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世剑仙 第五十六章 苍南山里倪真淳
    <b>最新网址:李梦舟不懂得这些规矩,只是很懵的望着那小二。

    何峥嵘显然也没有来过太清楼,他有些踌躇的张了张嘴,最终说道:“我来找人的,他应该安排好了。”

    小二满脸堆笑的说道:“不知可否告知那位贵客的姓名,我好去查询。”

    何峥嵘点点头,说道:“倪真淳。”

    小二当即愣了一下,接着好似受到某种惊吓一般,双手抱胸道:“上仙,我知道我很纯,至今都是童子身,但我真的不接受那种服务啊!”

    李梦舟也是拿怪异的眼神望着何峥嵘,他没想到原来这家伙有这种特殊癖好,那小二长得确实白嫩了些,可你也不能这般直接的说出如此引人深思的话语吧?

    何峥嵘脸色很难看,羞恼的解释道:“我找的那个人姓倪,名真淳,不是说你真纯啊!”

    小二恍然大悟的样子,他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着这个名字确实很熟悉,毕竟这三个字作为名字给人很是印象深刻,他连忙前面带路,说道:“上仙说的那位贵客就在七层楼!”

    七层楼已经不是寻常人能够上去的地方,当初关慕云带着他的好友王川凭借书院弟子的身份最高也只能登上八层楼,在姜国里应该没有比书院更深的背景了,哪怕是皇室子弟,甚至是太子也上不得九层楼,那位叫做倪真淳的人能够登上七层楼,仅次于书院和皇室子弟的地位,其身份必定也很不简单。

    但就连摘星府和离宫剑院这般五境上宗的山门弟子,底线也仅在五层楼,想来倪真淳登上七层楼也是花费了数不尽的银两。

    李梦舟因不知道这些规矩,倒是没有多么惊讶,只是默默想着世上居然会有叫你真纯的人,这还当真是一位妙人。

    小二将得他们两人领到七层楼,便躬身告退。

    何峥嵘左右打量一眼,在看到某个厢房门前挂着‘倪’字木牌后,微微沉吟,朝李梦舟说道:“你为何跟着我?”

    李梦舟有些错愕,无语的说道:“我都跟到这里了,你现在问我是几个意思?”

    何峥嵘沉默了一下,说道:“我虽然和倪真淳是小时候的玩伴,但在他举家搬离都城时,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这次他因为要参加蟠龙宴而回到都城,并且特地到何府里寻我,绝不单单只是要和我叙旧。”

    李梦舟思忖着这番话里存在的玄机,淡淡的说道:“这样似乎便很有意思了。”

    何峥嵘蹙眉道:“你何必非要凑这个热闹?”

    李梦舟笑道:“我只是今日心情有些烦闷,所以才在街上闲逛想要找些乐趣,现在明显碰见了很有趣的事情,哪里有转身就走的道理?”

    何峥嵘很认真的看着他,想着要劝他离开是很难的事情,便也没有再多言,轻吐一口气,便猛地推开了厢房的门。

    ......

    李梦舟望着推门步入厢房的何峥嵘,想着这里可是太清楼,纵使他不清楚这里的规矩,但也知晓太清楼是都城第一大酒楼,想必这里的酒也必定是最为上乘的。正巧有小二端着酒壶和菜肴走来,李梦舟便顺手将酒壶拿了过来,径直饮上一口,暗自点头,虽然比起老师藏起来的那些酒差了几分,但也是他喝过的酒里排在前十的了。

    那小二一脸无措的看着李梦舟,浑然忘记了做出反应。

    李梦舟晃了晃手里的酒壶,说道:“你是往这厢房里送的?”

    小二下意识点了点头。

    李梦舟微笑道:“那便正好,我也是这厢房里的,你继续送菜。”

    小二表情呆滞的端着几盘精致的完全看不出是用什么食材做出来的菜,下意识的跟随着何峥嵘的脚步跨入了厢房。

    厢房里有着不少人。

    多是年轻公子或是劲装束腰打扮的年轻姑娘。

    他们毫无疑问都是山门修士。

    少年模样俊朗,姑娘淡雅娇俏。

    太清楼里很肃静,不像寻常酒楼那般吵杂,房门被猛地推开,自然惊扰了厢房里的人,纷纷转头望去。

    坐在对门首位的大约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先是露出不悦的神色,待看清那推门而入的人时,有些吃惊的说道:“多年不见,险些没有认出何老弟来,我巳时便去你家寻你,怎么现在才来,快快罚酒三杯!”

