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时小说家〕〔义武道〕〔种田在无尽海域〕〔黑金继承人〕〔来到地府开酒馆〕〔随身山海世界〕〔重生之至尊天帝〕〔斩尽天上仙〕〔我是洪荒纸片人〕〔陌黎九天〕〔真五行大陆〕〔红狐之森〕〔我夺舍了太阳神〕〔魔迹仙踪〕〔配角的修炼手册〕〔刺客圣契〕〔仙山上〕〔在艾泽拉斯大陆作〕〔超神无敌〕〔梵修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484、巧克力惊魂【求月票】
    临近新年,江南市大街小巷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许多商家都在促销,各大公司也即将迎来春节假期,各大年会都在酒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在各大餐饮饭店里,同学聚会,战友聚会,同事聚会往往是重头戏,包间里时常传来起哄的喧哗。

    而在芙蓉分局。

    大家和往常一样,工作间隙,也开始利用闲暇时光,对芙蓉分局的各处角落进行大扫除。

    刚刚获得省里颁发的“先进工作单位”奖牌,因此在芙蓉分局,大家的干劲也就更足了。

    刑侦三组,刚刚打扫完走廊的王警官,这才锤着背走回到座位上,随后他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钱包,开始翻阅起里边的零钱。

    卢薇薇偷偷瞄他一眼,问道:“老王最近又藏零花钱了吗?”

    “我这种人需要零花钱吗?”王警官看了看钱包里面仅有的几张毛爷爷,顿时点头:“嗯,还真需要。”

    “都快过年了,难道嫂子就不多给点?”顾晨也是看王警官可怜。

    毕竟每次钱包看起来鼓鼓,其实里边装的全是发票。

    应此“王抠抠”的外号也就应运而生了……

    当然这不是王警官的错,主要是财政大权不在自己的手里。

    王警官笑了笑说道:“像我这种视金钱为粪土的人,怎么会过多看重金钱呢?俗话说的好,钱,不是万能的。”

    “可我觉得这句话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废话之一。”顾晨直接接话道:“有什么东西是万能的?没有对吧?”

    “钱不是万能固然不假,但是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好像越来越少了,你们发现没有呀?似乎现在的一张毛爷爷,越来越不值钱了。”

    “这点我同意。”一旁的何俊超立马举手,加入到话题中:“反正最近挺缺钱的,尤其是到了年尾,这同学聚会就是一波接着一波。”

    “前天晚上是小学同学聚会,昨天晚上是初中同学聚会,今年晚上,又得是高中同学聚会。”

    “朋友结婚要包红包,朋友小孩满月酒要包红包,朋友乔迁之喜又得包红包,感觉我这个月要白打工了,毛爷爷根本不够花。”

    “那你挺惨的。”顾晨笑笑,说道:“所以只能说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不能把钱看得高于一切,但是必要的支出又少不了。”

    卢薇薇看着何俊超笑了:“所以现实的确是这样啊,就好比,比起穷这个弱点来,丑简直不值一提,是不是这样?”

    “贫穷就像是口罩,能遮住你的笑容,但却始终遮不住你的眼泪。”

    何俊超若有所思:“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想省钱的办法,可是我又发现一个问题,如果说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那为什么你还能想出那么多省钱的办法呢?感觉生活处处是矛盾。”

    “何俊超。”也是见何俊超深陷聚餐乱局不能自拔,都开始怀疑人生了,王警官也是直接道:“要我说,有些聚会能推就推,并不需要所有聚会都要去。”

    “如果荷包实在承受不了,那就不去,免得在酒桌上受罪,这点我是深有体会的。”

    拍拍自己的胸膛,王警官颇有心得道:“就拿我上次聚会来说,小学聚会,全班有三分之二的人我都叫不出名字,你说这聚会多尴尬,有意思吗?”

