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小俏媳〕〔最豪赘婿〕〔萌宝一对一:总裁〕〔近身狂兵〕〔极品透视小仙医〕〔豪门狂婿〕〔镇魂碑〕〔超级豪婿〕〔神级外卖狂人〕〔重生回到八十年代〕〔盛芳〕〔宋伊人〕〔万古第一婿〕〔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御煌〕〔大武杨〕〔剑出青城〕〔神秘光幕〕〔穿书后我成了王爷〕〔漫威里的灵能百分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情 我们的路还很难
    漆明花的生活失去了重心,在那天晚上,漆明花第一次看见赵凯旋给白倩发的短信的时候,漆明花并没有死心,后来在警察局,真的听见陈子翔脚踏两只船的时候,漆明花还是没有死心。

    听见陈子翔要和自己分手并且把孩子打掉的时候漆明花没死心,甚至因为刺激太大而流产,漆明花也没死心。听见自己当年的一切都是被陈子翔欺骗的时候,漆明花开始死心了。后来漆明花回了老家,那才是真的心如死灰了。

    将近四年时间没回家,父母就算有再大的恨也都消散了。只不过四年的时间过去了,和家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慢慢太大了,父母帮衬着哥哥,开了一家火锅店,母亲经常偷偷背着爸爸和哥哥给自己打钱,嫂子知道以后难免抱怨。

    虽然漆明花回家以后,不管是父母还是哥哥和嫂子都对自己很客气,但是到底是客气了!

    漆明花以为自己可以把家人当做自己以后的生活重心,可是漆明花发现原来骨肉亲情也是要经营的,原来骨肉亲情也是会因为时间的长久而冷淡的。一个心如死灰的人,会对生命不珍惜,但是求生的本能让漆明花拼命想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漆明花又回到了上,至少在这里,有一群人真正的关心自己。只是漆明花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去面对自己那些朋友,毕竟这些人只是自己的朋友。

    漆明花从电子厂离职以后,赵凯旋在电子厂里面越来越没意思,慢慢的也就离职了。赵大公子也不打算再装打工仔了,每天上午帮着白倩打包送货,下午帮着漆明花看看店,还顺便去考了驾照,打算驾照一下来就去买一辆车。

    每天下午,漆明花都最期待赵凯旋的来到。赵凯旋经常自己从网上订一束鲜花,然后送给漆明花自己,赵凯旋总是嘴特别甜对漆明花说:“店里最漂亮的鲜花,只有老板娘自己才配得上。”

    可是每当深夜的时候,漆明花总是忍不住想起那个自己没能留住的孩子,陈子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漆明花早就不去计较了。但是那个孩子,那个第一个完完整整的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是自己就是这么不争气,那样一个唯一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就因为受那么点刺激,就把他失去了。

    “孩子,对不起,是妈妈没用,留不住你爸爸,也留不住你,其实你不来这个世界上也好,来了也受罪!”漆明花在这个世界上能感觉到的温暖已经越来越小,站在窗户边,漆明花有一种想要纵身跳下的愿望!

    乔宏超晚上陪客户吃饭,可能是吃的太咸了,半夜起来找水喝,本来是只想要喝一杯水的乔宏超,却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人,兰婷和白倩都属于高挑的身材,只有漆明花一个人属于川渝女子的娇小,平时看着没什么,但是在夜幕下看起来,才发现漆明花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看起来这样的单薄!

    乔宏超从冰箱里拿了两根冰棍,走到阳台上,递给漆明花一只:“陪我吃一根,我渴了!”

    漆明花接过乔宏超的冰棍,自从流产过后,漆明花第一次吃凉的。其实身体早就恢复了,吃凉的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漆明花总是觉得身体里面已经很冷了,不愿意在吃冷的东西,其实刚刚5月份,也确实还没到吃冰棍的季节。

    “赵凯旋批发的这个冰棍,确实听还吃,挺甜的!”乔宏超咬着冰棍,漆明花不开心,乔宏超早就看出来了,但是乔宏超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漆明花。

    漆明花第一次知道,原来雪糕那么甜,怪不得赵凯旋那么爱吃。

    “上次回老家,为什么那么快就回来了!”乔宏超看漆明花的样子,还以为漆明花是想家了。

    漆明花吃雪糕的手顿了一下:“我已经没家了!乔宏超,你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是不是都每人记得我,没人为我哭!”

    乔宏超对着漆明花说:“虽然我一个东北老爷们,哭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但是漆明花我告诉你,如果你80岁之前死了的话,我肯定会为你哭的很惨!”

    漆明花感觉自己眼睛湿润了,但是却很开心:“那80岁以后呢!”

    乔宏超舔了舔自己的雪糕:“等你80岁,我都84了,你没听过73.84是道坎吗?说不定那个时候我都死了!”

    漆明花终于忍不住被乔宏超逗笑了:“原来乔宏超也是会说笑话的!”

    乔宏超忍不住比了一个‘八’在下巴位置:“是不是觉得我更帅了!”

