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孤儿大帝 第一卷·平西王剑 第五十五章 所谓幽冥!
    <b>最新网址:“这他妈的是凝气!?”

    “我草凝气擂台那边发生什么?”

    “混账!竟然暗中使铁锅伤人!有本事你别偷袭我!什么?不是你丢锅!你还想狡辩!”

    仅仅剩下三分之一的兵流依旧庞大,足宽二十多米的兵器洪河冲出擂台,仿佛一条狰狞的莽龙。

    顾清遥望着几乎冲上天际的兵流,别看它们依旧能碾压大部分凝气修士,但其内的神通神韵已经没有了,仅仅剩下徒具其表的气势罢了。

    《人间令》的神韵在哪呢,是那震耳欲聋,又比金石相撞更加沉重的兵流撞击声。仅三分之一的兵流,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威力了。

    顾清随手抓住身边一柄激射而出的宝剑,身姿借剑而飞,瞬息间便随着兵流的往复冲上了高天。

    如果说第一弦音唤来的兵流施展起来就仿佛夜空扭曲,无数血红色的群星陨落,那么第二弦的象就不再是纯纯粹粹的正面攻伐,而是天时地利人和三尽其力的恐怖绞场!

    顾清凭虚立在高空,手中的仙旗狠狠平扫,一式横扫八荒,下方的兵流却俨然寂静——“山河无昭,夜来!”

    顾神照在兵流停歇的瞬间,双手撑地歇息,而他的身边又瞬间腾出了黑雾,仿佛茫茫的大夜降临。夜光一罩,便只觉得五感模糊不清了,仿佛连人都不在擂台上了,而坠进了某处十方皆杀的兵斗死局里!

    “师弟……你这些神通,都是哪学的啊!”顾神照状况颇为惨烈的笑着,自身逆转伤势的力量已经将要耗尽了。

    他的身上缠作战衣的十一米长重锏,其实每一锏截都是他道的承载,十一米长代表了曾经有过十一次小突破,就仿佛凝气期有九层一样,顾神照自创的“悟道境”有十一层!

    这十一层“悟道境”,顾神照已经卡了数年之久,顾神照也不知道十一层之后是十二层,还是更加新的,如凝气破筑基般的大破境。

    正因如此,在刚刚他才急迫的希望顾清带给他更大的压力,让顾清助他破境。

    当然,要破境不仅仅需要处于生死之间压榨出的潜力。

    何况在顾神照的眼中,顾清终究还是个同辈,万一顾清出手太重,一不小心把自己打死了怎么办?顾神照的挑衅也冒了很大的风险。

    顾神照在逐渐昏暗的擂台上站起来,人生在世有些风险不冒也得冒,要想登高一步,或许就得去赌!顾神照心中若有所感,那就是顾清的身上有他破境的真正契机!这种契机,绝非生死间逼迫出的潜力!

    “契机是什么?”

    “是这些古怪的神通?还是更强大的压迫力?到底有什么东西……”

    顾神照心中冷峻的思考着。

    修行路上直觉太重要了,而这直觉般的破境契机,仿佛就在不远处顾清身上。总之,一切都等待着顾清下一次雷霆般的出手。周遭擂台下的观众虽然不知道顾神照心中所想,但也在这一刻将目光集中在了完全优势地位的顾清身上。

    顾清高天舞旗,冷冷的看着下方,“师兄,这一击你可要小心了!”

    在顾清的视角之中笼罩顾神照的黑雾自然不成迷惑。如今神通的黑雾已暗中化作了三座陡坡,一条寂静的河,还有数之不尽的夜袭水军!

    “今宵有酒今宵醉,醉过今宵明日汤,白汤煮肉,黑汤煮米,犒我水军……”

    顾清将手中仙旗右臂单挑,奋力向上一扬!

    寂静无声,整个擂台陷入了绝对的寂静之中!

    “哗——啦啦,哗……”

    顾清口中拟作水音,明明低吟难辨,却因周围实在太过于寂静,阴霾恐惧的扩散到了全场!

    黑雾之中,不辨东西,顾神照口不能言,如何动弹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的耳边是顾清阴森的水音,不知不觉间肩膀猛的一痛,完全没有发现敌人,鲜血却潺潺的流了下来!

    “不好!”顾神照暗叫一声遭,这一回的进攻,竟然诡秘到了这种地步!完全没办法精打细算的防守!

