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孤儿大帝 第一卷·平西王剑 第六十章 梦海已过七千年
    “你想知道我是谁……”白面具女子的声音有点颤动,好像一朵孤独的花瓣在静谧中绽放。她伸手将面具摘下,精致完美又熟悉无比的容颜露在顾清面前。

    她美目微低,眸中含着难言的感情,眉头若有若无的轻锁着,肌肤如凝结的白月华照在初绽开的桃花瓣。

    面具穿过柳絮的影子从她的素手滑落,哐声坠入泥地,无言的熟悉与亲切,方才若潮水一般喷薄。

    “那天在敖家外的草地一别,我……想你。”

    她的美眸如有水华幽幽流淌,那一双眸子中顾清看到了深深的复杂感情,目光上下敛得见,宛天下间最完美的尤物。在她的侧脸耳下,靠近脖子的地方一片万彩的薄龙鳞点缀如梦,正是八众之力的制衡、天地雷霆中的大圣彩雷。

    顾清失神,难道……

    眼前之人毫无疑问正是那日助自己渡过劫难的“女婢”,而自己亦让乞丐抹去了两人因果。难道师傅他其实……

    她的雪臂却温柔穿过了腰间,毫不迟疑将顾清环抱,即而柔和道:“你师傅说不要让我来找你,但……”

    若问天下之间,可有美人一笑能倾倒诸王,传说有,顾清以前不相信,现在信了。

    对她的记忆已经模糊,但再相见,模糊的记忆却在瞬间浮明。入目所见的她,却与记忆中的那一日已经有所不同,变得要更加美,美到人心神摇曳,恍如落进梦境。

    摘下面具之后,她的声音更加娇柔数分,听于耳畔似白鹿远鸣,清澈如水。

    她道:“你的师傅,不知何处为仙。留在我身中的余力澎湃至极,洗精伐髓能胜过灵丹宝药,修行也变得一日万里。只是……越如此,我就越想见到你。”

    “天天都要花好久去想何日有缘能再相见,连那面具都日渐压不住。”

    她抱住的手渐渐用力,而顾清只觉得,她好寻常,她太熟悉——因得无半点芥蒂。但她温柔的话,依旧在顾清的心中掀起了极大涟漪。顾清深呼吸气,朝她道:“我明白了。对不起,我没料想到有这种事发生,待得我以后见到师尊,会求他帮你斩断心中的杂念。”

    要说的话,她的感情,在顾清心中也有,只是影响没有如此严重。自从修行了正篇的行布雷八众,顾清明白这一切皆是神通所至,恐怕不是真正的情意。

    她叹了一口气道:“你有时候就很呆。总要说些,找不到重点的话。”

    顾清不置可否,被她如此抱着,心中也没有太大的尴尬。两人自那日虽然无表面上的关系,但似乎内在已更亲密,对此事顾清其实不太明白,或说不太懂得。

    她的眸子直直盯着顾清道:“我姓姬,平日名慕夏,姬慕夏,你记住!”

    顾清点点头,“记住了,慕夏姑娘。你的事情我会解决的,你多忍耐一番……”

    姬慕夏打断道:“我很喜欢你!”

    顾清有些无奈回道:“这应该是那个神通的缘故,慕夏你清醒点,其实这不是你自己的感情。”

    姬慕夏用手捂住顾清嘴,绝色的容颜,好笑不笑的有些复杂,“那一日是我自己跑去给你送的粥,你觉得……也因为神通?”

    “可……”

    姬慕夏直言问道:“所以你喜不喜欢我?”

    顾清语塞,微微思索道:“不讨厌。”

    姬慕夏露出浅淡的笑,“那我这样抱着你,你又讨厌不讨厌?”

    顾清摇摇头。

    姬慕夏便道:“互相倾慕的两人,无非也就如你我如今这般亲密了。你说你不讨厌,就是说我这样抱住你你觉得很正常。——这不就是喜欢已久了?说你总不明白,老爱讲多余的糊涂话。”

    顾清被说得愣愣的发了呆。是,吗?

