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剑主〕〔洪荒历〕〔剑起风云〕〔武神世界的修真者〕〔龙腾傲天〕〔四圣诛天传〕〔最强真言道统〕〔科技巫师〕〔异世的逆袭〕〔灭世剑尊〕〔破晓武帝〕〔元尊〕〔北方有二哈〕〔万古第一雷帝〕〔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收个神仙做徒弟〕〔纨绔圣尊〕〔第十皇〕〔我真不是反派大佬〕〔傲游仙凡间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254、顺风车【万更求订阅】
    齐天看的很认真,小时候作弊都没这么认真过。

    然而顾晨写下之后,齐天完全就懵了。

    他看不懂啊。

    这完全是个啥?

    两者之间有啥关系?

    此刻的学渣本质不由暴.露出来……

    他看了看顾晨,再看了看纸张,然后干咳了两声,道:“你的意思是,两者结合会有问题?”

    很显然齐天也是知道的。

    然而他就是不清楚这样的结合会有啥问题。

    当年学的是文科,理科也不好啊,现在看着都让人捉急。

    顾晨笑了笑说道:“齐师兄你也先别急,这是我刚才发现的破绽,查询了一下资料后才得知的结果。”

    随后,顾晨在“头孢类抗生素”和“酒”的中间,加上一个加号,又在二者之后,加上一个等号。

    “我观察过孟老板的口腔后,发现他的确是牙龈发炎,然而他并不清楚,头孢类抗生素外加喝酒,会出现双硫仑样反应。”

    “双……双硫仑样反应?”齐天一听又懵了,这种反应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倒是感觉学过临川医学的人会知道一些。

    “顾晨,这个什么双硫仑样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跟这个案子到底有什么关系?”

    事到如今,不耻下问那是肯定了,齐天也顾不得太多,直接有事问事。

    就算自己不知道,整个海棠派出所,估计也没人知道吧?

    这样想想心里就好受多了……

    “双硫仑样反应,又称戒酒硫样反应,是由于服用药物后。”顾晨将那瓶取证袋里的药物拿在手里,道:“就是这种头孢类药物。”

    “如果再饮用含有酒精的饮品,或接触酒精,导致的体内‘乙醛蓄积’的中毒反应。”

    “这也能产生中毒反应啊?”齐天眨巴眼,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情况,不由愣了一下。

    顾晨继续道:“由于酒精进入体内后,首先在肝细胞内经过‘乙醇脱氢酶’的作用氧化为‘乙醛’。”

    “而乙醛在肝细胞线粒体内经过‘乙醛脱氢酶’的作用,氧化为‘乙酸和乙醛酶a’,乙酸进一步代谢为二氧化碳和水排出体外。”

    “由于某些化学结构中含有‘甲硫四氮唑侧链’,抑制了肝细胞线粒体内乙醛脱氢酶的活性,使乙醛产生后不能进一步氧化代谢,从而导致体内乙醛聚集,出现双硫仑样反应。”

    顾晨虽然说的很详细,也很专业。

    但是齐天不一定能完全听懂,又问:“那你能不能简单的说一下?”

    “也行。”顾晨停顿了几秒,组织语言又道:“服用头孢类药物是不能饮酒的,否则会导致体内‘乙醛蓄积’的中毒。”

    “像双硫仑、甲硝唑、呋喃唑酮、甲苯磺丁脲、氯磺丙脲及具有甲硫四氮唑侧链的头孢类抗生素等药物抑制乙醛脱氢酶,阻挠乙醇的正常代谢,致使饮用少量乙醇也可引起乙醛中毒的反应。”

    “这么说来,孟老板果真是自己饮酒之后,又服用头孢类抗生素,才导致自己中毒?”齐天问。

    顾晨点点头,道:“只有这样才会心跳抑制,发生猝死,而孟老板却在喝了酒之后,又服用了头孢类抗生素,由于孟杨当时已经出门,家中保姆也不在,因此孟老板发生休克,因为没得到及时抢救,才死于药物中毒。”

