要跟你谈谈,现在。”傅勋极力克制道,“江非,给我几分钟时间就好。”

    江非看了眼傅深泽,傅深泽微微点了点头。

    “好。”江非道。

    江非跟着傅勋到了一间休息室,刚一进门,傅勋便忽然失控了似的一把从身后抱住江非,脑袋蹭着江非的鬓发,一个劲儿的道,“太好了,太好了....”

    江非没什么反应,就任由傅勋这么失心疯般的紧抱着。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傅勋哽咽道,“我太爱你了,失去你我感觉.....”

    “这种话还是算了。”江非忽然淡淡道,“说重要的事吧,我义父还在外面等我。”

    汹涌的爱意瞬间被冰封,怀里的人仿佛成了一座坚冷的冰雕,傅勋愣了几秒,缓缓松开了江非。

    “你恨我?”傅勋脸色复杂道,“我知道,你一定恨不得杀了我....”

    “你说恨就恨吧。”江非淡淡道,“然后呢?”

    “你不必装得这么无所谓,只才几个月而已,你不可能变得.....”

    江非自嘲似的笑了一声,“你觉得我该死几遍才能变成这样?”

    “我没想过让你死。”傅勋眼底充满血丝,但整个人却显得异常无力,“我当初的计划就是想瞒天过海的把你从傅震手里保全下来,可我最后却被他反将一军。”

    江非无法接受傅勋如此洗白自己,用“失手”来掩饰自己的虚伪。

    这个混蛋从来都是如此,他从不觉得自己才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

    “傅深泽他和傅震是一伙的,或许你的命就是傅震故意留给傅深泽的。”傅勋道,“江非,你不该信任傅深泽,他不是救了你,是整个计划里你就不该死,所以....”

    “事情的起因是什么?”江非打断道。

    傅勋怔住了,脸色忽然变得异常难看。

    江非微微笑了笑,“是你为了保住傅南,准备拿我的命向你父亲证明你自己,是,你后来是后悔了,所以你抱着侥幸心理想跟你父亲赌一把,然后你输了,再然后,你准备跟傅勋订婚....”

    傅勋没有说话,周围的空气成百上千斤重一般压在他的身上。

    呼吸,都有些吃力。

    “那个时候你不是没有机会保住我....”江非道,“不过你是你,我是我,我也没资格要求你必须保我,只是我受不了你明明做了那么多卑鄙的事,却依旧要在我面前装情圣,傅勋,我求你别再恶心我了好吗?”

    傅勋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收住了,他不知所措而又充满愧疚的垂下头,只低喃着道,“不是那样的...”

    “我在你和你父亲的博弈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江非轻笑着道,“从始至终,我就是一枚你用来守护傅南的棋子,弃子,你一只可有可无的宠物。”

    “不是。”傅勋痛苦道,“不是....我承认我以前是禽兽不如,但我现在真的知错了,江非你相信我,我已经彻底认清了自己,我不会再犯错了,一定不会...”

    “虽然几次死里逃生,但我真的只有一条命。”江非道,“傅勋,我赌不起了。”

    江非说完,转身想离开房间,这时傅勋突然抓着江非的手臂,直接跪在了江非的面前。

    “你可以打我,要不...要不你搬起这房间里的一把椅子狠狠砸我,直到你解气为止。”傅勋道,“江非,我给你把枪吧,你带在身上,以后....以后只要我让你伤心了,无论因为什么事,你都可以直接拿枪轰我的脑袋,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先打手打脚也行。”

    “如果我不同意的话。”江非淡淡道,“你是不是还会和以前一样。”

    “不,绝对不会。”傅勋仰起头,“江非,我一定对你好,我不强求你做任何事,你...你就给我一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好吗?”

    --------

    傅南在见到江非的时候,他比傅勋还要难以置信。

    而在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后,傅南也意识到,他在傅勋心里位置,从今往后怕所剩无几。

    江非“死”的时候他都赢不了,更何况现在江非活了。

    傅南在江非跟着傅勋去休息室的时候,在大厅找到了正与另外一个来宾聊天的傅深泽。

    与傅深泽聊天的来宾离开后,傅南便开门见山的道,“我听说人是你带来的?所以他没死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不必那么激动,有他没他对你来说,没什么区别。”

    傅南轻笑起来,“你现在很重视那个姓江的啊,怎么?我成弃子了?”

