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小毒妃〕〔堕圣〕〔轮回星神传〕〔全能下人〕〔诛天魔种〕〔我靠亏钱当首富〕〔通天鸿徒〕〔绝代枭神〕〔我被亿万真气附体〕〔灵契之主〕〔尘梦问逍遥〕〔剑破河山〕〔万界武尊〕〔灵魂冠冕〕〔都市之医帝归来〕〔重龙葬道〕〔无敌天帝〕〔叩王庭〕〔星辰之泪〕〔我穿女装能变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情 傻女人
    白倩和乔宏超赶到公安局的时候,赵凯旋和陈子翔,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被关在一个房间。警察正在一边做笔录,一边想办法调解,白倩看见赵凯旋,几乎是立刻怒火中烧。

    “赵凯旋,你觉得我们每天都活的很清闲吗,你能不能不惹事!”白倩因为做网店,每天被烦的精神恍惚,这么晚了还要来管赵凯旋的事情。

    赵凯旋本来绝没觉得自己有错,并且自己还给白倩发了短信,原以为白倩肯定能理解自己,没想到白倩上来先是对自己一顿痛骂!顿时来了火气:“我就打了,怎么了,我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陈子翔当真女人的面,被打的鼻青眼肿,本来就觉得自己很丢人,现在又听见赵凯旋说这种话,虽然害怕赵凯旋真的打自己,但是现在好在人在公安局,当着警察的面,虽然陈子翔这个人渣很混蛋,但是警察也不得不保护自己。

    “警察同志,你们都听见了吧,这个人这样算是故意伤害了吧!”陈子翔愤愤难平的冲着赵凯旋叫嚣着,但是下一刻就在赵凯旋几乎可以吃人的眼神里面退缩了!

    白倩和乔宏超并不清楚事情的关键,只能想着最好息事宁人最好,白倩知道赵凯旋做惯了公子,白倩冲着陈子翔:“这位大哥,我们道歉,我们赔偿,你看着这个事情能不能私了!”

    赵凯旋立刻跳起:“给他道歉,白倩你疯了吗?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吗?”

    白倩实在受不了赵凯旋的无理取闹,也忍不住对赵凯旋怒吼:“赵凯旋,你能不能认个错,我们都担心你,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不想你坐牢!”

    “倩倩,赵凯旋做的没错!”突然出现的声音,让陈子翔几乎是立刻退缩。

    漆明花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赵凯旋和陈子翔都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陈子翔是心虚,赵凯旋是担心。漆明花只是简单的看了看陈子翔,然后走上前去,给赵凯旋一个拥抱。

    漆明花转头对陈子翔身边的女子问:“你现在是陈子翔的女朋友吧!”

    哪位女子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漆明花已经不打算去看陈子翔,因为知道陈子翔遇到这种事情是肯定只会逃避的!漆明花好像已经忘记了怎么去生气。

    但是漆明花深深明白,现在看清了到底那些是对自己好的人,那些是对自己坏的人。漆明花忍不住问警察:“警察同志,请问,现在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

    警察基本上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做警察的,谁没个几分正义,对于陈子翔这种吃软饭的还脚踏两只船的男人是最为鄙视的:“现在只要这位陈先生不追究,我们这边也没问题。”

    漆明花转头看着陈子翔:“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

    陈子翔一直不敢去看漆明花的脸,听见漆明花的提议,只是下意识的点点头,但是陈子翔身边的女子忍不住反问:“就这么算了,我可不同意,我朱红屏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今天当着酒吧那么多的人,我和我的男人被这样打,这件事我肯定不会这么罢休!”

    赵凯旋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这位小姐,你知道你身边这个男人是个人渣吗啊?你知道他从我朋友这里拿走多少钱吗?”

    哪位叫朱红屏的女子嘴角带起一丝轻视:“小帅哥,这年头谈恋爱,你情我愿,我男朋友长得帅,难免有些女孩子要倒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漆明花笑了:“以前我妈常和我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陈子翔果然是天生一对!”

    这样的漆明花让陈子翔害怕,按照正常道理来说,漆明花这个时候应该歇斯底里,应该大声谩骂,应该冲过来打自己,这才是所有女人都该做的事情,但是漆明花居然好像自己和他毫无关系一样!这样的漆明花才让陈子翔感觉到害怕!

    漆明花拍了怕赵凯旋的肩膀,让赵凯旋安静下来,然后看着陈子翔:“只要你不追究,你从我这里拿走的钱,我都可以不要!”

    朱红屏随手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摔在了桌子上:“这里面有10万块钱,我替他把钱还给你!”

    漆明花从桌子上抠起那张银行卡,笑的有些苦涩:“我怀孕了!”

    陈子翔有些惊讶的抬头,本来还盛气凌人的朱红屏好像一个猛拳打在棉花上,一时之间有些气恼,然后扬手一个耳光打在陈子翔的脸上:“我不管了,你把这些事情给我解决,到底是要我还是要她,你自己想清楚!”

