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就和未婚妻退〕〔战王归来〕〔荣耀巅峰〕〔刑警使命〕〔开错外挂怎么办〕〔抗战韩疯子〕〔无敌养凤系统〕〔万界第一神话〕〔透视神医女婿〕〔从西游开始签到诸〕〔在座的各位都是大〕〔超能神棍〕〔我怎么就成灾星了〕〔这个煮夫你惹不起〕〔最强食物系武魂〕〔我有一个万界交易〕〔有侠刺找你〕〔哥哥,不可以〕〔将军夫人惹不得沈〕〔总裁爹地请温柔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冷铁寒心剑 第三十六章 敌强难攻重谋划
    将那份有关于石头城,有关于冷鹏程章国强和冷俊的机密材料,非常郑重的递给寒子剑后,铁国兴喝了一口润嗓子的水,才板着脸,开口又让大家吃了一惊:

    “国安突袭石头城的专案组,已于昨天夜里,正式撤走了,同志们的情绪,都非常低落!”

    见大家全部用质疑的目光看着自己,铁国兴接着说道:

    “正如铁芸嫣所说,目前的石头城,已经被一张巨大的恶手和黑网,牢牢的控制住了,

    这张恶手多年编织的这张黑网,好像已经无懈可击,牢不可破,

    章国强的自杀和巨额贪墨事件,查来查去,根本查不出与其他人有瓜葛的有效线索,

    专案组虽然查出了很多重大问题,但那些人却早定好了互守同盟,口径简直就如复制粘贴般,他们把所有问题,统统都推到死鬼章国强身上去了,

    现在,章国强一死,已经死无对证,所有他能藏事藏非的地方,已经被专案组翻了个底儿朝天,却没有一点点收获,

    那笔巨款的去向,现在也成了一个不解之谜,我只能先撤了,

    但是,我们这一撤,只是一次战略转移,是一种迷惑敌人的方式,也为寒子剑和铁芸嫣二位同志以后的工作,减轻了若干压力,

    石头城的恶病,非一日之寒,它来如山倒,去,会如抽丝一样艰难,我们要做打持久战的心里准备,你们有信心吗?”

    立即心领神会,原来首长这是一招欲擒故纵呢!

    寒子剑和铁芸嫣一听,立即同时起立,一起敬礼,大声答到:

    “报告首长,只要能为民除害,我们一定排除万难,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保证完成任务!”

    朝他二人压了压右手,铁国兴神色凝重的继续说:

    “你们要制定一个周密的战斗计划,就暗中先从他冷鹏程和冷俊查起,从章国强的真实死因查起,从冷鹏程手下的那一群死党查起,

    不过,我可要特别提醒你们,他冷鹏程父子,不但身手不凡,还老谋深算,而且有初步线索显示,那个帝国集团的帝国大厦里,可能还隐藏着一股神秘的武/装力量,

    所以,我命令你们,不到万不得已时,在没有拿到可以一招制敌的铁证,能够零口供结案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你们,和他父子二人,发生正面交锋!”

    寒子剑和铁芸嫣同时,认真的向铁国兴点了点头。

    又从那公文包里,拿出两本证件模样的东西,递给他二人后,铁国兴说:

    “我已给你们办好了一级特别通行证,有了它,你们以后就可以走遍全国,包括港澳台,

    倘若万一身陷险境时,你们要立即联系我,我会命令当地的特种兵和武/警单位,给于你们最强有力的支援。”

    接着,又取出三部崭新的加密卫星电话,铁国兴给寒子剑铁芸嫣和黄博手里,每人发了一只后,他又用一种疼儿之情,认真的看着黄博说:

    “黄博同志,咱们这个行动小组,现在地球上,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高度保密,是这两个孩子的安全保障,你的任务是,暗中配合他们和各种战情提供。”

    见老领导此刻一脸的父爱意和心疼,黄博忙怀着一份肃敬的心,立正敬礼,接受任务。

    等交代好这些最重要的事项后,铁国兴突然冷不防的又问道:

    “那冷鹏程之女冷灵儿的情况,你们因何统统不提?