    “那你比何俊超惨。”卢薇薇听完之后,也是捂嘴偷笑道:“难怪你老王几年年底的荷包有些实力啊,合着是把聚餐的钱给省下来了。”

    王警官嘿笑道:“我是看透了,这聚会里的人,大致都分为两种,一种是有了点存款,这也舍不得买那也舍不得买,另一种是欠了一屁股债,这也买那也买。”

    “一般出手阔绰的人,生活不一定就好,可是他们付钱积极啊。”

    “这些小学同学,也大致分为两类人,一类是节俭的好像永远要活下去似的,另一类是奢侈的好像明天就要死去了似的。”

    “对于花钱我永远都是量力而行,量入为出,该花的钱一定要花,不该花的钱坚决不乱花。”

    看了眼何俊超,王警官又道:“所以现在能存点零钱,全靠当初自己的领悟,我们来到人世间,折腾不过三万天。”

    “拼死拼活去挣钱,保养旅游没时间,某一天,脚一蹬,眼一翻,一命呜呼归了天。”

    “然后推进了火化间……”

    “生死离别别喊冤,钱财地位和美女,两眼一闭不归你。”

    王警官说道最后,连顺口溜也上来了,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顾晨笑道:“王师兄说的有道理。”

    “是啊。”王警官颇为满意,直接笑孜孜道:“这话送给挣钱不要命的,财迷心窍的,有钱舍不得花的。”

    卢薇薇若有所思:“嗯,像我就是欠一屁股债还这也想买那也想买,看来是应该听听老王的话,量力而行。”

    也就在大家热议的同时,办公室电话响起,袁莎莎赶紧去接,一番沟通后,袁莎莎挂断了电话。“

    “什么情况?”顾晨问。

    袁莎莎黛眉微蹙:“格林小区有住户中毒,目前已经死亡,需要我们过去调查一下,报警的是死者妹妹。”

    “中毒?”顾晨皱皱眉,说道:“咱们可是在创建食品安全城市啊,怎么会中毒呢?吃什么东西了?”

    袁莎莎摇头:“目前来说不清楚,需要我们立刻过去调查一下。”

    “这样。”王警官立马做出部署,道:“咱先让附近的辅警赶过去,卢薇薇、顾晨,你俩跟我走一趟。”

    看了眼袁莎莎,王警官又道:“小袁留在这里做支援。“

    “是。”见这次行动没叫自己,袁莎莎先前激动的心情,顿时又凉了半截。

    大家拿好警用装备,也顾不得太多,直接驾车赶往现场。

    像这样的接警,每天都在接触各种各样的报警人。

    根据报警人提供的线索,评估受害人情况,这些都已经成为顾晨的日常,因此办理起来也很习惯。

    来到事发现场时,辅警们已经拉好警戒线,见刑侦组来人,自然是乖巧如鸡,不会傻乎乎的找什么麻烦。

    “什么情况?”顾晨直接问一名辅警。

    “小区内一户人家发现一名女子中毒而亡,事发时间可能在昨晚,不是很确定,所以等你们过来调查。”辅警说。

    顾晨直接一马当先,来到了楼梯口,问道:“哪一间?带我们去看看。”

    “跟我来吧,在二楼。”一名辅警说。

    大家来到现场,推开门,此刻,一名中年女子正坐在客厅座椅上。

    也是见有其他警察赶到现场,她直接站起身,来到顾晨的面前。

    “你是死者的亲人?”顾晨问。

    “我是她妹妹。”女子说。

    顾晨看看左右,继续问道:“那你姐是什么情况?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当然可以,就在房间里。”中年女子叹息一声,直接来到姐姐的房间。

    此时此刻,房间的大床上,同样躺着一名中年女子,顾晨上前查看情况,发现对方早已是瞳孔放大,鼻尖也没了气息。

    从死者表情来看,似乎十分痛苦。

    顾晨不由皱皱眉,对身边女子道:“她是怎么死的?离开时你是否在身边?”