    姬慕夏道:“那我再问你,什么才算作喜欢,一定要日久天长的积累?”

    “喜欢是从互不相识,变成互相的恋慕,你说你的神通能强迫感情,如若我先曾喜欢谁,再中了你的神通,被迫喜欢上了你,那就是你大不对!可我清清白白……什么都还是第一次,你的神通与送我一样喜爱的东西来讨我倾心,这二者又有何区别?”

    姬慕夏的呼吸吹拂在顾清嘴唇上,而在顾清失神的那刻,红着脸笑着吻了顾清一下,又道:“你要觉得自己太坏了配不上我,以为不是那什么神通,我绝不会喜欢上你……”

    姬慕夏的手停留在顾清的脸颊上,冰冰凉凉的摸着他,“那你可真有能耐,这么喜欢贬低别人。你都算不堪了,别的男人还活不活了。”

    顾清有些失魂落魄的摸了摸嘴唇,姬慕夏的温热犹存。

    在恍然之中,他思考了一个问题,这一幕真有些熟悉,年前小钰也是这样突然之间吻在了这里。

    所以说,而今还要拒绝姬慕夏?

    几乎没有任何道理的,顾清觉得不太可能了。

    简单的讲,就是姬慕夏说得对。

    他忽然发现,在不知不觉之间,在两人再次相见的这一瞬间,虽然曾经从无回忆、从无恋心,但命中注定般一种感情诞生了。

    或许确实是因为神通行布雷八众吧,又如何。

    这件事不违背对错,而两人心中也觉得这样很好,那就没有再犹豫不决的理由。

    顾清略微有些迟疑道:“我其实有个未来道侣……”

    姬慕夏打断顾清的话,颇有幽怨和无奈,“叫敖白钰,对吧?她知道的,早就知道了。她说以后有时间你得去找她,她有话想和你讲。”

    顾清愣看着姬慕夏,姬慕夏叹气,“还有两个,对吧,一个叫顾允一,一个叫钟霑夏,要说你什么地方最对不起人,就这点最对不起人!你,你以后不准再乱来!”

    顾清匆匆反驳道:“不对,这两个跟我没关系!慕夏你别乱讲!”

    姬慕夏复杂的盯着顾清,仿佛深入了灵魂深处,“她们都已经和你的小钰谈过了,你以为,你昏迷一个月为什么醒来后没看见你的小钰?”

    顾清当即脸色发红,额头冒了点汗。

    ……谈过!?

    什么叫谈过了!?

    这情况,好像太复杂了!

    他乱言乱语,半天才支吾出一句:“小钰她生气没?”

    姬慕夏想了想,摇摇头,眼神微微有点寒光,“我们都答应以后她做大了,她还要生气?哼……”

    旋即姬慕夏松开顾清,舒缓一口气:“呼,摘下面具,心里总算轻松点了。说起来你这个神通真有几分厉害,害我没日没夜心里都念着你,愿意当然是愿意的,只是好累……”

    姬慕夏将地上的白面具捡起来,又戴在了脸上,“好,我们先去看看屋子吧,你不用担心别的事,我会解决。”

    顾清回过神来,这才想到现在有更严重的问题正摆在他们面前。

    ——这里,到底是哪里?

    顾清拉住姬慕夏,惊疑不定的问道:“慕夏,你先前说这里是云中镇,后面那句话什么来着?”

    姬慕夏语气却并不急迫,回答明明惊世骇俗,“七千年前。这里是七千年前的云中镇。”

    ——七千年前!

    顾清满脸惊愕。虽然很愿意相信姬慕夏的话,可这足足七千年时光……

    姬慕夏无奈道:“我们是坐那个车夫的车来的,那个车夫的实力,恐怕远超我们的想象。我想了很久,记忆中从没听说过有这一号人物。”

    顾清不敢置信的四处张望,心中逐渐由惊愕变为震撼。

    “真的是七千年前?我们回到了七千年之前?”