    何峥嵘默默的看了一眼那白衣少年,说道:“我不会喝酒。”

    白衣少年伸手拿酒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重新坐回椅子上,挑眉笑道:“我差点忘了这件事,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偷我爹的酒喝,你只是浅尝一口,脸蛋便红润的像个猴屁股,别提多可爱了。”

    何峥嵘也轻轻笑了一声,说道:“是啊,被你爹发现你偷酒喝,趴了裤子吊起来打,那哭嚎的模样也很可爱。”

    厢房里寂静了一瞬。

    那些年轻的修行者皆是很诧异的望着何峥嵘,再瞧上一眼脸色难看的仿佛锅底一般黑的白衣少年,很快察觉到这里面有故事。

    那专心上菜的小二也察觉到了包厢里变得诡异的氛围,但能够上得七层楼吃饭的贵客不是他能得罪起的,默默将菜肴摆上桌,便逃似的离开了包厢。

    这时,坐在白衣少年左手边最近的一位年轻公子啪地一声打开折扇,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倪师兄常常提起的都城名门望族何家的小少爷吧,像我们这种富贵子弟又是山门修士,哪有不会喝酒的道理,莫不是不给面子?”

    他把‘名门望族’四个字咬的很重,其意思不言而喻。

    遗憾的是,若何峥嵘心向何家,或许容不得外人这般羞辱自己的家族,然而除了不能否认的血缘关系外,何峥嵘对何家没有任何感情,自是懒得理会那手持折扇的年轻公子的话。

    那白衣少年则想着小时候无意中碰见穿着粗布麻衣的何峥嵘被几名同龄的男童欺负,他要比何峥嵘大两岁,懂得自然也多一些,而且家世也不差,当时也是因一时兴趣使然,便帮何峥嵘赶走了那几名男童。

    后来他才知晓,原来何峥嵘居然是何家的子弟,不过只是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庶子而已。

    所谓母凭子贵,但何峥嵘的母亲只是卖身在何家的丫鬟,本身便不可能有什么名分,大家族里也向来不缺少阴暗争斗,哪怕何峥嵘身上流淌着家主的血液,也没有人会在意,有主母的威严在,何峥嵘母子在何家的地位连下人都不如,可以随意打骂。

    原本倪真淳是不可能和这种贱民玩到一起的,但富族家里的少爷想法清奇,他故意和何峥嵘交朋友,足足半年时间,让得何峥嵘误以为和倪真淳就是最好的朋友,在他为朋友付出,甘愿跟在倪真淳身后做跟班,半年里被其当做仆人一般使唤,他也很开心的混不在意。

    而倪真淳却背地里在他的圈子里谈及他随意指使何家小少爷,让其干嘛就干嘛,在身边小伙伴提出不信的话时,倪真淳便大张旗鼓的故意将何峥嵘骗来,对其拳打脚踢,甚至让何峥嵘跪在地上爬。

    看到身边小伙伴惊诧的表情,他便自鸣得意,并且直接说出侮辱何峥嵘的话来,说明这半年来只是戏耍他罢了,还真以为想和他做朋友,区区何家庶子,凭什么?

    或许这只是小孩子的玩闹,但做得太过分,便不是因为对方是小孩子,就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小孩子是学习能力最强也是最脆弱的时候,在遭遇心里不能承受的压迫和打击时,便会埋下一颗种子,甚至造成一生阴影,在未来某个时刻终究会爆发。

    何峥嵘自此后变得沉默了许多,倪真淳也在不久举家搬离了都城,据说是拜入了某个修行山门,而经历这次打击和成长环境的影响下,何峥嵘的内心也狠毒了起来,更加懂得隐忍,若说他今时考入离宫剑院,获得一些成就,除了何家外,倪真淳的影响也很重。

    那颗深埋在何峥嵘内心深处的种子并没有将他击垮,反而现在整个何家都得依仗他,他同样也不会忘记倪真淳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

    在倪真淳的眼里,何峥嵘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被他随意打骂的小跟班罢了,而此刻多年不见,再次相遇,何峥嵘居然敢嘲讽他,便是倪真淳不能容忍的事情。

    他看向刚才说话的那位手摇折扇的年轻公子,阴阳怪气的说道:“既然人家不想喝这杯酒,方师弟便不要强逼了,毕竟他可不单单是何家的少爷,还是堂堂离宫剑院的弟子呢。离宫坐落都城,哪是我们苍南山可比的,瞧不起咱们也是正常的。”

    拿折扇的年轻公子名为方长盛,乃是苍南山的天才弟子,与何峥嵘同岁,包厢里的人也皆是苍南山修士,以倪真淳为长。

    苍南山也是五境宗门,仅次于蒹葭苑和不落山,但不同的是,苍南山是近两年里才荣升至五境的,是因为山门里的那位柯宗主破入了五境,所以在五境宗门里也只是垫底的存在。

    但就算是在五境宗门里垫底,亦是很强大的修行山门,毕竟五境宗门的数量还是很少的,除了更加稀少的那些五境上宗外,但凡升入五境的宗门都是能够独霸一方的。

    而在苍南山里,四境修为以下的弟子中倪真淳当为佼佼者,方长盛虽然略有不如,也是极具潜力的新星。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