    “不在她身边。”中年女子摇头,直接又道:“昨晚聚会之后,我就送她回家了,今天一早打电话给她没人接,我就亲自来她家找她,但是很遗憾,当我进入姐姐家时,她已经是这样了。”

    “那你怎么知道是中毒?”卢薇薇表示很好奇。

    中年女子也没胆怯,直接又道:“因为我学过医,知道一些病人的症状。”

    看了看躺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姐姐尸体,妹妹不由伤心道:“我姐这个样子,分明就是中毒的症状,不会错的。”

    “你先别急。”顾晨将她推到一边,随后自己戴上白手套,开始对死者进行进一步检测。

    也是花费了几分钟时间,顾晨这才确认道:“死者身上没有明显伤口,但是从身体特征来看,的确如你所说,是中毒。”

    “姐姐。”妹妹听到这里,直接趴在她身上哇哇大哭起来。

    顾晨赶紧将她拉到一边:“这位小姐,你这样容易破坏现场的,麻烦请先靠在一边,不要接近死者。”

    “可是我姐姐……”

    “我知道。”顾晨也是在点头的瞬间,将自己的随身笔录本掏出,执法记录仪对准了女子。

    随后他又看了眼卢薇薇。

    卢薇薇立马秒懂,于是拍拍王警官肩膀道:“老王,咱们对房子搜索一遍吧,看看有什么线索。”

    “可以。”王警官答应的很爽快,立马也戴上白手套,开始对屋内展开搜索。

    很快,顾晨将女子叫到一边来问话:“昨晚你说你姐姐聚餐,那当时你有在现场吗?”

    “有。”女子点头,道:“我跟我姐姐是在一个单位上班的,昨晚的聚会我也在。”

    “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年多大,还有你的身份证号码报一下。”顾晨说。

    女子答应的很爽快,立马根据顾晨的要求,将自己的基本信息告诉他:“我叫袁小美,今年34,身份证号码是……”

    “那你姐呢?”听完袁小美对自己的介绍后,顾晨又问。

    “我姐叫袁洋,今年35。”袁小美迫不及待的告诉顾晨。

    顾晨有些奇怪的看着对方,再看看躺在床上的死者袁洋。

    两个人虽然是姐妹,但是看上去不太像的样子,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袁蜜离开人世,身边竟然不是她的家人,而是妹妹,这本身就很奇怪。

    不过看床头的摆设,婚纱照中的男士,理所应当是她丈夫,可是为什么她丈夫不在,反而是妹妹来报警?

    再加上死者死于中毒,这更加重的顾晨的猜疑。

    他一脸淡然的问袁小美:“你姐姐的家人呢?比如她丈夫。”

    “他们分居了。”袁小美想了想,直接又道:“但是还没有离婚,只是准备离,暂时分居。”

    “也就是说,袁洋平时都只是一个人居住,家中没有其他人?”顾晨说。

    “对。”袁小美点点头。

    顾晨皱皱眉,环顾一周后,继续问道:“能说说你们昨天晚上的情况吗?越具体越好。”

    “可以的。”袁小美擦擦眼泪,这才开始讲述自己昨晚和姐姐袁洋的事情。“我跟姐姐袁洋,都在省界的收费站上班。”

    “昨天是我们省界收费站撤销的第一天,大家从此就要各奔东西,因此这些老同事们一商量,大家都选择来江南市的一家饭店吃饭,算是散伙饭吧。”

    “毕竟大家在这座收费站工作多年,对收费站都有着特别的感情,etc开始推广后,大家的日子就不好过,加上收费站撤销,可能今后聚在一起的机会就少了,因此昨天大家都是开怀畅饮。”

    “也就是说,你们昨天都在一家饭店聚餐,那会不会是食物中毒?”顾晨暂时只能确定死者袁洋死于中毒,但是具体是那种毒,顾晨暂时还不好说。

    不过一听袁小美说是聚餐,因此首先想到的便是食物。

    袁小美黛眉微蹙,摇了摇头说:“应该不是的,我也打过电话,也在群里问过大家,所有人都没有中毒的症状。”

    “而且昨晚我们每道菜都有吃,姐姐吃过的菜,喝过的酒,我都有尝过,那为什么只有姐姐中毒,我们却没有呢?所以这绝不是食物中毒。”

    顾晨陷入沉思,短暂是思考几秒后,问道:“你们昨天聚会,除了喝酒之外,还有没有接触过其他东西?”

