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沧元图〕〔遮天魔尊〕〔御仙龙帝〕〔开创万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太荒吞天诀〕〔一枪爆头〕〔霍格沃茨的大忽悠〕〔穿成魔王大人手中〕〔都市全能医皇〕〔玄界军师〕〔弥赛亚传奇之创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纵横无边〕〔大漠孤烟之庆丰城〕〔逍遥皇子俏皇妃〕〔万古神婿〕〔重生后我只想种田〕〔开局无数神剑〕〔虚空神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69章 吓到你了吧?
    林燕娘以为云靖宁告了状,垂下的手捏起了拳头,在爹第二声喊来时,只得先去上房。

    林平安腿上的银针还未拔掉,他躺靠在炕头,正一脸无奈地看着走进来的闺女。

    “燕娘你……”

    “我错了,不该下手这么重的。”林燕娘立刻低了头。

    原本觉得打几下没事儿,甚至她觉得他本该会武,不然怎么几次躲避都那么刚刚好?

    但刚才看到他拿着药酒……

    虽然生气他总拿话逼迫她做决定,生气他这么轻易就获得她家人的信任和维护,生气他明明是挑起事端的那人,却还好意思跟爹告状。

    但若真的打伤了他,她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傻丫头,他是男子,有他的颜面,你把他叫到后院里去打,我在屋里都听见了,这才是你的错处。”

    林平安指出真正的错误,不是下手轻重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该动手。

    云三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因你救过他,就得任由你打?

    尤其挨了打还在替她遮掩,说是自己讨的,唉……

    “你若不喜,让他离开就是,难道他还能真的赖在咱们家不成?”

    “你若想合伙,等他家里来人,谈得成便谈,谈不成便罢,不管是买卖还是婚嫁,你们谁也勉强不了谁,明白吗?”

    林平安并不因方郎中还在屋里就避讳谈及合作买卖的事情,他一脸严肃地看着耷拉着脑袋无措地站在那儿的孩子。

    他家大丫头打小就坚强,做什么事儿都有主意,因为她是长姐,家里没有长兄呵护,她只能用凶悍来保护家人。

    但凡她弱势一分,都能被大房里那些人欺负死。

    她常说,她娘性子太软,她的性子绝对不能软。

    可就是这强势的性子,今天连云三都打了,以后若说了婆家,会不会也是这般不知服软?

    以前是心疼孩子把自己养成了这样的性子,现在却很担忧,自家孩子这性子将来要吃亏。

    “你歇着去吧,今天奔波了一天也辛苦。”林平安心里难受,就不想多说了。

    林燕娘低着头出了屋,默默走到东厢,在隔壁门口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站在门内的男人,目光闪了闪,又低下了头。

    “林叔说你了?”云靖宁垂眸看着心情低落的女子。

    他刚才本来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他也有被个女人打到要用药酒的时候,回到屋时就听见林燕娘被她爹叫过去了。

    他又担心她那边情况,就站在门内等着。

    上房那边说什么他听不见,但能看见她低着头神色蔫蔫的,不太对劲儿。

    估摸是被她爹说了,毕竟他刚才也被叫过去,郎中还给他看了伤,给了药酒。

    “是我的错,不该打你,不该没轻没重伤到你。”

    林燕娘低着头不敢看他,声音微微发紧,有着忍耐的哭音。

    看着这般无助可怜的小姑娘,此时只敢盯着自己的脚而不敢抬头看他,云靖宁也有些后悔,是他太着急了。

    “不怪你,是我不好,我不该逼迫你。”

    他抬起手掌轻轻抚上她低垂的脑袋,轻轻摸了两下,声音和润,目光盈盈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之前我说了,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也想对你好,但我这样的方式吓到你了吧?别多想,我们先把收猎的事儿做好。”

    他决定来日方长,既然是场攻坚战,那就慢慢围着再作打算好了。

    “嗯。”林燕娘依然没有抬头,却是听见脚步声时转过头去,看着走过来的两个小少年。

    “灿儿,打盆温水过来给云三哥。”

    “哦。”林灿连忙应了,转身又回了厨房。

    林燕娘这才转头飞快地看了一眼云靖宁:“等下让他们帮你搽药酒,他们有经验。”

    “嗯。”云靖宁见她在关心自己,眼中笑意更浓,轻声答应了。

    只是他正要再说点什么,小姑娘已往前两步,眨眼之间就进了屋,关上了屋门。

    他撇嘴,满心无奈。

    刚才他们算不算和解了?以后能不能好生说话了?

    挨一顿打却获得了同情,还是值了。

    林燕娘关上屋门,才将身子靠在门板上,仰起头眨了眨眼,只觉眼眶酸涩。

    她心中也有诸多委屈,只是说不出口。

    隔壁屋里,两个少年一脸同情地看着云三哥身上的淤青,却很快觉察异样,林杰更是爬到炕边就近去看。

    “云三哥,你身上怎么还有一些老伤?”

    “云三哥,这是什么疤?”

    “云三哥,这里是不是刀伤?”

    “云三哥……”

    小少年一脸惊奇地连声问,云靖宁已是僵了神色,连忙将上衣穿上。

    “都是年少时街头与人打架留下的,也因年少时不懂事,才不得父母家人欢心,如今落得只能出外谋生。”

    “这事儿你们别往外说,尤其别让你们姐姐知道,不然她更得嫌弃我,不肯嫁给我了。”

    云靖宁一边系上衣带、一边垂眸琢磨着理由。

    “云三哥为何与人打架?”

    林灿这才撇着嘴收了药酒瓶子,一脸无语地看着云靖宁,药酒还没搽好,就被拒绝了。

    怕人看到身上的老伤,这是没打赢挨了打,怕丢面子?

    可是刚才在后院里被姐姐打得哇哇大叫的又是谁?

    “咳,市井之间,年少轻狂,打架还要理由了?”

    云靖宁有些尴尬,这种事情他年少时确实没少干,此时说来到也不算撒谎。

    “云三哥既然经常与人打架,怎么还被我姐打得这般狼狈?”

    林杰趴在炕头,还在伸着手去掀云靖宁的衣摆,想要看看他身上到底有多少伤疤。

    “那、那是你姐姐、你姐姐凶悍。”云靖宁老脸微红,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嘀咕。

    “我姐姐凶悍,那你还想娶她。”林灿板起了脸,不高兴了。

    “就是,我姐姐还不喜欢你。”林杰也立刻维护姐姐,一脸嫌弃地收回手,在身上擦了擦,站起了身。

    “哼,你姐姐也就云三哥我敢娶了,别的不说,哥抗打不是?”

    云靖宁见哥俩立刻要站到对面阵营去了,连忙嘻笑着挽回,能不能娶到那丫头,她家人的态度很重要。

    “哈哈,这还成了云三哥的得意之处了啊。”林杰指着男人嘲笑起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