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孤儿大帝 第一卷·平西王剑 第五十九章 丢了他的剑
    不知不觉就和白面具女子结伴而行,她倒少言寡语,明明修为高出一大截,却静悄悄的跟在后面,好似一个幽灵。

    如今四下无熟人,迎面走来的,随身走去的,都是陌生面孔。顾清察而入微,发现此地的人身上有种与枫巨城不一样的气质,说穿了就是要“穷”点,可又不是钱财不够那种贫,而是略带着荒蛮、粗犷的落后穷苦。

    察觉到这点后顾清心里就感到不对劲,按照先前车夫所说,翼沪之地距离大郡城不算遥远,而大郡城是整个南大域最繁华富卓的中心,那自郡城以外千百里都当一片繁盛才对,不说要有多奢华,至少也不该和眼前所见的市井偏地一般穷酸。

    顾清随手叫住一个路人,问道:“请问你知道郡城怎么走吗?在哪个方向?”

    那路人是个庄稼汉,头上松垮垮绑了个灰汗布,还没回答顾清的话,汗布就落在铺街的砂石地上。他一遍捡起汗布,也不管有泥没泥搭直接在头顶上,这才奇怪的盯着顾清道:“啊?”

    顾清又重复道:“郡城,姬郡的郡城!我们要去姬郡的大郡城,请问该往哪个方向走?”

    庄稼汉愣愣的思索一阵,回道:“俺这没有姓姬的!你去隔壁那村问?喏,顺着出市口,翻过前面那山包子!”

    庄稼汉从粗糙的手指指着右边,顾清的脸色却变得黑沉万分。

    顾清问道:“我再问你,这个地方叫不叫翼沪?”

    这回庄稼汉倒是马上点头,这里确实叫做翼沪。

    不管怎么样,看起来自己是被那车夫给坑了。此地虽然是翼沪,却根本不是郡城附近!

    顾清脸色难看,身边作伴的白面具女子却意外的淡然,只朝着顾清道:“郡城周边的城镇我都清楚,没有叫做翼沪的地方。”

    顾清不善的回道:“你不着急?你不也要去郡城?到时候迟了咱俩都进不去我看你咋办!说不定我找找家族关系,还能给我通融通融……”

    白面具女子语气奇怪道:“我觉得我是丹境的师姐吧,你一个小小凝气修士,怎么与我说话这般大胆?”

    顾清话一塞,竟没法反驳。即颇为不爽的没回她话,心里暗中焦躁起来。

    迟迟到不了郡城,参加不了比赛倒是小事,主要担心顾允一她们的安全。事到如今,他与顾允一也不再算萍水之交了,朋友有难,自己干看着怎么能行,何况自己还夸下海口,说要带着她们纵横凝气的赛场。

    庄稼汉裹着汗布走远了,顾清道:“我要去郡城,这里不会久留。你要跟着我就跟着我吧,到了郡城你乖一点,好歹也是个丹境的修士,我会对我家族的长老说你是我认识的朋友,参加组队赛的时候要仰仗你的实力。这样说不定咱俩还能进郡城参赛。”

    白面具女子不置可否,轻飘飘的道:“你倒……会算计我。无妨,我的话你想算计就算计吧。”

    顾清哈哈笑了笑,互利互惠的事情,干嘛不做?看眼下的情况,赶到到郡城时大赛恐怕早就开始了,不求顾家帮忙恐怕连赛场在哪都找不到。如果能凭一个迟到还能参赛的机会,换取一个丹境修士的帮助,顾清心里都要笑开花了。

    白面具女子又道:“那我带着你走,你的修为太低了。”

    顾清摇摇头。

    带着自己走?她还真自己当寻常凝气了。

    自襄河断谷时,顾清一身修为还要百般压制,而如今天高地阔,自己纵然不及眼前的丹境女修,估摸着也差不了太多了。

    或者说,一月前还是要差很多的。但大梦一月后,顾清就像是梦醒时分格外清明,虽然修为境界没涨多少,能发挥出实力却硬生生高了一大截!

    以如今的实力,顾清自问郡城的事情自保有余,乃至于可行攻伐!

    白面具女子若有所指的说道:“你是不用与我客气的。”

    顾清回道:“不客气,我单纯嫌弃你飞得慢。”

    “……”

    顾清心神微凝,暗中低念:日游沧海,并神心不灭。

    超乎所想的恐怖神通《琴祸》,上八卷实则指向人间,下八卷实则指向地府,第一卷顾清已经学会了,这一月后,他踏入了第二卷的境界之中。

    而第二卷不再有兵阵之势,讲的乃是——乾坤借法!

    这第二卷博大之处更胜过一卷,且最重要的顾清身法、速度上的短板被其直接弥补了大半!

    顾清有种预感,琴祸的真正玄妙之处正从第二卷开始。

    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在顾清身上,薄雾透明发光,是每一丝每一缕的雾气都在放光。顾清感受到精神的剧烈消耗,直到周身的雾气渐多,完全盖住浑身上下后,精神的疲惫才慢慢开始缓解。

    相对应的身体的感官,力量,乃至于灵气流动的速度,在这一瞬间全部得到大幅度提升!

