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靠充钱当武帝〕〔我被小强咬了一口〕〔神邸之门〕〔一剑独尊〕〔这个学员超能苟〕〔玄天运石〕〔沧元图〕〔遮天魔尊〕〔御仙龙帝〕〔开创万道〕〔冥王的杀手宠妻〕〔太荒吞天诀〕〔一枪爆头〕〔霍格沃茨的大忽悠〕〔穿成魔王大人手中〕〔都市全能医皇〕〔玄界军师〕〔弥赛亚传奇之创世〕〔斗罗大陆IV终极斗〕〔纵横无边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猎女 第110章 吓人
    云靖宁没想到她并不全拿走,更是惊讶地挑眉看着她。

    半晌才开口:“以你的性子,难道不是全抱走再喜滋滋地数银子吗?”

    林燕娘被说得脸红,没想到他是这么看自己的,但一细想好像也反驳不了。

    便嗔了他一眼,凶巴巴道:“你这两天表现不错,赏你的!”

    “我在这里有吃有喝还有你,要啥银子啊?”云靖宁见她又露出这副一看就心虚的小模样,不由好笑,故意道。

    “……”林燕娘脸更红了,白了他一眼,低哼了一声,便不理他了。

    她将两张十两的银票折好收起来,再兜起衣摆,将属于自己的那些铜钱整的散的全兜了起来,就起身往外走。

    云靖宁目光看着她出屋,脸上笑意更浓。

    这时,一声低咳让他拉回目光,瞪着不知何时蹭到桌前的秦湛。

    “不去帮着数钱,闲得慌呢!”竟然敢看爷的笑话,皮痒了啊。

    秦湛撇着嘴瞥着他,小声嘀咕:“你、你不知道自己大变样儿了吗,瞧着、怪吓人的。”

    秦湛说完身子就猛地往旁边挪去,紧急躲开了云靖宁劈过来的一掌。

    “还真是吓人。”

    秦湛又嘀咕了一声,在云靖宁站起身时,脸色一变立刻就朝屋外跑去。

    “大叔!大叔!你辛苦了,要歇会儿吗?要不要喝水?”

    秦湛跑出屋子就跑到了林平安身边,一脸殷勤地和林平安寒暄起来。

    云靖宁走出屋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不由好笑。

    这货怕挨揍,知道找人庇护,还真是会找啊!

    一找就找着他未来岳父了,还真是不能表现太凶。

    林燕娘已经兜着钱回了自己屋里,找了线搓成了小绳,正在串散钱。

    今天分钱虽然铜子儿多,但散钱不多,不过还是串成一小串方便收着。

    她今天赚头是十四两的老虎钱,六百四十四文的其他小猎物钱,再加上男人那儿拿的十两。

    很快,她就把小串的钱交给一直趴在炕边开心扒拉着那几十吊钱的小妹,让她藏到枕头底下。

    林雪才四岁,上山打猎轮不到她,在家还是头回看到这么多猎物,害怕老虎的样子而一直躲在厨房里和娘在一起。

    后来大家在堂屋领钱,她才又跑进堂屋挨着姐姐站着,看到好多钱开心得不得了,姐姐回屋她立刻跟在后面跑。

    姐姐数钱,她藏钱,总算有件能参与的事儿了。

    她开心得咯咯直笑,立刻就手脚并用爬到炕上,将那一小串钱仔细地藏进了枕头底下。

    又不放心地拿出来摸了摸,再藏进去,又害怕会飞掉跑掉一般,小手不停地往枕头上拍一拍、摸一摸,就像粘在那儿了似的,走不开了。

    林燕娘刚将剩下的一两银锞子和三十六吊钱拿了块旧布包裹起来,就看到小妹傻呼呼又喜滋滋的行为,不由笑了起来。

    “好啦,放在那里不会跑的,都拿绳子绑住了呢。”

    她一手提着小包裹、一手伸过去将小手捞了出来,给她穿上鞋子,让她赶紧去厨房看看娘做的饭好了没有。

    她早上是带了窝头上山,但中途射虎,又折腾了那么久,回来也在忙,窝头早让小弟送回厨房里去了。

    这会儿忙完,心情虽好但也是会饿的。

    猎户们领了钱也回家去了,吃了饭还得去张罗驴车,大家一起护送云三那边的朋友去镇上换马车。

    若他们能下午立刻出镇往关内赶,他们也能多送一程,反正有驴车,可以点着火把连夜赶回来。

    明天就在家歇一天,后天再进山。

    刚才她从堂屋出来时,杨坪村的人刚刚离开,爹说,杨坪村猎户们说了,明天一早他们会上山,大溪村这边则不确定。

    她想到先前在堂屋时六叔说过的话,便猜测是这样安排了。

    而原本计划是云三和她还有爹一起拖猎物进关去,但人家的朋友来了,还当场付了钱收了猎。

    那她和爹跟云三进关的事儿就搁下来了,至少现在老虎没了,他们也想早些进山趟趟野猪岭那边的情况。

    若是再遇着老虎,还可一试,今天的收获证明,换大箭是可行的,而大家的长矛阵还没派上用场呢。

    今天的结果,也让大家在惊吓不安之后,又觉得涨了经验见识,觉得老虎也不是那么可怕。

    只要像对其他大家伙那样,稳住自己的表现,就肯定能有收获。

    所以,大家其实对再次上山是跃跃欲试的,就连杨坪村那边的猎户,也是在羡慕眼红之后,急着上山了。

    但杨正飞的箭练得如何了?

    她并没有问。

    事实上她也只是和那边的猎户们说了话,并没有多看他,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也不想让别人觉得,他们之间还有话说。

    但她心里却希望着,山里就这一只老虎,打完就没了。

    院子里,她走过去看着那只那只老虎,冷静之后,心情还是很复杂。

    一只大猫而已,即使死气沉沉却也还是威风凛凛、自有威仪,只不过此时在她眼中,就是她手中拿着的钱。

    所以,活着才可说所有,死了,就一无所有。

    她死过,所以知道活着的不容易,而她也会好好活着。

    “燕娘。”

    “燕娘?”

    云靖宁的喊声越来越近,仿如在耳畔,带着疑惑的气息。

    “啊?”林燕娘猛地回过神来,蓦然转向男人的目光里,还带着惊恐和不安的情绪,有些闪烁不定。

    “怎么了?”云靖宁微微拧眉,担忧地看着她,“一只死老虎,你还在害怕?”

    “哼,谁怕了,我只是还没接受这个结果,这么吓人的老虎,竟然死在我的箭下。”

    林燕娘白了他一眼,傲娇一哼,自然不会说出自己刚才在想什么。

    “哈哈哈,是啊是啊,你最能耐了,我可是在树下看着你射出的箭呢,厉害!确实厉害!”

    云靖宁见她得瑟,好笑地一挑眉,便厚颜夸赞了起来,还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一旁,秦湛和云霄正蹲在老虎旁边,研究那张虎皮要怎么制才能减少损失。

    这时听到他们熟悉的霸道将军此时竟然这般不要脸地哄着一个小姑娘,皆是惊讶地扭头看着他,连调侃都忘了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三寸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剑神在星际〕〔一剑斩破九重天〕〔绝对一番〕〔斩月〕〔林辛言宗景灏免费〕〔美漫之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