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靠充钱当武帝〕〔我被小强咬了一口〕〔神邸之门〕〔一剑独尊〕〔这个学员超能苟〕〔玄天运石〕〔沧元图〕〔遮天魔尊〕〔御仙龙帝〕〔开创万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太荒吞天诀〕〔一枪爆头〕〔霍格沃茨的大忽悠〕〔穿成魔王大人手中〕〔都市全能医皇〕〔玄界军师〕〔弥赛亚传奇之创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纵横无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30章 防着他
    夜幕早已降临,林家也没钱张挂檐灯,院子里就靠着天空的星子和渐渐的月光照亮。

    林燕娘提着水回屋,云靖宁搬了个凳子坐在门口,也不知是要乘凉还是只为了找机会靠近她。

    见她提水回来,还连忙上前想要帮忙。

    林燕娘却是翻了个白眼,绕过他快步往自己屋里走。

    关上门时,特地瞪了他一眼。

    “回你屋去!”

    “……”云靖宁撇着唇看她,没有回应。

    “姐!我来了!”

    林杰从厨房里跑了过来,顺手就将云靖宁搁在门口的凳子挪到姐姐屋门口,坐了上去。

    “……”云靖宁顿时尴尬了。

    小鬼这什么意思?

    再想到刚才小姑娘的话,他突然涨红了脸,更加尴尬了。

    这是在……防着他呢?

    防他做什么,他还能再闯进她屋里去不成?

    想到她关门在屋里要做什么,他猛地转过身拿背对着东厢,心里更像燃起了一团火,脸上却烫热起来。

    负手抬头,望着夜空中星云变幻的模样,陷入了沉思之中。

    屋里,林燕娘心里总觉得别扭,就算有小弟守在门口,也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尤其脑海里总也挥不去先前的事情,那画面像烙印一般,让她有些烦躁。

    突然,她心里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件事。

    一件在之前完全没有顾及而此时才突然发觉的事情。

    他的胸膛……除了肌理分明、遒劲有力,也有几道淡淡的疤痕,那是什么伤造成的吗?

    还是打架打输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关内单身人士,家无恒产也没有什么营生吗?那他每天都在混什么?

    又想起当初他醒后的说法,是去北苍收些皮毛,半路遇到劫匪而丢了马匹钱粮,逃入了山林之中。

    然后,他的话一点一点补充下来,就有了今天比较完整的说法。

    这是在恢复记忆,还是不打算装失忆了?

    说到失忆,连她自己都觉得好笑,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明明当初她都说他是腿上中箭,脑子没受伤,是不可能有失忆症状的。

    结果那厮还装大尾巴狼,各种想不起来,真不要脸!

    院中,云靖宁回过神来,转身时看到小少年仍坐在屋门前,一副尽职的态度丝毫不离半步。

    连林雪那个小丫头也过来了,蹲在一旁望着他,似乎小兄妹都知道姐姐说的守门是为何了。

    目标是他。

    他心底好笑,想了想便走上前。

    “杰儿,你学武多久了?”

    “五年了。”林杰目光随着他的走动而转动着,口中到是诚实地说道。

    “厉害,都学五年了啊,那一定是个高手了。”

    云靖宁挑了下眉,似乎有些惊讶,要知道军营之中,五年的小兵都是高手了呢。

    “哼,再高的手,在我姐面前也只有挨打的份儿。”

    林杰想到之前哥哥和姐姐对打,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事情,再对比自己,他心里只剩下哆嗦。

    “……”云靖宁觉得,这小子一定知道了先前他被打的事情了。

    心里有鬼,云靖宁觉得这话题进去不下去了。

    他抬眼瞥向屋子。

    屋里竟然没有亮灯,黑漆漆的连丝影子都看不到,他突然抬手摸了下鼻子,有些尴尬。

    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咳。”抛开尴尬的想法,他继续往前走,很识相地走到了旁边的屋门口,垂眸一看坐着的小少年。

    见他完全没有要把凳子让出来的意思,便在一旁蹲了下来,只是刚蹲下就皱了眉头。

    “你怎么了?”林杰见他身子往前晃了晃,一脸吃痛的表情,连忙问。

    “快扶我起来,蹭到伤口了。”

    云靖宁呲牙拧眉,连忙将手撑在小少年的肩膀上。

    林杰也吓到,连忙起身用力扶着他,将他拉了起来。

    云靖宁额头已冒出了细密的汗。

    刚才吃痛是真的,不是被林燕娘踢到也不是走路扯动,刚才蹲下去时确实令伤口撕扯到。

    好不容易站起身后,他都觉得伤腿有些发软,最后一顺势就坐到了凳子上,使唤林杰。

    “到桌角把我的伤药拿来,我看看伤口裂开没有,得重新上药了。”

    林杰应了一声,连忙跑进屋里去,熟悉地找到了桌角抽屉里搁着的药膏。

    这屋子本来就是他和哥哥的屋子,什么地方能放什么,自是知道。

    屋门口,云靖宁已拉起裤脚,一直拉到伤口上方。

    林雪也好像地盯着他腿上的伤口,看着有些吓人,便露出害怕的表情。

    “雪儿不怕,已经好了。”

    云靖宁亲切地喊着,声音温和,成功让林雪的表情缓和了起来。

    “幸亏你姐姐救了我,不然我就要被狼叼走了。”

    云靖宁看着小姑娘生动的表情,突然又蹦出这么一句话。

    成功地让林雪的表情再次露出惊吓来。

    “不怕啊,你姐姐很厉害!”云靖宁忍不住露出笑容,又夸起了林燕娘。

    “……”屋里的林燕娘对外面的动静自然都听到,早已皱眉不已,暗骂姓云的这厮到底想做什么?

    林杰拿着药膏出来,云靖宁让他打小半盆干净的温水来,再拿一条干净的帕子。

    林杰没有多想,立刻就跑开了。

    屋里,林燕娘忍不住抚额,这小弟也太好骗了吧。

    才多久就让人不但把门口的位置给骗走了,连人也给支得远远的了。

    说好的守门呢?

    “雪儿,问问你姐姐洗完没有,水凉了别冻着。”

    看着跑远的少年,云靖宁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屋门,还有隐隐传来慢吞吞的水声,突然勾唇一笑,指挥小妹妹。

    “姐姐……水凉了……”林雪一听也对,立刻就趴在门边喊了起来。

    “……”林燕娘忍不住往水里沉了沉,狠狠地捏了捏拳头。

    这厮是故意的!

    这厮一定在炫耀战果!

    屋外,林雪没听见姐姐的声音,真的担忧起来,还拍了拍门。

    林燕娘欲哭无泪,只得闷声回应:“快了快了!”

    这傻妹妹哟。

    “噢。”林雪这才安心下来,又过去看云三哥的伤,关心地问,“云三哥,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