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金手指吧〕〔东京剑圣在线发牌〕〔绝代狂婿〕〔神医狂婿〕〔一拳歼星〕〔脱轨〕〔敕神令〕〔皇天战尊〕〔阁下何故乘风起〕〔在人人有系统的世〕〔超灵铲屎官〕〔恐怖直播〕〔我在异界造了一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快穿之非典型套路〕〔嫡女重生,朕的皇〕〔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重生之嫡女风华〕〔我家英灵是自动书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龙之记事 楔子
    夜晚,旅店二楼。w..org

    少年从床上坐起,头僵硬地转动,就像是有人用力地扭着他的头部,直到近乎垂直地面向着旅店的一面木墙,忽地,也不见他双手有任何施力,便如同有人伸手将他拉起,直接在床上站起身,下方的身体这才缓慢转正,脸依旧面向着那一面木墙,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吸引着少年,接着少年便直直地朝着那面墙壁走去。

    一步、两步,就像是眼前的墙壁根本不存在,少年没有丝毫停顿,直直地朝着墙壁撞去,就在碰触到墙壁的那一瞬间,眼前的木墙就像是幻影一般被少年穿过,但墙壁后面却是空无一物的空中!

    少年却没有因此受到困扰,脚下的空气宛如忽然间变成了可以踩踏的地板,少年就这么立在空中,接着,当他再次迈步时,整个人忽地往下坠了一阶,脚下踩着看不见的阶梯,一阶阶地向下,每一次向下的高度都相同,直到落到地面,而少年没有丝毫停顿,继续向前迈着他的步伐。

    此时,才发现少年的神情有些诡异,眼睛仍旧紧闭,身体看上去正常,但他的头却是向前突出,像是被人拖着脑袋一般持续向前走,一步又一步,僵硬的身体,在走动时有着轻微地前后摇晃。

    脚上像是绑着铅块一样沉重,但脚步却没有溅起地面上的灰尘,甚至没有任何声响,在夜晚中,构成一幅奇特而诡异的画面。

    月亮像是恐惧着什么一般隐身到了云后,除了从云朵的缝隙中隐隐约约传来的星光外,四周没有任何光亮,但少年的步伐却没有受到干扰,就像是早就知道要去往何方,一路笔直向前,路过的杂草、树木,都像先前旅馆的木墙,被他一一穿梭而过。w..org

    寂静无声的夜晚,唯独少年一人在沉默地前行,四周没有任何声音,虫鸣、鸟叫,抑或者是任何动物的声音,如果有人能从空中看着少年的动向,可以发现少年的路线是笔直地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中间没有一丝一毫地偏离。

    就在此时,月亮终于从云的边缘处透出些许光芒,照耀在少年身上,如果是熟悉少年的人们,看到此时的少年一定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他们熟悉的人。

    脸上没有表情,眼睛依旧紧闭,嘴唇紧抿着,更可怕的是他的皮肤!

    原本由于经常锻炼的原因,显露在衣服外面的衣服是呈现健康的麦色,而被衣服遮挡住的地方则是宛如贵族才有的白皙皮肤,但此时,皮肤呈现的颜色却是黯淡的灰色!

    宛如岩石般冷硬的灰色,充斥着少年的皮肤,裸露在外面的双手、双脚、脸部,全是一模一样的灰色。

    当月亮再次被掩盖的时候,又重回黑暗…不,在这夜晚中,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微弱的光亮,是少年脖子上带着的项链,项链的形状有些像是两只手掌互相扣在一起,中间拱起球状的珍珠,珍珠透出的光芒是纯白色的,一闪一闪,像是在和周围黑暗做斗争,试图在这黑夜中,绽放光明。

    不知道走了多久,但依旧是夜晚,少年的步伐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缓慢。

    终于,少年停下了脚步,脚下是一座古老、破碎的祭坛,少年现在站在祭坛正中央,在他前方有着一个原先应该是个长方形的平台,但现在却已经破碎,从中裂成两半,细的碎石散落一地,四周是一片荒芜,唯有地面上雕刻着诡异的纹路,周围耸立、还未断裂的石柱上,有着一幅又一幅让人看了就心生恐惧的雕刻。w..org

    石柱上有着没了四肢,但仍旧有着人类头颅的生物,脸上带着扭曲的表情,动作挣扎地爬行向前……又有四肢着地,表情狰狞如野兽,四肢的肌肉、青筋,一根根的暴起,看上去随时都要向前飞扑……还有驼背的人形,背部有着如同骆驼的驼峰般的肉瘤,头被包裹在身体构成的肉块里面,黑色的脸庞,双眼没有睁开、鼻子被斩断、只残存短短一块,只有嘴角带着笑,让人不寒而栗。

