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靠充钱当武帝〕〔我被小强咬了一口〕〔神邸之门〕〔一剑独尊〕〔这个学员超能苟〕〔玄天运石〕〔沧元图〕〔遮天魔尊〕〔御仙龙帝〕〔开创万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太荒吞天诀〕〔一枪爆头〕〔霍格沃茨的大忽悠〕〔穿成魔王大人手中〕〔都市全能医皇〕〔玄界军师〕〔弥赛亚传奇之创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纵横无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53章 寄信
    最后,林平安是被林燕娘拽着走的,因为他不走,会被拽得趔趄,反而难看。

    林平安无奈,只得依着她了。

    最后她什么也没买,反而是给她娘买了一朵好看的红山茶花。

    两人先去了绣庄,将林宋氏的针线和绣品给卖了,换回三十八文钱,又买了些绣花的针线,花掉了十八文。

    俩人也不敢多逛,怕浪费时间最后赶不到天黑前回家,于是林平安先去粮行看看,林燕娘则要去驿站寄信。

    林平安在街口分开时,给林燕娘指了方向,让她寄完信再到粮行找他。

    来到镇上,林平安到不怕大丫头迷路或是被人欺负。

    毕竟大丫头五岁跟他学武,武艺早已青出于蓝远胜于他,又是常在山里跑的,区区镇上,还不至于走错。

    林平安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慢慢朝着粮行方向走,林燕娘收回目光,背着背篓快步往前面街上走去。

    这里是关外方圆三百里唯一的一座市镇,附近也属于东黎境内,却也是北漠、北苍交界的地方。

    白花山另一头就是北漠,不过隔着一片草场和荒林,双方都没有具体划分界线,也因为荒芜而没有多作打算。

    但若开战,就会成为争夺的地方。

    不过在林燕娘的记忆里,却是一直都很平和,而他们做为东黎关外百姓,也因为野猪岭的危险而没有穿越过去,并不知道野猪岭那一头是怎生模样。

    但她却是打小就知道,这座三岔口集,连接着东黎、北苍、北漠的边民生活,也很繁荣。

    这座三岔口集却是位于东黎境内,有着东黎的边军扎哨以及一座简陋的衙门,勉强可称之县丞衙门。

    里边也有文官,不过衙役捕快,也有北苍或北漠的百姓担当。

    只要是住在管辖范围内,上下三代人清白,便不是东黎百姓,也是可以在这里讨生活的。

    这就是边镇的好处,对邻国、外族的融入接受度高。

    当然若有谁闹事儿,一样会被揪到衙门去。

    若是不守东黎边关的法度,是临时外来的会被驱逐,是本镇辖内的会被惩罚,和关内各州县一样。

    县丞衙门就在前方另一条繁华的主街上,驿站就在旁边,其实与衙门是一起的,平时管事儿的驿差则是边军哨卫。

    因而,驿站与哨卫也是一起的。

    林燕娘没有朝衙门那边多看,她找到驿站就走进去,两个哨卫正在桌边闲坐喝茶,正低声谈笑着什么。

    看到一个少年人背着背篓大步走过来,常年为边军的他们并未因此放松警惕,目光一扫却双双一愣。

    这少年怎么还戴着耳钉?

    “两位大叔,我要寄信。”

    林燕娘并未掩饰自己的性别,她做男装只是出门方便,尽量减少意外事情,又不是不能示人。

    听到她清脆沉静的声音,两个哨卫这才相视一眼,不约撇了下嘴,到也没有再多想。

    其中一人放下手中茶碗,起身走到另一边长案那里,扭头问她:“要代写吗?”

    “已经写好,没有信封。”林燕娘连忙解释。

    “信封两文钱,笔墨可以借你用,看路程远近要付路资。”哨卫尽责地将事项说明。

    “多谢,此信要寄往关内,不是哪州哪县,就是关内。”林燕娘一边把信拿出来,一边将另一张写着地址的字条拿给哨卫看了一眼。

    哨卫点头,一边拿信封笔墨,一边说道:“关内十文。”

    十文送关内不算便宜,但也不贵,要送去其他地方则是几倍的钱了,要送往京城可得几两。

    因而,一般人出门除了平安信,可不会随便寄信,尤其家境贫寒的人,多是一年半载甚至几年无音讯。

    林燕娘看着砚台内还有些墨汁可用,便站在长案前拿过信封。

    没有凳子坐,她就站着提笔,在哨卫给出的样本参照下,把地址写在信封上。

    看着她将一张不整齐甚至有些残缺的黄竹纸片塞进信封,哨卫又不由撇了下嘴,目光有些复杂。

    这样的纸片上都不知道用什么写的字,也叫信?

    “大叔,可不可以送我一张小纸片?不用的就行,我再写几个字。”

    林燕娘在把信塞好后突然起了个念头,抬头看向哨卫,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

    “……”哨卫看着她有些无语,一时没有说话。

    “老郑,这儿不是有张废纸么,有巴掌大够了吧?”另一个还坐在那边桌旁的哨卫,突然从角落扯出一小块纸片来。

    还真是一小块,不过也是黄竹纸,好像是谁在这里写信写废了丢掉的。

    他看了林燕娘一眼,像是在征询她的意思,这巴掌大,可够写几个字了?

    林燕娘看了一眼连忙道歉,主动过去接了过来。

    “小姑娘,可是家里有什么人在关内啊?”

    桌旁那哨卫约有四十出头年纪,这时看她乖巧,便笑着闲话起来。

    “是个远房亲戚。”

    林燕娘并不因对方喊破了自己的身份而露出惊讶或迟疑的表情,而是微微一笑,怎么看怎么乖巧。

    但她行事姿态却又是洒脱利落的。

    两个哨卫皆是多看了两眼,觉得这小姑娘好像深藏不露的高手一样。

    因而,另一个哨卫站在长案旁,并未离开。

    林燕娘也不避忌,将那纸片铺在案上,提笔就写了八个小字。

    “身无分文,需要银钱。”

    “身无分文?”那哨卫惊讶地挑眉,再次看向林燕娘时目光便打量起来。

    林燕娘有些无奈,她自然不喜自己做的事情都被别人看了去,似乎还想管的样子。

    但她也清楚,这是哨卫客串的驿差,维护一方安宁,盯着一方安宁,本就是哨卫之责。

    此事可大可小,但于他们,却是份内之责罢了。

    “亲戚去关内找活儿有些时日,我是替家里人说点话,家里人并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擅作主张吧。”

    林燕娘一脸无奈地解释,到不慌乱。

    那哨卫听着她看了会儿,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在这关外除了镇上做买卖的人有钱,谁还有钱呢?

    既然是小姑娘擅作主张,那写身无分文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需要银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