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逆子 第207章 日游爆流泉
    ,,,!

    杜如晦闻言若有所思道:“这趵突泉,圣若隐雷,泉涌如车轮,倒是能当做一奇景,就是不知道殿下能写出什么样的诗句,让其天下皆知了。”趵突泉边也有两个士子,见到李恪等人的穿着打扮,只当是同窗,笑着搭话道:“这位兄弟看起来年龄甚小,不知可曾考取功名?”科举的应试者主要由两部分人组成,即“生徒”和“乡贡”。生徒即官办学校的学生。乡贡即各地人自学或在民间私塾学成,到县、州应试,经地方考试合格,再到京师应试。乡贡每年十月随地方向京师进贡的粮税特产一起解赴朝廷,称为“发解”。州县预试的第一名称为“解元”。一名黑衣青年恭维道着旁边锦衣玉服的公子哥,“这位是济南胡乐晨,胡公子!拿下了济南府的解元,当真是一顶一的大才!”胡乐晨长得唇红齿白,尤其是身材消瘦,一看便是读书人,一把折扇绘制者山河图,浑身上下充满着贵气。“都是诸位兄台抬爱,刘某何德何能?只是略胜一筹罢了。”胡乐晨一双眼睛扫过樊梨花,瞬间老鹿猛撞,差点心都跳出来,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标准的美人!还不等李恪回话,这厮已经冲着樊梨花搭讪。“这位小姐,在下济南胡乐晨,可否请小姐到前面凉亭一叙?”樊梨花暗道无礼,想要一把将其扔进泉水中。不过看到李恪歪鼻子瞪眼的模样,樊家小姐有心戏耍对方,笑着说道:“好呀,不过公子能否为这趵突泉作诗一首呢?小女子也想见识一下解元之才。”樊梨花身着运动装,胡乐晨和同行青年还以为对方是胡人女子,大唐民风开放,倒也不至于新生杂念。“姑娘有所不知,此泉名为爆流泉,一股小泉何必大费周折去写诗?咱们还是谈些良辰美景,吃些美酒佳肴!”胡乐晨自从中了解元后,济南府上求亲的女儿家踏破了胡家门槛,心中自然有些傲气,若不是看樊梨花长得美若天仙,皮肤如羊脂白玉,他才不会屈尊。杜如晦想要上前呵斥此无礼狂徒,却被李恪制止。“敢当着本王的面泡我的妞,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李恪上前一把抓住樊梨花的手,大叫道:“媳妇!你可不能丢下我啊,呜呜呜!你怎么跟人跑了呢?”“哪里来的无礼小子?看你模样,怎可能娶妻?”胡乐晨手持折扇,想要将李恪推开,却发现这厮搂住樊梨花的纤腰便不放松。“有辱斯文!败类,败类啊!”樊洪目瞪口呆,自家女儿就这么被殿下给抱了?“爹!冷静啊!便宜姐夫平常绝对不是这样!”李恪感受到了樊总兵略带杀气的眼神,这才放手,说道:“媳妇,你看这人满嘴胡诌八扯,什么解元之才,连一首诗都不肯为你做,他就是馋你的身子!”“你胡说八道!我胡乐晨乃是正人君子,熟读圣贤书!”“那你了解她的性格么?知道她的出身么?不是馋她身子是什么?”李恪一波素质三连,让胡乐晨哑口无言。李存孝和刀马心中暗笑,一个解元还想和殿下斗嘴,不知道我家殿下是嘴强王者么?“在下对小姐乃是一见钟情!”“放屁!什么一见钟情,明明是见色起意!”李恪纠正道:“我只听说过日久生情,媳妇,你可不要听他胡言乱语!”樊梨花被李恪揽着腰肢,脸上满是娇羞,小声说道:“我这不是帮你骗几首诗么?他怎么说也是解元,终归有几把刷子吧?”“胡兄!你就做一首诗,杀杀这小子的威风,让他知道我山东士子的厉害!”青年在一旁帮衬,胡乐晨说道:“兄台说的是,等我思考片刻,便成诗一首!”“胡兄且慢!今日胡兄在爆流泉作诗,本应召集济南府同窗以振声威!等我去叫夫子和同窗们过来!”不等胡乐晨说话,那青年来去如风,口中嚣张道:“有能耐等在原地,别动!”樊梨花脸上委屈,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我之前听说了,你在长安城简直是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招猫逗狗...”“噗!”李恪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问道:“究竟是哪个王八蛋造的谣!本王的《从军行》呢?都被狗吃了?”“什么《从军行》?这些可都是小建告诉我的呢!”樊梨花看向范建,后者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便宜姐夫,这可怪不得我!还是西凉军中去长安述职的叔伯们说的呢!尤其是你在长孙大人嘴里,简直是一颗妖星。”“樊建!不得无礼!”被父亲樊洪训斥一句,樊建才选择了闭嘴。“咳咳,今日本王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才华横溢!”李恪还没说完,就被樊家小姐无情吐槽道:“切!别到时候下不来台,我可不会承认是你的媳妇!我樊梨花可不要嫁给一无是处的闲王!”胡乐晨一直在泉水边思考如何作诗,压根没心情听李恪等人的闲聊。“小子,就凭你还敢挑衅我胡乐晨!让你知道济南府解元的厉害!”...大明宫内,脸带面具的令明走进大殿,单膝跪地道:“启禀陛下,山东刺史高良畏罪潜逃!吴王殿下抄家出二百余棵翡翠白菜!尽数献给陛下!”李二闻言大怒,狠狠地拍了龙椅,“好你个高良!奏折上说无钱赈灾,私底下却中饱私囊!”长孙无忌率先请罪道:“陛下,微臣有罪啊!高良之前是臣的门生,都怪这些年微臣疏忽了对他的管教,微臣请求陛下责罚!”“起来吧,辅机!你何罪之有,高良之罪与辅机无关,所有人不得拿此说事!”“谢陛下!”长孙无忌诚惶诚恐,嘴角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老狐狸!群臣心中暗骂,这一招以退为进,就算其他人想要利用此事攻击他,都没了缘由。“陛下...微臣还有事启奏。”“辅机请讲!”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大奉打更人〕〔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真没想重生啊〕〔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十方武圣〕〔万族之劫〕〔没钱上大学的我只〕〔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白锦瑟墨肆年免费〕〔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