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她千娇百媚〕〔天启预报〕〔漫威之怪物猎人大〕〔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峡谷之巅〕〔我的北海动物园〕〔磨了10年剑的我终〕〔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十方乾坤〕〔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天才萌宝:总裁爹〕〔龙虎香江〕〔大奉打更人〕〔医者无眠〕〔小司机闯都市〕〔一世独尊〕〔帝世无双〕〔无双庶子〕〔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冷铁寒心剑 第163章 满身风雨半身伤
    听寒子剑突然提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突然被问得有些措手不及的冷灵儿,低着头暗暗心虚沉默几秒后,才结结巴巴的回答:

    “他们,他们毕竟是我的爸爸和哥哥…”

    “那就是这些事,都是千真万确的存在了,可是你也别忘记,自己是一位曾经立过誓言的警警,你心地善良,刚正不阿,应该永远是正义的化身!”寒子剑又急得直瞪眼。

    冷灵儿一听,却轻轻松松的回答道:“警警又怎么啦,警警也是血肉之躯,爸爸生我养我,哥哥爱我宠我,我无法唱着高调,给别人去表演大义灭亲,更不忍亲手将他们送上不归路,为了避嫌,我已经主动让开了。”

    “可是,你的所作所为,考虑过后果吗?”寒子剑急得再问。

    冷灵儿淌着眼泪又说:“后果,我根本不用考虑,古人尚有断指报亲恩之举,我虽反感他们的不义之行,但是该我承担的,我一定会去承担,就像今天扎你一刃,如果有人想追究,我仍然是不躲不避!”

    重重叹了一口气后,寒子剑又认真的说:

    “我知道你在亲情之间难以决择,但是我告诉你,其实你所知道的,黄博早就全部掌握了,你若还能信任我,就回一次石头城,立即找到他,将你还没有说清楚的问题,统统主动说出来!”

    这回,冷灵儿明显是被吓着了:“我爸和我哥,他们到底有多大的过错呀?”

    停顿了一下,寒子剑才愤愤而答:

    “他们已经罪不可赦!你若还继续执迷不悟,到时肯定会受到牵连,即便有人想庇护你,恐怕也是无能为力,再想想你的娘亲吧,倘若你也一头扎进这摊不能自拔的污水潭里,她以后怎么办?”

    突然提到娘亲,冷灵儿立即满脸的内疚,她略加思虑后终于痛定思痛着说:“嗯,我还是该听你的,他们倒行逆施,我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你既然还信任我,还肯听我的话,那就立即按我说的去做,但是他们的事,你不能再参与了,立即去把自己的事说清楚后,就尽快回来,乖乖的先在大哥大嫂身边呆着!”寒子剑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见他一直在纠缠这些问题,冷灵儿又急着问:“子剑,你是不是被调到别的部门去了,正悄悄在办我爸和我哥的案事呢?”

    寒子剑又将眉头紧锁着说:“不要多问,你知道得越少越好,这一次回去,最好连他们的面都不要见,你只需谨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回灵儿真的被吓住了:“完蛋了,他们一旦被你盯上,就肯定无处可躲了。”

    寒子剑的内心,此刻也为难之极,他只能摇了摇头后避重就轻继续撒谎:“不,我其实只是在暗中调查爸爸当初的惨死真像。”

    见寒子剑脸上又隐出了一些担忧,聪明的冷灵儿急忙郑重表态:“子剑你就放心吧,你所有的事,和我们今天的对话,我不会任何人说一个字出去!”

    终于轻轻舒了一口气,寒子剑又认真的朝她点了点头说:“你快先走吧!”

    看着寒子剑肩下那把长刀,冷灵儿又急得欲来扶他:“不,我立即要送你去医院。”

    寒子剑赶紧用手来推:“你又不听话,这要是让我妈看见了,我挨揍倒是小事,她非恶揍你一顿不可,千万不能把事情弄大,你快走吧,我疼得有些受不了了!”