    “另外,你姐姐袁洋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得罪过的那个人,当时有没有在现场?”

    也是被顾晨的一连串发问给弄懵了,袁小美挠了挠后脑后,这才赶紧回忆道:“要说得罪过什么人,也不是没有,之前我姐的确因为一些琐事,跟单位的几名同事闹过分歧。”

    “而且双方都是水火不容的那种,就在几天前还跟一名同事吵过架,不过省界收费站都要撤销了,大家从此之后也可能不再见面。”

    “因此大家都没当回事,昨天那几名跟我姐有过矛盾的同事,的确也都在现场。”

    “不过我们在互动的时候,大家都是一副和谐的样子,我姐还跟她有矛盾的人拥抱过,我觉得不像是有仇的样子啊。”

    “不要你觉得,要客观。”顾晨看了眼死者袁洋,转头又问:“那当时这几名跟你姐有过矛盾的同事,有没有给你姐东西?”

    “东西?”也是被顾晨再次提醒,袁小美忽然恍然大悟,啊道:“我记起来了,好像还真有,是一盒巧克力,没错,是巧克力。”

    “什么情况?”顾晨被袁小美的激动感到好奇,直接又问:“也就是说,昨晚的散伙饭,当时跟你姐有矛盾的同事,曾经给过你姐一盒巧克力?”

    “对。”袁小美点头。

    “那他除了给你姐袁洋之外,还有没有给其他人?”顾晨又问。

    袁小美摇头:“没有了,因为之前跟我姐有过节,甚至两人还在办公室里动过手,因此大家都觉得两人是水火不容。”

    “但是昨天的事情,的确让我很意外的,那人竟然主动过来跟我姐道歉,并把一盒巧克力送给我姐,说是赔礼。”

    “我们当时都觉得挺震惊的,感觉这家伙怎么也会有客气的时候,不过现在想想,我感觉这家伙嫌疑最大,她前几天还打过我姐,散伙饭就送东西,还专门只送给我姐一个人。”

    “我想她应该是有特定目的的,不然不会这么好心,对,她一定有问题,一定是的……”

    也是在顾晨的提醒下,又回想起昨晚的种种疑点。

    袁小美整个人忽然激动起来,看顾晨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警察同志,一定是她,一定是那盒巧克力。”

    “你是说这盒巧克力吗?”卢薇薇也是听见两人的对话,又在客厅搜查线索时,发现了这盒开过包的巧克力,应此拿过来询问情况。

    顾晨接过巧克力包装盒,亮在袁小美面前问道:“你能确认是这盒吗?”

    袁小美刚想伸手去拿,顾晨立马收回道:“你看看就好,不要用手去触摸,以免留下不必要的麻烦。”

    也是被顾晨提醒,袁小美这才反应过来道:“对啊,这盒巧克力,我一直都没触摸过。”

    想到刚才差点在巧克力盒上留下指纹,袁小美这才感激道:“刚才真是谢谢警察同志提醒啊。”

    “那你能确定吗?”顾晨问。

    袁小美眯了眯眼,在顾晨的配合下,全面检查了一下巧克力盒。

    在略微思考后,袁小美忽然掏出手机,一边打开一边说道:“我昨天有拍很多招牌,应该有拍到巧克力的牌子,你们等一下,让我看看先。”

    “不急,慢慢来。”也是听见袁小美有照片,顾晨看了看卢薇薇,两人这才如释重负。

    也是在一番查找之后,袁小美的脸色忽然震惊,整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顾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