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人强者至尊〕〔史上第一入赘〕〔神婿〕〔36749小说〕〔名门豪婿〕〔我只想当个窝囊废〕〔都市仙医武神〕〔诸天演道〕〔全世界都以为大佬〕〔墨爷你前女友又来〕〔道长去哪了〕〔废婿崛起〕〔我要做秦二世〕〔低维革命〕〔我有一个特种兵系〕〔大唐之卧龙军师〕〔真龙赘婿〕〔重启白银时代〕〔神豪之超级抽奖系〕〔攻略恶魔冷殿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情 自杀未遂,醉酒
    自从赵坤给白倩打了电话以后,白倩每一天都活在恐慌当中,那是从小养成的一种敬畏,一种畏惧,让白倩根本不敢去反抗赵坤。几乎是在那一天开始,白倩吃不下,喝不下,短短几天的时间,本来就苗条的白倩变成了消瘦,脸颊都凹进去了!

    不管乔宏超和兰婷等人每一天怎么劝白倩,白倩始终活在自我折磨里。漆明花的心里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漆明花患有中度抑郁证!

    兰婷看着漆明花的检查报告,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身体外溢:“咱们家里,赵凯旋走了,白倩现在是厌食症前兆,漆明花现在是抑郁症,我们该怎么办!”

    李朋也是心力交瘁:“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白倩和漆明花的问题都是因为赵凯旋,如果赵凯旋能想通了,那就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乔宏超到底是和赵凯旋一个屋子里住了那么久,怎么能不知道赵凯旋的性格:“好难呀,赵凯旋这个人,性格固执,他认准的事情,你说破天他也不可能改变!”

    几个人正说着,电话响了起来,乔宏超看了一下,是白倩打过来的,接通:“超哥,你们快点过来吧,白倩晕过去了!”打电话的是白倩淘宝店招聘的员工,叫付璐璐,兰婷几个人立刻赶往白倩在外面租的仓库。

    好在距离很近,等乔宏超赶到的时候,付璐璐一个小女孩急的直哭,白倩还昏迷着,脸色惨白!

    乔宏超简单安慰了一下付璐璐,让付璐璐把剩下的工作做完,然后带着白倩赶着去了医院!好在漆明花还在医院,大家每天都要去医院看漆明花,李朋和医生说清楚情况之后,干脆把漆明花和白倩安排在了一间病房里。

    “这个小姑娘是严重贫血,加营养不良,真是厉害,这个年代了还能有营养不良的人,你们每天不吃饭吗?”医生看了白倩的检查报告,和乔宏超等人说明情况。

    乔宏超想了想:“她最近心里有事情,一直吃不下东西!”

    医生笑了笑:“老样子,去看看心理医生吧,我说你们几个小孩子年纪不大,怎么都有这么严重的心里问题呀?前几天那个小姑娘是抑郁症,我告诉你们,这抑郁症的患者自杀几率很大的,你们都要注意!”

    李朋感觉脑袋特别的重:“我知道了,我联系心理医生再给白倩做个检查吧!”

    兰婷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然后再道:“该死的赵凯旋,都是你惹的祸!”

    现在的兰婷对赵凯旋只剩下了气愤,很快白倩的心里检查报告也出来了,焦虑症导致的心理性厌食症。

    兰婷拿到检查报告的那一刻,拨通了赵凯旋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赵凯旋虽然很犹豫,但是还是在电话铃声结束之前接通了电话:“喂!”

    兰婷憋了一肚子的火,在听见赵凯旋这一声‘喂’的时候全部没有了,那不是赵凯旋的声音,那声音透着浓浓的憔悴,透着浓浓的痛苦,痛苦到兰婷一个外人都能听得出这个人是怎么样的精神状态下才能发出这样毫无生机的声音。

    “唉!”兰婷先是叹息了一声:“赵凯旋,白倩和漆明花现在的消息,你想知道那个!”

    赵凯旋再次犹豫,兰婷说的刚好是赵凯旋最煎熬的事情,到底是漆明花还是白倩,这就是现在最为难赵凯旋的事情。

    听见赵凯旋久久不能回答,兰婷摇了摇头:“漆明花是抑郁症,每天都有自杀的念头,白倩被你爸爸那个电话吓得焦虑症加厌食症,人已经瘦的不像样子!赵凯旋,我不知道你到底喜欢的是谁,但是这两个这么在乎你的人,被你折磨成这个样子,你真的开心吗?”

    兰婷还想接着说下去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兰婷愣住了,兰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没得到赵凯旋的回到,但是却听见了赵凯旋的哭声,是的,赵凯旋哭了,赵凯旋在电话那头哭的声嘶力竭,那种真挚的伤心勾起了兰婷压抑已久的悲伤,赵凯旋在电话那头大声的哭,兰婷在电话这头小声的哭。

    李朋在兰婷背后,看着这一切,兰婷是一个看重感情的人,所以当她把这些人当成朋友的时候,自然会为这些朋友的遭遇哭泣。

    输液后的白倩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医院里,只有白倩和漆明花两个人,漆明花就站在窗户边上,听见白倩醒了过来,转身拿起桌子上的稀饭!

