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伤传之诸天行〕〔带着智能横扫异界〕〔圣鹰崛起〕〔史上最难开启系统〕〔使君〕〔龙婿大丈夫〕〔白锦无纹香烂漫〕〔临神传〕〔混沌灵源〕〔至武剑尊〕〔业莲传〕〔我是一株仙灵脾〕〔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我真不是反派大佬〕〔诸天万界是这么来〕〔平凡不平凡的世界〕〔万古第一神〕〔血魔龙神〕〔奥术起源〕〔废墟变成了诞生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15章 十八姑娘一枝花
    男人睡得正沉,就被一只手摇醒,蹙眉有些不悦地睁眼看向她。

    “吃点东西,等会儿要喝药。”林燕娘才不怕他,转身将鱼汤搁到桌上。

    不一会儿,林杰又送来一碗窝头。

    云三吃早饭其实也没多久,这时候看到窝头连忙道:“一个窝头就好。”

    他已经不饿了,但药是饭后吃,想来这也是被叫醒吃东西的原因。

    在他吃东西时,只有林杰蹲在门槛上看着他。

    林燕娘一声不吭又回了自己屋里忙活去了。

    按老规矩,她明天一早要上山,时间和今天早上差不多,因此,她要赶时间将衣裤做好。

    她绣花手艺不行,但论针线精细与速度,却也不比哪个村女差,从小到大,她就是一个做什么都很灵活、敏捷的人。

    绣花,也只是没有那时间而已。

    院子里传来林灿的喊声,他在喊小弟小妹一起去山坡那儿割野草、摘树叶,家里的猪没什么油水,主粮之一就是这个。

    厨房里,林平安守着药炉,等药煎好倒出一碗,就给云三送了过来。

    云三在屋里吃着东西,默默感受着林家人对自己的照顾,还有林家人的生活状况,也都看在眼中。

    林燕娘整个下午都在屋里没出门,其间林宋氏过来见了,想骂又更难过,最后又差点哭了。

    林燕娘连忙将裁出来的上衣料子交给她。

    “娘,我先做了应急的,这上衣应该不用赶那么急,你来做吧,我明天一早得上山。”

    一个男子要换衣,当然最重要的是裤子,所以她理所当然地先做了裤子,想着明晚回来再做上衣的。

    “你呀,真要嫁不出去了可咋办哟。”林宋氏气得伸手在她额头戳了一下,却也骂不出别的话了。

    “不怕,我有两个弟弟,他们会争着养我。”林燕娘笑得自在,一点儿也不在意。

    “傻孩子。”林宋氏看着她半天,才声音哽咽地摇了摇头,到底是拿着那块上衣料子走了。

    傍晚,一家人吃了饭,林灿和林杰已经有经验了,主动抢了照顾云三吃饭、喝药的任务,让姐姐不用去了。

    午后哥俩和小妹去割猪草,林雪就将姐姐说的话告诉了两个哥哥。

    哥俩当场决定,不要姐姐再和那胡子大叔相处一屋。

    因为对云三的诸多不满,他们也学妹妹的喊人大叔,还加了“胡子”二字。

    这是他们三人的秘密,林燕娘并不知道。

    她只是一脸无奈又欣慰地看着三个小弟小妹,就去把院中晒了一天的柴拢起来送进柴房,又去帮忙喂猪。

    见她一刻不闲地总是在找活儿干,正在洗碗的林宋氏无奈地提醒她。

    “你还是赶紧回屋去,把没做完的赶紧做了,早点洗洗睡了,明天可要上山。”

    现在还在忙这些没边儿的事干啥,睡晚了又得早起,不是更辛苦吗。

    林燕娘一想也是,但还是提了两桶猪食去后院猪栏,这时林平安就拄着拐杖过来了。

    “去忙你的吧,但是不准再去看他。”林平安叮嘱着大丫头,目光十分严肃地看着她。

    “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林燕娘连忙乖巧地应了,没再跟爹争辩什么。

    她心中自有打算。

    这时候是还早,她干脆打了水回屋泡了个澡。

    虽说一大早去了山里,但比之打猎又轻松太多,下午在屋里做针线活儿,简直不叫干活,她其实已经歇了大半天了,这时候一身轻松。

    只不过泡个热水澡,更能舒缓累月积压的疲劳。

    沐浴过后擦干头发,出来倒水时看到弟妹三个竟然都蹲在隔壁屋门口,正在小声说话。

    她便朝屋内看了一眼,见云三坐在小桌前正慢条斯理地吃着鱼,很沉默的样子,没有与弟妹们说话,或者是弟妹们不和他说话?

    林燕娘心下微讶,目光便看向了蹲着的几个,说得太认真了竟没发现她出来了。

    “在说什么?”林燕娘往旁边走了两步。

    “姐!”林灿和林杰异口同声,扭头看向她。

    “姐姐!”林雪起身扑过来,抱着林燕娘仰起了小脸,连忙说道,“大哥说他明天也想上山去。”

    “三年后再说吧。”林燕娘目光淡扫了大弟一眼,拒绝。

    “姐,我问过六叔了,明天你们不走远,就在双溪岭深处,又不是去野猪岭,小猎物多,不危险。”

    林灿站起身连忙说道。

    “这不是危不危险的问题,而是你人小体力小。”林燕娘却神色淡然地开口,并不因弟弟的期盼而松口。

    “我们猎户都不会在山里过夜,一天时间有限,不会都耗在上山的路上,你的武艺、臂力、应变都还要练。”

    “再说刚开猎不久,正是大家卯起来寻猎时,带上你真的不方便,我们家不能给别人添麻烦。”

    “再说昨天我们在双溪岭所猎并不多,如果不是后来在往野猪岭时遇到那头山猪……”

    林燕娘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无奈地抿了下唇。

    那头山猪是她的箭先射至,奈何几乎同时又被别的村给盯上了。

    她距离远、对方近,就算她的箭术更好,也逃不过要平分的局面。

    不然他们还可以多分些钱。

    但都是靠山吃饭的,就算有争端,也不会闹太僵,最多各退一步都分到一些也就算了。

    但昨天她能多拿一两,却是所有猎户给的面子,是给她爹神箭手林平安的面子。

    只是这话,她不好跟弟弟们多说。

    但她刚才说的话,已让大弟垮了脸色,一脸烦恼地又蹲了下去,不说话了。

    “别着急,功夫是练出来的,经验是攒起来的,姐答应你,三年后带你上山,咱们家的神箭手又多了一个。”

    “可是三年后你都十八了。”林灿撇着嘴闷闷地道。

    林燕娘神情一愣,原来他急着上山是为了这个,还是怕她远嫁、或是没得嫁,怕他们年纪小拖累了她。

    “傻小子,你不懂,十八姑娘一枝花,花开正好,是人一生里最好看的年纪,那时出嫁,多的是人娶呢。”

    林燕娘笑吟吟地上前,伸手在两个弟弟头上都揉了一下,不在意地自夸道。

    “噗、咳……”屋里突然传来男人疑似呛着了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