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剑上的光芒
    就这?

    虽然眼前的橘猫没有说话,但妲姃莫名读懂了它眼中的意思。

    瞬间挫败感尽去,一种新的、激烈的情绪在妲姃的胸口激荡着。

    从幼时上山起,直至今日,她总是与剑为伍。

    她仿佛能够从这些冰冷的钢铁造物之上,读到某些微妙的情感。

    那剑锋划破长空时的畅快,是无法与他人分享的美妙。

    就像月下独舞般,孤独却不寂寞,清冷却不凄凉……

    也许是曾经那辽阔而深邃的海,将她从尘埃里拉扯出来。

    让她与世间的冷暖,仿佛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即便手机里外面那斑斓多彩的世界,也仿佛像是另外一个国度般。

    她清楚的知道并理解——那并非属于她的喧嚣。

    唯有剑锋的寒意,才是最为长久的陪伴。

    也因此,她始终无法理解自己的停滞不前。

    明明,她已经将那剑招运用入神;

    明明,她早已将那剑锋运转随心……

    但为何,她的青峰始终无法挥舞出那看似单薄的剑气。

    哪怕只是一丝,一丝微末的光也好啊……

    妲姃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现在她依然不同。

    只是似乎,她觉得自己不再需要去思考那些问题了。

    看着眼前的橘猫,那小小的身体中仿佛有擎天的巨兽隐匿其中。

    危险与恐怖,可爱而灵动……

    第一次,妲姃知道一个生命能够被如此多复杂的概念所囊括。

    现在,师兄,请让我展示我的所学!

    妲姃闭上了眼睛,然后下一刻,心绪已定的她猛然睁眼,并再次朝着那橘猫出剑!剑锋凌厉而轻快,那木剑似乎不再是木剑一般,而是成为了某种新的器具。

    “唰!”

    剑光如寒气般缭乱,但却与橘猫以微末的悬殊错开了。

    仿佛,剑锋偏了那么一点点……

    也许,只是一点点……

    但妲姃没有气馁,她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容易刺中的。

    只见妲姃纤腰轻扭,腕劲回转而上,那剑锋在空中舞出漂亮的圆弧,然后再次斜斜地朝着橘猫斩去!

    这并非剑法中的杀招,因为剑本身的构造便注定它的刺击要比劈砍更为致命。

    但一如骑兵们呼啸而至的骑枪冲击,那是抛弃一切将力量集中于一点的豪赌!

    也因此,并不适宜于当前的战斗。

    妲姃的变招很快,斜拉而下的剑锋更为迅捷而利落。

    但一如之前的情景一般,妲姃的剑再次以微妙的差距从橘猫的身体错开。

    这时候,妲姃的脑海中莫名想到了某位真君对自己外甥说的那句话:

    “一定是你练功的时候总是差不多差不多,一到关键的时候总是差一点差一点!”

    可妲姃觉得,自己的情况似乎与对方又有所不同。

    不对,是我的剑还不够快吗?

    妲姃突然心里有了一些明悟。

    我还能再快吗?

    也许是能的……

    但妲姃知道,那样自己就无法再精准地控制剑招了。

    那是一个她所陌生的,从未踏足的领域。

    很久了,她始终不愿让自己的剑失去控制。

    因为她知道,即便是如同眼前这把木剑,在她手中仍然可以变为致命的凶器。

    她只是想挥剑,却并不想伤人。

    即便是人也好,猫也罢,伤人了的剑,总是不详的……

    她厌恶血液的猩红,因为那是在她并不漫长的人生中,少数能够予以她以痛苦和不安的东西。

    妲姃的心念虽然纷杂,但剑锋却并未停止。

    只是无论是多么精妙的剑招,无论是多么机巧的变化。

    但剑锋总是如同抹了黄油一般,直直地从橘猫的身边擦过。

    就好像,任何的变化在对方眼中,都是笨拙的玩耍一般……

    一如游戏里拿着最为自傲的英雄,在对线时仍然被人彻头彻尾地吊锤时的感觉。

    即便知道,自己与对方存在巨大的实力差距。

    但随着不断的失败累积,仿佛心中的自信也在一点点的丧失……

    好像,自己似乎并不适合那个英雄一般……

    是我的剑练岔了吗?

    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鞭挞,却不总是能够带给人以积极的促进……

    慢慢的,妲姃感觉自己的剑变得迟疑了。

    尽管她努力地试图做到最好,但剑招仍然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变形……

    仿佛无形中,有某种深邃而恐怖的事物在一点点抽取着她的剑术……

    就这样结束?

    不!

    第一次,妲姃的心头涌现出一股强烈的不甘。

    她只是想赢!

    是的,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理由。

    此刻,她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内心,那是她曾经认为毫无半点价值的胜负心。

    练剑嘛,输赢无所谓的……

    但现在,妲姃的眼神陡然变得坚定!

    练剑,就是为了赢!

    随后,她不再拘束自己的剑锋,一切开始朝着她所排斥的陌生领域坠落!一剑,又一剑!被催发到了极致的剑锋,已经彻底脱离了妲姃的控制!

    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疯子,全然没有那月下舞剑的清幽!

    但总是差一点!

    总是差一点!

    好像有什么东西,逐渐涌上妲姃的脑子!

    她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烧!

    你差个麻皮!

    一怒之下,妲姃握着剑像劈柴一般狠狠对着前方劈下!

    那凌厉至极的剑锋上,竟有一丝淡淡的气息缭绕其间!

    然后:

    “啪!”

    看着莫名其妙便要劈中自己的木剑,橘猫一爪子便把它拍到了一旁!

    这是?

    易春眯了眯眼,他看着突然呆在那里望着木剑的妲姃以及她身上微妙变化的气息。

    似乎知道了什么……

    原来——这就是剑意?

    以尽可能纯粹到极致的意念去御剑,而并非依赖脑海中的剑招和肌肉记忆吗?

    不过,看起来似乎和每个人的思想状态有关。

    就比如说云道人,他身上的气息和妲姃似乎就有所不同。

    而并不准备专修剑道的易春,很快便从中提取出了复合自己三观的核心思想:

    不管其他,化身飞剑后直接莽上去就是了!

    这样看来的话,多给月枭形态堆积些被动天赋和技能,这样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思想的纯粹。

    对于已经将这种理念贯彻深入的剑仙们而言,自然是能够轻易驾驭和出招的。

    但对于易春这种半路子而言,简单而纯粹显然更为合适。

    更何况野性形态,在各自领域极端些才能恢复真正的威能。

    “现在,你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了?”

    女道人看着站在那里的妲姃缓缓说道。

    “剑招是给你熟悉剑的,而且剑也不仅仅是用来劈人的。”

    “如果只是为了劈人,那学剑作甚?用枪,用刀,用rpg不是更好?”

    “既用剑,便该劈开一切!”

    “自行领会,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看着妲姃远去的身影,女道人缓缓摇了摇头。

    而看到另外一边尾随其后的易春时,女道人的眼神变得有些疑惑。

    “竟然需要剑意才能劈中,这猫的本体是什么跟脚?”

    女道人觉得有些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