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无敌之伺机而〕〔行踏天涯〕〔甜妻上瘾〕〔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太乙〕〔宋煦〕〔剑叩天门〕〔一胎三宝:妈咪你〕〔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极品花都医仙〕〔男明星的黑粉头子〕〔神探狄仁杰之贪念〕〔娱乐界大咖〕〔我在东京做神使〕〔梨膏糖〕〔我家神后又掉线了〕〔洪荒之玄宸道尊〕〔重生后黑心莲太子〕〔最强妖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六十五章:冰蟾火莲
    <b>最新网址:诡森林间,寒意弥漫。

    狼眼玉蟾双目怔怔,满是不可置信盯着眼前人,以及那一道刺穿了自己身躯的寒芒。

    林间一片寂静,远处莫亦千与醉癫狂也是暗自轻叹。

    “为什么?”

    一语低喃,平静而无力,却似乎蕴含着狼眼玉蟾无尽的失望和痛苦,心中的善念,只为守住与生俱来的本心,收获的,竟是如此残忍结果。

    背叛,两次背叛,可笑,愤怒,怨恨,悲哀,种种情绪让他心感莫名,火泽林阴冷的寒风似乎都在无情的讥讽着他。

    “杀戮,何来理由?”

    君弈冰冷的眼眸中泛着些许腥红的血光,冷漠无情。

    “呵...”

    狼眼玉蟾口中惨笑,脸上的神情也开始灰暗起来,周身隐有寒风涌动,大片的阴沉的色泽涌动,萦绕转身流转,没入体内:“你口中杀戮,便是算计践踏我的善心?”

    “你们,该死啊!!!”

    一声愤怒咆哮,狼眼玉蟾周身气势攀升,阴厉的浪潮滚滚喷涌。

    其身上褶皱的皮肤在这时竟开始舒展起来,满背的疙瘩也随之消失,腹部大片润玉渐渐灰暗,不过数息时间,狼眼玉蟾身上的气息便充斥着满满怨毒。

    “轰!”

    平地生风,毒瘴狂潮从狼眼玉蟾体内爆发,滚滚威势直接将君弈与燕空横推开去,狠狠的砸在地上。

    两人顾不得许多,君弈翻身,神色肃然的盯着狼眼玉蟾,成败与否,就在此时。

    “嗡...”

    一阵空气轻颤,狼眼玉蟾匍匐在地,周身剧烈的抖动着,灰暗的庞大身躯的胸口处,却是在猛烈的起伏。

    周空无尽的怨毒,阴森的灰雾都疯狂的涌入其胸口,让其渐渐鼓胀起来。

    “咕咕...呱呱呱......”

    狼眼玉蟾口中大声吼叫,林间风云激荡,漫天阴沉浓雾汇聚风暴,却是直接没入其大嘴口中,身躯都膨胀起来。

    狂暴的威势,阴森的气浪,笼罩整片火泽林,似是末日降临,寒潭死水也是冲天而起,灌浇着他的身躯。

    “嗤嗤...”

    莫亦千与醉癫狂见此不敢大意,连忙闪身疾驰,站在君弈身侧,将其护佑起来。

    如今狼眼玉蟾怒性大发,其要发泄心中的怨毒,首当其冲的便是君弈,任何生灵,都绝对无法容忍背叛自己的人。

    “嘭!”

    一声炸响,水光四射,将周围所有威势完全横推四散。

    四人目光凝聚,直勾勾的盯着灰雾烟尘中,那里有一团漩涡,正在轻轻流转,其中似乎有着奇异的气息正在汇聚。

    “轰!”

    灰烟中,一道巨大的黑影踏步落下,将周围烟尘震散。

    “铮...”

    一瞬,有璀璨光芒从中爆射而出,耀眼的光芒恍若烈阳现世,刺目无法睁眼,其中还有七色琉璃流转显现,犹如仙境降临。

    “来了!”

    君弈双目微眯,强撑着看向那璀璨光芒中,其中,隐隐有一团闪烁着七色琉璃的烈焰火团,正在缓缓出现。

    “冰蟾火莲!”

