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贤婿全文免费〕〔帝少追缉令,天才〕〔太古龙神诀〕〔神医废柴妃:鬼王〕〔第一狂妃:废材三〕〔一代兵王秦风〕〔你猜我是怎样的妖〕〔战法荣耀〕〔下一个夏天〕〔简安安厉少霆〕〔宠妻请入怀全文免〕〔锦鲤空姐又跟男配〕〔超级女婿林炎〕〔重生之超级银行系〕〔若离〕〔苏奈〕〔魔族之劫〕〔沈慕衍〕〔从一人之下掠夺万〕〔金钏逐波江水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冷铁寒心剑 第173章 含屈老兵框正道
    带走皋鸾后,冷灵儿又陷了入沉思…

    先不去猜度,那个神秘的信息源自何人了,既然这个线索真实可信,那就按他,或者是她的指示办吧。

    现在的关键,是绝对不能让褚墩那个老王八蛋,知道皋鸾已经入网。

    那么,要将皋鸾放到什么地方才保险,冷灵儿却有些为难了。

    石头城就这么大,关人的地方就那几处,把皋鸾放在哪里,都难逃褚墩的耳目,总不能把她带回家去吧。

    拖着皋鸾的大行李箱,带着她上车回程时,天已经麻麻亮了。

    此时,冷灵儿却收到了黄博的一条信息:

    ‘皋鸾的安全,立即交由黄薇薇负责!’

    冷灵儿读完此信息三秒钟后,副驾驶上精神抖擞的黄薇薇,突然对陈中华说:

    “靠边停车!”

    陈中华虽有些莫名,却只字不问,立即执行。

    等车停稳后,黄薇薇笑眯眯的下车,她绕过去后拉开车门,把陈中华拽出来说:

    “你陪灵儿,自由活动去吧,皋鸾的安全,现在由我来负责!”

    冷灵儿一听一愣后,立即明白:

    嗨,鬼东西,看来这个信息,是你授意而发,就为支开我和陈中华吧!

    哦,感情这神秘的父女俩,还有一个高级别的秘密据所地呢!

    得,我还是乖乖听子剑的话吧,知道得越少越好。

    不过你们的良苦用心,都是一个目的,就是想护着我,灵儿谢谢了。

    “别怕,她会保证你的安全,”又安慰一回皋鸾后,冷灵儿也下了车。

    黄薇薇独自一人,拉着皋鸾呼啸而去,冷灵儿呆呆的立在路边,她朝天漠望。

    此刻,黎明的曙光,已撕去夜幕的轻纱,露出了无限片昊昊的晨光。

    清新中,那两位清洁工阿姨,正拖着垃圾车,轻舞扫把辛劳而作。

    路边的泡桐树上,几只小黄莺正在欢乐中且歌且舞。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看了看后,冷灵儿轻轻的说:

    “拦车,去城南。”

    正在树下双臂劲舞,做扩展运动的陈中华,立即一个空翻跃至路中,拦下了一辆空驶的出租车。

    途中,冷灵儿下车,买了三份包子豆浆,驾驶员接过其中一份,乐呵呵谢过后,出租车装满芹菜肉馅儿味,载着他二人,慢行穿越红绿灯密集的市中心时,正是夜班收工点。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离了开主城区,驶进了一条通往郊区的乡路。

    沿着这条双向单车道的水泥路,行驶不到三公里,冷灵儿也突然叫了声‘靠边停车’。

    付了车资,打发走出租车后,陈中华也不多问,他立即被眼前这乡野气息吸引住了 。

    远远的望去,东山顶已泛见红云。

    身边,是两排随晨风轻摆的杨柳依依。

    路两侧,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小水渠,小水渠间,是一片片绿油油,正在拔节分叉的水稻。

    几十米开外,有一位戴着草帽,穿着水裤的大叔,他左手握着一把尖长的小铁铲,右肩上扛着一串湿漉漉的竹编鳝鱼笼,正一脸喜色,沿着那窄窄的稻田埂,朝这边走来。

    看来这位大叔,今天的收获颇丰,陈中华正欲上前去招呼,却听得一个电动车的轻刹声传来。

    回头一看,见冷灵儿张开双臂,突然在路边拦住了一位骑着电动车,穿橙色挡风衣,戴着挡虫镜的中年魁梧男人。

    陈中华一乐,心想,你这是干嘛呢?

