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炼金手记 四:干脆面的价值
    . ,最快更新炼金手记最新章节!

    雷错愕了半秒,回过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干脆面在说话,证明它的确被外来意识占据了躯体,但这只“邪物”的行为,却难免和雷印象中狡诈残忍的形象有些反差。

    但不管怎么说,邪物代表了危险,雷立刻反应过来,大拇指弹开弥亚之血的瓶盖。

    “不!”干脆面惊恐地转过半张脸,“求你,别那么做!”

    “给我放过你的理由。”雷没有立刻泼出弥亚之血,原因在于,这只占据了干脆面躯体的邪物,第一时间也没有露出攻击的意图。邪物可以与人正常交流,雷在列奥娜身上已经验证了这点,如果情况可以控制,他愿意冒些风险,尝试获得更多的与邪物相关的信息。

    “我……”浣熊眼珠子转了转。

    没等它说完,一个铁笼子哐当一声被扔在它面前,雷冷冰冰地说:“进去,锁上。”

    药剂瓶里泄露出来的气息让“干脆面”又想起了之前的血火,这里是表世界,它可没有再一次保命的本钱了。强烈的危机感,让“干脆面”克服了撸猫的欲望,它浑身毛发炸起,咻一下钻进铁笼,用灵巧的双手关上铜锁。

    因为不确定铁笼是否真的能困住现在的干脆面,雷没有靠近,突然被放开,荷鲁斯凑到雷脚边喵喵叫着摩擦他的裤腿,这时干脆面躁动不安道:“能不能……把它……也放进来?”

    它巴巴望着荷鲁斯,双手无处安放。

    雷面色古怪。

    “别误会。”干脆面觉得十分丢脸,“这只是……这该死的……哦,不,求你把它收起来。”它望着雷手里的药剂瓶。

    雷没有理会干脆面的要求。

    “先解释现在的情况吧。”

    “如你所见……”

    “干脆面”内心十分屈辱,放在其他时候,它绝不会和眼前这家伙妥协。虽然很久以前,它也是人类,但在虚空中游荡的漫长岁月,早已磨灭它对人类文明社会的最后一丝归属感,为了降临表世界,它绝不介意毁灭某个无辜的灵魂,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它也绝不介意杀死任何人,并不会受到良心谴责,就和人杀死牛羊一样。

    但上一次的血火灼烧,已让它受到致命的重创,降临表世界又让它几乎消耗完了了最后的灵魂力,更糟糕的是,这个和它沟通的信徒,竟然是一只浣熊!匪夷所思!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它被困在这只卑劣下贱的小东西的身体里了!

    “我从……里世界……降临,现在被困在一只……浣熊……身体里。”

    使用浣熊的声带虽然十分别扭,但它吐字越来越清晰了。

    “我知道。”雷说,“说你是什么东西?然后,再重复一遍,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人类!”浣熊尖叫,“我是人类!和你一样的人类!”

    人类?雷怔了一下。

    “我之前也是一名炼金术士!但有一天,我在里世界迷失了……”干脆面嗓音尖锐,“我绝不会给你带来危险,请相信我,虽然我以前有时清醒有时混乱,但前阵子我受过伤,那些在我游荡里世界时附着在我身上的恶念也因此消除了,所以现在,我是和你一样的,至少按灵魂来说,我是和你一样的人类。”

    雷挑起眉头,迷失的人类灵魂化身邪物,这种情况不算罕见,在收集灵魂升华材料时,他就见过被人面蛇控制的灵魂。但邪物说的话可信度很低,就算它说的是真的,凭它曾试图占据劳伦特的灵魂,它就绝非善类。

    不过这只邪物误入了浣熊的身体,却是雷借此研究邪物的好机会。

    这时浣熊小心翼翼道:“能不能……”它努力把视线从荷鲁斯身上收回来,摸着肚子,“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

    ……

    “不要有任何额外动作。”

    餐厅里,雷打开牛肉罐头,给干脆面暂时打开了铁笼。干脆面猛地一窜,雷心中一惊,却见干脆面捧着牛肉,在储水罐边不停涮洗。

    “这该死的,让我离水远点!”一边用尖锐的声音表示厌恶,身体却欲罢不能。

    雷内心推测,这家伙大概是因为灵魂受了重大损伤,以至于鸠占鹊巢时无法完全压制浣熊的本能。握着弥亚之血,他问道:“为什么你不惜受伤也要来到表世界?”

    干脆面愣了一下,然后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好像忘了。只有很少的印象……好像,那是种本能,就像飞蛾被火光吸引。“

    雷本想知道表世界究竟为何吸引邪物,却没得到答案。正想着如何追问,灵感却忽然涌了上来!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等等……”雷顿了顿,“马尔斯门罗,你叫马尔斯门罗,没错吧?”

    突然被叫出真名,干脆面动作僵了一下。现在它当然早已推断出来,就是面前这个年轻男人,利用浣熊的灵魂作挡箭牌,要走了它的指骨,很明显,这个男人欺骗了自己,不过,它并不愿意和他撕破脸,至少现在不愿意。

    “没错。”干脆面小心翼翼地回答。

    “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一件事。”雷说,“你用那枚指骨为媒介,找到的那个魂所在哪?你还能找到吗?”

    干脆面怔了一下,点了下头。

    “给我那里的信标!”雷急切地说,顿了顿,又语气一缓,“如果我确定你对我没有危险,我会考虑给你自由,但不是现在,明白吗?”

    “我完全明白。”干脆面忙不迭点头,心中暗道,这枚脆弱的铜锁可困不住它。如果那个男人进入了里世界,他的身体将毫无防备,到那时候,就是它离开的时候。顺便把这个男人干掉,解除隐患。

    使用起浣熊的双手,马尔斯门罗还有些不习惯,不过,它只需要指导,就让雷画出了通向劳伦特魂所的信标。那个魂所已经几乎成了废墟,马尔斯门罗不知雷要做什么,也无心去管,此时它的心中只有逃跑。

    拿着劳伦特的魂所信标,雷不禁有种刮彩票的感觉,那对他来说是个未知之地。抛掷骰子,得到17的点数后,他明白这应该不是这只邪物设下的陷阱,毕竟这只邪物的灵魂已经被困在干脆面的躯体内。

    如果,他找到了劳伦特的魂所和他的超凡核心,眼前面临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