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恶魔公寓 第十二章 归来的孩子
    那中年男人点点头,说:“嗯,应该是吧。我们村都没几个年轻人了,别说蓝月村了。”

    “我听说……”明辰彦看似漫不经心地说:“蓝月村……好像闹鬼?”

    “闹鬼”二字一说,正在抓苹果的中年男人一愣,连忙说:“这不瞎扯淡吗?我们村支书一直说,农村不允许搞封建迷信活动咧!可不能乱说话啊!”

    况文轩连忙说道:“我兄弟脾气直,老乡你别介意!嗯,其实我们就是听说蓝月村十几年前,发生了一起灭门血案……”

    况文轩说的完全是《黑色鬼影》的剧情,他这么说只是试探。目前网络上没有查到这一信息。

    “哦!有这事情!”谁知道,中年男人居然直接承认了:“嗯,那时候听说蓝月村有户人家是承包那了附近几个村果园的,在九十年代就成万元户,然后一家人全被杀了。唉,那会我都不敢让我女儿单独出去。不过什么闹鬼的,真没听说过!”

    这时候董凝连忙伸出头来,问:“那有没有听说那户人家有个小儿子没找到遗体的?”

    “这我不太清楚。那时候传什么说法的都有,我们这也没人订报纸,只有村里的生产报,大多是听其他人讲的。”

    中年男人已经装了三大袋苹果,又说:“这里手机没信号,支付宝微信不能用,麻烦付现金。”

    况文轩取出他鼓鼓囊囊的钱包,抽出几张,说:“老乡,不用找了。你具体说说看?当年的事情你还记得哪些?”

    “这,不清楚啊!”中年男人苦笑道:“都那么多年了,那会我好像刚结婚没多久吧,现在我女儿都去县城打工了!”

    “那您回忆回忆……”

    中年男人看着那几张红澄澄的人民币,想了想,说道:“我真不太清楚,我们村距离蓝月村也有五六公里,一直也没什么往来。当年也就是发生了大案子才传到了我们村。那时候,觉得应该是什么人流窜抢劫吧?我不知道,我也不能编是不是?”

    不管怎样,可以打听出这件事情也不错了。他们向这中年人致敬,况文轩将三大袋子苹果拿了进来,接着继续开车。

    “看起来,《黑色鬼影》剧情取材于现实啊。”

    明辰辰思索着,随后看向车窗外面。

    “凶杀案是真的……那么元铭,这个角色是否就是深海本人?”

    “有可能!”董凝也是那么考虑,“也许就和我哥写的《魔鬼公寓》一样,都是取材于现实所撰写的。我们想一下,深海第一次发书是在2013年,假设他和元铭一样失去记忆,凶杀案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

    90年代,是一个罪案频发的时代。在那个年代,人口在省市间迁徙不是难事,监控又不普及,流窜杀人并不是稀奇事情。例如著名的刁爱青碎尸案,白银连环杀人案,都高度血腥而恐怖,而且前者至今依旧是悬案!

    “不过,死了那么多人,也应该是很轰动的大案子了。”明辰彦喃喃道:“当然,这个时代的罪案报道和一切司法机关都可以被公寓支配控制,更别提当年了。据我调查可以确定,血字涉及的一切死亡,都没有被正式立案过!这是公寓的力量导致的!”

    况文轩也感觉很颤栗:“这也太恐怖了点吧……简直类似因果律诅咒了。是精神支配吗?还是?”

    细思极恐。那座地狱公寓的可怕,实在是无论如何高估都不为过啊!

