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域凌云〕〔百亿次穿越〕〔魔尊是我徒弟〕〔我不想当富二代〕〔空间农女:将军赖〕〔帝少霸宠:萌厨小〕〔娇妻你好甜:总裁〕〔都市极品医神〕〔都市之千万别跟我〕〔我真不想做主角啊〕〔我在未来逆天了〕〔明骑〕〔天降我才必有用〕〔都市超级女婿〕〔金牌女助理A到爆〕〔我的魔法时代〕〔妃常妖娆:摄政王〕〔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女王不要太高冷〕〔爆笑甜妻:冷少,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8章 悍女!
    云三表情僵了僵,看着不知何时又出现在面前的山野女子,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

    林燕娘刚刚洗过澡,一头半长头发湿漉漉地随意披散着,脖子上还搭着一条半湿帕子。

    看来她是刚沐浴完出了屋子,就听见隔壁屋里传来的云三的话,立刻就冲进来了。

    钱虽不多,但能减轻一些她家的负债压力,她心中的怨气总算能消散一些了。

    云三突然垂下眸子,敛去眼中异样神色。

    见识了她的凶悍,再见识了她的爱财,他心里突然有些回过味儿来。

    她先前对他说的那些话,什么要他负责、什么要他娶她为妻,都是在为那千两金或是万两银做铺垫?

    要钱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燕娘!”林平安见大丫头这样行为,顿时羞红了脸,生气地瞪着她,“把钱袋还给云三!”

    “不用。”云三连忙阻止。

    再抬眼时,目光扫过虎着脸不高兴的林燕娘,又道,“燕娘于在下有救命之恩,在下却欠燕娘一个公道。”

    “谁准你叫本姑娘名字的!”林燕娘却恼火地打断了云三的话,怒视着他。

    若不是爹娘还在这里,她早就跳上炕去,揍死这家伙!

    一个失忆的人也敢胡言乱语!

    “在下家中行三,因为一些原因并未娶妻,也无妾无婚约在身,若是在下的原因导致林姑娘……失了清誉,在下……”

    云三连忙识相地改口叫了林姑娘,林燕娘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但立刻又拧起了眉头瞥着他,垂在身侧的拳头捏了捏。

    “说起这事儿……”这时林平安开口了,一脸无奈又为难地表情看着云三。

    “燕娘在山中打猎回来路上,救了你,却阴差阳错发生了些事情,导致上山寻她的村里众人,都看见你将她扑倒在地。”

    “旁人闲言恶语,燕娘自是百口莫辩,她年幼无知一时冲动,就当着村里人的面儿,说你是上门女婿……”

    林平安将事情经过简单解释了一遍,这才摇头道:“经过便是如此,到不是要以救命恩情威胁壮士允诺什么。”

    “壮士也别怪燕娘态度不好,她……其实也委屈。”

    林平安心疼地看了大丫头一眼,却不能不说道,“上门女婿一事,切莫在意,你养好身子,尽可离去。”

    “爹!”林燕娘不乐意了。

    “我不要他负责,但我名声受损是事实,若不赔偿些银子,叫我如何在村里堵了那些长舌妇的嘴?”

    她的计划当然不是趁机招个男人回来,而是借此施压,从这男人身上抠些银两,做为补偿。

    这样她对村里人也好解释,总好过什么也没落着,平白让人嘲笑。

    只要想到大房里那刻薄恶毒的婆媳,她心里火就蹭蹭的,想要揍人!

    看她又开始捏拳头,眼中冷意凌然、杀意翻涌,云三抿了抿唇,垂眸暗想:真是个悍女!

    “如此,我们就从长计议吧,我这伤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养好的。”云三略一思忖,决定先搁置争议。

    “也好,你莫要多想,安心养伤便是。”林平安见大丫头反应激烈,知道事实如此,心下难受,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

    此事除了从长计议,还有别的办法吗?

    林宋氏抹着泪,并没有开口,只是这个难题却如大石一般压在心头,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爹,娘,咱们都出去吧,让这位兄弟歇歇。”林燕娘见娘又在难过了,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也就无心再呆下去。

    这次她没有再用警告的眼神去看云三,说完转身就往外走,经过门口时,将坐在门槛上的小妹抱了起来。

    回到自己屋里,就着自己用过的水把小妹刚又踩脏的小脚洗了洗,就丢到炕上去。

    等她把水往外倒时,就见爹娘已从隔壁屋里出来了。

    娘看到她欲言又止,最后低了头往厨房那边走去。

    “爹,你劝劝娘别这样了,咱们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旁人要说坏话、要捅刀子,咱还能阻拦得了?”

    “咱们的日子也不是为旁人过的,她难过,也不过是亲者痛、仇者快。”

    林燕娘见爹还站在院中,正抬头望着天,五月的星空璀璨,也照亮了他们的院落,不用点灯也能看见。

    她走过去低语说道,既是劝娘、也是劝爹。

    她对此事不在乎,也豁达,所以不用为她担心了。

    林平安回过神来缓缓转过目光看向她,半晌点头道:“我家燕娘从小就是个好孩子,不管别人如何说你,你都是爹娘的好丫头!”

    林平安说完,也去厨房了。

    林燕娘没有立刻离开,她也抬起头看向那片星空,突然有云团飘来,遮去不少星子光辉,院中便暗淡了几分。

    她思索了一下爹刚才的话意,想到先前在屋里时,爹对那云三说过的话,便有些明白爹的心情了。

    爹是宁可顶着村里骂名,也不同意上门女婿之说,因为爹也意识到那云三来历不明吧?

    云三……

    林燕娘缓缓转身,看着小弟们屋里亮着油灯,两个小弟正在屋里照顾云三喝粥,她将两手负在身后,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迈出。

    “杰儿,过去那边收拾一下地方,你先带妹妹睡,很晚了。”林燕娘站在门口,便将靠在炕边好奇看着云三的小弟支走。

    林杰扭头看了姐姐一眼,又回头看了看云三,目光再与哥哥交汇了一眼,这才安静地出去了。

    “灿儿,去给云三倒杯温热的茶来,他喝了粥想来会渴,现在不渴夜里也会渴。”林燕娘走到炕边,又开始支走大弟。

    林灿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情愿,迟疑了一下还是乖乖将粥碗交到她手中,也快步跑了出去。

    “山野穷家,没有什么吃的给你,你将就一下。你给的钱虽不多,但付了医药费,应该还能换身粗布衣裳,你这一身太脏了。”

    林燕娘一侧身坐在炕边,一只脚随意地盘在炕边、一只脚还搭在炕外。

    她见云三自己拿着勺子,就随意地伸着手臂,能拉得动几十斤重弓的女子,这一臂之力自然不弱,端着半碗粥轻松恣意。

    云三却没有立刻去舀粥,他的目光深沉地看着面前动作粗鲁的女子,微微蹙了下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平平无奇大师兄〕〔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手术直播间〕〔这号有毒〕〔临渊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