    听到这里,齐天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道:“那这个孟老板可死的太冤了,如果他自己去买药,医生如果有叮嘱,又或者当时保姆并没有因为孟老板和他儿子孟杨的争吵而离开,或许这个孟老板还能捡回一条命,啧啧。”

    想到这些,齐天也为孟老板感到惋惜。

    如果真是这样,齐天感觉应该将这种情况和案例,用新闻的形式发出去。

    让所有人都知道,服用了头孢类抗生素再喝酒,两者结合会有致命危险。

    顾晨看着取证袋里的药物元素,不由道:“这个双硫仑,本来是一种戒酒药物,服用该药后即使饮用少量的酒,身体也会产生严重不适,从而达到戒酒的目的。”

    “这东西都是谁发明出来的啊?他们当初都是怎么做到的?”齐天也是不由对这玩意产生好奇。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了解这些,到头来丢掉小命可不好。

    齐天甚至开始在脑海中,准备用海棠派出所的公众号,写一篇相关文章,然后转发到朋友圈。

    让更多人都知道,这样饮酒吃药的危害性。

    顾晨笑了笑,说道:“发现这些的是个外国人,名字叫jacobsen,他在1948年和其他一些人发现,作为橡胶的硫化催化剂双硫仑,被人体微量吸收后,能引起面部chao红、头痛、腹痛、出汗、心悸、呼吸困难等症状。”

    “尤其是在饮酒后,症状会更加明显,人们把这种在接触双硫仑后饮酒出现的症状……称为双硫仑样反应。”

    “顾晨。”齐天直接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道:“你既然对这方面有诸多了解,那不如就有你来起草一篇公众号文章,将这件事情写出来,发表出来。”

    “我……”顾晨犹豫了一下。

    “你小子可别推脱啊。”齐天奇怪的看向顾晨。

    顾晨使劲摇摇头:“这种专业类文章,我可写不来,虽然我也能说出个大概原理,但是……”

    齐天也是苦笑道:“但是个啥?我看咱们派出所也就你是个学霸,就连我这个知识通都不懂这个啥叫‘双硫仑样反应’,我看其他人肯定也不清楚。”

    这时候,夜巡值班的两名老同志,也打着哈欠走到办公室。

    见顾晨和齐天还在这,其中一名老同志不由一愣:“大圣,顾晨,你俩还不去休息呢?”

    齐天灵机一动,赶紧问他:“诶我说老何,你知道什么叫双硫仑样反应吗?”

    “知道呀。”何警官回答的毫无压力:“这哪能不知道啊。”

    齐天原地呆了两秒,又问:“那……那你说说啥叫双硫仑样反应?”

    “双硫仑样反应不就是服用头孢类药物,然后不能饮酒,否则会导致体内‘乙醛蓄积’的中毒吗,是这样吗?”何警官说。

    齐天又是原地呆了两秒,赶紧摆摆手又问身边另一名警员:“老钟,你知道双硫仑样反应有哪些症状吗?”

    “知道啊,这哪能不知道啊。”钟警官也是说的云淡风轻的:“不就是会出现这个胸闷、气短、喉头水肿、口唇紫绀、呼吸困难、心率增快、血压下降、四肢乏力、面部chao红、多汗、失眠、头痛、恶心、呕吐、眼花、嗜睡、幻觉、恍惚、甚至发生过敏性休克。”

    钟警官一边说,一边还拿手比划,感觉跟说相声一样,看得齐天一愣一愣的。

    还没等齐天反应过来,顾晨也笑道:“钟师兄说的没错,不过你还漏了一些,像还有血压下降至60~70/30~40mmhg,并伴有意识丧失,容易误诊为急性冠脉综合征、心力衰竭等。”

    “另外双硫仑样反应严重程度与应用药物的剂量,饮酒量呈正比,饮用白酒较啤酒和含酒精饮料等反应重,用药期间饮酒较停药后饮酒反应重……”

    几人忽然就像找到共鸣一样,齐天忽然就感觉自己被边缘化了。

    “诶不对啊,怎么你们都知道?”齐天对自己学渣属性表示不服。

    “大圣,你忘了我老婆在医院上班啊?”何警官说。

    钟警官也道:“我老婆跟他老婆是同事,我以前好像跟你说过吧?不过我老婆倒是再三提醒,这种喝酒吃药的行为不可取,搞不好还会出人命。”

