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殷东〕〔苏扬〕〔都市绝代兵王〕〔最强重装〕〔从斗罗开始对诸天〕〔牧纪元〕〔万古最牛赘婿古凡〕〔这个刺客有点中二〕〔江策江陌〕〔孙岩〕〔守卫者之星际狂飙〕〔元武师傅〕〔绝世妖神〕〔赵六〕〔赵六道〕〔我的弟子们是学霸〕〔龙血帝尊〕〔至强战神〕〔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源力王座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冷铁寒心剑 第154章 嵩山追踪女童案
    毋庸置疑,此人必是少林现任方丈释迦了。

    这一点,无论从他那混厚无比的内力,还是从他那身着的黑带黑服上,都不难断定。

    “少侠,先接我一指吧!”

    话音未落,只见那黑衣老僧挥指一点,一道凌厉尖锐的气箭,如闪电般,从大雄宝殿殿顶朝寒子剑急冲而来。

    “好美丽的一阳指!”

    寒子剑又朗朗一笑,也立即出剑,用一招后羿射日,以天罡脉冲相迎。

    “砰!”的一声后。

    两股内力,已化成两道灼热的气箭,在空中相撞后瞬间爆响,形成了一圈久久不肯散去的雾状圆弧气浪。

    “好厉害的天罡脉冲,少侠请再接老衲一掌吧!”

    惊赞一声后,释迦又从殿顶跃身腾起,只见他双掌翻飞劲掌疾送,然后人跟掌追,凌空再来。

    见释迦一眼便道破了自己的招式名,寒子剑没吃惊,他笑着将剑入鞘,丢给身边的铁芸嫣后,然后也昂头弹腿一纵。

    只见寒子剑升至十多丈后,先用双掌在胸前画了一个飘逸的天罡圆,让气聚丹田,然后才徐徐将双掌推出,已一招和释迦一模一样的大力金刚掌对应。

    “嘭!”

    四掌在空中对接后,巨大的撞击声中,周边的空气,已若被震得停止了流动。

    瞬间,又传来嗡的一声巨响,气流随及在空中激烈翻滚,众人的耳鸣又起,眼前顿时一片灰蒙蒙。

    借助弹性,他二人同时腾空后翻,各自后飘数丈后,才旋转着飘然落地。

    落地后,因极大的惯性,而后退好几步,终于才止住了脚步的释迦眼冒精光,他朝落地之后纹丝未动,稳如磐石的寒子剑合掌而问:

    “敢问少侠师承何人?”

    傲立在铁芸嫣身边,寒子剑没回答,他在心中暗想:

    恩师已仙逝,怎可再随便提他名讳!

    可铁芸嫣却已经骄傲得忍不住了,她见寒子剑完胜利和尚头,又占了绝对上风,自然是满脸得意洋洋的成就感。

    看着眼前那身穿黑僧袍,头顶九点戒疤,身材高胖大手粗脚,眼圆大耳,满身劲气,此刻却又恭恭敬敬的释迦,铁芸嫣挽着寒子剑脱口而出:

    “我二人的师尊,乃红崖断尘子也。”

    “可是那隐居大漠,百年未入关的段龙断尘子?”释迦突起满脸期待,忙又追问。

    “正是也!大和尚你今天输得不冤吧!”铁芸嫣傲扬嘴角再答。

    突然,释迦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举动。

    只见他兀自激动,然后扑通一声,双手伏地,突然跪在了寒子剑和铁芸嫣的面前,然后大声喊道:

    “少林永化堂上传曹洞正宗四十七世,雪庭福裕禅师下传三十三代嗣祖沙门,永字辈方丈释迦,恭迎师叔师姑!”

    这回在场的所有人,立即都被惊呆了,谢若兰也惊得让双眼圆睁。

    迟缓三秒后,还是达摩院首座都空先反应过来,他忙带着那十八罗汉一起冲来,统统排至释迦身后扑通跪地,一起伏面大喊道:

    “晚辈等,拜见二位师门仙祖!”

