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酋长〕〔嘉宁〕〔一术镇天〕〔且盼如意得长久〕〔超神悟道〕〔一胎双宝:总裁爹〕〔都市第一武神〕〔神豪从吹牛纳税开〕〔保安队长〕〔龙刺兵王〕〔恋爱笔记:栽到你〕〔太子陛下我要翻墙〕〔喜欢你我说了算〕〔挖坑的三小姐她有〕〔田园小女有空间〕〔妃要出位〕〔万古神婿〕〔孤儿大帝〕〔龙神至尊〕〔兽人管理局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再见了,我爱的渣男 第063章 我的白马少年
    金烨枫感觉自己正走在一片大雾中,四周都是白茫茫的,她分辨不出方向,只能摸索着前行......

    她不停地走着,不知疲倦、没有目的,也不知道前方等待着她的是什么?

    终于,雾散了,她发觉自己竟来到了一个好像古代战场的地方,到处都是破损的兵器、战车和战旗,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影,连尸体都没有......

    不,有一个人影——他骑着一匹白马,浑身穿着雪白的战甲,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白马少年!又见到你了......”

    金烨枫站在他面前,拼命揉揉眼睛,想看清他的脸,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他的面部永远是模糊的影像,仿佛是谁有意打了马赛克一般。

    “你到底是谁?能不能告诉我呢!每次你都说‘你等我’,是让我等你什么?”

    白马少年如同往常沉默不语,他只是向她伸出了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他的手很冰凉,接触到她皮肤的时候竟让她打了个冷颤。

    “你等我......”还是这句话,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低沉的嗓音。

    “你不要走,告诉我你是谁好吗?我会等你,但你要告诉我,怎么才能等你呀!”

    金烨枫焦急地拉住了他的手,凭经验,每当他说完这句“你等我”之后,一定会很快消失不见,但她不希望他离开。

    因为每次他消失之后,她的心都会很痛,痛得像胸膜炎发作。

    “不要走!”金烨枫已经哭了出来,哀求般紧紧地攥着他的手......

    “我不走,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冯奕飞被一阵疼痛感惊醒,他发现是躺在床上的金烨枫突然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虽然她正好碰到了他昨天被玻璃扎伤的创口,疼得他直冒冷汗,但当听到她说“不要走”时,内心的惊喜却让他瞬间忘记了疼痛。

    “你怎么哭了?我真的不会走,我保证!”

    看到她流出了眼泪,他急忙帮她擦掉,在碰到她脸颊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他意识到了,原来她的脸不再滚烫,他激动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她终于退烧了!

    自从那天凌晨五点钟把她接回别墅之后,她就开始高烧不退,并处在昏迷状态中。

    也许是受到了惊吓,也许是在没有暖气的破屋子里被风吹了一夜,总之,一天一夜以来,她的体温一直没有退下来,也没有清醒的迹象。

    冯奕飞快要发疯了,不仅自己一步没离开过这个房间,连医生都请了好几波,24小时随时待命。

    这时,徐晓雅敲门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牛奶和粥,她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又过来轻拍冯奕飞的肩膀:

    “大少爷,您先吃口饭吧!我替您看她一会儿......”

    “太好了,她终于退烧了!”  冯奕飞完全没有听到徐晓雅的话,只顾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仿佛在自言自语。

    “哦?”徐晓雅摸了一下金烨枫的额头,也开心地笑了起来,“真的退烧了!太棒了!”

    “大少爷,你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吧!老姜和老王都快急死了,您老人家都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了!”

    徐晓雅赶紧趁机劝他吃东西,刚才在门口,她被老姜和老王央求了半天,才硬着头皮进来当说客的。

    冯奕飞已经被好几个人劝急了,也骂出去好几拨人了,吓得老姜和老王都不敢进来。

    还好,徐晓雅没心没肺的,专门敢在老虎嘴里拔牙,而且,也赶上她命好!

    “是你吗......”金烨枫睁开眼睛,恍惚间她发现白马少年的脸与冯奕飞重合了,自己拉着的也是冯奕飞的手。

    “是我!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要不要喝点水?”

    冯奕飞把她那句“是你吗”,理解为:“我是否已经获救,并且是你救的我吗?”

    这让他内心十分激动......

    金烨枫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他的一句:“是我!”让她一时难以分辨,难道冯奕飞就是白马少年,或是白马少年就是冯奕飞?

    最终让她完全清醒过来的,是徐晓雅热情的拥抱:

    “小枫,你吓死我们了,你都昏睡一天一个夜了,还一直发着烧!”

    “到底什么情况?我睡一觉睁开眼睛,居然听说你被绑架了,更离奇的是,你还已经被救回来了......”

    “听程庆凯说什么直升飞机、特种部队、美国大片之类的,我怎么一眼都没看见呢!”

    冯奕飞端着一杯热水送到金烨枫嘴边:

    “别理她了,就她,睡得跟死猪一样,咱们都回来了, 她还没睡醒呢!等她醒来,还埋怨我们没有叫她起来参加行动!”

    “来,昏了这么久,还是先喝点水吧!”

    “谢谢你......”金烨枫就着冯奕飞的手,抿了一口水, 淡淡的咸味顿时充斥着她的味蕾。

    “怎么是咸的?” 她皱皱眉头,以为是自己的舌头出了问题。

    “医生说,你出太多汗了,也好久没吃东西,要先喝点生理盐水补充电解质......”

    冯奕飞嫌她喝的少,又强迫她多喝了几口才肯放下杯子,本想为她盖好被子,让她继续躺好,她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他只好帮她用靠枕堆成了舒服的软垫,才把她扶正坐好: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头还晕不晕了?”

    金烨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蹭了蹭,阳光的味道让她倍感踏实,她乖巧地摇摇头:

    “感觉很好,头不疼了,身上也不酸了,连手脚都没有麻痹的感觉了!”

    她抬起手,刚想活动一下手腕,却发现手腕上紫色的勒痕还在,不禁愣了一下。

    只有这勒痕,提醒着她,那个可怕的夜晚不是梦。

    看到金烨枫又触动了恐惧,冯奕飞急忙抱住她的肩膀,给她以温暖,并温柔地说道:

    “别怕,一切都过去了,我不会再让你遇到这种事了!”

    见此情景,徐晓雅觉得自己必须得在这里插嘴,做一个合格的神助攻:

    “是啊,虽然我没看到他救你的过程,我只看到在你昏迷的一天一夜里,他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一步也没从这房间离开过,一直照顾你......”

    “我说小枫啊,你赶紧跟他在一起吧!如果这都不是真爱,那他就一定是你亲生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饲养全人类〕〔平平无奇大师兄〕〔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黑龙法典〕〔手术直播间〕〔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