    顾神照双手匆匆左右一推,身上缠作战衣的十一米重锏如蟒蛇般盘绕膨胀,瞬息间裹成颗椭球,将顾神照浑身上下护在其中。

    然而,又是一阵剧痛,从大腿上传来!

    重锏盘成的全面防御——无效!

    “怎么会……”

    上空。顾清冷眼看着下面动作怪异的顾神照。

    “哼。”一声几乎没有感情的冷哼,顾清手中平白多出一团混沌的雾气。

    顾神照怎么会防不住?当然会防不住了!他自以为已经用重锏将自己滴水不漏的裹住,其实他的感知早就被迷惑混淆,施展重锏裹成的防御如今到处都是漏洞,顾清轻而易举的就能穿过防御击中身体!

    《人间令》的第二弦,乃一门恐怖幻象杀阵。

    要破此杀阵,需听水声,破“河处”之谜。

    也就是说,要先寻找到黑漆漆的杀阵中,水流的准确方位!如果连水流的方位都找不到,那就当真别想破开第二弦的阵势了。

    何况,就算破了“河处”,还有“山无崎”,还有“兵不厌诈”……

    《人间令》三十余弦实则威力大同小异,也不至于说第二弦的幻阵就要比第一弦的兵流强,顾清遥遥在高天假装积蓄力量,而幻阵的孱弱之处,恐怕顾神照也逐渐的察觉了。

    顾神照固守丹田,纵然四方绽放金光,也难以照亮漆黑的幻阵大夜。防是防不住的,几次受伤之后顾神照对此深有体会,于是干脆便将金锏又作战衣一圈圈缠在身上,反倒偶尔还能挡下一两次黑暗的袭杀。

    “攻击的威力要远弱于之前那漫天的兵器,只是防无可防,对我造成的伤害反倒变大了。”顾神照凭借伤势逆转硬撑不倒,手中顷然掐决,转眼身边光芒流转,足足六枚样式各异的神通小盾旋转护持。

    神通六心破妄咒!此六小盾并非防御所用,而是探查四方迷幻,破妄破虚的神通!

    “还是找不到。”顾神照皱眉。

    “只是这种程度的攻击,破不掉也就破不掉罢!”顾神照散去破妄神通,转手间手中多了一块方方正正的灰色岩石。

    ——灵宝,纯防御性的灵宝!

    顾神照将灰石一丢,瞬间一层正方六面的淡薄护盾罩在了身上!

    “也没说不准我用灵宝。”顾神照盘膝坐下,灰岩灵宝释放之后,黑暗中的袭杀竟然被全方位的挡下,再无半点威胁!

    修行者的战斗,本就灵活变通,如果是之前那正面攻击力恐怖异常的漫漫兵流,仅凭灵宝还真挡不住多久。可如今困境之中,袭杀诡秘是一回事,正面的攻击弱了太多也确有其实,顾神照才不会矜持做作,招个手就将灵宝丢了出来。

    天空上,顾清与顾神照互相对立,而此时顾清已经左手提着仙旗,右手抓着一团混沌的雾气,慢慢挪到了顾神照头顶正上方。

    “灵宝?也好……”

    下面灵宝的情况顾清也看见了,对此他只有一句评价,也好。

    这一切,该结束了。

    “没完没了,又是逆转伤势,又是灵宝的,打架就好好打架,为什么要搞这么多东西出来。”顾清抓着手中的雾气,心情不知为何烦躁。

    他瞄了瞄顾神照身侧约莫一米的位置,如果攻击这个位置,便不至于威力过大,伤到顾神照的性命。

    “就看看你能不能突破吧……”

    顾清的眼中有莫名的微光闪动,似乎是一种力量,而紧接着这种力量就不知不觉透过浑身百骨,从脊椎上腾出。灵气的波动依旧限制是凝气期,精神力的消耗却如决堤的大河疯狂爆发,最终一点寒光压过天顶的太阳,手心混沌扭曲变换,半只破碎的无弦黑色长弓脱雾而出!

    丹田灵气化作一缕缕淡白色的镂空法纹,填补好黑弓的破口,顾清将仙旗一丢,执弓而对。

    “唉——”顾清闭上眼,不知一声叹息。

    “嗯?”下方好整以待的黑衣人却豁然有察觉,猛的死死盯着顾清,“他在动用大杀器还是……”

    擂台比赛之中,神通、法宝,乃至寻常的灵宝都可随意使用,但这也有一个上限的,上限就是不准动用完全超过本境的宝物去获得胜利!