    “大家速速请起,不必多礼!”寒子剑笑着,用双手去将释迦扶起。

    被扶起的释迦,眼含老泪转头对都空大和尚下令:

    “速去敲响叩天钟,重开山寺门,鸣礼炮,铺地毯,立召全寺僧众,到禅堂拜见师祖!”

    “得令!”

    都空领着十八罗汉,单掌行礼后,又如风而去。

    “师叔师姑请!”释迦做了一个恭迎的手势后,忙侧行引道。

    寒子剑这回倒没客气,挨紧紧挽着的铁芸嫣狠狠暗掐了一下后,便和谢若兰一起朝大殿走去。

    见子剑此刻神情自若,铁芸嫣却气得直哼哼了。

    又偷偷狠掐了一下寒子剑的粗腰后,铁芸嫣在心里暗骂:

    哼!哼!哼!

    你个臭子剑,藏着这么大秘密竟敢不报!

    还有师傅那个死老头。

    难怪经常和子剑,躲起来说悄悄话呢。

    原来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没告诉我呢,等下次扫墓,不狠狠揍那墓碑几下,根本不足解气。

    不过,倒是听师傅在不经意间,曾经提过一次。

    说他从牙牙学语,便在嵩山,十九岁时因世态动乱,民不聊生,他才离开少林,孤闯大漠。

    具体事由,应该马上便能详晓吧。

    不过子剑确实该掐!

    早点让姐姐知道,我刚才出手就再狠一点了。

    刚才敢骂师祖姑是俗人,小和尚们真该揍!

    我去,还师姑?

    师姑不是该白发苍苍老牙掉光吗?

    有如此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小师姑吗?

    可是,这少林是毕竟男人们的世界,我这个小师姑,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师姑!师姑!老尼姑!

    我呸呸呸!难听死了!

    马上得让他们换一个好听一点称呼!

    于是,铁芸嫣嘟着嘴,又狠狠掐了一下寒子剑,表示最强烈的抗议。

    寒子剑忍着笑,挨了三连掐后,只听得山门处传来了二十九响礼炮声。

    又在一阵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络绎不绝,如雷贯耳的脚步声中,三人随释迦穿过大雄宝殿,来到一个已被铺上红地毯的大广场前。

    这广场后,便是少林接待贵宾的禅堂。

    此禅堂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是专供得到高僧和历来方丈坐禅修行,明心鉴性之处,平常根本不允许外人进入。

    千年来,唯有俄罗斯那个侠骨柔情的第一武林高手,那个战斗民族的硬汉大总统,当初来少林登山拜访时,才被破例允许在此禅堂内,禅定打座了半个小时。

    随释迦进了宽敞明亮的禅堂后,只见那厅堂中央,摆着两把油光锃亮的黄花梨罗汉圈椅,两侧还列着两排红木太师椅。

    那罗汉椅后的香案上,此时已被供上了各色俸品,那座特大的紫铜香炉中,也已红头簇簇,奇香竟飘。

    此时,少林正副主持,各堂正副堂主,各部院首座次座,各执事部大小领班约百余人众,已按等级高低,身着各色袈裟,悄然敬立在两侧。

    抬头环绕一圈后,见此殿正中央,未供任何泥塑,却是一副看不清木质的方形大匾。

    匾中刻有阴文数排,上书:

    福慧智子觉,了本圆可悟。

    周洪普广宗,道庆同玄祖。

    清静真如海,湛寂淳贞素。

    德行永延恒,妙体常坚固。

    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

    衷正善禧禅,谨悫原济度。

    雪庭为导师,引汝归铉路。

    这七十个字的含义,根本难不到铁芸嫣这个业余考古爱好者:

    历来,少林僧人统统来自****,这七十字诗,便是他们传承有序的谱系。

    对这七十个字,少林僧众自然都能脱口而出,不论是在寺内修行,还是奉命外出云游募化,只需说出的法名,便能知道他是哪一宗哪一辈。

    如今,少林已续至‘ 德行永延恒’的‘永’字辈,现任方丈释迦,法号‘永辉’。

    铁芸嫣歪头一忆后,又恍然大悟:

