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华杨紫曦〕〔总裁老公惹不得〕〔慕霆萧宋星辰〕〔狂龙在都陆枫纪雪〕〔婚婚欲睡:顾少,〕〔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六零好时光〕〔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婚婚欲醉:顾少,〕〔医品至尊〕〔封少的掌上娇妻〕〔DOTA2之翻盘〕〔茅山鬼王〕〔穿越从武当开始〕〔玄门妖王〕〔带着系统来大唐〕〔穿成偏执九爷心尖〕〔星空大海之王座〕〔我媳妇是当红演员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龙之记事 第七章 老师(1)
    秋天,即使是气候温暖宜人的弗萨亚帝国,在秋天依旧带着一丝凉意,树木虽然没有全部枯黄,但也不像春夏那般绿意盎然,树木的一些枝干处,开始有着一些枯黄,虽然即使进入冬天也不会全部落下,但也不会像是春夏季那般繁茂。w..org

    弗萨亚帝国境内,一辆马车正在奔驰着。马车整体并不华丽,但整台马车看上去浑然一体,没有拼接的痕迹,上面的浮凸、花纹,还有带着古典的装饰,种种特别之处,都显示出马车的不平凡。

    视角转到马车内部,坐在马车一侧的是一位成年男子,他双眼紧闭,似乎这飞奔的马车和他完全无关。

    男子有着一头璀璨的金发、深邃的五官、略显英俊的面容,气质沉稳,却不显老态,身上穿着一件以黑色为主,点缀着些许金色花纹,看上去相当贴身、修长的丝制短外衣,这让他的身材看上去相当纤细,两只手都带着黑色的皮制手套。

    只见他随意靠在椅背上,但腰杆依旧挺直,双手抱胸,马车偶尔的晃动对他似乎也没有丝毫影响。

    而在马车的另一侧,则是一个黑发的男孩,他的名字是休伯特,此时正趴在马车的窗户旁边,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发呆。

    休伯特的头一点一点的,似乎正在算他们到底经过了几棵树,但是算着算着脑袋就昏了,于是转过头对着旁边的金发男子,百般无聊地问道:”老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去找一位朋友。w..org”金发男子连动都没动,眼皮也没掀开,就直接回答休伯特的问题。

    “喔…”冷淡的话语让休伯特低着头,看上去有些失落,只好又抬起头重新看向窗外。

    男子终于睁开了他的双眼,海洋般的湛蓝眼睛,整个马车内部就像被照亮了一般,他看了看休伯特,又了一句:

    “快要到了,再忍耐一下。”

    休伯特转过头来看着男子,瞬间露出笑容,大声喊道:”好!!”

    但紧接着,休伯特带着笑容,忽然之间向后倒下。

    男人的身形瞬间穿过半个马车,出现在休伯特的身旁,伸手扶住原本应该撞到旁边窗户的休伯特。

    轻轻将休伯特身体重新放回椅子上坐好后,金发男人看着休伯特,瞇起了双眼道:”停车!”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前面的车夫维克托迅速地跳下车,将原本绑着马匹的缰绳拉开,先让四匹马稍微喘息、走动一下后,拉着它们来到旁边有些距离的树,将缰绳系在树上后,迟疑了一下,才又回到马车附近。

    “你可以离远一点,没关系。”男子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w..org

    维克托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一个鞠躬道:”谢大人体谅。”

    随即立刻跑回马匹附近,开始用手在它们的脖子上拍打,安抚马匹,平复它们的呼吸。

    紧接着,似乎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改变,却是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受……不,有改变,周围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停止了,空气都停滞了,在一旁的维克托感觉似乎连自己的呼吸也变得困难。

    此时,马车内部,金发男子站立在休伯特面前,这时候才发现,金发男人居然是如此高大,接近两米的身高理应撞到并不是非常高的马车顶部,但却没有,整辆马车就像忽然变大了一些,让他能稳稳站立起来。

    金发男子的右手摆在休伯特的头上,像是隔空抚摸着休伯特一样,马车周围的空气开始凝固,如果先前的空气像是从气体转变成液体,那现在就是转变成固体,窒息的压力开始散发出来。

    外面的马匹焦躁不安地开始踱步,周围的森林也安静了下来,远处不停有鸟儿从森林内飞出,远离这里,原本站在马匹旁边的维克托也吞了吞口水,双腿又无意识地稍微后退了两步才安心。

    只见休伯特的头,开始不断冒出灰色的气体,不是从鼻口,而是整个头部,从每个毛孔开始冒烟,整个头像是一个燃烧的木头,不断放出灰气。

    但这些灰气在离开头部后,立刻就被束缚住,像是周围有个圆形的墙壁,以休伯特的头部为中心,形成一个包裹住的圆形,所有的灰气就在这个狭的空间不停地累积。

    直到休伯特整个头部都被灰气掩盖,甚至连男子的黑色手套也被灰气完全盖住后,炙热的火焰从男子的手中开始,顺着灰气忽地燃烧起来,在男孩的头部周围不停地绽放自己的光芒。

    休伯特的脑袋被火焰彻底包裹,马车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响,似乎里面的人忽然间变成了千斤重,看似随时都会散架,但却艰难地支撑住。

    但外面的人和生物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此时的马匹已经惊恐难耐,不停想要逃跑但却被绑在树上的缰绳拉扯住而无法挣脱,即使它们都是作为战马来训练,但这种可怕的压力却是它们从未经历过的恐怖,而维克托也只能不断地安抚它们,即使他自己也感到恐惧。

    看不见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眼前的景象明明就是如此的正常,马车、道路、草地、森林,但他的呼吸变得艰难,好似有只看不见的手,正在缓缓掐着他的脖子,而他什么反抗也做不到。

    一滴汗水顺着维克托的脸颊滑落,滴落到了草地,就算他是一个强大的战士,就算已经来到了高阶战士的顶峰,但这种可怕的威势,都还是让他感到颤栗。

    精神变得有些恍惚,耳畔隐约有听不懂的呢喃在回荡,但随即精神凝聚,身上腾起一股力量,充斥着他的身躯,驱逐了耳畔的呢喃。

    四周的森林经过了刚才那一阵寂静之后,忽然爆出了大量的声响,大量动物的惊叫声,无数的鸟类不断飞起,只为了逃离这里,时不时还有鸟儿飞到一半就直接昏厥落地,地面似乎都因为动物的逃跑而颤抖,整座森林宛如末日降临。

    马车直到此时依旧是无声,唯有那股可怕的压迫感,还有那让人窒息的空气充斥其中,但忽然之间,一道强风瞬间爆发。

    “轰!!!”以马车为中心,强风呼啸而过,周围的杂草都瞬间被吹弯,树干发出了阵阵哀鸣,上面的枝叶落了一地,甚至有几棵树木承受不住这股风压,应声断裂,维克托举起了双手手臂挡在眼睛前面,力量破体而出,在身边凝聚,庇护着几匹马儿。

    随着这道强风呼啸而过,窒息的感觉已经减弱很多,旁边的马儿就像已经惊呆了一样,不再挣扎,而是脚软地趴在地面上发出呜呜呜的叫声,听上去无比无助,甚至有匹马儿已经昏厥,躺在地上嘴巴无意识地开阖,维克托蹲了下来,双手僵硬地轻抚他们的脖子,让它们同时也是让自己冷静。

    “今天先在这里扎营吧。”从马车里面传来的平静声音,让维克托恍然清醒,这才发现太阳居然已经下山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之记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