    几乎瞬间,仙旗从顾清的手中落下,下方困住顾神照的幻境亦开始消散。顾神照恍然抬起头,只见天上阳光灿烂,唯独在那阳光之中,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而后这个身影“轰——!”

    空气猛的震荡,层层破碎的光纹倒卷,几乎瞬间撞在了擂台的防御阵法上,之前哪怕庞大兵流都未曾有半点反应的阵法,这一次却激荡起肉眼可见的涟漪!

    天上的顾清似乎皱了皱眉头,但旋即就舒展开,闭目的脸色归于彻彻底底的平静。

    他的左手缓缓搭在黑弓的弓弦上……

    砰!毫无征兆的,

    ——弓弦竟寸寸的崩断!

    ——紧接着就是弓,手中的黑弓直接断成了三截!

    “怎么……”擂台边的黑衣人盯着顾清,“释放失败?”

    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片漆黑到极限的火焰,便从顾清的身上喷发!

    是大破星的力量!

    茫茫火海出现一瞬便层层倒卷,漆黑之中仿佛抵达了某种极限,化作自在苍白,几乎颠覆般的变成了纯白色!

    咔嚓……咔嚓……

    所有人若有所感,纷纷抬头往上看天。天象动荡,一轮苍白色穿渊云洞,无由的悍然出现!

    云洞之中,一颗绽放万丈苍白虹光的大星,震撼降临在158号擂台上空!

    大破星,【居殊帝葬】!

    “这是什么?”顾神照猛站起来。

    是自己的突破契机……

    不,不对,是死,是会死在这里!

    怎么回事,为什么顾清忽然爆发出了这种力量。来不及有任何思考,顾神照断然向擂台远处逃走,但而今天上,层层震动,仿佛怒海的大浪潮汐,竟然让擂台上的移动都变得无比缓慢!

    顾清立在扭曲崩碎的空气中心,忽然睁开双眼,眼神彻彻底底的漆黑一片。

    仿佛仅仅是本能,顾清神游天外,而肉身却轻轻捏拳,收拳入腹,左脚前踏——

    “放心,你与他皆属于大派令下需要额外保护的人,这一击我来挡。”在顾神照的身边一个黑衣人挪移出现,稳稳将顾神照护在身后。顾神照的脸色一松,抬眼间,却见到天上的顾清正好一拳轻飘飘的向他砸出。

    黑衣人冷哼一声,眼神闪动厉色。

    但当他正欲顶上去时,顾清砸出的一拳却又没由来收了回去。

    “咦?收回去了?”

    旋即顾清随意之极、快速至极的,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柄完整的黑弓出现。然后顾清的左手毫不停歇,刹那在弓弦上又一拨、一拉。

    ——一松。

    天上的苍白大星破碎!

    无法分辨来历的黑色落下!

    一束强烈的黑光从弓弦射出,纵然遥遥相隔数百米,黑光所过阵法破起层层碎鳞般的裂痕!

    时光犹如静止了,仅仅剩下这一箭,划开长空对黑衣人射去。

    【生。死!】

    黑衣人的背心瞬间有恐惧的汗水流出,打湿了半件衣服。“这,翻!翻天掌——!!!”

    咚——————

    咔咔咔咔!截断天地!几乎比拟青天的大掌,宛如一面斜立的恐怖高墙,浩瀚自黑衣人的手中推出!

    158号擂台的阵法被瞬间摧毁,无法形容的大掌力横压半条襄河,灵压甚至将无数波涛的河水直接压平,几近要翻动茫茫天的手掌,震天撼地的倒拍而起!

    顾清那黑弓黑箭,瞬间撞击在掌力上,毫无悬念的被湮灭……

    “混账你想干什么!”

    掌力抽空了襄河的空气,恐怖的灵力瞬间摧毁了周遭足足八座大擂台的阵法后,毫不停歇的砸向了顾清!

    茶长老的身影直接挪到顾清的身前,目带寒光看着瞬息压至的翻天大掌。

    “我,我……”黑衣人在挥掌而出的瞬间便惊惧的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失态了,爆发出了至强的一掌。

    茶长老他轻飘飘的道:“放逐。”

    ——茶长老即左右双手合掌相击!<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