    一声低喃,烈焰炸开,众人目光下意识汇聚而去。

    只见狼眼玉蟾遍体灰暗,在其胸口心脏处,有一团七色琉璃的火焰莲花渐渐显现而出,正不断的跳动着。

    不仅如此,随着狼眼玉蟾心脏冰蟾火莲的显现,其身周的威势也提到了极其骇人的境地,那股恐怖的威压,几乎让莫亦千与醉癫狂绝望。

    初入武王。

    弥天的怨

    恨,难以理解的背叛,当善心遭受到毁灭般的打击,狼眼玉蟾几乎倾尽全身能力将自己境界推上,只为杀戮。

    以杀止杀,方能解心头怨恨。

    “你们都要死!”

    狼眼玉蟾灰暗的双眼落在四人身上,放佛周空都凝滞了一般,喷涌而来的杀意,在其拍落而来的手掌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公子小心!”

    莫亦千双目一瞪,口中大喝间周身火焰咆哮狂涌,其身后炎魔豁然显现,手持金焱狂刀怒斩而去,欲阻掌中杀机。

    只是巨掌落下,那磅礴的威势竟是将其生生击溃,怒浪不减,横推而至。

    “咔,咔咔...”

    忽然,漫天冰璃洒下,合化一棵参天冰璃大树,繁密的枝丫扬天而起,挺立四人身前。

    醉癫狂周身冰蓝笼罩,流炎冰璃枝上的冰蓝色泽几乎到了极限,只是巨掌降威,势不可挡,不过一息,便将冰蓝巨树轰成了碎屑。

    “呜哇...”

    莫亦千与醉癫狂两人口中腥红喷吐,体内受到反噬,竟是直接倒飞而出,在其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死!”

    狼眼玉蟾口中咆哮,怒吼间掌运狂势,直接盖压而下。

    “公子!!!”

    莫亦千与醉癫狂双目瞪圆,想要挣扎起来,但体内负伤,竟是无法动弹。

    “唉...”

    君弈口中轻叹,缓缓抬头,目光复杂的看向狼眼玉蟾,眼睁睁的看着巨掌落下,其身侧燕空,更是直接被这威势压在地上。

    “轰!”

    忽然,就在巨掌落下之际,惊见君弈身周黑雾猛然喷涌而出,一道诡森的巨门在其身后缓缓矗立,竟是将巨掌撑了起来。

    “你...”

    狼眼玉蟾双目一颤,它从这巨门中感受到了无尽的冰冷。

    远处,莫亦千与醉癫狂则是稍稍松了一口气,此门诡森,他们虽不知其中蕴含着什么,但却明白,只要有这东西出现,定不会出事。

    “铮,铮铮铮...”

    两道漆黑巨门轻颤,却是缓缓开启,裂开了一条缝隙,随着其中森然显现,阵阵让人惊惧的寒意喷涌而出,心生颤栗。

    “嗡...”

    漆黑巨门停止颤动,一瞬,狼眼玉蟾便是全身僵直,张大了嘴巴发不出一丝叫声,只是其胸口的冰蟾火莲正在猛烈的跳动。

    “轰!”

    忽然,漆黑巨门内一阵轰鸣传出,在狼眼玉蟾眼中,有一只巨大的圆球缓缓睁开,隐现漠然神情,只一眼,便让其周身灵气完全溃散。

    “哗...”

    与此同时,巨门周围黑雾动荡,渐渐显化一只奇异巨爪伸出。

    “噗嗤...”

    鲜血扬起,腥红漫天。

    只见巨爪探出,竟是没入了狼眼玉蟾胸口,将那正在跳动的冰蟾火莲抓在了爪中,轻轻扯了出来。

    自始至终,那狼眼玉蟾都没有太大反应,或者说根本无法动弹,僵硬的身躯连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升起。

    “嗡...”

    冰蟾火莲轻轻颤动,在巨爪掌中渐渐拉扯而来,放置到了君弈身前,随后才缓缓消散,没入巨门中。

    一切似乎都是轻而易举,好像没有耗费太大的力气,冰蟾火莲就这么到手了。

    莫亦千与醉癫狂见此心头骇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那神秘出手,没想到竟会是如此轻描淡写,画面当真极具冲击。

    君弈则是没有理会太多,看着眼前的冰蟾火莲渐渐升起一阵喜悦和轻松,有此灵物,族人终于有

    救了。

    冰蟾火莲周体七色琉璃微微流转,外面则是被剧烈的火焰包裹着,其中还在轻轻的跳动,声若闷鼓,满是浓郁的生命力。

    只是在其外围,还有些许灰暗的雾气静静流转,驱散不尽。

    “呼!”