    第二卷一共有十六句话,顾清目前学会了前面两句,仅仅凭借这两句话,消耗恐怖精神力为代价,可以长时间将身体素质全方面提升两倍!

    顾清捏拳体会着着身体澎湃的力量感,一身远远超过凝气期的灵气滚滚流动。他看了一眼白面具女子道:“打我打不过你,但论谁速度快,我觉得我还是有优势的!”

    白面具女子显然有点呆住了,之后才惊讶的问道:“你在襄河的时候还隐藏了实力?你不是凝气期的修士?”

    顾清笑道:“哟,你那天看见我的比赛了?你应该在丹境的擂台上,如何知道我的事情。”

    白面具女子短暂沉默,似乎想转移话题:“你这个神通,应该是短时间爆发的秘法。就算能提升速度,也不长久。”

    顾清摇头道:“施展之后可长时间维持,最多招式的威力大了,灵力消耗也多些。”

    不知为何,和白面具女子结伴走一路后,顾清对她竟然生不出多大戒心,随口就把神通的特征告诉了她。

    反倒是白面具女子听完,居然颇有照料的道:“你,不要把这些神通的关键随口说出来。很不好。”

    顾清完全无所谓。紧接着就御气升空,直向天空飞去。

    “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大城镇!”

    白面具女子静静站在下面等待,顾清转眼间就冲上了云霄。这种高度当然不是凝气修士所能抵达的,一眼望去云海稀疏散烂,运气倒是不错,几乎算晴空万里,一眼就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平线。

    顾清仔细观察,城镇没能找到,却沿着翼沪这个小山县看出去,在约莫百里外找到了一条宽阔大路。

    顾清匆匆落下来,指出方向,便和白面具女子一道飞驰往大路。

    只要沿着大路走,不管方向对错,至少他们能先找到一座城!

    百里山路,说慢不慢,说快不快,近了,以堪比丹境的速度确实不远,远了,又遥遥的在地平线那头,总还得飞上好一阵子。

    顾清发现自己之前吹牛吹得有点大了,说人家速度慢,实际上飞起来才知道,白面具女子在丹境中恐怕也属佼佼者!轻轻松松就跟上了顾清,一言不发的追着他走。

    白面具女子飞到顾清身畔,忽然道:“对了,你饿不饿?”

    “啊?”

    她从黑色的行衣披风里贴身取出一个小纸袋,理所当然的塞到顾清怀里。

    “什么东西?”

    顾清拿在手里,尚有微热,捏上去也是软的,打开一看,才发现是一块烧煎的肉饼。

    白面具女子目不斜视直对前方,平淡的道:“你刚刚还没醒,我在那个摊上买的。听周围的人说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顾清古怪的问道:“你没下毒?我身上没啥值钱的!”

    白面具女子道:“不吃就扔掉。”

    顾清看着手里的煎肉,咽了下口水。说起来自己睡觉睡了一个月,半点东西都没吃过,也就之前出襄河前顺手抓了几串糖串。

    撕开纸袋,狠狠咬了一口,油汁四溅,哪怕在高空飞行,香气也扑鼻而起,极其诱人。不亏刚刚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有人买,味道确实一绝!

    眼见顾清吃得香,白面具女子才款款的道:“大多这种小地方卖的东西都卖了很久了,手艺不会很差。”

    “谢了。”

    白面具女子道:“你慢点咬。记得听我说,不要随便告诉别人。”

    顾清疑惑的看她,“什么?”

    白面具女子转头似乎看着顾清,“郡城的大比很危险,你要小心点。我说的不是弟子、散修之类的竞争对手,而是这次大比本身就很危险!”

    “哦?”

    顾清心神一紧。顾神照也说过这话,但顾神照指的是三境修士同台竞技,他们打不过丹境这种危险。但听眼前白面具女子所言,似乎还另有隐情。

    白面具女子道:“你其实不用去参加什么大比。”

    顾清摇摇头,权当她在劝自己不要冒险,“我得去找人。”

    白面具女子闻言好像有些沉默,微顿话题,才继续说道:“你的家族不是郡城的势力,平日与郡城间相距甚远,关系也不算密切,有些与大比有关的东西,或许得不到。”

    “这一次的郡城大比最关键要踏入一处古老的秘境,结伴夺取宝物。这个秘境属于郡王,还从未有旁人进去过。但……”

    顾清问道:“但什么?”

    白面具女子道:“但有一些人手中有这处秘境的地图!”

    说完这句话,白面具女子的语调似乎有些生气,“如若你执意要去郡城参加大比,记得先从他们手上抢一份地图!”

    “秘境中诸多危险,你还要小心谨慎切切记住一点,如非必要千万不能下水,最好半滴水都别去碰!”

    顾清脸色微沉,竟然还有人提前拥有了秘境的地图!

    他问道:“哪些人有地图?”

