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世剑仙 第七十四章 玄政司里的那把剑
    <b>最新网址:夜幕愈加暗沉。

    星辰点缀着夜空。

    玄政司里寂静非常。

    徐鹤贤缓缓放下手里的文书,笑道:“身具离宫剑院弟子和天枢院成员两重身份,怎么说在都城里也算是个人物了,没想到却与四起命案都有所牵扯,倒真是有趣极了。”

    和朱在天的想法一样,应水镇的裴如玉终究是修行人士,且事情也并未发生在都城,玄政司的手伸不到那么长,但一位御史中丞和军部里的一位裨将的死都和李梦舟有关,就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了。

    不过想着澹台璟和张崇的身份,徐鹤贤不由陷入了良久的沉思之中。

    他默默看着书案上的文书,突然说道:“离宫山门外的那场问道,死掉的不落山弟子郑潜,果真也是李梦舟做的?”

    因当时誉王有谋逆的确凿证据,徐鹤贤和青一都是奉皇帝陛下之命监视誉王在都城里的一举一动,山门问道迫使誉王更早的走向灭亡,有关不落山弟子郑潜身死一事,徐鹤贤并没有认真去调查,只是很简单的匆匆了结。

    问道决战时刻,李梦舟和沈霁月,包括不落山的唐天都具备行凶的条件,徐鹤贤也曾怀疑过,但因注意力都在誉王的身上,他并没有深查下去,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真的另有隐情。

    如果事实如此,那么誉王派出去的那两名冒充不落山弟子的刺客,便不是要针对郑潜,而是李梦舟,只是中间发生了一些意外,两名刺客和郑潜全都死了。

    都城里本来便有明言的规矩,修行者只要不杀害普通人,或在都城里闹出太大的事情,朝堂都不会去管,李梦舟是剑院弟子,郑潜是不落山弟子,就算郑潜是被李梦舟杀死的,玄政司也没有资格去审理,那是两大修行山门的事情,需要他们自己来解决。

    朱在天这时回答道:“这件事情属下也找不出什么有用的证据,只是李梦舟当时在场,且与郑潜本身就有恩怨,李梦舟是具备条件,且最有动机杀人的。”

    “相比这件事情,军部的那位裨将张崇的死,倒是有迹可循,似乎正是李梦舟为了温柔乡里的一位清倌人,而在夜间无人街道拦路杀人。”

    “但比较可疑的是,张崇遇害的时间,李梦舟好像尚未晋入远游境界,甚至还不算是一个修行者,我实在也想不通,他是如何杀死处在第三境的张崇的,何况张崇身边还有侍从保护。”

    应水镇裴如玉之死,李梦舟终究也是已经踏入第三境,杀死高出一个小境的裴如玉,倒也不算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张崇的死,就透着很大的蹊跷了,哪怕李梦舟的资质再是妖孽,也不可能在没有踏入修行路的时候,就能杀死第三境的修行者。

    正是因为这几起命案里都存在着很大的疑点,甚至是不能被忽视的,朱在天纵然是调查出这些命案都有李梦舟在场的证明,但也实在找不出李梦舟是如何做到的。

    门窗紧闭的房间里凭生一股燥热,朱在天说着话,也是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徐鹤贤沉默不语。

    抛开裴如玉和郑潜的事情不谈,澹台璟和张崇毕竟是朝堂官员,一个死在都城内,一个死在都城外,可以相当于是前年最严重的案件,到如今都没有被侦破。

    徐鹤贤有理由相信,李梦舟就算真的妖孽到那般地步,也绝不可能毫无破绽可言,其背后定然有人替他擦屁股,而有能力且有理由这么做的,只有天枢院。

    可换句话而言,他纵使把事实真相猜到一个八九不离十,但也拿不出绝对的证据,唯一有明显线索的那个温柔乡里的清倌人,自然会是很关键的。

    然而徐鹤贤身处在这个位置,要比寻常人更加清楚温柔乡的背景,他尚且不能做到毫无顾虑的去针对温柔乡,且既然李梦舟肯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去杀张崇,那么两者的关系必然很不寻常,想要让那青楼女子出面指认,也不会是容易的事情。

    想来想去,事情似乎还是处在很复杂的境地,要想用正规的手段,便需要很多时间,而现在时间并没有那么多。

    徐鹤贤抬头望着朱在天,想着或许还是得用原计划来进行。

    ......

