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就和未婚妻退〕〔战王归来〕〔荣耀巅峰〕〔刑警使命〕〔开错外挂怎么办〕〔抗战韩疯子〕〔无敌养凤系统〕〔万界第一神话〕〔透视神医女婿〕〔从西游开始签到诸〕〔在座的各位都是大〕〔超能神棍〕〔我怎么就成灾星了〕〔这个煮夫你惹不起〕〔最强食物系武魂〕〔我有一个万界交易〕〔有侠刺找你〕〔哥哥,不可以〕〔将军夫人惹不得沈〕〔总裁爹地请温柔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冷铁寒心剑 第187章 智惑坏蛋空释舱
    空军一号,竟然被被恶劫了!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恶徒有什么动机?

    按以往电视剧中的套路,劫机坏蛋应该会主动联系,要求谈判提条件,可他们为什么反却关闭了信号源,无论怎样呼叫,都没有回应了?

    一堆疑团无法破解。

    此刻,南部湾战区和白云机场方面,只能从雷达显示屏中,眼睁睁的看着空军一号越飞越远。

    六架护卫的战斗机,也曾在空高做过几次意欲逼降的高危动作,可是已经失去控制的空军一号,却用鱼死网破的状态,置若罔闻着横冲直撞,我方护驾的战斗机群,也只能作罢,继续伴飞。

    现在,只能从枭龙小分队传回的影像,和六名飞行员的目测汇报中,紧急做出各种猜测和预判。

    如此重大的突发事件,身为安公刑部和国安部的最高将军,铁国兴自然在第一时间获悉。

    铁国兴也是在医院的楼顶,被一架墨绿色的直升机,接到一座军用机场后,然后马不停蹄的再由一架军用专机,紧急送到了南部湾战区。

    爸爸的胃部,被光超和核磁共振,检查出了一块正待定性的小阴影,铁芸嫣正急得要哭鼻子呢,却莫名其妙的被爸爸带上了飞机。

    一路上,见爸爸和随行的同志都峻着脸一言不发,铁芸嫣自然也不敢多问,她也没多想:

    大概是,有什么重大事件,需要爸爸亲自去处理吧。

    可等到了忙而不乱,大家都一脸着急的南部湾战区作战室后,铁芸嫣一听到那频繁的急促呼叫声中,频频传来‘空军一号’被劫的汉英单词时,她这才被吓得大脑一眩。

    第一反应和第一本能,铁芸嫣立马掏出了手机,她要立即给爱人打电话。

    铁国兴一见,急忙抢过女儿的手机,安慰着说:

    “你一定要冷静!子剑的真实身份,只有马息尔知道,他们现在虽情况不明,但空军一号在继续飞行,就不要太担心,你这一个电话过去,立即就会暴露子剑的身份和位置!”

    铁芸嫣又突然被一语惊醒,只能手足无措的趴在指挥台上,急得默默的落泪。

    “您刚才说,谁在飞机上?”正盯着显示屏的战区将军,闻言后一惊,他怕自己耳误,急忙转头再问老长官。

    “寒子剑!”

    铁国兴大声回答。

    这回,是众人皆惊,大家统统回头看着铁国兴和铁芸嫣。

    两位身穿空管制服的女孩,立即跑来铁芸嫣身边,左右搂着她宽慰。

    “现在是什么情况?”铁国兴也盯着显示屏发问。

    “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就等您来决策呢,”我们的战区将军严肃的答道。

    “快说!”

    战区将军从部下送来的茶盘里,端了一杯才泡好的铁观音,用双手递给铁国兴后说:

    “空军一号的逃生舱,已被打捞登舰,可舱内却空无一人。”

    铁国兴听了后,又一惊:“如此说来,马息尔还在飞机上。”

    战区将军答道:“是,但是这种想象不到的情况,我们目前还不敢通报给美方。”

    铁国兴一听,缓缓点了点头后说:“嗯,你们做得非常正确,空军一号上出现了武器,必定是他们的内部出了奸细,马息尔既然放弃逃生的机会,没有离开飞机,那就肯定是和寒子剑在一起,他们大概是躲起来了,正待机而动,一旦这个消息被捅出去,被那些坏蛋和那个奸细知道,他们就太危险了。”

    喝了一口水后,铁国兴又问:“美方现在是什么部署?”

    “他们什么都不肯说,”我们的战区将军同志,无奈的回答。

    “这不能怪他们,”铁国兴听了又点了点头。

    这种情况,自然不能怪人家。

    毕竟,空军一号是从你处起飞的,现在不但莫名其妙的被劫,还失去了一切联系,你们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说,统总先生的逃生舱已经安全释放,可毕竟还有三十多名要员的生死不明,怎么能再绝对信任你们呢!

    此时的空中,我们的枭龙战斗机小分队,护着空军一号才重新进入公海,迎面就飞来了六架挂着实弹,从航空母舰上紧急起飞,赶来护驾的美方f/a-22emd猛禽战斗机。

    “这里是光环战斗小组,空军一号已被接管,谢谢枭龙护送!”

    南部湾战区的命令,也立即传至六名飞行员的耳麦里:“枭龙分队,立即返回基地!”

    “祝光环一路平安!”

    “祝枭龙安全返回!”

