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靠充钱当武帝〕〔我被小强咬了一口〕〔神邸之门〕〔一剑独尊〕〔这个学员超能苟〕〔玄天运石〕〔沧元图〕〔遮天魔尊〕〔御仙龙帝〕〔开创万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太荒吞天诀〕〔一枪爆头〕〔霍格沃茨的大忽悠〕〔穿成魔王大人手中〕〔都市全能医皇〕〔玄界军师〕〔弥赛亚传奇之创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纵横无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3章 野汉子
    院子里嗡嗡的议论声响着,林燕娘连头也没回。

    会弄成这样的局面,她在山上时就知道了。

    谁让那时,她会好死不死就被一个昏迷的男人扑倒在地呢。

    还让村里那么多人看见了,自己的两个弟弟也看见了。

    “燕娘,有方郎中在呢,你别担心了,过来洗把脸,歇一歇。”

    林燕娘的娘亲林宋氏走过来,把林燕娘拉去厨房那边。

    厨房门口一只木墩上,搁着一只小木盆,一条灰白色帕子搭在盆沿儿上。

    林燕娘在溪边洗过脸,此时并不狼狈。

    只是拖抱昏迷男人时,身上沾了尘土,被男人扑倒在地,头上又沾了几片树叶。

    尽管她解释了怎么回事,但那一扑,将所有真相都给淹没了。

    真相变得不重要。

    林燕娘见娘打的是热水,没有说什么,就摘下牛皮护腕,将袖口卷了卷,拧了热帕子敷脸。

    温暖的帕子盖在脸上,脸上才露出疲惫之色。

    这是当着爹娘和弟妹们不敢流露出来的情绪。

    她才十五岁,刚刚及笄,本该是说亲论嫁的年纪。

    但猎户的女儿最好嫁的,还是同样当猎户的后生,一般种田人家,都不敢要她。

    但猎户之中,有人惧于她的身手、有人畏于她的冷漠、有人喜欢她却不愿意当上门女婿。

    杨正飞,是年轻一辈里最明白表露心意的后生,但他却想将她娶回杨坪村去。

    而她若招不到上门女婿,就只能等五年后再嫁,因为她的弟弟,最少得五年后才能撑起这个家。

    因而,亲事根本谈不下去。

    作为穿越者,这年纪她也根本不想嫁人,没人说亲更好。

    但,不想说亲和坏了名声,是两回事。

    今天她被男人扑倒在地,还被那么多人看到,以后名声……

    怕是谁也挽救不回来了。

    名声坏了,她也不在意。

    但她在意的是,娘亲会因她的事而担心、难过、受到委屈。

    她会连累整个林家二房,在村里、在亲戚当中都抬不起头来。

    “哎!你们怎么都站在院子里?不是说燕娘救了个男人回来?”

    突然,院子外面传来尖锐的大嗓门。

    林家大房林姜氏风风火火地跑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把锅铲。

    “怎么回事?那男人长啥样儿?有家室吗?没占燕娘便宜吧?”

    随着林姜氏大刺刺地问话声,院子里瞬间如点爆的烛花,闪了又闪,议论声更是嗡嗡地此起彼伏。

    有人埋怨林姜氏说话不过脑门,有人附和林姜氏的疑惑,有人用眼白看着说话刻薄的林姜氏……

    林宋氏站在厨房门口,两手垂立在裙边,紧紧握成拳头。

    但她没有冲出去和大房嫂子争辩,只是眼眶红了又红,满心愁苦。

    身旁传来急促的气息,让陷入沮丧中的林燕娘猛地回过神,扯下覆在脸上的帕子。

    “娘,这事我会处理。”林燕娘首先安抚娘亲。

    “大伯娘,又不是你嫁女儿,你急啥!”

    林燕娘大步走向院子,声音不高不低,带着如山溪般的清冽。

    “哟,燕娘你这是啥话啊,你的事儿,大伯娘还问不得了?”

    林姜氏嗤笑一声,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瞧你娘把你教成什么样儿了,跟个野丫头似的,难怪能遇到野汉子,很配啊!”

    林姜氏从议论声里立刻就听出了一些事情,她面带讽刺地看着林燕娘。

    “把衫子扯破了给野汉子包扎伤口?你一个女猎户,还真是心善哪,还是说……看中野汉子了?”

    “呵呵,什么是野汉子?大伯娘很有经验嘛。”林燕娘冷笑,又向前走了两步。

    她浑身散发着冷意,在身周带起一片肃杀之气,四周的妇人不知怎地竟是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

    “我出身良善之家,打猎是为了谋生,并不比你们在家绣花的女子差,大伯娘如此看低女猎户,别来我家讨野味呀!”

    “还有救人这事,谁没个出门在外时,谁没个落难无助时,你见死不救是你的事,我林燕娘没那么狠。”

    “但是救个人,却要遭到他人嘲笑,还要被大伯娘你、一口一个野汉子地骂。”

    “谁该给你骂?救人一命的我?还是落难在此的那位壮士?”

    林燕娘每质问一句,就朝林姜氏踏出一步,不紧不慢,却目光冰冷、气势凌然。

    林姜氏脸色白了白,情不自禁往后退着,一时眼神两边飘,竟是找不出话来反驳。

    “我是你大伯娘,好奇来看看啥情况,问你几句,你就要撒泼么!心虚了吧!”

    林姜氏退到了院门口,色厉内荏地反吼了回来。

    “真是晦气!你这么心善的人,咋教养这么差呢,连大伯娘都骂,难怪嫁不出去!”

    林姜氏说完,还朝地上啐了一口。

    她手中挥舞着锅铲,却不敢打向林燕娘。

    毕竟当年,林燕娘拿刀架她脖子上的经历,至今犹如在眼前般清晰。

    “呵呵,一院子的人,咋就骂你呢,还不是你为老不尊,说话刻薄野蛮!”

    林燕娘冷笑一声,便转身往回走,懒得理睬找事的大伯娘。

    她不是娘亲,若被这种人找茬,她一定会怼回去,怼到对方不敢再开口。

    当年亮出刀子,就表达了她的态度。

    “我呸,是不是野汉子,咱们走着瞧。”

    林姜氏朝着林燕娘的背影又啐了一口,悻悻地骂了一句,却也不敢再张牙舞爪了。

    院子里因为她这一闹,嗡嗡的议论声又起……

    这时偏屋门口传来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地看向走出来的人。

    “得亏燕娘放了毒血救治过了,不然老朽也回天无术。”

    村里郎中走出来,一边盖上药箱一边看了林燕娘一眼。

    “我已给他服了清毒丹,只要今夜撑过去,再吃两副药养养,便会无碍。”

    村里郎中说完,便有些沉默地看着林燕娘。

    “方四伯,我今天还没拿到钱,明天去给你可好?”林燕娘知他意思,无奈地征询着。

    “哟!没钱还救人,林燕娘!你一个女猎户突发善心很奇怪呀,真的不是野汉子?”

    突然,跑出门的林姜氏又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跑得气吁吁的老太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