    李梦舟没有神算师那种预知的能力,但想着玄政司应该不是那么光明正大,所以他一直都在做着准备,而今日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便隐隐从天地间游荡的灵气波动里察觉到了不太寻常的肃杀之意。

    他本不会自找麻烦,大可借助天枢院或离宫剑院的力量来平息这件事,但在玄政司找出所谓杀害澹台璟嫌疑的由头来,那么不论是真是假,天枢院都应该要避嫌的,谁让李梦舟就是天枢院新的青九呢。

    青一出面制止朱在天的行动,本身也存在着问题,不可能继续拿这番说辞来搪塞,否则整个天枢院都会被卷进去。

    澹台璟在朝堂上虽然不算是什么很重要的人物,但在御史台里终究属于第二把交椅,他被刺杀的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混过去的。

    尤其一旦把天枢院也牵扯进去,就算是一件小事也会变成大事。

    当然,前提也在于天枢院近几日里没什么动静,李梦舟也不清楚江听雨的最终态度是什么,若是决定了要旁观,就算他找上门去求助,也没什么意义。

    杀害澹台璟的事情是万万不能承认的,而玄政司已经打上门来,李梦舟也不愿继续坐以待毙。

    夜幕之下,李梦舟左手持剑,望着大开的院门外,神色漠然。

    古诗嫣依旧坐在屋檐下的藤椅上,默默地擦拭着剑。

    朝泗巷里有脚步声逐渐清晰。

    李梦舟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光亮,右手缓缓按住剑柄,既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当然便要时刻拥有在第一时间拔剑的主动权。

    夜色已经很深沉,整个朝泗巷里灯火都已熄灭,所以便显得很是寂静,小院是唯一还亮着灯火的地方,就像是在指引那些出现在朝泗巷里的人方向。

    脚步声在院门外突然消失。

    李梦舟眯起了眼睛,按住剑柄的右手缓缓握紧。

    首先跨过门槛的依旧是老熟人。

    朱在天手里握着刀,他看向李梦舟的目光很是平淡,只是若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发现他眸子里隐隐浮现出的一丝怪异之色。

    “看来你知道我会来。”

    “前几日便明目张胆的栽赃嫁祸,现在选择在深夜玩些更肮脏的手段,不是很正常的嘛,我倒是对你们玄政司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李梦舟对玄政司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抛却他们刻意嫁祸的事情,其实这件事情本身也没有谁对谁错,毕竟李梦舟确实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玄政司要来找他麻烦,本来也是职责所在。

    他望着站在院子里的朱在天,说道:“你既然出现在这里,便是不打算用证据讲话了,我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束手就擒我做不到,就只能反抗一下了。”

    朱在天说道:“我不是一个人来的。”

    李梦舟笑道:“我知道,因为我听到了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但我还是想着提醒一句,前几日你在朝泗巷里不敢挥刀,那么便最好多找些人来,而且修为都不能低于你,否则你今晚就可能走不出朝泗巷了。”

    朱在天蹙起眉头,绕过李梦舟望向屋檐下那平静擦剑的姑娘,似是有些自嘲和不甘的说道:“这位姑娘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呢,年纪轻轻便晋入四境的修行者虽然在整个世间有很多,但跨过上境的存在,也不是轻易就能得见,至少在这都城里,是有数的,且每一个人的底细,我玄政司都很清楚。”

    “我没见过姑娘,但姑娘比我强很多,所以这几日里我便也好好的调查了一下,只可惜时间有限,且你在都城里的痕迹也太少,只能弄清楚你来自西晋,具体是西晋的哪一座山门,却不得而知。”

    古诗嫣没有搭理朱在天,依然在很认真的擦拭着剑身。

    朱在天的脸色不好看,他重新看向李梦舟,说道:“院门外的那些甲士,都是第三境的修行者,并没有其他与我同级的侍郎在,但为了能够最快且顺利的完成任务,我玄政司派出了一把剑,都城里很多都不知道这把剑的存在,但他的锋锐,足以斩开世间一切。”

    他的神情渐渐变得平稳,甚至有着一些疯狂,像是对玄政司里的那把剑有着绝对的信心。

    李梦舟沉默不语。

    意识神游到院墙之外。

    那里站着很多玄政司的甲士,就算不乏有三境巅峰的人物,但都很难被他放在眼里。

    随着他的视野在那些甲士身上一一扫过,然后便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他穿着玄政司的服饰,但和普通成员的打扮不太一样,而且很年轻。

    他双手抱剑,低着脑袋。

    在李梦舟的神游念力接近的瞬间,他缓缓抬起了头,两个人便好似隔墙对望,却都能彼此很清楚的看到对方。

    只是短短一息的时间,李梦舟脑海深处仿佛被针刺了一般,视野变得模糊,神游念力从中断开,一声闷哼自他口中发出,脸色霎时变得惨白起来。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