    哦,原来如此。

    怪不得师傅那老头,有几次喝醉后,曾经自称自为‘老衲德曐’呢。

    原来师傅老头是‘德’字辈呀。

    那我和我家子剑,就是少林的‘行’字辈了。

    咦,又想起师傅在快乐玩笑时,还曾经给了两个比较难为情,又比较亲昵的称呼呢。

    本姑娘,叫‘行云’。

    我家子剑,叫‘行雨’。

    嘻嘻,现在想起这两个当初让人咋一听,有些耳赤的名字,更觉好玩透顶了。

    就在铁芸嫣偷着乐时,世界已是一片静然。

    回头再朝外望去时,见禅堂门外的广场上,千余名少林僧众,已在清风骄阳下排列齐整。

    于是,在先强迫寒子剑和铁芸嫣,在那两张罗汉椅上安座后,在释迦先跪先拜的带领下,众僧全跪如雷山呼:

    “拜见二位师祖!!!”

    千僧齐拜,见铁芸嫣骄傲得受之坦然,反却让寒子剑急了,他急忙再扶起释迦道:

    “别别,我虽知根源,但身在俗世,那能再受此至尊之礼!”

    释迦朝外挥挥手,让众僧皆起后,又一本正经而道: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即便师叔您身在红尘,少林永远也不能乱了辈份!”

    见再不能再推辞,寒子剑便打算引见谢若兰,可释迦却已径直过去了。

    朝已在左侧太师椅落座的谢若兰,合掌欠身行礼后,释迦恭敬而道:

    “少林今日蓬荜生辉,不仅迎来二位师祖,还迎来了威名远扬的中原第一警,谢厅您是善良和正义的化身,请恕老衲未曾远迎,失仪之过。”

    谢若兰一乐,忙起身还礼笑道:

    “大师您是享受高级待遇的得道高僧,我可消受不起这般大礼,莫怪我不事先通告,便封你山路山门便好。”

    “哈哈,不怪不怪,贫僧谢还来不及呢,再拜谢厅护送本寺师叔师姑归山,”释迦豪爽一笑,再朝谢若兰行礼。

    等他也落了座,寒暄几句后,释迦才正式问道:“江湖传闻,断尘子师公早已过百岁,却仍然健壮,不知他老人家可好?”

    “恩师已于数月前,驾鹤西去了,”接过小沙弥递来的盖碗茶后,寒子剑凝色而答。

    重重叹了一声后,释迦又起满脸悲伤:

    “我与师公,虽未曾有谋面之缘,却常听前辈说起他的传奇一生,

    说当初,师公本应接任上代方丈之位,却因不忍看生灵涂炭,便独闯江湖,去大漠杀富济贫,后又因身陷红尘,而红崖闭关,

    今日见师叔师姑出手,释迦便立生满腹疑云,迫不得已只能已身再试,

    先见师叔使出了本门唯堂主级僧人,方有资格练习的‘天罡脉冲剑’,

    后又见师叔那一掌,竟有百年的功力,且是少林正宗大力金刚掌,晚辈才心中暗鼎。”

    今日少林之行,可不是来拉家常的,见释迦快乐得滔滔不绝,寒子剑意欲打断,却又不忍。

    见寒子剑欲言又止,释迦笑道:“师叔师姑从天而降,绝不是只想用拳脚,来教训我等这些不成器的晚辈吧?”

    见他主动切入正题,寒子剑立即开门见山,肃神问道:“我和芸儿此行,确有要事,石头城的女童案,你可知晓?”

    “禀师叔师姑,此案释迦全知。”

    寒子剑眉头一皱:“那案发期间,你可曾去过石头城?”

    微愣了一下后,释迦小心翼翼的低头谨问:“师叔如此发问,可有依据?”

    寒子剑脸色未变,他厉声再问:

    “案发现场,留有难以觉察的掌印,此掌印,正是大力金刚掌所至,此掌内力,相当混厚,除了你,恐已再无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顾九辞霍明澈小说〕〔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顾九辞霍明澈小说〕〔万千之心〕〔齐昆仑小说免费阅〕〔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开杂货铺那些年〕〔峡谷之巅〕〔三寸人间〕〔玩家凶猛〕〔这号有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