    漆明花认识乔宏超很多年,虽然知道乔宏超是一个好心的人,但是第一次知道乔宏超也是会幽默的:“乔宏超,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感觉自己没那么孤单了!”

    乔宏超恍然大悟:“奥,我知道了,所有人给我起床!”乔宏超大声的喊着,漆明花吓了一跳,想制止乔宏超的时候,其他几个人都被乔宏超的吵醒了。

    兰婷和李朋穿着睡衣:“乔宏超,大半夜你疯啦,邻居听到会骂我们的!”

    赵凯旋直接光着膀子就出来了,好在大家都熟悉了,也没人管他。白倩最后一个出来:“乔宏超,大半夜的,干嘛呢!”

    乔宏超站在客厅里:“咱们的花花感觉有点孤单,现在咱们一起陪花花吃一个雪糕!”

    白倩早就把花花半夜经常失眠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其他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花花。听见乔宏超这样说,知道乔宏超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白倩看了看兰婷一眼:“你能吃吗?”

    兰婷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然后白倩去冰箱拿了几个雪糕,每人一个。大半夜里面,6个人每个人一只雪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天。

    白倩忍不住抱怨:“赵凯旋,你下次批发冰棍能不能考虑考虑别人,你看看都是你一个人爱吃的!”

    赵凯旋忍不住回嘴:“我批发之前你们都说还没到吃冰棍的天气,说让我批发自己喜欢吃的就可以了,现在还怪起我来了!”

    李朋忍不住打断两个人:“对了,我跟你们说,最近我看大家都在用一个软件,叫微信,里面可以发语音,咱们都下载一个吧,这比用qq和短信方便多了!”

    那一年微信刚刚被创建出来,几个小伙伴算是第一批下载这个软件的人,第一次建立了微信群这个方式,几个人想了想,决定把微信群命名为:电子厂打工人员。很多年以后,这个群里面的六个人,都还一直在这个群里,只是中间好几年,大家都没有在这个群里面说话。

    当天晚上,兰婷以被吵醒了就睡不着为由,强迫性的拉着几个人打麻将,花花一个四川女孩子哪里是不会打麻将的。几个人难得放纵自己一次。

    赵凯旋不会打麻将,只能跟在一边围着大家团团转。白倩和兰婷频频使眼色,两个人故意让漆明花赢了不少,好多次,白倩明明都胡牌了,还要故意放出去。漆明花心情好了很多。

    “完了完了,输惨了!”白倩做的不漏痕迹,好在漆明花确实是一个麻将高手,对于自己的技术很自信,所以真的相信是自己运气好!

    赵凯旋一直站在白倩身后看,就算再傻也看出了点大概:“白倩,你也就是找了我,要是换了其他人,那个养得起你呀!”

    白倩对于赵凯旋说这种换一向很反感:“睡觉去,不会玩你还在这里凑热闹!”

    乔宏超自从和白倩确认关系以后,听不得赵凯旋说这种话:“要不然你上来打!”

    赵凯旋当然不会打了:“别挤兑我呀!我就是说说,等我和白倩结婚了,我的钱随便她花!”

    赵凯旋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随随便便一句话,让桌子上四个人全部傻了眼,以前赵凯旋虽然像护犊子一样的护着白倩,但是还是第一次说要和白倩结婚的事情。漆明花也被赵凯旋这句话说的脸色惨白,兰婷和李朋是知道事情的,乔宏超的脸色也刷白刷白的。

    赵凯旋还好像一点事情没有:“你们怎么停了,接着玩吧!”

    李朋在旁边也是听得很尴尬,看见外面天已经泛亮了:“赵凯旋,反正咱们两个也不玩麻将,你陪我出去跑跑步,然后咱们两个去菜市场买点东西,回来做早饭!”

    李朋拖着赵凯旋出了门,麻将桌上的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兰婷先开了口:“你们打算瞒着他到什么时候,都这样了还不和他说实话呀?”

    乔宏超也看着白倩:“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办法,要不然就和他挑明了吧!”

    白倩把弄着手里的麻将:“先等一段时间吧,我们在多赚一点钱,等我能把我家欠赵凯旋家里的钱还清了,我就和他说明白。”

    兰婷有些不理解:“倩倩,我真的不能理解你,这算什么呀?卖身吗?现在都什么社会呀?欠钱了咱们还给他,一年还不完咱们分个几年还,再说了,我也不觉得赵凯旋是因为你欠了他家的钱才喜欢你,赵凯旋是真的对你好,你对赵凯旋没有那个意思不是你的错,但是你一直这样拖着赵凯旋才是对你们两个都不尊重的方式。”

    漆明花在旁边点头:“我也觉得兰婷说的挺对的,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能勉强,赵凯旋性格太单纯,你这样其实不但在骗他,对你自己也不好,你喜欢乔宏超这件事并没有错,这件事对乔宏超也不公平。”

    白倩觉得两个人说的都对,这样瞒着赵凯旋其实不管是对赵凯旋自己还是对乔宏超还是对自己都是一件坏事,但是白倩不敢把这件事告诉赵凯旋!

