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宠妻有点狂〕〔五零之穿成极品他〕〔遮天魔尊〕〔带着智能横扫异界〕〔九龙劫君〕〔负鼎〕〔我真不想当魔尊啊〕〔武神世界的修真者〕〔神器大道〕〔别人都叫我大纨绔〕〔艾贝尔的黎明〕〔最强吞噬升级〕〔沐役录〕〔我有异界外挂〕〔都市最强狂婿〕〔我的手机通三界〕〔差一步苟到最后〕〔重生之完美女婿〕〔人族最强武神〕〔重生之娇妻追夫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6章 失忆了?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我又是……”谁?

    男人目光转了转,打量了身旁的两人一眼,声音有些嘶哑。

    他动了动手似乎想要撑起身子,但伸出的手却碰到了腿,不是他的。

    微微转头看向手碰到的地方,目光慢慢向上,看到一个衣着朴素的山野女子。

    她一身粗衣、梳妆简洁难辩雌雄,若非五官秀丽、小脸清雅,耳垂还戴着小巧的银制耳钉,都要分不清她的身份。

    男人眉头皱了皱,默默收回打量的目光又转向另一边,一个笑容僵在脸上、眼中还透着关心的小少年。

    失忆了?

    林燕娘看着反应迟钝却仍是防备地打量自己的男人,也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下可难办了。

    若男人记忆健全,至少能将他的身份来历说清楚,并且正常考虑要不要做她的上门女婿,或是不能。

    可现在若是失忆了,所有的判断都会出现差错,就算现在可以达成她的愿望,以后也会隐患无穷。

    “别告诉我你失忆了,你可没有可致失忆的内外伤,不过是在山中受了些小伤罢了,已经治好了。”

    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捡了这么个麻烦回来,林燕娘冷下脸色,说话可不中听。

    “我失忆了吗?”男人目光一闪,似乎有些惊讶又似乎有种别样情绪,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头,呲牙低呼了一声,“疼!”

    “知道疼还拍?是不是傻啊!”

    林燕娘忍不住骂了一句,就将男人搁平在炕上,她下炕理了理身上的男式女装。

    她十二岁就接过爹的弓箭成为一个猎女,为了行动方便,她只要去打猎就会穿上短打衣裤。

    除了衣料亮色一些,衣襟、袖口、衫摆绣了些小花,看着与其他猎户没什么两样。

    她从小穿到大,因着练武的关系也早就养成了爽朗利落的性格,便是彻底扮个男装出门,也不会被人发现。

    可是刚才她却从男人打量的目光里看到错愕与难言的情绪,似乎在嫌弃。

    这让她心情有些不好了。

    她带着上辈子的记忆穿越在一个猎户妻子的刚出生的婴儿身上,成为这户人家的长女、长姐。

    打小跟爹习武,也将自己上辈子所学渐渐施展出来,爹很高兴她习武的天赋。

    村里人也相信她是打小习武的关系,成为一个武艺高强、箭术高超的女猎户,不但继承了爹的衣钵,还青出于蓝。

    可是村里人一边同情她、一边畏怯她,甚至有人嫌弃她粗鄙。

    可那是村里人,她不在乎。

    一个要做她上门女婿的男人,她刚救回来的男人,却露出了那样嫌弃的眼神,这让她没法接受。

    “灿儿,去和爹娘说一声,这人醒了,看绿豆粥熬好没有,端一碗过来给他吃。”

    林燕娘整理好衣裳、也收敛好心情,再抬头时却是吩咐大弟。

    林灿没有多想,立刻就出去了。

    很快屋外就传来林平安与林宋氏惊喜地询问声,脚步声也立刻就朝这边走来。

    一家人都很高兴,因为这男人醒了就意味着活过来了,救活了一个人,是行大善。

    这时候他们到是没去想过此人是否会是自家女婿的问题,只希望这个人不要死。

    屋内,林燕娘板着脸看着炕上躺着的人。

    目光相碰,微微蹙眉。

    她的目光有些冷,如双溪岭深处那清凉的水流。

    他的目光却有些幽深,如暗夜隐于云中的星辰。

    “你是谁,哪里来的,为何倒在山林中?”

    怕爹娘来了不方便,林燕娘来不及想其他,立刻开口,想要先问出点什么来。

    “刚才在下也问过,你们是谁,这是哪里。”

    男子的声音比刚才恢复了些,没有那么嘶哑了,却依然神情茫然地看着林燕娘。

    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失忆,就是觉得有些奇怪,而且还知道刚才问过什么,知道借此回避别人的问题。

    这就说明,就算失忆了,智商也没倒退。

    林燕娘眉头微松,唇角微微勾起,语气和缓了些。

    “这是我家,是我在山中救了你,也因为救你而坏了名声,你知道名声对一个女子有多重要吗?”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微微发沉,盯着男人诧异的脸色,不禁握紧了拳头。

    真想揍死他!

    若不是他,她何至于沦落到这般被动的地步?

    “多谢姑娘相救,只是不知如何就坏了姑娘名声?姑娘又为何在山中?”

    男人本在沉默,似在思索什么,眼角瞥见炕前的山野女子渐起的杀意,连忙开口。

    “哼,本姑娘是猎户,在山中自然是打猎,好心救你,却被你扑到在地,好巧不巧地就让找寻的村中无数人撞见。”

    “本姑娘年方十五,不嫌弃你一把年纪,若你家中无妻妾名份,那就立刻马上对本姑娘负责,若有心仪女子尚未过门,那就赶紧断了对方念想!”

    “本姑娘于你有救命之恩,又被你连累在先,于情于理你都应给个公道,本姑娘也不介意棒打鸳鸯赶走你两情相悦的女子。”

    “当然……”林燕娘急急一通话说到这里,终于顿了顿,目光微闪,说出她真正的算计。

    “若你能给出千金或白银万两,也能了结本姑娘的救命之恩,本姑娘看在金银份上,也可不纠缠于你,否则……”

    她说到这里突然两手一抬,捏起了手指,指骨微响,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男人依然躺在炕上没有动,表情从茫然渐渐转为深沉,一双目光带着几分凌冽之气定定地看着她。

    林燕娘神色坦然而带着一股匪霸之气,毫不示弱地回看着他。

    男人还没有说话,门口就传来林平安欢喜的声音。

    “燕娘,他醒过来了吗?他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再请方郎中来看看?”

    林燕娘扭头看了一眼拄拐而来的爹,连忙往炕边一坐,动作迅速捉过男人的手探了下脉,便露出了笑容。

    “爹,他醒了,脉象平稳,只是有些虚弱,想来在山中迷了路没有好吃好睡吧,养两天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林平安笑着便走进了屋里,一脸关切地看着男子。

    “壮士你怎么称呼?怎么会在山里迷路了?可还有别的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穿成偏执反派的小〕〔我真没想出名啊〕〔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平平无奇大师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降智女配,在线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