    “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找我谈话。”傅深泽轻笑道,“丝毫不担心暴露你是我安插在傅勋身边做内应的事实,这也不说明,你也不打算做我的棋子了。”

    “真是佩服你的手段啊傅深泽。”傅南冷笑道,“但我告诉你,把我惹急了,我让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傅南离开了宴会现场,他托傅勋的一名手下告诉傅勋自己不舒服,所以提前离场。

    宴会结束的时候,傅勋便直接要求与傅深泽谈判,当然不是为原先定好的生意合作。

    傅勋开出了诱人的报酬要求傅深泽将江非留在中南市,以及在各方面与江非断绝联系,然而傅深泽则表示,一切随江非的意愿。

    如果江非愿意跟他走,那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江非带走,如果江非愿意留下,那他也不会从傅勋这里寻求任何报酬。

    如今比起傅勋,江非显然更信任傅深泽。

    第一百零三章 完结篇(下)

    ---以下剧情,八百倍速,个中原因各种无奈,非常抱---

    傅勋拼命向江非证明自己的改变,即便再被江非如何拒绝,也不敢再行事过激,一切都小心翼翼的照顾着江非的情绪。

    傅南想离间傅勋与江非,然而即便制造了误会,傅勋也都无条件相信江非。

    最后傅南因急于报复江非,反而在傅勋面前泄露了自己曾是傅深泽内应一事。

    傅勋最后从自暴自弃得的傅南口中得知,当年在他离开江家后,傅南便因自己被抛弃而对他傅勋恨之入骨。

    傅南当初在电话里诬陷江非折磨他,只是想让傅勋听后因担忧他而回来接走他,事实上在他傅勋离开江家以后,江非对傅南基本不予理会,他傅南的绝望源自于在自己对生活的懦弱,和被江家以外的社会人欺凌。

    傅南甚至向傅勋坦白他当初是如何毒死江非的那两条狗,又如何离间他傅勋和江非之间的感情,只因为不想江非夺走属于自己的亲情。

    傅勋最后也从傅深泽那里得知,当初欺凌傅南,将傅南逼入绝望的那群社会流痞,其实是傅震私下做的安排,他要的就是让傅南绝望,最后再假意将其救赎,以将傅南作为日后钳制他傅勋的筹码,只是这些年傅勋一直没有反抗过他傅震,所以傅震的这张底牌才留到如今。

    得知了真相的傅勋对将江非更加愧疚,但江非也不稀罕他的补偿。

    江非想留在中南市生活,这毕竟是他生活多年的地方,但为远离傅勋,他还是心甘情愿的跟傅深泽走了,在*国陪着母亲,继续画着自己的画,而傅勋为了追回江非,也悄悄跟到了*国。

    在*国生活的时间,江非碰上来此旅游的叶枫眠。

    如今的叶枫眠还是单身,在情场里自暴自弃过,但如今已恢复了真正的清醒,已准备在演艺圈大展宏图。

    江非也能心平气和的面对叶枫眠,但心里的那份爱恋已早不复存在,如今江非只希望叶枫眠人生事业一切安好,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江非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后,曾经的朋友奕宸也顺利联系上了他,奕宸也作为傅勋追回江非强有力的情敌,与傅勋数次争锋相对。

    只是无论奕宸如何努力,江非也未对其动一点真心,只当他是普通的朋友。

    一次在酒吧内,江非被墨*哥军火商奥尼佛的重要心腹调戏,结果被及时赶到的傅勋当场打折了一腿一臂。

    奥尼佛想为手下从傅勋这里讨个说法,但未成功,私下派人对江非出手,结果与傅勋的手下发生的激烈的冲突。

    这一次事件,直接加剧了傅勋与奥尼佛的关系恶化,也使得奥尼佛下定决心要对付傅勋,然而因实力有限,所以便打算和傅深泽联手。

    傅深泽欣然同意,因为就是他从中作梗,利用江非瓦解了奥尼佛和傅勋的势力同盟。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只差江非的配合便可夺走傅勋一切并致其万劫不复时,江非后悔了,他告诉傅深泽,他虽然讨厌傅勋,但他并不想做伤人性命的事情。