    齐天:“……”

    ……

    ……

    翌日清晨。

    原本要回家的顾晨,却因为这件案子给耽误下来。

    然而一大早,就有老同志从监控画面中,调取到孟杨在各条道路的情况。

    话说喝完酒的孟杨,一直在道路上等出租,准备回江南市。

    然后夜晚的出租并不好等,他没有等来出租车,而是等来抓他的警察。

    而接到海棠派出所的求助后,市局技术科的刘法医,也是早早的来到海棠派出所,对孟老板的尸体进行现场检测。

    “怎么样?”所长高进站着刘法医身后,弱弱的问道。

    “没错,是双硫仑样反应导致的死亡。”摘下手套盒口罩,刘法医深呼一口气,道:“可惜了,如果当时有人在身边,或许这个人可以逃过一劫,只能说这家伙命不好。”

    “建议药店专柜的售货员,都应该对这种情况做培训,给每一个购买头孢类抗生素药物的人,给予禁酒提醒。”顾晨也是不由分说道。

    “那就是说,这起死亡事件,跟孟家保姆,还有孟杨无关?”高进抬头问顾晨。

    “是的。”顾晨点点头,道:“我们昨天做过详细调查,孟家保姆确实是在孟杨回来后离开的,而她晚上一进孟家便报警,而孟杨只是和孟老板大吵一架,不过事后问题都已经全部解决,父子俩甚至还小酌了几杯。”

    “然而就是因为这种情况,让死者没有注意到药物的严重作用,因此导致他心跳抑制,发生猝死。”

    “而当时由于孟杨已出门,家中保姆也不在,因此死者发生休克,因为没得到及时抢救,才死于药物中毒。”

    顾晨将详细情况和高进汇报之后,高进表示很满意,道:“看来你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不少啊?能脱口而出就更难得了。”

    “咳咳。”一旁的刘法医不由干咳了两声,笑道:“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高进不由一愣,看了看刘法医,再看了看顾晨,不由疑道:“难道……难道顾晨是您的……”

    “没错,顾晨在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时候,我教过他一些东西,我也能厚着脸皮叫他一声徒弟的。”

    顾晨笑了笑:“刘法医师傅说的对,没有他给我的法医手抄本,让我加强学习,这些东西我也不好判断的。”

    “原来是这样啊?”高进直接就懵了。

    海棠派出所其他老同志也都懵了。

    刘法医是何许人也?

    江南市德高望重的法医,受到各大分局和派出所警员的集体尊敬。

    更是市局数一数二的先进。

    以往能跟刘法医说上话,那都是一种荣幸。

    可大家没想到的是,顾晨竟然是刘法医的徒弟,难怪会对这些知识如此了解。

    这样一想,齐天忽然感觉,自己也并不是很学渣啊。

    至少人家顾晨,起码有刘法医在背后指点,能不厉害吗?

    “好了,检测结果大概就是这样了。”刘法医换掉衣服,道:“尸体我还是得待会市局技术科,随后我会做一份尸检报告,给你们海棠派出所做为结案材料。”

    “那就谢谢刘法医了。”高进激动的不行,又道:“刘法医远道而来,不如留在这里吃餐中饭,下午再回去也不迟啊!”

    刘法医摆摆手,笑道:“工作繁忙,时不我待,高所的心意我领了,下次高所来市局,我请客。”

    “那……”高进犹豫了一下,知道笑着回答道:“那行吧,都说刘法医是个工作狂,最缺的就是时间了,我们也不好耽误你工作,刘法医辛苦了……”

    大家站着一起寒暄了几句。

    而另一边,顾晨和法医助理已经将尸体用装尸袋裹好,搬进了车厢里。

    刘法医随后看着身边的顾晨,问道:“顾晨,你今天休假对吗?是不是要回市里?”