    跑这里查电动车来了吗?

    那我得去帮帮场呀。

    等陈中华近前,那中年大叔已支好车,摘了眼镜,他哈哈大笑着说:

    “好样的,灵姑娘,我陆兵果然好眼力,绝对没有看错人。”

    陈中华一听这个名字,再细看那人后,忙暗自小惊:

    此人正是从军营以正营转业回来,任了几年派所一长后,又被开了的一位资深老安公。

    不过,他的遭遇,大家心里都非常明白。

    这个陆兵,那是他因为不畏强豪,得罪了某位高衙子弟,而又拒绝说情不肯通融,一意孤行的欲强硬法执,才被一个莫须有,开了的。

    后来,逼于生计,陆兵便去石城一中,屈做了一名安保队长。

    看来,冷灵儿是故意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等他了。

    可陈中华却不知道,冷灵儿偏偏连这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没有多余的寒暄,冷灵儿笑着直入主题:“刚才我们超您时无意中看见了您,您应该知道我在此等候,欲为何事吧?”

    “知道,知道,可不能在这里说吧,”满脸刚毅的陆兵果然是军营铁汉,特豪爽,特果断。

    冷灵儿也不含糊:“此事,暂时还是尽量缩小范围吧,我要尽快破案拿凶,需要得到您的帮助。”

    朝四周张望一下后,陆兵扬起剑眉,他指着左后方的一座泵水站说:

    “去那里吧,我有位生死老战友,在此负责引水灌田。”

    见冷灵儿点头应允,手脚敏捷的陆兵便掉转车身,领先回了头。

    几分钟后,陆兵朝那座低矮的平顶小水泥房,扯着嗓子大喊:

    “老伙计,来贵客了,快将今天钻了你竹笼的鳝鱼烫烫杀杀,然后煮上几碗鲜汤,再来两杯小酒。”

    未见人影,一个豪爽的声音先传到:“哈哈,好呀,好呀,有客自豪门来,不亦乐乎。”

    等发声之人露面后,冷灵儿和陈中华又同时一乐。

    这不是刚才那位捕鳝大叔嘛。

    将三位客人请入里间,那捕鳝大叔,将电水壶放满水插上电,又取来纸杯茶叶后,便提着今天战利品出去,他真给大家做早餐去了。

    在一张塑料凳上落座后,冷灵儿先礼再问:“敢问大叔尊姓大名。”

    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用陆兵回答,陈中华一边施礼,一边笑道:“晚生陈中华,见过陆兵老前辈。”

    “哈哈,客气客气,”陆兵乐得直拍大脑袋。

    见冷灵儿莫名其妙,陈中华这才用最简短的语言,将陆兵的故事,和盘托出。

    羞涩得一笑,冷灵儿没再多礼,她直接开门见山:“陆兵叔叔,麻烦您说说叶翰林的事吧。”

    陈中华一听,急忙偷偷打开了口袋里的录音笔。

    见电壶水已开,陆兵先将茶泡上,然后用双手递给冷灵儿一杯后,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让憋了几个月的心事,开始悉数倒出:

    “叶翰林出事的前一天开始,因一位同事丧父,我便替他顶班,整整一个星期,都没离开学校门卫半步,

    那天该翰林值夜班,下午三点多一点,她老婆皋鸾提着两瓶酒和一袋快餐盒来了,过了三个小时后她才离开,经过门卫时,皋鸾和我招呼过,她说翰林心情不好,酒喝多了已经睡下,叫我得空去看看他,

    那天也怪,平常几乎天天加班的建筑工人,却被放了半天假,

    更奇怪的是,工人们统统被放假了,却来了十一辆正在转动的满载混凝土泵送车,

    这些车上的驾驶员,将车依次停好后,就立即统统离开学校走了,

    我当时暗想,是不是晚上要大规模的加班,开始浇筑操场呢,

    可皋鸾才离开一个小时左右,学校里竟突然来了一位大人物……”

    冷灵儿急忙打断问:“来的是谁?”

