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靠充钱当武帝〕〔我被小强咬了一口〕〔神邸之门〕〔一剑独尊〕〔这个学员超能苟〕〔玄天运石〕〔沧元图〕〔遮天魔尊〕〔御仙龙帝〕〔开创万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太荒吞天诀〕〔一枪爆头〕〔霍格沃茨的大忽悠〕〔穿成魔王大人手中〕〔都市全能医皇〕〔玄界军师〕〔弥赛亚传奇之创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纵横无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49章 被他发觉
    晚上,林燕娘一直很沉默地在忙着做新衣。

    直到夜深时衣裳做好,检查了针脚线头都没有问题后,就试穿起来。

    深灰的颜色,普通的细麻衣料,做的是半长及膝上长度的宽松短打男装,毫无花色可言。

    再将一头长发随手一挽,用发带束紧,若非耳上那一双小米粒似的银钉,确实难辩雌雄。

    林雪早已睡熟,林灿和林雪在井边洗了澡刚回来,就着油灯还在翻着一本早已快翻烂的《千字文》。

    这时看到姐姐这身新衣,目光微微无奈又有些难过。

    大房里的堂姐哪件衣裳不是红红绿绿颜色鲜艳?而他们的姐姐却连一条像样长裙都没有。

    “姐,你去哪里?”看到姐姐突然往屋外走,林杰连忙追问。

    “你们早些睡。”林燕娘头也没回就打开了屋门。

    “姐,明天还要去镇上,你也早些……”林灿急忙提醒。

    但是话未说完,人已消失在门外还带上了屋门。

    兄弟俩面面相觑。

    林燕娘见隔壁门窗竟然都关上了,但屋里有灯,便伸手敲门。

    “来了!”云靖宁正靠在炕头看着手中一张羊皮卷有些入神,听见动静猛地往炕里的被下塞。

    声音却是沉稳平静,应答随意,接着便是下炕穿鞋的声音,呼吸之间就到了门前。

    打开门看到林燕娘,他的表情愣了愣,仿佛有些诧异而不敢置信地脱口而出。

    “你来看我?”

    “不是看你,是找你。”林燕娘挑眉瞥他一眼,并不进屋,只是低声道,“有事情谈。”

    “有事情?”云靖宁仍是怔愣的表情,随即仿佛反应过来而露出高兴的笑容,连忙侧身道,“好、好,进来随便谈。”

    一副欢迎光临的态度。

    林燕娘却微微蹙眉,目光往屋里扫了一眼。

    虽然很想问他都夏夜里了,睡个觉怎么连窗都关得那么严实,毕竟他是个汉子,又不是她为了防狼才将门窗关严实。

    但转念一想又咽回到嘴边的话。

    她现在找他可不是为了他,他怎样与她何干?

    “就在这里说,你若嫌累就拿凳子坐下。”林燕娘没有动,只是低声说道。

    云靖宁又是一愣,眼中却似有失落的情绪,也没客气就搬了凳子过来,却又不甘心地看着她。

    “真的不进屋?让人瞧见你夜会男子可不太好。”

    “虽说,我很乐意这种误会,到时你想不嫁我也不行啊……唉别打别打!我有伤在身你悠着点儿,伤重了还怎么上山打猎?什么时候赚到一百两银子啊?”

    云靖宁调侃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凶悍的小姑娘挥来的拳头打得连退了几步,大长腿直接撞到炕沿了,连忙求和。

    林燕娘因着连挥了两拳,人也进了屋里,顺手将屋门掩上。

    云靖宁一副很示弱的表情顺势就坐到了炕边,目光却似警惕地盯着她。

    见她进屋关门,他的目光猛地一亮,似燃起了幽深的赤焰,散发着璀璨内敛的光华。

    “你说得对,让人瞧见不好,我可不想嫁给你。”林燕娘就站在门后,也没将门关严实,冷然勾唇。

    相对于男人假装戒备实则暗喜的表情,她才是真正在防备着他,若他靠近,直接出脚,反手开门就能退出去。

    “想说什么赶紧说,说完离开,别打扰哥哥睡觉。”

    云靖宁被如此直白地嫌弃了,一时也沉下脸色,有些气闷。

    干脆,他抬脚往炕上一躺,还跷起了二郎腿,将双手环在身前,用行动表示他的生气,爱听不听的态度。

    “你说你是去北苍收皮毛的路上遇到劫匪?”林燕娘冷眼瞥着他越来越无赖的姿态,开口问。

    “……嗯。”晃动的二郎腿一顿,随后男人应了一声,没有多话。

    “为何要去北苍这么远收皮毛?收什么样的皮毛?”

    “……”云靖宁突然侧身,单肘支着头看着站在门后的小姑娘,微微拧眉似乎有些疑惑她这样的问题。

    见她不解释,只得开口。

    “在关内听人说的,反正我单身走天涯,身无恒产也无牵挂,就想去转转,收什么样的……我哪知道啊我又不熟。”

    听起来没毛病,他的表情看着也自然。

    所谓的自然,就是以现在的他表现出来的性格,有什么表情、说什么话,其实也难以判断。

    昏迷刚醒那时的戒备与嫌弃,住了两天后的态度大转变、还有死赖着不走想要娶她的种种举动。

    看似很好理解,但她看不透他。

    懒得猜了,还是那句话,他怎样与她无关,但若凭着这份救命的交情,能够合作的话……

    林燕娘垂眸盘算着,过了会儿才抬眼看向他。

    男人睁着一双深沉的眼正定定地看着她,让她心中微愣。

    他在观察她。

    “你说想要上山帮我打猎赚钱,你这份心意我领了,但山里并不是遍地猎物随你打,也不是一点儿危险都没有,可能跑一天一无所获……”

    “我乐意。”男人气闷的声音似乎赌气地响起。

    “不,我意思是,你可以换一种方式帮我,或者说回报我,比打猎绝对更好。”林燕娘微微撇唇,试图劝他。

    但要她说好听的话去哄他,她也做不到。

    “哦?这就是你来找我谈的事情?”

    云靖宁立刻觉察到了,他起身盘腿坐好,神色多了几分认真。

    不让他上山打猎的另一种回报之法?还没提要他直接给钱算报酬的话?

    她刚才还提到了……

    “今天山里打猎还好吧?猎头鹿而已,有什么危险?不是早早下山了吗,还赚了几百文钱,这不是收获很好嘛,怎么会一无所获?”

    林燕娘被问得一愣,又听他继续问:“你们都可以,为何我不可以?还是说你们打猎其实很危险,危险到你不想让我去涉险?”

    之前她都同意的,为何变卦了?

    “……”林燕娘再次语塞,有种被他发觉什么的窘迫感,目光回避地闪了闪,扫向别处。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我们村已经有十八猎户,实在不需要再加一个,你的加入,实则是分割了我们既有的利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