    白面具女子道:“郡城周围附属两宗,还有郡王靡下此番参赛的两个二品辅官势力,一个一品臣的势力,以及与郡城关系密切的影宗、琥珀商行、宣通神会……他们的核心弟子手中都有一份地图!”

    顾清颇为诧异的盯着她,好详细的回答!白面具女子竟然一口气说出了十来个宗门势力的名字,而在这些势力的弟子手中都拥有那份价值非凡的秘境地图!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白面具女子显然不想回答,继续告诫道:“这次大比对你意义不大,你千万别鲁莽,进入秘境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被随机传送开,虽然可以有意缩小传送分散的范围,但还是很危险。”

    顾清脸色奇怪道:“如何危险,既然随机传送开了,当不至于一踏入秘境就被敌人攻击。”

    白面具女子直言道:“秘境的名字叫做‘王剑秘境’。”

    “之所以叫做这个名字,是因为在这个秘境中某一处埋葬着一柄盖世神兵,‘都王剑’!此剑是曾经平西王的宝剑,平西王死后,神剑失踪天下,其实就葬在了这处秘境中!”

    “能葬下盖世神兵的秘境,非大福地,即大凶之地,而‘王剑秘境’就属于后面一类,大凶之地!别说丹境了,就算是方身,乃至于天婴进去一样有危险!”

    顾清勃然色变,“照你这么说,这种险地郡王还让我们进去送死不成!?”

    白面具女子道:“所以我劝你不要去了。不过,此凶地如今也属于平静的时期,危险性已经大幅下降了,最多威胁到天婴境的修士,也只有寥寥几处。”

    顾清道:“那也还是太危险了!”

    白面具女子点点头,却说道:“因为之前大赛第一名会得到一个平常想都不敢想的机会,秘境的凶险程度自然也很高。只是现在……机会是没有了,奖励还算不错吧。”

    顾清听不太懂,机会?

    他忧心忡忡的问道:“郡王此番到底什么意思?你说那秘境里有把神剑,神剑可被人寻到过?”

    白面具女子摇摇头,神剑依然遗失中。平西王生前的修为境界甚至比郡王还要高,与如今国之大帝戚天帝不分伯仲,同是传说中的人物。

    他死后留剑,就是郡王得到了藏剑秘境也没法子找出神剑来。

    顾清道:“所以郡王的意思,希望咱们南域这么多天骄一辈,哪一个祖坟头冒青烟,能替他把平西王的剑给找出来?”

    白面具女子似乎思考了一会,“应有这个意思。不过你说得不太对,不是替郡王找到神剑,平西王的剑只有有缘者才取得到手,谁得神剑那就是他自己的。郡王他不会强占去。”

    顾清冷笑:“说得好听。让这么多弟子去送死,事后还来一句不会强占?鬼才信他!屁话!”

    白面具女子一时沉默异常。

    她面具下藏着的眸子似乎颇为复杂的看了顾清半天,才又解释道:“我说过了,本来第一名是有个‘机会’的……大家争夺的重心并不是平西王的神剑……郡王他也不在乎什么神剑不神剑,最多最多,谁真的找到神剑了,能内定一个前三的位置吧。”

    顾清完全没注意到白面具女子话里的重点。他颇有微词的道:“还有内定的?呵,这个郡王人品不行!”

    白面具女子悄悄在行衣下捏了捏手,哼,内定……真有脸说……

    顾清问道:“对了,你知道平西王是咋死的?我都没听说过这一号人物。”

    白面具女子语气平静的说道:“听说是老死的,老而仙逝,说死就死了。”

    “所以平西王死后剑就自己跑了?”

    白面具女子摇头道:“不,神剑是平西王还活着的时候遗失的。或许平西王知道剑去了哪里,也可能是平西王亲自将剑送走了,总之在我……”

    白面具女子顿了一下,“总之神剑如今就郡王的秘境之中。还有,郡王本来就没指望谁能得到它!只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秘境而已!我觉得没人能找到那柄剑,你就当它不存在好了。”

    顾清皱着眉说道:“整个南域的天骄几乎都会进入秘境,既然你说神剑看缘分,说不定谁就有缘能找到平西王的剑。嗯,不过这倒不重要,修行路一靠自己,二秘境太过凶险,确实把那什么平西王的剑当不存在为好。这个神剑的消息,郡王会不会公布给所有参赛者?”

    白面具女子点点头,“都叫‘王剑秘境’了,这种事情当然会告知所有人。”

    顾清闻言心里稍微有点庆幸,他还能不知道吗,大宗的天骄们,十个里面八个都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天下第一的,有这么一把剑吊在眼前当诱惑,自己带着顾允一他们有意避开锋芒的话,说不定秘境的竞争反会轻松不少。

    顾清忽然问道:“对了,你是哪个宗门的?有队伍没?要不加入我的队伍?”

    白面具女子摇了摇头,回道:“组队就不用了。”

    顾清远在翼沪与一位白面具女子结伴通行,而远在天边的枫巨城,骑着一匹白马的敖白钰也慢悠悠的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