    为逼江非服从,傅深泽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便是江非的父亲江海宗。

    江非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父亲一直被傅深泽暗中囚禁着,为的就是在关键时候逼他就范。

    “事成之后,我们在一起.....”傅深泽道,“江非,我只威胁你这一次,从此之后便只疼你。”

    傅深泽喜欢和江非在一起时所享受到的安宁,那是他身居高位,习惯了杀伐而所享受不到的放松,他希望有江非这样一个本性善良的人在身边调剂他的生活。

    江非为保住自己父亲,只能佯装答应配合傅深泽,最后关键时候以自杀要挟傅深泽停手。

    傅深泽对江非失望透顶,并未如江非的意。

    在爆炸的货船上,傅勋带着江非双双跳海,两人最后抱着一块浮板飘到了一座孤岛。

    江海宗在逃走的时候,中了奥尼佛手下一枪,但他不顾失血,一路逃跑找到了傅勋的手下,在将傅勋和江非的所坠海域告诉傅勋的手下后,江海宗也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江海宗并不后悔,如果他这消息最后能救了傅勋和江非,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赎罪方式....

    傅深泽自认为自己计划成功,却不想最后又被傅南暗中策反的奥尼佛算计,不仅没有得到傅勋的一切,反差点失去性命。

    傅深泽跟奥尼佛内斗,最后以奥尼佛被暗杀收场,傅南也落入了傅深泽手中。

    江非和傅勋在孤岛上待了整整二十五天,过的是靠双手劳作的原始生活,彼此间的间隙也在相互扶持中逐渐消逝,不过江非也未说过要原谅傅勋。

    被救离孤岛后,江非还是选择离开了傅勋,并让傅勋给他三年的自由,若三年后他依旧这样义无反顾的爱着自己,那就再来找他。

    傅勋在纠结与痛苦中同意了。

    在和江非分别后,傅勋开出丰厚的条件从傅深泽手里救回了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傅南,治好傅南的伤后,傅勋给了傅南一大笔钱,并在外省给他买了一块庄园和几支**股票,让他得以衣食无忧甚至能奢靡的过完一生。

    “在哥的心里,除了江非,再容不下其他人了是吗?”

    “是。”

    傅南苦涩的笑道,“那如果我坚决不放过江非呢?”

    “那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这就是你所谓的补偿吗?!”傅南声嘶力竭的哭喊。

    “你是我亲兄弟,永远都是。”傅勋面无表情道,“但再亲的人,在我心里也不可能凌驾于江非之上。”

    “为了江非你什么情义都可以抛弃吗?”

    “是。”傅勋道,“我一直都是个混蛋。”

    傅南离开了傅勋,他不想再将自己的余生耗费在争夺上,他现在只想离开所有人,去重启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他谁都不再需要。

    ---------

    三年,其实不过是江非的权宜之计,他以为三年的时间足够淡化傅勋对自己的那份感情,然而三年之后,就在他漫画的签售会上,伪装成他粉丝的傅勋到了现场。

    在排队轮到傅勋签名时,傅勋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结婚协议给江非。

    结婚协议上写着,他傅勋的一切,都属于他江非,包括命。

    其实这三年里,傅勋经常来偷看江非,第一年只敢偶尔悄悄来,远远的看江非一眼,后来开始在江非的公寓门口放礼物,一开始是一星期一次,最后改成了三天一次,但他从来不敢出现在江非面前,但其实他所做的一切,早被江非安装在公寓门上的微型摄像头捕捉的一清二楚。

