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战天龙魂〕〔我真不是躺王〕〔洪荒历〕〔神级狂婿〕〔上门赘婿〕〔我是赘婿〕〔入赘为婿〕〔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在他至恶的皮囊下〕〔超神学院之开局签〕〔乘风少年吴峥〕〔魂之泰斗〕〔LOL之掉落系统〕〔从解析木遁开始〕〔神医佳婿〕〔夏天周碗秋〕〔神霄东来〕〔网红天师〕〔洛桑桑易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唐逆子 第223章 吴王嘲鲁儒
    ,,,!

    席间众人都纳闷,王家主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殊不知琅琊王氏和突厥颉利可汗之间的龌龊,一个想要掌控朝政,另一个想要将中原变成自己的跑马地。

    两个黄鼠狼在一起,商量偷取隔壁老李家的财物,黄鼠狼终归上不得台面,只能让老李的儿子上台,这才有了王植对李恪的拉拢。

    李恪不是傻子,笑着说道:“咱们喝酒助兴,怎么还牵扯上朝政了?本王选择喝酒。”

    不等王文说话,李恪直接三杯酒水下肚,“啊~各位,我全喝了,你们随意!”

    “好!吴王殿下海量,咱们接着玩!”

    “下次殿下可就要喝六杯了!”

    “不知王家主的酒水是否够喝啊!”

    王文呵呵一笑,说道:“殿下果然海量,各位尽情喝,我王家的酒管够!”

    众人接下来玩了一轮,逐渐熟悉了真心话和大冒险的规则,话题也越发开放。

    例如有人问石宏坤是否真的饱暖思淫欲,这位大儒直言不讳:“真当老子是和尚?你问问红花楼的姑娘,哪一个不认识我?”

    首发或有人问王文今年纳的第五房小妾,是否心有余而力不足,王家主笑着表示:“虎鞭酒一喝,老当益壮!”

    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不亦乐乎。

    终于轮到了李恪,他可记得王文之前的试探,毛笔转动,宾客们都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让了李恪转到自己。

    “嗖!”

    毛笔的笔尖精准无误地指向了王文,后者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殿下真是会转啊,呵呵!”

    “王家主说说吧,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王文肯定不会让李恪试探,干脆选择了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大冒险。

    李恪歪嘴一笑,看了看石宏坤,又看了看王文,“听闻王家主诗画双绝,不如在自己脸上画两只王八,如何?”

    “竖子,你敢如此侮辱我父亲!”王冲气急败坏,指着李恪破口大骂。

    李恪面不改色地说道:“急了急了!不玩可以喝酒嘛,骂人干什么?nmsl?”

    跟吴王殿下玩嘴皮子功夫,王冲哪里是对手,感受到了祖安文化的王公子,气得差点背过去。

    “哎!冲儿,大家不过是玩个游戏,何必如此动怒?”

    王文刚要说自己选择喝酒,李恪便插话道:“就是!咱们王家主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我这种人敢喝酒,但人家肯定不屑于这么做,琅琊王氏都是真男人,铁血真汉子!”

    李恪这一通马屁拍下来,其他宾客纷纷附和,毕竟吃人嘴短。

    “没错,吴王殿下说得对,王家主就是真男人!”

    “人家第五房小妾都纳了,说不定还能老来得子呢。”

    “今晚的大冒险由王家主开启!”

    王文恨不得拿刀杀了附和的那几个,合着往脸上画王八的不是你们几个了?

    “呵呵既然大家玩到兴头上了,王某也不会扫兴!”

    王冲见父亲如此说话,劝阻道:“爹!您是家主,怎么能此屈辱?孩儿愿意代父受过!”

    “王兄,不过是往脸上画两个王八,让你说的像上刀山下油锅一样!磨磨唧唧跟娘们一样,王家主你还是喝酒吧!”

    李恪此言一出,王文还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直接说道:“给我拿铜镜和笔墨!”

    下人们不敢再劝,只能照做。

    王文照着镜子,往自己脸上画了两个小王八,气急败坏地说道:“现在轮到王某转笔了!”

    “嗖!”

    毛笔终于转到了李恪,王文喜不自胜,这可比他当年成为家主还能兴奋!

    一想到能看李恪出洋相,那种张狂,那种兴奋,无以言表。

    “殿下,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李恪心中暗笑,表面平淡如水地说道:“本王也选大冒险吧!”

    “好!那就请殿下对着石宏坤大儒行拜师礼吧!”

    王文此招十分阴险,李恪和石宏坤的关系势同水火,何况李恪跟儒家最不对付,石宏坤又是儒门中人,行了拜师礼,虽说是酒桌上的游戏,可那也是李恪对儒家低头。

    哪怕吴王殿下选择喝酒,那也能够加深双方的矛盾,何乐而不为?

    “殿下,王家主选择的大冒险,真是没什么难度啊,呵呵!”

    石宏坤冷眼旁观,这厮已经等着接受李恪的拜师礼,“今日石某要多一个皇子门生了,哈哈哈哈!”

    “屎太浓,你在想屁吃?让本王向你行拜师礼,你承受得住?”

    李恪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本王选择喝酒,第一杯!”

    “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李恪此言一出,众人脸色煞白,这是明显地嘲讽,你们这几个山东酸儒谈四书五经,谈到老也是死文章!

    “第二杯,本王干了!问以经济策,茫如坠烟雾!”

    李恪笑着喝下第二杯,问他们富国强民的政策,一个个茫茫然像坠入烟雾之中。

    石宏坤更是气得头昏眼花,这比昨日明面上骂他更加令其难受。

    “第三杯,你等看好了!足著远游履,首戴方山巾。”这一句并没有大肆嘲讽,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缓步从直道,未行先起尘!第四杯,好酒!”

    李恪此句无不在嘲讽石宏坤此类酸儒,懒驴拉磨屎尿多。

    “第五杯,王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

    王文脸色铁青,这句话开始对准了王家,他们琅琊王氏最出名的不就有东晋期间的王导?

    更是在嘲讽琅琊王氏不重用那些干实事的读书人,只器重石宏坤这样的酸儒。

    “第六杯,这酒不错,诸君请!”

    李恪起身一饮而尽,大有放浪形骸之外,“君非叔孙通,与我本殊伦!时事且未达,归耕汶水滨!”

    最后一句直接嘲讽他们不是达于时变的通儒叔孙通,和李恪并非同道之人。时代的形势都未晓得,还是回到汶水边去种地吧!

    “噗!”

    石宏坤一口老酒喷出,整个人栽倒在地,就连王文也觉得头晕目眩,这李恪实在是太过猖狂!

    “王公子,快去人工呼吸啊!”

    王冲看向石宏坤那张深渊大口,双腿发软!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风凌炎全文免费〕〔大奉打更人〕〔斗破苍穹之倾城绝〕〔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真没想重生啊〕〔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十方武圣〕〔万族之劫〕〔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没钱上大学的我只〕〔白锦瑟墨肆年免费〕〔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