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小毒妃〕〔堕圣〕〔轮回星神传〕〔全能下人〕〔诛天魔种〕〔我靠亏钱当首富〕〔通天鸿徒〕〔绝代枭神〕〔我被亿万真气附体〕〔灵契之主〕〔尘梦问逍遥〕〔剑破河山〕〔万界武尊〕〔灵魂冠冕〕〔都市之医帝归来〕〔重龙葬道〕〔无敌天帝〕〔叩王庭〕〔星辰之泪〕〔我穿女装能变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恶魔公寓 第十一章 慢节奏的镜头
    电影的剧情,开始变得越发诡异起来。

    很多观众,都开始渐渐地感同身受起来,毕竟电影内外的场景,存在着太多的同步。

    莫远这次和上次血字任务截然不同,他迅速开动着大脑,整合着目前所有的线索,还有每一句台词。包括,每一个人的座位中存在的可能的含义。

    首先,恶灵多次出现,尽管只是背影,和露出腐烂的双手,莫远越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影月。莫远的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他一方面希望是影月,但又不希望她成为滥杀无辜的恶灵。

    然后就是血字本身……莫远几乎可以肯定,这部包含着片中片的电影,一定存在着某种生路线索,以及死路误导。而座位方面……几个主角所坐的位置,没有一个是公寓住户安排到的座位。而电影内外,两个放映厅高度相似,他已经数过了,座位排数和每一排的座次都是一样的。

    这一切都几乎是在告诉每一个住户,在电影里面发生的事情,也马上就会在现实的这个放映厅内上演。

    莫远每隔一分钟,就会前后左右迅速扫一遍,尽可能观察是否有哪个座位没有人在。不过放映厅太暗,又太大,扫一眼也很可能会有遗漏。即使如此,他还是尽可能地观察,恶灵会不会在他们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确定每一个住户是否都还活着。他记住了所有住户的位置,每次都会重点注意每一个住户。一旦有住户死亡,就意味着一件事情,生路线索完全给出,到了可以执行生路的时候,又或者某个住户被死路误导所欺骗,而一脚踏入了死路,让公寓削弱了对恶灵的限制提前下杀手。

    莫远思索着……目前所能想到的可能给出生路线索的地方。电影中的剧情,电影内外的同步剧情,以及里面片中片可能给出的误导和欺骗……

    “地缚灵,是一种特殊的恶灵,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无法完成自己执念不能升天。按照传说,只有实现了某种执念才能离开人间。”

    莫远喃喃着,开始自言自语。

    这部电影目前没有出现第二个恶灵,他还不能排除里面是否会出现影月。影月的状况,究竟是属于恶灵本身,还是被地缚灵所操纵的一个灵体?地缚灵因为被束缚在某个特定区域,不排除其捕捉弱小的灵体为己所用的可能。不过,这也只是推测。

    当然,对莫远来说,只要有一线希望可以再度见到影月,他就不会介意背负的风险。

    “现在……还没有一个住户死去……”

    这就意味着一件事情,也许生路线索还没给出,或者……生路的构成条件还不完善!每一个恶灵在被公寓允许杀人的时候,住户都会被必定具有能推导出生路的逻辑线索,以及物理上能够执行生路的充分条件。不满足这几点,恶灵是不会被公寓允许杀死任何一个住户的。

    每一个血字指示,都必然如此。年前因为魔王级血字的缘故,有一部分血字指示被当时的住户认为找不到生路从而记录下来,但最后经过方寒的推导,还是解析出了最后的生路。血字任务绝对公平,这一点,无需怀疑。

    随后,电影屏幕又重新浮现出了放映厅内部的画面。

    此时,镜头开始给了一些并不是主角等人的观众们,当然也基本是一扫而过。这似乎是在说明,这些人也将有可能会遭遇到不测。

    这些看起来可能不重要的镜头,莫远也是仔细地看了一遍。尤其是坐在第一排的观众,那是一个足足拿了两份特大份爆米花的胖子。

    “奇怪啊……”

    老二回头看了看放映厅的门口,不解地说:“怎么回事?张媛还不回来?”