    朱红屏拂袖而去,陈子翔独自一个人面对漆明花,有些不习惯,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阿花,对不起,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我是真的爱红屏,我们分手吧,这个孩子,你拿掉吧!”

    漆明花的面色看不出任何愤怒,只是点了点头!漆明花把银行卡递给陈子翔,陈子翔犹豫了一下,没有收:“花花,我欠你的就算还清了,咱们以后两清了!”

    陈子翔走了,漆明花低头看着握在自己手里的银行卡,久久不能说话。乔宏超和白倩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所有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漆明花,叹了一口气:“咱们回家吧!”然后漆明花站起来开始往外走,其他几个人,只能跟着漆明花一起往外走。

    在公安局门口的时候,几个人遇到了放心不下赶过来的兰婷和李朋,漆明花转头看着白倩:“赵凯旋打的那个人,是我男朋友,你们也看到了,他脚踏两只船,赵凯旋是为我抱不平,才会和打他,赵凯旋谢谢你,遇到你真的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漆明花还在笑,笑的那么认真,好像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丝毫不疼一样,漆明花只是说:“李朋开车过来的,咱们其他四个人打一辆车回家吧!”

    兰婷抱住漆明花:“乔宏超,你和赵凯旋你们三个坐李朋的车,我们姐妹三个打车!”

    李朋把车钥匙交给兰婷:“你们开我这个车吧,我们三个人人打着跟在你们后面。”

    三个女孩子上了李朋老板那辆豪华的跑车,兰婷是会开车的,天气还很冷,三个女孩子也没有开敞篷,李朋三人就打了一辆出租车,跟在兰婷的后面!

    漆明花一个人坐在后座,说自己很累,想躺着一会,让白倩和兰婷坐在前面,白倩和兰婷知道她心情不好,只好都依着她!

    从后车镜里面可以看出漆明花的脸色是毫无生机的惨白,白倩忍不住问:“花花,你没事吧!”

    漆明花只是摇了摇头,好像很累一样:“兰婷,我好累,想睡一下,等到家,你再叫我!我好累哦,我明天想请假在家里休息,可以吗?”

    兰婷现在位高权重,想要帮一个人放几天假实在是太轻松了:“你放心在家里休息好了,实在不行,出去旅旅游,哪怕回一趟老家都可以!”

    漆明花的声音越来越小:“谢谢你,我太幸运了,可以遇见你们这几个好朋友。”

    漆明花不在说话,白倩鼻子很灵敏:“兰婷,这个车上,怎么有一股子腥味!“白倩说完转头去看漆明花,只看见漆明花已经在后座位上面晕了过去!绝对不是睡过去。

    白倩惊呼:“兰婷,停车,花花晕过去了!”

    兰婷赶快靠边把车停下来,两个女孩子赶快下车看漆明花。一打开车子的后座,扑鼻的血腥味让两个女孩子都感觉到意外,兰婷到底比白倩懂得更多一点,下意识的就去摸漆明花的腿,虽然隔着裤子,但是兰婷立刻感觉到黏黏的,虽然在黑夜里,但是只是路边隐约的路灯下,兰婷都看得见,自己手上是鲜红色的!

    两个女孩子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还是后面三个男孩子看见三个女孩子停了车,然后下车追了上来,乔宏超忍不住问:“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兰婷伸出自己只是随便一摸就满手鲜血的手:“花花在流血,她在流血!”兰婷的身体很声音都忍不住的颤抖!

    几个人都有些犯了糊涂,还是乔宏超先反应过来:“快点送医院,快点送医院!”

    几个人以最快的速度上车,好在里医院很近,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医院!七手八脚的把漆明花送进了急救室,过了良久之后医生带着口罩出门:“病人家属是谁,病人流产了,现在大出血,你们谁是病人家属,过来签字!”

    赵凯旋几乎是下意识的冲上去,拿过医生手里的笔,却被医生反问:“你是病人什么人!”

    赵凯旋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看白倩:“我是她家人!”

    生死关头,医生并没有过多的追问,看这赵凯旋签了字,然后进了手术室。几个人等在手术室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医生才告诉众人,已经帮漆明花做了引产手术,输了血,暂时稳定了,但是还是要住院观察!

    几个人都累到了极点,但是却不敢回家。就那样守在病房外面。甚至连白倩都暂时关闭了自己的网店,一心一意的守在漆明花身边。

    “乔宏超,你怎么会在这里!”众人抬头的视乎,才看见一个好像眼熟的人,这个人只有乔宏超一个人算认识!

    “张玲,你怎么会在这里!”乔宏超的回答,才让白倩想起来,这个女的不就是第一次见面就被自己打的张玲,只不过现在她减去了枯黄的头发,只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

    张玲好想你有些不好意思见到众人:“我怀孕了,在这里保胎的!”

    乔宏超随口说了一句:“漆明花生病了,我们在这里照顾她!”

    张玲看了看病房:“她怎么了?”

