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侍劫 82 师承天心
    “不知秦师弟,在哪个道门修道啊?”

    这时候,石信好似随意,语气神态不着痕迹,可目光似有似无地瞥向秦川。

    秦川心道一声,来了。这二人定然会打探自己的道门和来历,若是不把底细探查清楚,是不会放心自己离去的。

    若说自己是青山宗弟子,十之八九是不能安然离开了,心下叹息一声。

    “师弟师承上极道人,宗门——天心宗。”

    这天心宗,确实存在,青山界中一个中型门派罢了,距离此地没有万里也有八千里。

    想必眼前之人最多也只是听说过,并不熟悉。

    “哦?”

    “天心宗?那师弟千里迢迢的跑来所谓何事?”

    秦川不知道的是,当自己说出天心宗几个字的时候,万人面与石信差些就拍桌子翻脸了。

    “师尊上极道人,近日有所感悟,算出这一片,乃是人杰地灵之地,日后会出现一位成功证道的仙人!”

    万人面听到秦川的话,心中忽然有些古怪。“奈何,我等二人,皆是有师门的,不能随师弟前去拜师了。”

    ...

    “砰。”

    秦川合上木质房门,神色之间有些忧虑,如此轻易的就将二人蒙骗过去了?

    此处是山寨之中,寻常的一个厢房,陈设倒也齐全。

    从储物袋中取出蒲团,盘膝坐下。不管他们在顾及什么,只要我安然回去,其余的,皆可日后再做打算。

    秦川注意到,当自己说出“天心宗”这几个字的时候,万人面与石信目光之中一瞬间浮现出的诧异。

    这其中,多有古怪,自己应当小心戒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山寨一隅,密室中。

    “师兄,那小儿,绝对没憋什么好屁,我们今日为何不直接做了他。”石信抬起手,抹脖子状,言语间杀气森然。

    万人面同样面色阴沉,手上啪嗒啪嗒轻轻叩着桌子。“我等在此筹谋已久,血丹马上就要炼成了,不能节外生枝。”

    “我们窃取天心宗密宗,叛出门派,整个青山界都容不下我们。此时离血丹凝成还有一段时间。”

    “不知他是什么宗门,若是小宗也就罢了,就怕是青山宗的核心弟子,缔结有命灯,死在我们这里,就麻烦大了。”

    石信冷哼一声。“哼,就他那熊样?”

    “哎,这样也好。师兄,你可要答应我,这两日不要动他一根汗毛,到了血丹凝成那天,我要亲手宰了他。”

    “这事儿,随师弟你,且先下去吧,我想独自静静。”

    石信听完,并没有回答,双手抵在石门上,灵气一阵激荡,横移出一人宽的出口,身子一扭,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万人面右手徐徐叩击木质桌面,发出的砰砰响声。“师弟啊,你可莫要怪我,到时候我会拿秦川的头颅,献祭于你。”

    而石信,只走出十余步,入了拐角,到了石室的观察盲区,便停下脚步。

    冷笑一声。“师兄,莫不是以为,师弟真的如天心的那些道人一样傻吗,会被你耍的团团转?”

    “这密宗之中,你得了传承,我的了丹药,才使得,我先于你突破后天。”

    “我确实是不知道传承之中,是如何炼制血丹的。”

    “可我却知道,当年我服下的那枚,看似完整,其实只是丹引。”

    “所引之物,怕是你那枚血丹吧!”

    这些年来,我倒是奇怪,你竟然将许多精力耗费在打理山寨上,如今我算是看明白了,为了这血丹,你怕是任何事都做得出来吧。

    ...

    明月独上高楼,已然夜半。月光照打在青瓦上,映得庭院恍如白昼。

    这时候,却见屋顶上闪过一道人影。他全身黑色劲装束得紧实,身后扛着一个大麻袋。

    也不知道其中装了什么,鼓鼓囊囊的,偶尔蹦跶两下,这样一比,黑衣人到显得瘦削了。可不见他如何吃力,脚尖如若蜻蜓点水,吻在青瓦上,如若蚊蚋。

    秦川沉浸在灵台中的心神,忽然一震,双眼蓦然睁开。“有人!”

    一拍储物袋,取出皓月来,紧紧握在手中。若是门外、窗外,稍有异动,定是雷霆一击。

    可随即,周围立刻静悄悄的,便连寒鸦也都不再落啼。

    过了许久,心神之间依旧紧绷,正要以皓月挑开木门,出去看看情况时,外头传来声响。

    “秦川师弟,请来庭院一叙。”

    听到这声音,他没有马上出去。这声音有些熟悉,细细一辨认,发现是那石信的。许是因为隔着一层房门,有些模糊了。

    “师弟!”

    “不必紧张,石某没有恶意!”

    他见秦川手中紧紧攥着剑柄,面露正色,小心翼翼地跨出房门,心下有些鄙夷,暗道。“就这,还是青山宗核心弟子?”

    心中这样想着,可他一扯脸上的黑布,露出面庞,堆满了笑容,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般,至少看起来极为真诚。

    “师弟一路风尘仆仆,我与万兄当真该死,竟然没有为你接风洗尘!”他抬起手来,便开始掌掴自己。

    见到秦川不为所动,反倒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顿时面色尴尬。

    微一搓手,冷静下来。“不仅如此,我今日更是听说,山寨之中,有两人竟然冒犯了师弟!”

    “这可不,我把二人抓来了,任由秦川师弟处置。”

    这话,倒着实让秦川惊讶了,没想到这人,生得一副玲珑心窍。

    今日,这一胖一瘦两个兄弟,只是在后头露了一次脸,竟然便被他记了下来。

    也许是打探自己的来历。毕竟,这二人是山寨中,最早接触自己的人。

    好在今日,对胖瘦兄弟说的话,与对石信以及万人面说的话,相差无几。

    至于经不经得起推敲,也无从得知。

    秦川是万万没想到,这二人刚巧是天心宗的叛徒,几番推敲之下,便发现话中的种种漏洞。

    将麻袋上的丝带一解,露出两个人来。

    这对兄弟,也不知被施了什么手段,被石信摇来晃去,也不见苏醒。

    “这二人冒犯了师弟,就算丢了性命也是咎由自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