    少年就像没看见四周的诡异一样,站在祭坛的正中央,忽地,周围的黑暗开始一点一点的变得深沉、如同黑色的雾气从四周的虚空中莫名冒出,而少年的皮肤也从灰转黑。

    星星的光芒被盖过,月亮从云边缘透出的些许光芒也被掩盖,天空就像是有人拿黑色盖子盖上一样的消失了,光芒只剩下少年闪烁的项链,就在项链闪烁的速度越来越缓慢,就像是再也支撑不住周围持续逼近的黑暗。

    就在此时,项链的光芒像是凝聚一般聚集,忽然冲天而起!

    光芒破开了周围笼罩的黑暗后消散,黑暗破去之后,月亮也现身照耀着大地,周围的黑暗彷佛一扫而空,唯独在少年前方那长方形平台的上方,出现了黑色的圆球,凝聚不散。

    就在此时,一个高大男人的身体出现在了祭坛外,只一个眨眼,就从祭坛的外围,进到了中央,从少年身侧飞速掠过,接着瞬间停下了他的脚步。

    男人手上提着一柄闪耀着火红光芒的巨剑,此时朝着黑球用力挥出,空气彷佛被压缩,发出了尖锐的啸声,在这无比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红光脱离了剑身,直接冲进了黑球内,瞬间被吞没,而男人在挥完这一剑后,身形迅速后退。

    但马上,一道低沉的声音从黑球内传来,宛如从深渊传来的低吼,让人充满恐惧,此时只要听到这声音的生物都可以感受到声音蕴含的愤怒,周围残存的杂草、树木也像是有着情绪一样,表达着它们的惊恐,原本翠绿的身体开始转变为灰色,甚至连原本暗黄色的土壤也开始朝着灰色转变,而少年呢?

    少年忽然踏起脚步,相比之前的沉重,现在轻盈而快速,直冲黑球而去,就在少年要碰触到黑球之时,一道远比项链放出光芒更耀眼的金黄色光柱从天而落,直接照耀在少年身上。

    只见少年的衣物、身体都在光芒的照耀下开始消失,而他的身体,化为一团亮白色的光团,和旁边的黑球形成强烈对比,就在少年身体消失的那瞬间,那从天而降、金黄色的光柱直接转弯,直奔黑球而入!

    就在光柱即将冲入黑球的前一刻,高大的男人再次向前,只一瞬间就出现在黑球前方,双手高举巨剑,向下用力劈斩,周围的空间停滞了一瞬间……猛地爆发!

    冲天的红光,伴随着剑身的挥舞,连同身旁金黄色的光柱一同涌入黑球内部,内里低沉的声音猛地拔高,除了无尽的愤怒之外还带着痛苦,男人的身影也是再次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地面。

    此时的少年已经不见,空中留下的,唯有那项链,项链此时散发着和光柱相同的金黄色光芒,光芒包裹住了少年所化的光团,紧跟着刚才那从天而降的金黄色光柱,在光柱和红光冲入黑球的瞬间,也跟着没入黑球,黑球的形状忽地一阵扭曲,而后消失不见,底部的平台也承受不住这股压力,眨眼间就化为灰烬,随着再次吹起的微风,随风而散。

    四周恢复了原先的寂静,只有高大男人轻微的喘息声证明了刚才这边发生了一场战斗,男人喘息了一下后,将插在地面上的巨剑提起,双眸依旧紧盯着黑球消失的位置。

    “咚!咚!”的脚步声响起,坚硬的鞋底碰触在岩石的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一个穿着白袍、看上去有些苍老的男子走到了高大男子的身边,只到男人胸口的身高让白袍男子只能将左手搭在旁边之人的手臂上,轻轻地拍打后道:“该走了,能做的都做了,我们还要去找伦道夫呢。”

    嘴巴上着这样的话,但白袍老人的目光依旧带着一丝担忧,和身旁的男子一起看着经历过刚才的战斗,变得更加破碎的祭坛,“愿女神的光芒常伴你身,帮助你在遭遇困境时能不忘自身,平安度过一切灾厄。”老人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我可没什么,走了。”高大男人收回目光,督了一眼白袍男子后,转身离去,白袍男子紧跟在后,在走出这片祭坛前,高大男子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少年消失的位置一眼,“剩下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而后头也不回地转头离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之记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武谪仙〕〔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