    喝了一口水后,陆兵继续说:“来的是省厅褚墩和他的表哥褚厚,同时来的还有两辆五菱宏光面包车,那面包车里竟出来了二十多个小青年,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褚墩转了一圈后就独自开车离开了,那二十多个小痞子,那天好像挺乖的,他们没有吵闹,没有喧哗,全部消失在了校园里,

    我有些不放心翰林,便想去看看他,谁知道刚到宿舍楼下,便被拦住了,拦我之人穿着便衣,大概三十岁左右,倒也眉清目秀,

    他竟亮出了警照,并警告我从现在开始,不许再离开门卫室一步。”

    冷灵儿急忙打断问:“那人的警证上,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警位?”

    陆兵摇了摇头说:“我根本没看见,他只亮了一下封面,根本没打开。”

    “嗯,您继续。”

    陆兵又点了点头说:

    “见他亮了证件,我当时也没多想,便老老实实的回去了,于是就这样,一直到夜里十点半,那位便衣,又带着三个染着黄发的年轻人来了,他们就一直站在学校门口,

    过了一会,操场上突然传来了动静,我探头一看,只看见里面手电光闪动,那些混凝土车也开始排着队,进入操场倾倒混凝土。”

    冷灵儿一听,又打断了陆兵问:“您是说,那些混凝土泵车,并不是本车驾驶员开进去的吗?”

    陆兵答道:“不是不是,那些混凝土的原车驾驶员,出去之后就再没回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四十,他们才一起回来将空车开走了。”

    “嗯,然后呢?”冷灵儿又问。

    陆兵喝了一口水后说:“我当时就觉得蹊跷,只不过是浇个操场混凝土而已,有必要弄得如此神神秘秘吗?

    于是,我便好奇得出了门卫室,可是那个便衣,却又凶巴巴的将我赶了回去,并亲自站在了门卫室的门口看着我,

    后来,一直到凌晨三点十分钟,动静才停止了,那两辆五菱宏光面包车,是早晨五点三十五离开的,褚厚也开着自己的车,同时离开了。”

    冷灵儿又问:“那个便衣,是什么时候走的?”

    陆兵答道:“他们是同时离开的。”

    “两辆五菱宏光的车牌您还记得吗?”冷灵儿皱着眉头又问。

    陆兵又答道:“记得,记得,那两辆车的车牌,来时都被用破布遮了,由于刚来时他们备戒不严,我便多了个心眼,悄悄绕过去把两辆车的都偷偷车牌记下了,是石a42352石a51414。”

    “那后来呢?”冷灵儿给陆兵续了一杯水后,又问。

    好像才想起要抽烟,在取冷灵儿的同意后,陆兵将烟点着,狠狠吸了几口后说:

    “他们全部离开后,我就去了新浇筑的操场探望,才发现只浇了四分之一不到,不过奇怪的是,其他地方都用的是普通混凝土,唯独那预定摆放篮球架的地方,竟用的是速凝混凝土,我用脚踩时,已经踩不动了,

    当时我还是没多想,回了门卫室后,我才想起翰林,急忙去看他时,发现宿舍里却空无一人,

    于是,我便叫上了另一位同事,我们一起,将校园里找了个遍,都没找到他,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心里猛一震,翰林肯定是出事了,我当时恨得,直接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顾九辞霍明澈小说〕〔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千之心〕〔渣了五个大佬后妖〕〔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齐昆仑小说免费阅〕〔峡谷之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三寸人间〕〔玩家凶猛〕〔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