    白倩看着乔宏超,并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手机给自己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示意其他三个人都别说话,电话很快被接通:“一大清早的,干什么!”

    白倩妈妈的语气并不是很开心,白倩并没有害怕妈妈,冷冷的回了一句:“这个月不想要钱了,是吗?”

    白妈妈这才放平语气:“你这个月手里要是有钱,多打一点回来,你嫂子天天说买菜钱都不够,你小侄子今年要上幼儿园了!”

    白倩压抑住自己的怒火:“我们家还欠赵凯旋家里多少钱?”

    白妈妈不太明白:“你一大早就是问这个吗?”

    白倩语气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我要还的钱,难道我不能问清楚吗?”

    白妈妈那边也是提高了嗓门:“还什么钱,都说的好好的,只要你和小凯一结婚,这些都直接算他们家给我们家的彩礼,你别操心还钱的事情!”

    白倩抬头看着其他三个人,虽然都没说话,但是谁也想不到,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妈妈!

    白倩这种话已经挺多了,早就气不起来了:“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从今天开始一毛钱都不往家里打,我嫂子要钱,你们就自己赚给他去!”

    电话那头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小倩,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我跟你妈还能害你吗?我们想让你嫁给赵凯旋,也是希望你能有个好归宿!”

    众人听出来,这是白爸爸的声音,这对夫妻完全不问自己女儿是不是真的喜欢赵凯旋,只是一味的想劝白倩嫁给赵凯旋。

    白倩从小是从来不敢和父母回嘴的,但是来上海以后,毕竟胆子大了很多:“我说了,你们欠了多少钱,告诉我,不然我不会再往家里打钱!”

    白爸爸的语气带着怒意:“你真是胆子变大了,我们家盖房子欠了老赵家20万,你哥结婚,我们欠了15万,还有零零散散的一共欠了40万,你还去吧,从这个月开始,每个月给家里打2000,剩下的钱,你想还就去还吧!”

    白倩对父母的语气也不再客气:“你们就不怕,我在上海找一个有钱了,把钱还了我就跟别人走了吗?”其实白倩这是在试探父母。

    白爸爸在电话那头明显是有些退缩:“户口本在家里呢,我们不同意,你没办法结婚!”

    白倩的语气有些歇斯底里:“所以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选择我自己的人生是吗?”

    白爸爸想了想跟白倩说:“你想还钱就去还钱吧,等你还了钱,要么赵凯旋不想要你了,要么老赵家不想要你了。不然你只能嫁给赵凯旋!”

    白倩咬了咬牙齿:“我肯定会把钱还给赵家的,希望到时候你说话算话!”

    白倩挂了电话,然后看着其他三个人:“你们都知道情况了吧,我家里就是这么一根情况!”

    乔宏超只觉得自己和白倩的路远比自己想的要难,但是乔宏超还是握住白倩的手:“我们一起还!”

    漆明花也忍不住拉住白倩的手:“我反正孤家寡人一个,我帮你!”

    还没等白倩继续思考,电话又响了起来,白倩看了看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依然按着免提:“哥,你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电话那边是白倩的哥哥白朗:“小倩,我是偷偷给你打的电话,听哥一句话,别管家里面了!”

    白倩可以对任何人狠心,唯独白朗:“哥,你别说这话!”

    白朗的声音带着颤声:“小倩,哥这辈子对不起你,你不喜欢小凯我知道,你既然到了上海,就别再回来了,在哪里找一个自己喜欢的!”

    白倩挂了电话,每次想起家里面的哥哥,白倩才会难过:“我哥是小儿麻痹症,双腿肌肉萎缩,好不容易家里花了大钱娶了我嫂子,我嫂子还是别人看着我们家和赵凯旋家里关系好,才同意的,我嫂子现在的工作还是赵家给安排的,如果我和赵凯旋说开了,赵凯旋未必会对我怎么样,但是赵凯旋的两个姐姐一向不是好招惹的!”

    兰婷这才知道白倩的日子有多难:“那就先瞒着吧,好在现在你们赚的都算不错,努努力,抓紧时间把钱给还清了,再和赵凯旋好好说一说,说不定赵凯旋想开了就好了!”

    另外一边,李朋也试探性的问赵凯旋:“你就一定要娶白倩吗?”

    赵凯旋点了点头:“不然呢,我不能娶白倩吗?”

    李朋想劝一劝赵凯旋:“可是我看白倩平时对你都没个好脸,你娶了白倩不就被白倩欺负了!”

    赵凯旋倒是无所谓:“嗨,欺负就被欺负吧,大男人的,让一让她就算了!”

    李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赵凯旋,赵凯旋是个直肠子的,认准了的事情,谁都拦不住,能在警察局,当着警察的面都不知道收敛,谁能劝得住他呢!

    李朋不由的想到,看来乔宏超和白倩的路,真的还很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叶辰萧初然最新章〕〔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七零旺家俏娘亲〕〔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的细胞监狱〕〔都市全能保镖〕〔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峡谷之巅〕〔韩娱重生之月光〕〔魔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