    见他默默承担,冷灵儿的眼泪,又默默而起道:“对不起子剑,是我弄疼你了,爱你,永不后悔,离开你是最好的结局,灵儿从此将爱深藏,退出你的世界,你多保重吧!”

    寒子剑的眼睛此刻也红了:“你先去吧,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以后一旦有难处了,要及时告诉我。”

    最后一次拥抱着他,冷灵儿在他脸上柔情一香,才款款退身,然后用古人之礼,给寒子剑拜了一个万福金安后,终才捂面而出。

    泪流满面,心绪不宁的冷灵儿,在众包箱的曲折轮回拐角处,又和在此放哨的尹思燕撞了个满怀满抱。

    “大哥大嫂,求你们快带子剑去医院!”冷灵儿压抑不住的嚎哭,她伤心欲绝着,独自冲进了黑黝黝的安全通道。

    海龙和尹思燕一听,知道是出大事了,吓得急忙往‘水云间’里跑,一推门就见寒子剑一脸苦逼样,正准备出门。

    “嗨!这个野丫头,也太心狠了吧!”海龙看着那柄在微微颤抖,开始滴血的刀柄,直惊得目瞪口呆。

    寒子剑苦笑着,他摇了摇手轻轻说:“哎!她纵恨一刀,却让我心中愧意难消,大哥快把这区间的监控立即抹掉,倘若让芸儿知道了真像,她们两个要大打出手倒是小事,芸儿非立即铐了灵儿!”

    “行,傻子剑,你绝对和你家大哥有一拼,宁愿残伤自身,也要护全自己喜欢的女人,”尹思燕围着寒子剑绕了一圈后,她壮着胆子,将那染着血的刃柄刃尖,惊心动魄的看了一遍,急忙来扶着他往外走。

    三人一出门,寒子剑的裤兜里,就响起了信息音,尹思燕替他掏出手机后一看,哭笑不得着读了出来:

    “尊敬的中国移动全球通客户寒子剑您好,10086小妹温馨提醒,您已超过四个小时,没跟亲爱滴小媳妇儿联系了,心烦意燥,小心她闹!!!”

    海龙一听,也哭笑不得得挠头急问:“怎么办?”

    “让芸儿去医院陪我吧,最好能瞒住老妈,”寒子剑从一位服务生的托盘里,拿来一块毛巾轻轻披肩上,遮挡住了那吓人的刃柄。

    “那这个,该怎么给芸儿解释呢?”尹思燕一边替他回复信息,一边着急着问。

    “这是大哥喝多了,我们比武玩笑时弄的呀,”寒子剑忍着疼,笑着说。

    “却,你们两兄弟能玩成这个样子?你当你家芸儿,是小傻瓜吗?”回完信息后,尹思燕又将手机,塞进了寒子剑的牛仔裤后兜里。

    正在家里五心烦躁,六神不安的铁芸嫣收到回复,点开一看:“速来医院,子剑遇刺!”

    尹思燕哪知道有人要杀寒子剑这档子事呀,她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着实将铁芸嫣立即吓得半死。

    掀开被子,铁芸嫣披头散发的就往外冲。

    小咪了一会后起来,正在客厅里打扫整理的欧阳梅,见铁芸嫣额头冒汗,如一阵风似的,连鞋都不穿就去拉门,急忙来一把拽住她问:

    “怎么啦?怎么啦?”

    “子剑出事了!”铁芸嫣连头都没回,她光着脚就冲出家门。

    儿子出事了!

    这还了得!