    “没错。”顾晨笑了笑。

    “那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正好顺路。”刘法医说。

    “那行,就劳烦刘法医了。”顾晨也不拒绝,直接就答应道。

    几人上了车,法医助理开车,顾晨和刘法医坐在一旁。

    在海棠派出所众人的欢送下离开了。

    路上。

    刘法医看着顾晨,不由笑着问他:“顾晨,你在海棠派出所工作还习惯吗?”

    “谈不上习不习惯吧。”顾晨靠在座椅上,笑了笑说道:“反正不都是工作,在哪都一样。”

    “顾晨,你这话要是被赵国志,还有三组老王和卢薇薇他们听见,那可会伤心死的,他们都你可都是日思夜想的。”

    刘法医也是将自己知道的请客,告知给顾晨。

    要说起将顾晨从刚升级的芙蓉分局调到海棠派出所,起先刘法医也是不信的。

    还以为是制单人员把名字搞错了……

    可后来一个电话打到赵国志办公室,向他求证后才知道,把顾晨调到海棠派出所,那是市局的命令。

    而且连续驳回了赵国志的三次恳求,一点余地都没有。

    像这种情况,刘法医也表示很震惊……

    起先也一直担心顾晨去到海棠派出所会有情绪,可当看到顾晨去到海棠派出所履职当天,就在深夜指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救援大行动。

    市里的主流媒体都是争相报道。

    而且市局里也都是口口相传,所到之处没有不提顾晨的。

    起先关于市局单位的人员调配名单,大家闹得是沸沸扬扬。

    然而当顾晨这篇堪称及时雨的报道出现后,之后的几天,那些闹情绪的警员,几乎是哑口无言。

    可以说,顾晨是用行动向整个江南市警队告知,自己在哪都能发光发热。

    既然芙蓉分局的招牌警员都被调去海棠派出所,其他人还能说什么?难道也能像顾晨一样?有这种卓尔不凡的能力?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但是关于顾晨的具体工作安排,其实刘法医作为市局里极为重要的人物,也是听到高层的一些小道消息。

    顾晨来到海棠派出所,是市局用来“属典型”的标杆。

    原本也不指望顾晨来到海棠派出所,能有多少作为。

    只求这些对名单安排有怨言的警察,能尽快服从上级安排。

    将市局对各辖区新增分局,派出所,以及特巡警支队,刑警支队,市局机关等单位的工作尽快展开。

    可是顾晨却在调派当晚,给了市局一个大大的礼包。

    可以说顾晨作为福将石锤了……

    来到当初的芙蓉派出所刑侦三组,愣是将一个咸鱼部门保送上了市局的光荣榜,又将刑侦三组推上了现在芙蓉分局第一部门的宝座。

    可以说是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影响了许多咸鱼警察。

    给大家树立了一个正确的三观。

    让企图在芙蓉分局混日子的警员感到羞愧。

    无他,和顾晨在一起工作,如果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都不好意思跟顾晨走在一起。

    “刘法医,赵局和王师兄他们还好吗?还有之前一组的兮爷,二组的肖阳,他们都被分配到下辖派出所,不知道他们情况怎么样?”

    刘法医笑了笑说:“三组的老王现在这小日子可是过的美滋滋,没有了兮爷和肖阳压着,他现在感觉自己无敌了。”

    “而一组的兮爷,还有二组的肖阳,他们都是带着整建制的刑侦组,去到新派出所,对于工作展开方面,那自然是水到渠成。”

    一旁的法医助理也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由于新设派出所,调来了许多新警员,还有一些其他部门抽掉过来的老同志,但是这些人在兮爷和肖阳面前,那都不是事,这两家伙现在带着刑侦组,可以说是派出所绝对的核心,没准几年之后都得是所长。”

    “那就好,那就好。”顾晨还是听挂念老同事的,听到大家混的不错,心里也就舒坦多了。

    “顾晨,你家在哪?我先送你到家吧?”法医助理问。

    顾晨赶紧摆摆手,道:“不用的,前面路口停下就行,谢谢了师兄。”

    开什么玩笑?

    老爸顾百川要是知道,法医助理用运尸车送自己回到家,那还不得哔哔一整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