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孤儿大帝 第一卷·平西王剑 第四十五章 金夕鹏
    “杀了我顾家的人,竟然还有脸面活在世上。”

    浑身黑衣之人如潜行在黑暗中,哪怕飞入高天,在白日照耀下亦绽放着浓郁的阴冷。

    他自言自语,却遥盯着下方群山万里,目光洞穿簌簌林木,穿过山洞淌溪,望见了一间奢华到极致由灵石所砌成的房屋。

    黑衣之人信手一抓。

    “谁……等等……”

    嘭!

    灵石屋直接裂开大缝,一个人影好似被莫名的威力束缚,在大片灵石的碎屑中冲出。

    “你就是那个兽修?”

    几乎眨眼间,兽修被黑衣之人拉过百余里,强行抓到了手心中。

    “啊——!你,你是谁?”

    仅仅是强行被移动了百里,兽修的身体已经被巨力扯散,在空中到百里灵石屋之间若血墨般画了浓浓一笔,大量的血雾漂浮在空中,由地面蔓延成直线,蔓到黑衣之人手心。

    兽修的身上本缠绕着两只血蛇,如今血蛇亦被拉力扯成血雾,只要凄厉的血肉残渣挂在兽修的身上,这兽修竟是丹境的人,他惊恐看着瞬间将百里外的他擒拿的黑衣之人。

    “顾,顾家,你是顾家的人!不——!你是顾家的人!”

    兽修凄厉的大吼,明白了,他看见了腰牌,眼前的黑衣之人是顾家的人!

    当年他曾在鱼巢村修行血炼之功大开杀戮,无意间杀过两个顾家的修士,本已经躲进深山之中,多年过去还以为顾家忘了,怎知道今日终究还是来了顾家人。

    “大人,我错了,我是误杀的,我不知道当年那两人是顾家的人,他们一来就联手攻我,何况他们本就境界低,是自己寻死,非我的过错啊!”

    黑衣之人没有感情的声音冰凉道:“我顾家的人境界很弱?”

    “不,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大人……”

    “下面的鱼巢村是顾家的领地,你装神弄鬼骗取祭祀的血肉,畜口你要,人你也要,你就是山里古神?”

    “不不不……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对他们下手,我……”

    兽修没有注意到,他的身边渐渐飘起了稀薄的云雾,不知不觉间已将整个鱼巢村上空笼罩。

    “喂,大家快看,天上那是啥?”

    “好像是人,两个人啊!”

    “衣服是古神,是那个山里的古神!”

    常年生活在山林中的狞猎者,眼力自然极好,纵然都是凡人却也能遥望长空,看见天上的情况。

    “我认识,我认识你们看黑衣服的,腰上的牌子我认识!是顾家的人!”

    “就你眼神好!顾家,哪个顾家,你咋认识的?”

    “就是那个顾家啊!咱们交了图腾玉,答应庇护咱们的顾家!我记得,我记得当年有两个顾家的大人来过我家!”

    “是顾家人来杀邪神了!咱们村子送信的人把信送出去了!十年了,顾家他们来人了!”

    天上黑衣之人露出毫无感情的瞳孔,仿佛他根本没有常人喜怒哀乐。

    “我平时不会露出我的身份牌。”

    “大人,大人你……”兽修看到黑衣之人的双眼时,就如被寒冷的玄冰扎中心脏。

    “死吧。”

    身边稀薄的雾气渐浓郁,即将遮天蔽日。

    兽修的瞳孔大大的睁开,浑身寸寸冰结,血管中流淌的滚烫血液崩溃的混乱溢出,心脏停止了跳动,大脑的意识化作乌有变成了一具尸体,瞬间即陨命。

    “古神死了!邪神死了!”

    “顾家的大人好!大人!大人!”

    “苍天睁眼了!”

    黑衣之人将兽修的尸体抛落,任尸身自高空往地面落下。

    “你们为何信奉邪神,却不信奉我顾家?”

    “你们为何身为顾家的庇护族,知情不报,却年年以血肉婴孩祭祀他,养育他?甚至让其凭此踏入丹境。”

    嘭!

    尸体砸落地上,发出巨响。

    盖过了本就人丁稀少的鱼巢村所有人的呼喊。

    “大人……”

    黑衣之人的声音受灵力震荡四野八方。

    “你们想反吗?”