    其实对于冷灵的问题,大家好像都在心里,有一种心照不宣。

    见他三人面面相觑,无人应答,铁国兴只能点名了:

    “子剑,冷灵儿曾经是你的部下,你先说吧。”

    寒子剑抬头看了一下铁国兴后,才支支吾吾着说:

    “还是让黄局或者是铁芸嫣同志说吧,他们所掌握的情况,肯定比我知道的要多。”

    本没打算提这个情敌,此刻见爸爸将目光投向来,铁芸嫣知道是躲不过了,只能实话实说:

    “此人虽生在侯门,却与她的父兄格格不入,倒也有一副嫉恶如仇的好心肠,她平时喜欢做一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乐善好施的事,工作作风倒让人挑不出毛病,

    但是,她身在那种家庭和那种环境下,难免会接受一些不明不白的高额馈赠,终有一日,等石头城拨开乌云后,就凭这些,恐怕她将难逃牢狱之灾…”

    听铁芸嫣说到这些,又见寒子剑正在皱眉头,这回黄博终于沉不住气了,忙插嘴打断了她的话:

    “老领导,铁芸嫣同志的汇报,大都属实,但是有个情况,我需要补充一下,

    章国强事件后,冷灵儿同志,已将章国强曾经馈赠她的一些贵重物品,全部上交给组织了,并做了深刻的书面说明和检讨,

    至于其他方面,我个人认为,一个女孩,她接受爸爸和哥哥的一些馈赠零花钱,无可非议,当然了,如果明知道这些款物来路不明,又数额巨大的话,她还明目张胆的收,可以另当别论。”

    铁国兴点了点头,看着黄博说:

    “嗯,这些情况,都非常重要,实事求是,是工作准则和底线,我们不搞诛连,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对于冷灵儿,你找机会从侧面和再她沟通一下,希望她能分清善恶,自律自省,至于她有没有问题,到最后还需要用事实说话。”

    见身边的寒子剑,轻轻松了一口气,铁芸嫣的心里,虽是一阵酸溜溜涌起,但是她还是又说出了一些实事求是的事:

    “冷灵儿前些日子,已经离家出走,独自在城西区,租了一个地方单住,据我目前所知,她已更换了所有的私人联系方式,现在可能连她的爸爸和哥哥都无法直接联系她了,

    还有,前几日,她竟亲自带人,去她哥哥冷俊那里,抓了五个人不算,还逼冷俊开出了一张一千万的现金支票,暂时平息了一场民怨。”

    转头又看着黄博,铁国兴问:“这个情况属实吗?”

    黄博答道:

    “属实,我正准备请示您呢,冷灵儿仗着身份特殊,有一些胡闹的成份,私自发兵不算,竟还私动装备库,我担心怕她的任性,以后会给子剑和芸嫣的工作,惹来麻烦,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想办法动一动她的位置呢!”

    沉默片刻之后,铁国兴又呵呵一笑说:

    “还别说,这个冷灵儿的做事风格,倒和我家芸儿有几分相似呢,一旦翻起脸来,就六亲不认了。”

    这回,黄博也情不自禁的轻轻舒了一口气。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铁国兴又深思熟虑了一下后,才又笑着对黄博说:

    “看得出来,你们对这个冷灵儿的评价,都还不错,

    这样吧,她的位置,你暂时不要管,她想怎么闹,只要不是太出奇出格,先由去闹去,

    还有,你明天回去后,立即找到冷鹏程,故意卖个便宜给他,麻痹他一下,把被冷灵儿抓来的那五个人,随便找个理由,统统先放了,这些个小鱼小虾,我暂时不要,咱们欲纵,就索性纵得更彻底一点,

    我就是要给他冷鹏程一个表面现象:

    你铁国兴,这一次是铩羽而归了。”

    黄博一听也呵呵乐道:“老领导果然是身经百战,老谋深算。”