    如此可怕的诅咒力量,也让新住户况文轩和高依鱼确定,他们随时可以被公寓用影子杀害。和这个比起来,现实中况文轩出轨外遇已经被老婆捅到他单位,闹得满城风雨,他也只能不管不顾了。他的工作估计未必保得住了,家人朋友在朋友圈和微信里面无不对他要么责难要么鄙视。这座公寓虽然残酷,却反而变成他们这对不容于世俗的狗男女的避风港。如果将来能完成血字许愿的话,想抹掉这次出轨带来的一切负面影响,也应该不难做到。关键,是活下去。

    况文轩时不时抬头看着坐在后面,正拿着手机看下载了文档《黑色鬼影》的高依鱼。他抿了抿唇,第一次血字应该……应该存活不难,但至今从没有全员生还的血字。公寓内的住户都是在恐怖的死亡压力下,活在当下。

    “我们得考虑清楚一件事。”

    这时候况文轩听到董凝的声音传来:“即使取材于现实,也难免有虚构的艺术加工。是要卖钱的,不利于吸引读者的剧情肯定要改动。我们不能把当纪实文学看,要弄清楚哪些是虚构的。”

    “元铭是不是深海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的?”明辰彦伸出他的食指,说道:“这是关键。”

    本田又行驶了一段路,这次,前面又来了两个农民。

    况文轩停车,又将头伸出车窗询问:“请问这里到蓝月村怎么走?”

    两个农民走了上来,其中一个指了指前面,用粗得宛如铜锣的嗓子说:“沿着这条山路继续前进,不到一公里就是啦!”

    快到了!

    “你们是蓝月村村民吗?”

    “我们是青岩村的。”

    “那我想问一下……”

    况文轩一边说,一边抽出一包软中,递给眼前的农民。

    “烟就算了,”他摆摆手,道:“我婆娘整天说我,我就戒了。你要问就问吧。”

    与此同时,董凝也在环顾四周。越靠近蓝月村,周围就越发荒僻,连绿色也少了很多。明明是白天,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太阳的温暖,周围的色调感觉非常阴冷。甚至,都听不见鸟儿的鸣叫,周围满是死寂。

    “闹鬼?”况文轩问了一样的问题后,眼前的青岩村村民想了想,那个已经戒烟的人就说:“你们听谁说的?是不是因为蓝月村那还是土葬?”

    “土葬?”

    “蓝月村那距离水源太远了,周围交通也不方便,几十年来耕地基本都荒废了,所以废弃的耕地后来大多用来做坟地了。那村子后面直接就是一大片墓地,我们村都说蓝月村阴气重!”

    是了!里面,阎神村也一样,一直实行土葬,有大量墓地!

    明辰彦连忙继续追问:“那,只是说阴气重?没有真的听说有……鬼?”

    村民连连摆手,那个已经戒烟的说:“你们到底来做什么的?问这种问题?”

    “蓝月村当年是不是有发生过一起灭门凶杀案?”

    况文轩给另一个村民又递了香烟,那个村民接了,而后况文轩直接拿出打火机给他点烟。要知道,况文轩以前都是别人给他点烟啊!

    “这烟挺好……杀人案啊?我想想,好像是有过,但很久以前了。”

    “没事,你们说说看!”

    现在距离蓝月村只在咫尺,不过毕竟血字时间没到,还不急着过去。先打听一下消息,才最要紧。情报往往是解锁生路的关键,所有住户都将情报搜集视为血字任务最优先事项。

    “嗯……”这时候,那个抽烟的村民说道:“都那么久了……不过,前几年是有个奇怪的传闻。”

    “什么?”

    “我不确定是不是和当年案子有关啊,我就是听村长说,隔壁蓝月村,一个孩子好像是被拐卖了十几年,重新回来了,记得是说那孩子以前的家里人都被杀光了,然后他被卖到其他地方去了。”

    “是这样吗?”旁边那个戒烟村民却说:“我记得是说孩子不是被拐卖,是离开村子然后又回来了,是不是和什么杀人案有关我不确定。”

    这时候,董凝立即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孩子是不是失去了记忆?”

    这很关键!这是里面主角元铭的经历。

    “失去记忆?”两个村民都想了想,说:“不太清楚。平时都忙着农活呢,哪里有功夫管隔壁村的事情。”

    吃瓜群众终究是太闲才整天八卦,对这个贫困县里日日为生计担忧的农民而言,这种和自己完全无关的闲事哪里会有心情去管。最多就是担心人贩子拐卖自己家的娃娃。

    那么……那个孩子,是不是深海,或者说是元铭?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七零旺家俏娘亲〕〔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颤栗高空〕〔玩家凶猛〕〔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万界圆梦师〕〔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