    “这是乔宏超给你买的,吃一点吧!”漆明花已经没有精神去安慰白倩,而白倩也没有精神去维持自己的微笑!

    白倩捧着稀饭,勺子在碗里搅拌着,而更受搅拌的是白倩的心,白倩一口也吃不下。

    “倩倩,你会有想死的念头吗?”漆明花看着白倩麻木的摆动着手里的稀饭,面无表情的对白倩说道!

    白倩的心里好像突然对死亡一点恐惧也没有,是啊,那样不是最大的解脱吗?

    “好可怕,为什么我现在居然会觉得死是一件可以解脱的事情!”白倩的也并没有引起漆明花的任何反应,好像漆明花和白倩说的是你吃了吗?而白倩回答的是吃了一样的简单。

    但是两个人的对话关乎的是生命。而在其他人看来珍贵无比的生命,此时此刻在两个人的嘴里,好像是一张废纸一般!

    兰婷在医院陪着两个人一直到很晚的时间才回家,等兰婷走了以后,等夜深了,等医院的走廊里安静的可以听见隔壁房间病人的呼吸时候,漆明花坐起身,与此同时白倩也坐起了身。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漆明花在前,白倩在后,两个人避开了护士的眼线,去了医院的天台!

    这条路漆明花好像很熟悉,白倩跟在漆明花的身后,看着漆明花熟悉的上了天台,然后站上了医院顶楼只有半米的台阶,20多层的高楼已经可以保证从这里跳下去的人肯定必死无疑,白倩略微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跟着漆明花站了上去。

    站上去以后的白倩还没把身体站直,已经吓到腿软,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选择死亡,真的站上去的那一刻白倩才感觉到求生的意识原来这么强大!

    白倩跌落在阳台上,漆明花还笔直的站在台阶上,白倩忍不住痛哭:“阿花,我们在干嘛,既然我们连死都敢,为什么我们不去面对我们所在乎的事情!”

    漆明花的语气显得那样的平淡:“倩倩,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你想的一样,总觉得依然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活着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我以为我回家的时候,父母和哥哥会还把我当那个小女孩,可是不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我鼓起勇气去向赵凯旋表白,可是后来我才发现,那又怎么样呢!我们可以不怕死的去鼓起自己的勇气,但是谁会给我们活下去的机会呢!”

    漆明花已经是中度抑郁症,一次一次的在死亡和希望中间彷徨。

    漆明花语气已经平静到让白倩害怕:“每次站在这里的时候,我都鼓起勇气告诉自己,活下去,可是每一个白天,我总是再次被一次次的失望警告,那些失望警告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需要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快乐都跟我没关系,我被排除在这个社会之外,我和这个社会上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恐怕我真的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伤心难过吧!”

    白倩有些不解的看着漆明花,为什么这些这么伤心的话,漆明花说的这么平淡,说的这么泰然自若。

    白倩看了看楼下,二十几层的高楼,高度甚至没到一百米,但是这样的高度已经让白倩吓得心惊胆战,人都会有想不开的时候,可是真的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本能的求生反应总是在一次次的拯救我们。

    白倩想起了乔宏超,如果自己真的跳下去,乔宏超肯定会难过的,自己那么爱乔宏超怎么可以让乔宏超难过。白倩用手擦开遮挡视线的眼泪,然后抬头:“不是的,阿花,如果我死了乔宏超一定会难过,兰婷一定会难过,李朋一定会难过,就连赵凯旋也一定会难过!”

    漆明花笑的有些凄苦:“所以倩倩,你不该死的,是我该死,该死的是我,我才是那个死了都不会有人难过的人!”漆明花说完张开了双臂。

    白倩死死的抱住漆明花的腰,脸贴在漆明花的后背:“不是的,你死了我会难过,你的父母肯定也是会难过的,乔宏超,李朋,兰婷都会为了你难过,不管你怎么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是在乎你的!”

    白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子力量,居然生生的把漆明花从台阶上拖了下来,跌落在阳台上的两个女孩,在看了对方一秒之后,用尽全力的拥抱,两个人伏在对方的肩膀上哭的死去活来。然后互相捧着对方的脸,两个人好像都从对方的身上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漆明花看着白倩:“倩倩,你可以亲我一下吗?”

    白倩没想到漆明花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下一刻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在漆明花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然后白倩开始用力的在漆明花的脸上亲吻,一下一下亲的那样认真。最后两个人再次紧紧地拥抱,

    ……………………

    当天晚上,赵坤被一个电话吵醒,已经很久每人敢这么晚的时刻给自己打电话,赵坤带着浓浓的不满接通了电话:“喂!”

    “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我喜欢赵凯旋,我才喜欢赵凯旋!”

    明显是两个人的声音,赵坤听得出第一个很像白倩的声音,但是又好像和白倩平时的声音有些不一样!赵坤忍不住看了看来电显示,并不是白倩的号码!

    “我死都不会嫁给赵凯旋!”

    “我一定要嫁给赵凯旋!”