    姬慕夏点头。顾清或许还有疑虑无法判断,她却又自己的手段,比如怀里那枚横跨数百万里也能直接联络灵器已经失效,比如自己失踪这么久,却迟迟没有人找来……等等,都说明了眼前的地方绝对不一般。按照刚刚从酒楼中打听到的消息,这个地方,乃是七千年之前的“云中镇”!

    她与顾清乘的那灵兽车,何止踏遍天南海北,而是逆流横渡时光,被那灵兽车给送回了七千年前!

    姬慕夏静静站在顾清身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手段,姬慕夏也只在传说中听闻,那传说还是一小孩偶得机遇,回到了三百年前罢了。

    七千年,三百年,这之间的差距根本不可衡量!

    姬慕夏将手中的钱袋交给顾清:“我随身带的金银不多,灵石……你可以试试看,我的储物灵宝中,但凡与灵力有关的物品都无法取出,无论是丹药、宝器,全都不听从于我,无法移动。”

    顾清匆匆试了一下,果然如此,他的储物灵宝里的丹药灵石也异常无比,仿佛与自己不在同一个时空内,完全无法被取出了!

    顾清眉头都纠在了一起,难道自己真回到了七千年前?姬慕夏走到顾清身边,颇有安抚道:“我们先去买下一座屋子住下,那个车夫将我们送回七千年前我猜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逆行整整七千年的时光我也从未听过这种手段,不可能毫无意义的送我们到了这里。我猜定有别深意现在还未展露!”

    顾清自然也不傻,姬慕夏话中的道理他也明白,可他……就是不相信这里是七千年之前!

    顾清眼中闪动冷光,将姬慕夏拉到身边。

    “我且来试试看这里是不是七千年前!”

    姬慕夏不知道,顾清修行琴祸第一卷后,已经算是阵法方面的高手了。

    他觉得这里不是什么七千年前,而是一个恐怖到接近真实的幻境!要想试一试,办法对顾清来讲很简单。

    一簇苍白色的火焰霍然流窜,顾清挥手一扬,火焰如泼出去的水般,噗嗤一下尽数落在身边大柳树上!

    大破星这门神通的火焰太有特色了,是一种能点燃万事万物的恐怖火焰!

    如果眼前这株大柳是真的而非幻觉,大破星的火焰绝对能瞬间将其焚灭得干干净净!

    ——呼!几近乎无声无息,极致的燃烧刹那爆发,大柳喷吐出明亮的白色火炬,一团燃烧的白火球豁然膨胀向上,窜出了二十多米高后,在顾清的眼中凭空溃散。

    “哎呦!哪里来的火!”

    “咦我记得这有株黄月柳的,咋个不见了!?”

    火光爆腾,小巷中一片喧嚷。

    顾清愣看着眼前的空荡,大破星焚烧大柳的所有细节,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真的是七千年前!

    姬慕夏幽幽的走过来牵住顾清的手,似乎有些紧张。她柔声道:“我……我们去买座屋子,先安顿下来!”

    顾清心里终究有些慌乱。只是,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顾清揉了揉头心里一片烦闷,他拉着姬慕夏道:“哪有你出钱的道理,寻常的金银我现在多得是。”

    姬慕夏似乎很看不惯顾清败家的举动,但就买间屋子这件事上,又很容易妥协,她迟疑的道:“哪就,买间大一点的?我想要有个小空地的……”

    顾清不大懂姬慕夏的想法,不过就随她去吧。他思索着,两人到底怎么才能尽快回去。

    “那我们现在就去买!”姬慕夏说道。她好像挺开心的,明明被困在了七千年前却意外的随遇而安。

    顾清问道:“你不怕咱俩回不去了?”

    姬慕夏声弱如蚊,“回不去,回不去才好,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

    “什么一个人?”