    欧阳梅心里一慌,去抓起铁芸嫣的外套和两只拖鞋,急忙追了上去。

    苏中地区最大的私立三甲医院,就在龙凤山庄里,三公里的距离,铁芸嫣连下楼,一共用了十分钟不到,就已经飞到了吵杂的医院急诊大厅里。

    正在大厅中央候着的尹思燕,见穿着白色小睡衣的铁芸嫣,满头大汗的急冲了过来,袜子上,裤筒上已经全部是泥泞,她这才明白,自己刚才发的那个用词不当的信息,是多么的欠揍了。

    “子剑,子剑,子剑呢?他在哪里?”铁芸嫣满脸通红,她神色慌张的喘着气,结结巴巴的拽住尹思燕问。

    “别紧张,别紧张,子剑已经被他大哥和三嫂带去拍片子了,”尹思燕有些心虚的回答。

    “子剑到底在哪里呀?你快带我去呀!”铁芸嫣的急得都哭出来了。

    远远的看见,欧阳梅也已经小跑着,出现了视线里,尹思燕转身,对身边的导医嘱咐了一下后,这才领着铁芸嫣去了急诊大厅的二楼。

    医院是自家的,自然免了挂号排队等繁琐的过程,等铁芸嫣和尹思燕到达影像中心门口时,苦着脸的寒子剑,已经被海龙扶出来了。

    旁边还跟着海龙的美国三老婆,本院的院长李汝涵。

    “子剑!子剑!”

    铁芸嫣喊着,就欲往寒子剑身上扑,却立即被海龙和李汝涵同时伸手拦住了。

    这才发现寒子剑左肩下的闪光刀柄,而且正在滴血,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染红了一大块,铁芸嫣这回彻底急了。

    “是谁?是谁干的?凶手逮住了吗?”眼里喷着火,脸上挂着怒,铁芸嫣握着拳头追问。

    见铁芸嫣一身泥泞,连鞋都没穿,寒子剑松开海龙,伸出右手,替她抹去脸上的几块小泥巴,然后歉歉的笑着说:

    “没事,我们喝多了,说要比划一下,然后大哥一个失手,我也一个大意,然后就轻轻的挨了一刃。”

    此时,欧阳梅也已经火急火燎的到了。

    一听说宝贝儿子竟挨了海龙的刃,欧阳梅恼得,急忙把衣服给铁芸嫣披上,将那双拖鞋扔她脚下后,转身便抢过一位清洁工手里的拖把,然后双手轮起,恶狠狠骂道:

    “大兔崽子,你原来是个录语不离口,背后下狠手的大混蛋,你这想要了我的老命吗?”

    见那长长的拖把铁柄,已经劈头盖脸的抽来,海龙立马嬉皮笑脸的抱着头,在夺路而逃的途中回头喊道:

    “最小的小媳妇儿,子剑就交给你啦,哈哈!”

    见尹思燕捂着嘴,也好似在坏笑,铁芸嫣强忍着怒火,从李汝涵手里夺过彩超底片,对着光线充足处细看。

    可她哪看得懂片中这些彩影叠叠。

    于是,铁芸嫣又将质疑的目光,投向了李汝涵。

    身材高挑,体型玲珑,粉面桃腮,棕发披肩,蓝眼睛高鼻子的李汝涵,自然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像。

    非常严肃的,李汝涵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带着歉意,带着笑容对铁芸嫣说:

    “真的没事,只是贯通皮肉伤,没动筋伤骨,现在咱们就去手术室,我要亲自替子剑拔刃,梅阿姨您别恼,芸妹妹你也别急,大坏蛋龙哥哥,这个星期归我管制,等今天晚上回去,我保证会狠狠的收拾他,一定替你们出气哈!”

    贯通伤!!!

    铁芸嫣一听,急忙又转过去一看,果然见那血迹已干的刃尖根部也在渗血。

    “子剑!子剑!你昨天还答应过我,说以后不会再离开我的视线…你,你… ”铁芸嫣心疼得开始哭鼻子,她欲去捶打他,又舍不得,她想去抱抱他,却又怕再弄疼了他。

    欧阳梅一听,也扔了拖把柄,转过去一看,又急得揪住寒子剑的耳朵骂道: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为什么不肯听芸儿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威震九州〕〔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秦时明月之雄霸天〕〔玩家凶猛〕〔叶辰夏若雪都市极〕〔农家福女有空间〕〔我的仙侠被入侵了〕〔小阁老〕〔我真的不是气运之〕〔我妹妹在万界氪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