    黑衣之人将腰上的顾家腰牌摘下,紧紧捏在手心,本无神的眼中终于绽放出一缕淡淡的光。

    “灭吧。”

    浩瀚的乌云轰隆,稀薄的雾气瞬间化作淹没天穹的黑雾,青天的白光被完全遮盖,无尽的阴影投射到整个鱼巢村中。

    无声无息,乌云洞开,一轮漆黑的星辰替换大日,黑衣之人屹立在大日之中绽放出里里黑芒。

    空气中的声音被抹除了。

    距离鱼巢村大约六七里地的半山腰上,一个早上逃走的女孩爬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村落。

    “那是什么!”女孩眼中的惊惧无法掩盖,她紧紧藏在山石后面遮挡了自己。

    天间的光既被排斥,又被吸引,所有的光混合在一起化成各色的白,又在乌云中颠倒,一柱又一柱的变成黑光照进鱼巢村。

    所有的黑暗光柱以诡异而莫之威严的轨迹徐徐移动,最终刻阵般将鱼巢村的泥地、山田、房屋,还有人,都尽皆照过。

    天间事谁知,论者去亦不知,顾家真正隐秘之地中,一个老妪抬起头,忽然一笑,自言自语道:“嗯,办好了。”

    鱼巢村的黑光终于彻底收束集聚在了一起,再分不清是从天上乌云中照进鱼巢村,还是从鱼巢村向上射进了乌云里。所有的乌光映在中央的黑色星辰上,犹如打开了一扇连接遥远星空的门户,将异样的威能牵引到了当下。

    黑衣之人屹立在黑暗星辰上,闭上了眼,盖住了眼中唯一的一缕光。他轻轻将手中的顾家腰牌丢进鱼巢村。

    “来!”

    黑衣之人摊平双手,乌云轰隆间爆发雷霆,巨大的风暴如排山倒海的大墙将雾气推开,一层似慢实快的黑暗从大星中扩散膨胀——

    空气在蒸发、山岩在融化、在庞大地图上黯淡无光的鱼巢村顷刻间绽放出夺目的光华。炽烈的燃烧之光在黑暗星辰爆发的瞬间紧随爆发,所有的物体在触碰到黑暗的刹那便开始湮灭蒸腾,最终化作苍茫火焰在风压中旋转,如灼烧着中央漆黑的像大玉珠般黑暗星辰,疯狂向上喷薄鲜橙色火焰!

    黑暗淹没鱼巢村,鱼巢村熊熊燃烧做烈焰,与大星的黑光混合纠缠,没有惨叫,亦无人生还。

    “他,他杀了……我的……”

    七里外,女孩的脸上映照着恐惧的火光,心中或许是有一种情绪在渐渐酝酿,但她分明在火光再被大星黑光压制的瞬间,瞥见了大星中的黑衣仇人自若取出了一柄短剑。

    短剑被黑衣之人举过头顶,而后不曾犹豫的落下,刺穿了自己的天灵。

    “他……他……”

    有种情绪,在未曾出现的瞬间便已消失,或许亦是被恐惧所击败,总之在熊熊照亮山脉的火中,黑暗大星消散,火色映亮云霄。

    女孩恐惧从地上爬起来,拼命的往山林深处逃离了。

    枫巨城外,不远的山草坡上,顾清悠闲的躺着晒日落前的太阳。

    “《大破星锋芒》……”

    顾清翻身坐起来,他倒是喜欢在这里修行功法。

    这顾家送给他的功法已经映进脑海,粗粗略看一遍,挺有意思的,至少描述得很有意思。

    传说世上有一颗帝葬星,名为“居殊大葬”,所有的帝王,无论是凡间还是修行界的大人物,最终都会去到那里彻底终结自己的一生,将自己一世的帝王威严尽皆放置于大黑暗中,与无尽星辰的黑暗化作一体。

    为什么?神通中说,只有这样才算“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以使其不凡的帝命不影响到下一世的投胎转生,避免了帝王命格与大道轮回针锋相对,然后被大道直接判成下世去当畜口。

    总之一切帝王的威严都埋葬在了“居殊大葬”星中,而《大破星锋芒》就是将这些埋葬变异的帝王威严引回现世,攻伐敌人的神通。

    顾清觉得这倒是和“行布雷八众”有点类似,行布雷八众是引来“八众之力”,这《大破星锋芒》是引来传说中的帝葬星上与黑暗化为一体的帝王威。

    “没想到顾家竟然还有这种神妙的功法!”顾清感慨,顾家不亏是顾家,《大破星锋芒》肯定不如行布雷八众强,但也确实是极强大的神通了。

    这《大破星锋芒》施展起来也有点非凡,似乎本质是一种与“光线”有关的神通。按神通上的描述,催动神通行其攻伐是黑暗色的帝威,但攻击到他人身上就会如骄阳般焚烧敌人,拥有极恐怖的温度。

    也就是说,会形成一种黑暗与焚烧的火光互相纠缠不休的奇妙景象,先不说威力强不强,总之阵仗是搞得蛮大的。

    “把这玩意附着在琴祸神通上,当能让琴祸的威力更上一层楼!”顾清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将这《大破星锋芒》所谓的“黑暗帝王威严”力量,也就是那“居殊大葬”星的力量当做一种漆黑的极高温度火焰看待。

    这样一想,反少了难以理解的晦涩,只要想办法把这“极高温的黑炎”附着在神通琴祸凝成的兵甲上,应该就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了。

    其实还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