    “是啊,出去讲电话那么久?煲电话粥呢?”老三也是露出几分疑惑的神色:“她出去好像都快十五分钟了吧?”

    老二则是冷笑一声:“哼,这个绿茶,刚才还在勾搭那边的那个凯子,现在又出去和男朋友打上那么久的电话。现在女人都那么轻薄吗?”

    “那可不是,大学老早就不是什么象牙塔了。”老三指了指眼前的电影屏幕,说道:“你看这部电影,男女主也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男的呢是凤凰男,女的呢也是十足十的绿茶。不过说起来,男主回忆当初大学谈恋爱的时候,女的一直不露面孔,也挺吓人的样子。”

    “大学时候感觉男女主感情也挺好的啊,后来怎么就这样了。不过话说回来,谁发明的凤凰男这个词,这是对农村来城市的人的一种歧视好不好?农村来的就都是软饭男吗?”

    “谁知道呢。你看电影里面这个男主,住那么好的高级公寓,老爸老妈还是被他留在农村。他现在的经济条件,再给父母买套房子不难吧?”

    “估计会因为这种原因和他老婆起争执吧?现在夫妻吵架大多都是和经济问题有关。夫妻的钱不分彼此,任何一方在自己兄弟姐妹和父母身上花太多钱,都会引起矛盾的。现在都流行什么妈宝男,扶弟魔之类的说法,都不知道是谁起的外号。我还是觉得是男主角杀了他老婆,否则他老婆干嘛变成恶灵回来报仇啊?”

    “嗯,不一定,这电影肯定留有悬念吧。”

    “有什么悬念,肯定是男主精神分裂杀人啦。”

    董邪看到这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电影开场,已经超过三十分钟了。这部电影里面,镜头的运用节奏很慢,经常会在一些静止场景停留上很长时间,然后经常通过拉远拉近来拍摄长镜头。而随着时间推移,长镜头的数量开始渐渐增加。

    对于习惯了平时倍速看视频的观众们来说,频繁的长镜头让他们有些焦躁。而长镜头同样也让住户们揪紧了心,都觉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从这里面冲出来一个恶灵。

    住户一共有八个,而血字任务时限只有电影放映的这2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半个小时过去后,也差不多该要出现第一个牺牲者了吧?

    这时候,电影屏幕里的电影屏幕出现了男主角在一个咖啡馆里面,和一个女人对话。

    “警察也来问过我很多次了,”那女人的表情很是愁苦:“老实说,我也很久没和她联系了。真的不太清楚。我和警察也说过了,我和她的确是朋友,但是最近几年联系得很少了。”

    “是吗?那……”

    “我真的不太清楚。你们分居有两年了吧?她失踪似乎已经有几个月了。你过去几个月也一直没和她联系?”

    “我们半年前就几乎没有联系了。大家都需要考虑考虑吧……”

    “读大学那会的时候,你们关系很好啊。当时我们很多人都不看好你们呢……”

    “我知道,”电影里的男主愁苦地说:“因为我是农村来的,她是城里人,是吧?年轻的时候,都觉得有爱情就能战胜一切,现在想想太幼稚了。”

    “你们当年真的很恩爱啊,我现在都印象挺深刻的。”

    看着这一幕,慕爱珊看了一眼旁边的萧执,显然刚才和父亲的交谈,结合现在的电影剧情,让她感触良多。

    “这部电影,基本都是男主角单一视角啊。”萧执摸了摸下巴,说道:“镜头切换得也很频繁,但一直没有爆发很大的冲突,恶灵偶尔出来一下……节奏太慢了点。”

    这时候,萧执面前的电影屏幕画面一转,变成了深夜。男主落寞地正在回家,走在一条无人的街道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穿成偏执反派的小〕〔三寸人间〕〔我的细胞监狱〕〔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美漫之超人〕〔一剑斩破九重天〕〔临渊行〕〔剑神在星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