    还是两个声音,说的话南辕北辙,赵坤很明显听出来两个人都是喝醉的状态下,满嘴的胡言乱语,但是这次赵坤听了出来,确实有一个是白倩的声音。

    “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现在在哪里,给我好好回去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在给我打电话!”赵坤说完挂了电话,但是接电话时候的怒火却消失了!

    赵妈妈忍不住抱怨:“哪里来的野女人,这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

    赵坤笑了笑:“估计有一个肯定会是咱们的儿媳妇!”

    赵妈妈:……

    在赵妈妈一头雾水里,赵坤关掉灯,带着笑意躺下,嘴里嘟囔了一句:“年轻人就是爱折腾,不爱折腾那就不是年轻人了!”

    而于此同时的上海,医院旁边的一家24小时的便利店门口,两个女孩坐在台阶上,身边是散落的酒瓶子,白倩和漆明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不知道谁提出来给赵坤打电话,打完之后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胡说。

    “他挂了,居然挂了姑奶奶的电话!”漆明花已经明显很醉了,拿着手里的电话冲着白倩说。

    “就是敢挂姑奶奶的电话,咱们再打,打过去再骂!”白倩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已经伸不直了!

    漆明花却护住手机:“不要,刚才给赵凯旋他爸打了电话,现在我要给陈子翔打电话,我要骂这个渣男!”

    白倩红红的脸笑了:“对,骂这个渣男,这个混蛋!”

    陈子翔半夜接到漆明花的电话:“陈子翔,你这个软饭男,你这个劈腿男人,你混蛋!”

    白倩忍不住抢过漆明花的手机:“你骂的不厉害,我来,陈子翔,你这个王八蛋,你出门被车撞死,喝水都被呛死,拿块豆腐都该被砸死的混蛋~!”

    漆明花在旁边好像海豹一样的鼓掌:“骂的对,骂得好,他就是该死,我要诅咒他,诅咒他以后不得好死!”

    两个女孩子努力回忆着自己听过的难听的话,但是说来说出也不过就是该死之类的话,陈子翔在电话那头甚至听笑了!

    两个女孩子每人拿着一罐啤酒,在马路上胡乱走,一位路过的男人,忍不住盯着两个年轻女孩看了一眼。

    白倩立刻掐着腰骂道:“臭流氓,看什么看,你这个变态!”

    漆明花也跟着骂:“对,你这个猥琐男,臭流氓!”

    哪位两位眼里的‘猥琐男’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看着‘猥琐男’远去的背影,白倩大笑着指给漆明花看:“你看,我们多厉害,我们把一个臭流氓都骂跑了!”

    漆明花也跟着点头:“对,倩倩,以后我们两个要做最大胆的女人,让流氓都害怕我们两个!呕!”下一刻漆明花已经在马路边大吐特吐!

    白倩指着漆明花笑了两句,然后也:“呕!”的一声,两个女孩相互扶着对方,在马路边吐得死去活来!

    然后相互搀扶着对方,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漆明花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白倩也跟着在地上坐下来,用手推着漆明花:“阿花,阿花,起来,咱们接着走!”

    漆明花紧闭着眼睛:“我不要走了,我好累,我要睡了!”

    白倩推了漆明花两下,没把漆明花推起来,还把自己也推困了,就躺在漆明花的身边,睡着了!

    本来已经走远的哪位‘猥琐男’又重新走了回来,看着地上的两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把随身带着的外套盖在了两个人身上,接着坐在两个人的身边,拿出手机坐在两个人边上,看起了小说!

    当白倩终于恢复了意识,想要挣扎起身的时候,还没睁眼,首先传入大脑的是浓浓的晕眩感觉,但是白倩被手臂麻木的感觉唤醒,睁开眼,才看就自己居然在一个花坛里面睡着了,漆明花就在自己的身边睡着,两个女孩子长长的头发缠绕在一起,天色已经大亮了!

    “你醒啦!”一个声音传来,白倩才看清原来身边有一个男人坐在哪里,而自己和漆明花的身上盖着一件男士的外套!

    白倩看着身边的男人,非常清楚的想起来这就是昨天晚上被自己和漆明花骂的‘猥琐男’,白倩忍不住问,为什么自己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居然还能把昨天喝多了以后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不是有个词叫断片吗?为什么自己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猥琐男’笑了笑:“女孩子不要喝那么多酒,你们应该知道有一个词叫做‘捡尸’好了,我走了!”男人拿起自己的外套,活动着手臂走远了!

    白倩羞得满脸通红,忍不住推了推漆明花:“阿花,快点起来呀,丢脸死了!”

    漆明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早就醒了,只是感觉太尴尬,所以才装睡的!”

    那一天白倩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断片就是那些喝醉酒的人不愿意承认自己干过的丢脸事情,所以创造了一个词叫断片,其实什么都记得很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开杂货铺那些年〕〔万族之劫〕〔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叶辰萧初然最新章〕〔齐昆仑〕〔大奉打更人〕〔七零旺家俏娘亲〕〔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三寸人间〕〔韩娱重生之月光〕〔手术直播间〕〔我的细胞监狱〕〔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