    乔宏超并不想把漆明花的事情告诉张玲,只是说:“没事,小毛病!你怀孕多久了?”

    张玲的肚子已经鼓起,看起来至少四五个月了,张玲忍不住摸了摸肚子:“快6个月了,因为我身体不好,所以要在医院保胎,可能是我以前太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吧!”

    乔宏超知道张玲以前也是一个爱欺负人的女孩子,但是乔宏超没办法对一个孕妇太过苛刻。也许命运就是这么巧合,张玲居然和漆明花一个病房!

    乔宏超有些担心漆明花,只能对张玲说:“花花现在身体很不好,你可以别刺激她吗?”

    张玲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欺负她了!说起来,我和花花是老乡,我以前就是有点嫉妒她!”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医生告诉众人,漆明花的生命体征都平稳了,大家的心才敢放下来,李朋要把车子送去清洗,乔宏超赶回去上班,兰婷公司忙的走不开,也赶了回去,赵凯旋工作无所谓,最后只剩下赵凯旋和白倩留了下来。

    最后白倩也被赵凯旋轰走了,张玲也答应帮忙照顾漆明花,白倩实在放不下自己的生意,匆匆忙忙的赶了回去。

    赵凯旋天生和谁都能聊得到一起去,可能女人怀孕了以后,变得柔和了,张玲现在温柔的不得了,完全没有任何尖锐。

    张玲也知道了漆明花的遭遇:“这个陈子翔简直混蛋,也怪阿花当初被他骗的太惨了,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真他!”

    赵凯旋并不清楚漆明花以前的事情:“被骗,陈子翔还有什么事情骗过阿花吗?”

    张玲犹豫了下,看着漆明花还在沉睡:“那是我们刚到上海来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去酒吧玩,那个时候阿花因为陈子翔和家人闹翻了,当天心情有些不好,喝多了,然后陈子翔来了,我们几个当时都知道,陈子翔和阿花是什么关系,也就没拦着他们,后来陈子翔却告诉我们,阿花那天晚上被轮了。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当天就是陈子翔一个人趁着阿花醉了和阿花发生了关系,他是为了让阿花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才自己散布这样的谣言。”

    赵凯旋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张玲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却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张玲和赵凯旋才发现,漆明花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满眼血丝,脸色苍白的问着张玲!

    赵凯旋赶快扶着漆明花:“花花,你先躺下来,你身体还没恢复!”

    漆明花却固执的伸手住抓张玲的手:“张玲,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玲有些不好意思面对阿花:“对不起,当时我就应该告诉你的,但是当时咱们关系很差,我存了私心!”

    漆明花无力的倒在了床上,再也没说过一个字!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漆明花出院,漆明花再也没有变现出一点点的难过,出院以后,漆明花请了长假,回了三年没回过的成都,但是没过多久,漆明花就又回到了上海,漆明花告诉白倩等人,父母身体都很好,弟弟已经结婚了,家里面的生意很好,只是哪里已经能不是自己的家了!

    漆明花请乔宏超帮自己找了一件店铺,不是很大,漆明花开起了花店,总算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每一天漆明花都会在家里摆上一束鲜花,所有人都觉得漆明花已经恢复了,但是却没有人发现,漆明花已经不会笑了,即使笑也只是假笑!

    兰婷的boss从台湾回来了,电子厂里面还剩下的人寥寥无几,这些从电子厂里面走出来的孩子们,现在大多数已经脱离了电子厂,但是真的进入社会才却总是怀念电子厂以前的生活,虽然那时候的生活很累,工资很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哪个时候的岁月总是很让人怀念,不知道大家在怀念的是那段岁月,还是在怀念自己的青春。

    51长假的时候,乔宏超回了老家,乔宏超的哥哥总算是结婚了,乔宏超把自己做销售赚的钱全部给了家里,好几年在外面打工,乔宏超才发现记忆中父母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那样苍老了。

    乔宏超还记得大哥结婚的那天晚上,父母老泪纵横的告诉乔宏超,接下来,爸妈该为了你开始赚钱了。

    乔宏超没有在家里多待,虽然对父母的想念让乔宏超和舍不得父母,但是乔宏超最害怕父母看见自己时候那种内疚的眼神,乔宏超把白倩的照片给父母看,告诉父母,这个就是你们未来的儿媳妇。

    三天以后,乔宏超回了上海,乔宏超告诉父母,自己的未来,自己去拼搏,父母不用再为自己操心!

    这一年高铁通了,虽然价格有些贵,但是乔宏超还是忍不住买了一张高铁票回了上海,因为哪里现在有自己更想要快点见到的人,乔宏超没想到高铁的速度那么快,快到可以让自己那么快的速度就跨越那么长的距离看见自己喜欢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穿成偏执反派的小〕〔三寸人间〕〔我的细胞监狱〕〔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白昼之门〕〔美漫之超人〕〔一剑斩破九重天〕〔临渊行〕〔剑神在星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