    君弈口中长出一口气,心中有些感叹,曾自己恢复身躯都没有这般激动和向往。

    随即也不再犹豫,抬手一抓,便将其揽在了掌中,顿时一股温热的气息侵入体内,让君弈身躯一阵舒适。

    “唔...”

    只是下一刻,君弈脸色突变,原本红润的脸顿时变得一片煞白,甚至脸上还有些许灰暗流转,顿生怨毒。

    “公子!”

    莫亦千与醉癫狂还未来得及高兴,顿时脸色一变,慌忙上前,却被那巨门内的森然威势横推开来,神情难看:“这,这是什么情况?”

    “咕...”

    “咕咕咕...呱呱!!”

    “呜哇,哈哈哈哈哈哈...”

    狼眼玉蟾口中狰狞狂笑,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扭曲起来,根本不理会口中和胸前喷涌而出的鲜血:“你们,原来要的是我的心,冰蟾火莲。”

    “天真的人类,你们真以为善心含怨是那么容易驱散的吗?”

    “怨恨,怒妒是世上最难解的毒,更别说此毒还是种在我狼眼玉蟾的心里,心中有多善念,毒就有多重,哈哈哈!!!”

    “噗!”

    狼眼玉蟾口中大叫,却是鲜血喷出,笑声戛然而止,只是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痛楚,甚至有着兴奋,眼睛死死的盯着君弈,想要看其最后的死状。

    “哼!”

    君弈口中闷哼,根本顾不得许多直接盘膝而坐,强自镇定,让呼吸渐渐平静下来,沟通体内欲将其镇压。

    但狼眼玉蟾的怨念何其惊人,体内的灰雾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加磅礴,甚至要阻塞其体内血液灵气的运转。

    前后不过数息时间,君弈脸上神情僵硬,周生气息都在急速萎靡。

    “不好!”

    莫亦千双目瞪圆,心头惊骇,顿时急躁起来,撑起狂暴烈焰,想要相助,但却连那威势都无法突破,只能在一侧干着急。

    “这怎么办?”

    醉癫狂也是心头烦闷,慌乱难耐。

    “咕咕...呱,承受了我的怒怨,必死无疑!”

    狼眼玉蟾轰然落地,眼中光芒都有些黯淡,但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君弈,想要见其身死一幕,那时,他便当真无憾了。

    君弈沉入灰暗,映入眼帘的则是一片灰蒙蒙的场景,无边无际,看不到丝毫希望,只有冷冽的寒风,无尽的怒怨。

    他在虚无中走着,任由怨恨将其淹没,感受着狼眼玉蟾的心路历程,那是一段从单纯到绝望的生命之路,可叹,可悲。

    但任由怨恨淹没,绝望降临,君弈脸上的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这些,与他所经历的相比,何其渺小,甚至对他的心神都无法造成冲击,平淡无奇。

    “武道坎坷路,生死难料,遵从本心,无怨无悔。”

    君弈口中轻言,平静的声音似晨钟暮鼓响彻天地,震颤灰暗,将那层层灰雾向着四周横推,扭曲涌动。

    同时,君弈身后,漆黑的巨门中,那一颗淡漠的圆珠中,隐隐有光芒闪烁,阵阵凶戾威势从中溢出,化为漫天黑雾,涌动蔓延。

    忽然,正在黑雾将要落下时,那漆黑巨门竟是猛烈的抖动起来,上空黑雾也是开始颤栗,似乎是在退避散去。

    诡异巨门中,黑雾扭曲,有一道神圣白芒强势压下。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大唐国士无双〕〔我被丧尸咬了后〕〔快穿之病弱白莲洗〕〔第八冠位〕〔神医倾城:将军夫〕〔我开杂货铺那些年〕〔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精灵掌门人〕〔我的龙宠有点凶〕〔射程之内遍地真理〕〔黑藻〕〔万族之劫〕〔时光里的小幸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