    又朝黄博压了压手后,铁国兴继续交代:

    “子剑将继续以出租车司机的身份展开工作,铁芸嫣同志的公开身份,仍然是中石油普通职工,

    我们这个特别行动组,今天正式成立,组长由…”

    突然见对面的女儿,躲在寒子剑身后,正朝爸爸挤眉弄眼,张嘴吐舌,还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子,铁国兴差点没乐出来,他忙停顿了一下。

    黄博见状,也乐得强忍着笑,将头转了过去。

    铁国兴停顿了一下后,非常认真着,更改了心中既定的任命人选:

    “特别行动组,组长,由铁芸嫣同志担任,包括我在内,任务期间,无条件受她管制!”

    这回铁芸嫣终没忍住,她舞起双手,立即乐出声来了。

    寒子剑转头一看,也忍不住的笑。

    哼,臭丫头,还敢说自己没用裙带关系。

    哈哈,我这个和你结拜过二哥,就满足一下你这个小妹的虚荣心吧。

    开心着,寒子剑又朝铁国兴伸出了一只手。

    铁国兴一见,开怀大笑着站起来,他走到那两只军绿色大密码箱边后,又回头朝大家招了招手。

    大家跟过去后,铁国兴已经把两只密码箱打开了。

    统统眼前一亮,寒子剑立即又热血沸腾,铁芸嫣也已经乐得直拍手。

    两只大密码箱里,竟是两箱满满的新式装备:

    两套新款黑色防弹衣,两顶黑色钢盔,两只最新式银灰色的5.8mm口径枪枪,还有若干发弹弹和几只弹匣。

    最让寒子剑快乐的,就是那两支才开始投入实战的玲珑冲。

    这种顶级装备,寒子剑也只在军事杂志中看过一次。

    这种新式装备,只有1.4公斤,它的射速是1660发/分,而且它的弹匣,直接可以插到尾部,变成**。

    这个高端的新宝贝,它既可以发射国产的钢芯/弹,也可以发射北约通用的9mm卢格/弹,而且还可以安装消声器和瞄准镜。

    如获至宝,寒子剑抱起那把黑色的玲珑冲,非常熟练的给它戴上***,装上瞄准镜后,将枪口朝着窗外,潇洒的做了一个瞄准造型后,早已经开心得,比娶了媳妇儿都快乐了。

    铁芸嫣也抱起属于她的新武器,忙用一块擦枪布,喜笑颜开着,仔仔细细的擦抚它。

    将大家重新招回沙发上落座后,铁国兴却又换了一个话题: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也要压到寒子剑和铁芸嫣的肩上,

    石头城的女童失踪案,已经被国安列为特重特大案,这个案件,从现在起,也正式交给铁芸嫣的重案一组,

    同志们,十年了,十枚十三岁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心中有愧呀!

    这诡异离奇的案件,一直像一块大石头,重压在我的心里,不能保一方平安,我们简直就是渎/职和犯/罪,子剑,你说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吧!”

    将怀里的宝贝枪枪,递给铁芸嫣后,寒子剑又也用百种愧疚,开了口:

    “来石头城以后,我基本将全部精力,都用在这个案子中了,包括这一段时间的出租车生涯,还是没能在心里放下此案,可至今却一无所获,

    我虽是唯物主义者,但有时候甚至在怀疑,此案为鬼恶所作,而且这个恶鬼的武功太厉害了,

    至今为止,我只在今年中秋的案发现场,发现了一截可疑的灰色纯棉粗线条,然后回去给我妈一看后,她竟说好像是和尚身上的袈裟所留,

    另外,我从受害家属的身上发现,此鬼的掌法,和北少/林的大力金刚掌,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所以,我曾多次自我评估过,倘若有朝一日,和这个恶鬼遭遇,恐怕两个寒子剑,都不是他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顾九辞霍明澈小说〕〔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千之心〕〔渣了五个大佬后妖〕〔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峡谷之巅〕〔三寸人间〕〔玩家凶猛〕〔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