    六架枭龙和六架f22,在空中擦肩而过时彼此敬礼,然后同时在空军一号的左右,划破团云侧翻掉头后,再迅速完成编队,各奉其命,各司其职。

    和六架f22战斗机同来的,还有两架载着空中救援装备的大型运输机。

    这两架乳白色,拥有4台涡轮发动机,巡航速度不低于一马赫的c-5大型运输机里,还带来了一百六十名海军陆战队的特种兵。

    另外,还有一架加油机和一架空中预警机,也紧随其后。

    另一架空军一号,得到美方的命令后,已在返回途中,去接那个其实是空舱的统总先生了。

    此刻,美方的空中力量,已完美的部署到位,正在待命。

    与此同时,浩瀚的海面上,根据遭劫空军一号目前的航行轨迹,做出预判后,三个相距千里之遥的航母战斗群,正进行紧急分散,然后沿着这条航线,排开了一条超级长龙阵,并做好了各种应急预案和战斗准备。

    如果遭劫的空军一号,被敌人劫持到敌对国,只要统总先生或者是可代替统总之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即发动毁灭性的报复战斗。

    可是,到目前为止,没得到统总先生的任何指示,也没有被劫空军一号上的实时情报,所以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乖乖的一路护驾护航。

    魏豹这一招,确实是用得挺狠的,不谈判,不沟通,不光切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连那三十九名俘虏随身的私人联络设备,都统统被没收关闭了。

    就是要让你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敢轻举妄动才好。

    至于结局如何,魏豹已经不再考虑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死也要惊天动地的轰轰烈烈。

    还是那两名眼睁睁看着总统逃走的敌人,他们按魏豹的指示,又重新杀回了空军一号的最底层舱室里。

    将这虽整齐,但是并不宽敞,由一些看不懂的设备机组和行李间组成的底舱,再仔仔细细的搜查一番后,他二人并未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两名同样是记者装扮,系着蓝色领带,西装革履,三十多岁的精装汉子,嘻嘻哈哈的抱着大黑冲拾级而上,打算回去向大哥复命,可才爬了一半楼梯时,其中一名汉子却突然回了头。

    “等一下兄弟,我再去那个货仓看看吧。”

    “刚才不是看过了吗,那里面堆得满满的杂七杂八,哪是藏人的地方。”

    “小心为好,还是再去看看吧。”

    “就你细心,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这名想偷懒的汉子,就势往楼梯踏步上一座,他看着同伙蹬蹬蹬的下了楼梯,拐了一个弯后,消失在了视线里。

    直奔货舱的那名汉子,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朝这刚才未能打开舱门的货舱里,又张望了一番后,还有些不放心。

    他才举起**,打算砸破这舱门的窗玻璃,意欲朝里面那堆积如山的杂七杂八,来上一梭子时,脑后已经突然挨了重重的一击。

    这汉子,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下,就软了。

    从暗黑的楼梯下冲出来的寒子剑,给了敌人重重的一击后,立马又伸手提着他的后衣领,将他架住的同时,另一只手闪电般的,去捞起了那只即将落地的大黑冲。

    先将这个第一倒霉的家伙,轻轻拖回楼梯下,隐到那组不知何用的铁柜子后面。

    然后,将缴获来的大黑冲交给马息尔,寒子剑又朝他父女二人,伸出食指竖至唇中后,才从背后,又抽出那支尖柄的白玉痒痒挠反握着,又悄无声息的隐回到了楼梯口的拐角处。

    那名正在偷懒的汉子,等了好几分钟后,却连一点点动静都听不见了,他有些不放心了。

    大声喊了两声兄弟后,见无应答,他也端着大黑冲,蹬蹬蹬的跑了下来。

    才下至倒数第三阶铺着地毯的踏步后,他就急不可待将脑袋伸得长长的,越出楼梯护板,朝左边张望。

    此时,根本容不得他反应,只见眼前白光一闪,寒子剑手中的那支白玉痒痒挠柄,已经狠狠的从他口中插进后,立即又染着红色,从他的后脑勺穿了出去。

    这才立即冲出来,用左手推着这即将跌落的死人,寒子剑又同时仰头,朝后上方快速伸出右手,将那只正在腾空翻滚的大黑冲接了过来。

    然后单手提着死俘虏,又将他拖回原处后,马息尔和凯琳娜这回才轻轻舒了一口气,一起朝寒子剑竖起了大拇指。

    气急败坏的从爸爸怀里走出来,凯琳娜恶狠狠踢了第一名汉子的腿间一脚,见他被踢得微动了一下后,凯琳娜还不解气,又举起从货舱行李箱找来的一支短剑,俯身就朝他的胸口欲猛扎。

    寒子剑一见,急忙出手拦住凯琳娜后,轻轻说道:“别急,先审一下吧,我们需要尽快弄清敌情。”

    干脆一屁股坐到钢铁地板上,寒子剑扶这汉子起来,先用一根准备好的细绳,将他的双手,紧紧捆绑在身后,然后再温柔的将他搂到怀里。

    等捂好这汉子的嘴后,寒子剑才给了凯琳娜点了点头。

    凯琳娜自然心领神会,她也蹲下来,立即用那冒着寒气短剑尖,给这名汉子免费实施了一次,破鼻小手术。

    这汉子的鼻梁正中,被凯琳娜狠狠分成两瓣后,终于才醒了。

    他疼得直想大喊警示,却欲喊无声,只能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凯琳娜。

    低头附他的耳边,寒子剑轻轻的问道:“快说,你们一共几个人?”

    事已至此,这汉子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下场,岂肯乖乖就范,他忍着巨痛,任那红鼻血儿和脏口水儿自流不止,就是死不开口。

    哪有时间跟你再瞎耗,寒子剑又抬头看了凯琳娜一眼。

    这回,凯琳娜更利落,她恨咬唇角后,再一次手起刀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顾九辞霍明澈小说〕〔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千之心〕〔渣了五个大佬后妖〕〔顾九辞霍明澈小说〕〔齐昆仑小说免费阅〕〔峡谷之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三寸人间〕〔玩家凶猛〕〔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