    每次看着手机上的监控画面,鬼鬼祟祟到自己公寓门口,将礼物放下后又匆匆溜走的傅勋,江非简直哭笑不得。

    其实很多时候,江非人都在公寓里,他看着手机监控上傅勋人已站在自己公寓门外,看着他站在门前纠结许久,想敲门又忍住的模样,最后只能将手中的小礼物放下,然后默默离开。

    即便是刮风下雨下雪,傅勋也总能出现在门口。

    江非曾多次站在门后,透过猫眼看着门外的傅勋....他几次想开门告诉傅勋,他这样就像个大变.态,不仅不能让他产生好感,还会让他更加厌恶。

    然而事实是,久而久之习惯了,江非并没有厌恶,大概是知道门外的人的确不会对他做什么。

    这样一晃三年过去,江非一点也没有傅勋远离了自己生活的感觉,反而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还和傅勋在一起。

    签售会结束后,傅勋跟着江非到了公寓,没等他开口,江非就表示他还要三年的时间缓和,这把傅勋吓了一大跳。

    “我让你远离我三年,但这三年你做了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已成知名漫画家,身价不菲的江非说话底气都足了许多,当然面对傅勋这幅低眉顺目的样子,江非更没道理害怕什么。

    傅勋心虚的没有说话。

    “你知道你这三年像什么吗?”江非道,“像跟踪狂,像变.态,已经严重干扰到了我的精神生活。”

    “对...对不起,我只是....只是忍不住。”

    “那就再来三年时间。”江非毫不客气道,“如果接下来三年你能真正的做到不出现,那就再说。”

    “还...还要三年。”傅勋面如死灰,一下子快哭了出来,“江非,我...我....”

    他哪还能再撑三年,这三年那只能看不能靠近的滋味,已经快把他逼疯了。

    “出去吧。”江非冷冷道,“如果你能做到,就算我对你刮目相看。”

    “江非,你...你就当我是个普通的追求者就好,我.....”

    “出去。”江非打断,“如果你不答应再等三年,我就当你过去说的一切都是装模作样。”

    傅勋沉默了许久,最后颓然的低声道,“好,我愿意再....消失三年....我只求你信我对你的心意,就算再等三十年,我对你的感情也不会有任何变质。”

    傅勋面容忽然憔悴了许多,他无力的转过身,缓缓朝门口走去。

    “等等。”江非叫住了傅勋,最后苦笑着叹了口气道,“外面好像下雨了。”

    傅勋愣了下,转头一脸无辜加委屈的看着江非。

    江非忽的没忍住笑了一声,最后又轻咳两声,故作正经道,“在这坐着吧,等雨停了再说。”

    傅勋忽的睁大双眼,两缕希望的火光从眼眸深处缓缓升起。

    “江非你....”

    “三年就算了吧...”江非轻笑一声,淡淡道,“想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变了,也得近距离接触了才能知道。”

    傅勋忽的泪流满面,他再无法忍耐内心的激情,三两步走到江非跟前,伸手将江非拥入了怀里。

    “我爱你,我爱你....”傅勋哽咽道,“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别再让我离开你...”

    傅勋总算得到了一次机会,一次向江非证明自己的机会。

    而傅勋的努力,也最终让时间治愈一切。

    三个月后,傅勋终于抱得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小画家。

    深夜,偃旗息鼓后的傅勋抱着江非,这时虚掩的房门被大橘用脑袋顶开,没一会儿大橘便跳上了床,从床尾的被子钻进,最后直接拱进了江非和傅勋的两人中间。

    本累的连句话都说不出的江非,被大橘逗的笑个不停。

    傅勋不想大橘捣乱,拎着大橘的后颈将他拖出被子放到了地毯上,然后抱着江非继续哄着再来一次。

    大橘不死心的继续跳上床,直接踩着傅勋的脸往中间钻。

    江非笑的更加大声,傅勋见江非如此开心,直接翻身压上了江非,蓄势待发。

    “别...”江非红着脸,小声道,“大橘在呢,别做少猫不宜的事...”

    “胡说,明明是少猪不宜。”

    江非笑的更厉害了,随之将肥肥的大橘抱在双臂间,“我们大橘只是毛茸茸,才不胖。”

    傅勋见江非这么开心,心情也一下子好的不得了。

    “嗯...你怎么又...呃啊..”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平平无奇大师兄〕〔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临渊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