    姬慕夏闭口不答。

    顾清有些怅然若失,此刻抬头看,天光暗淡,将要入夜了。

    “明天再去买个住处吧,今夜先找个客栈歇。慕夏,你有其他衣服吗?干嘛老穿一套黑的行衣。”

    顾清拉着姬慕夏,转身便一同出了小巷。

    姬慕夏在顾清身畔道:“有呀,你想看吗?客栈也好,想要什么样式,你帮我换?”

    顾清抓着姬慕夏柔滑的手,目光好像能看穿她面具下倾国倾城的花容月貌,“别诱惑我,我不见得忍得了。”

    姬慕夏娇俏的笑,“又不是第一次了。”

    ……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每天到黄昏,天总会黑得很快,好像只一晃眼间,太阳就已经落下山去了。

    顾清看着前方的客栈,客栈名——“很费钱”。

    “很费钱……?”顾清与姬慕夏站在客栈前空旷处,看着客栈人来人往。

    这里,是整个云中镇最大的客栈,好像深得镇中人喜爱。

    顾清拉着姬慕夏,低声道:“慕夏,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姬慕夏一直靠在顾清身边,自从摘下面具与顾清相见后,她就有点走心,心思不知道飘到哪去了。顾清喊她,她才咦了一声,局促的回过神来。

    “哪,哪里不对劲,是我们的屋子买好了吗……”

    “……”

    顾清无奈解释道:“你注意到没有,这个‘云中镇’里最大的茶馆叫做‘来好茶’,而最大的酒楼,叫做‘吃饭地’。现在眼前这间最大的客栈,又叫‘很费钱’!这三个名字都太怪了,要赚钱,哪有取这种怪名字!”

    姬慕夏犹豫说道:“你觉得他们背后的老板都是一个人,专门取了这种古怪的名字?”

    顾清摇了摇头。

    不对,姬慕夏说的虽然有可能,但顾清觉得恐怕另有隐情,真相没有这么简单。

    顾清道:“之前我在茶馆的时候,有个店小二去找了他的老板,我应该见见再走的,可惜了。”

    姬慕夏低头思索,直言道:“那你觉得我们会不会遇到危险?”

    顾清点头,“有可能。今夜不要睡过去了,订一间房。”

    姬慕夏了然。

    如今什么法宝都用不了,姬慕夏本来随身带着几件重宝,可也施展不开。不过就算宝物能用,恐怕也没多大用处,那车夫何等惊世骇俗的手段,连七千年的时光都能逆转,真要害他们,区区几件护身宝物毫无意义。

    两人结伴走入“很费钱”客栈中,客栈虽然热闹,但毕竟地处边疆,又常有战事,装建得并不奢华。大门口两大盆花草,左边是树,右边是花,走进去侧面一个账房伏在桌上记账。

    夜色已来,住栈的人们渐渐回至,一片毫无波澜的日常景象。

    “客官是吃宵夜饭,还是住店?这边,这边来,我是记账的!”账房手中拿墨笔埋头写账,懒洋洋的朝顾清二人开口,“今天真不巧店里两个伙计没来,客官有什么事就找我,我给您记着!宵夜饭……喏,这有菜谱,您好点!要住店的,上品房半两银子三天,中品半两银子十天,普房二十天!您是怎么住着?”

    账房记完手中的账,这才满脸堆笑的抬起头来。

    顾清取出一两银子,“只上方一间住三天,酒菜你看着点,多的半两你给点足了送上来!”

    账房笑呵呵的看了眼顾清,又看看顾清身边拉着的姬慕夏,将一把钥匙递给顾清,满脸了然表情。他伸手指着楼中天窗方向,对顾清道:“我店上房里应有尽有,顺着楼梯上去,三楼内走最后四间,客人你只管挑一间住好!我马上让厨子送饭菜上来,不消得半个时辰便来,客官可别等得太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