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孤儿大帝 第一卷·平西王剑 六十四章 晚来听春草!触目不可及。(一)
    说完他愣了一下,旋不觉笑起来,“我们与他们也一样。”

    姬慕夏语气冷淡,静坐在栏边反驳道:“才不一样。”

    无回乡服侍客人的速度是很快的,大雨磅礴,雨幕滔滔,转眼间,白月儿就端着一壶茶、一碟浅黄色的糕点回来了。

    “客人哟,您的茶来咯!”白月儿盯着茶水,满眼俏皮的笑。

    姬慕夏随手端下茶点,将白月儿狠狠推开,“下去!”

    白月儿撇撇嘴,瞪了姬慕夏一眼。

    ——这个女人真是烦,把无回乡当做什么地方了,真要惹事情,无回乡的主子可不会放过她!

    白月儿心里暗暗咒骂,话落又想:亏我朱云心底好,没去告你打人的状!哼哼……

    “白月儿”自是她在无回乡的名字,实际上名叫朱云,对客人当然不会说。白月儿在姬慕夏这自寻思再讨不了好,金子到手,便觉得老娘恕不能奉陪了,她收着茶盘就大步退了出去。

    “喝喝喝,喝死你,戴个面具了不起!这烂男人也不要我,多有人要!”白月儿提着松散臃华的裙摆,可无回乡的华裙太大太长,裙底仍然只能拖着地。

    “夫君张嘴!”姬慕夏本坐在顾清的对面,如今却起身坐到侧边,手里捏着糕点,乖巧的喂给顾清。

    这等事情,顾清还真没享受过,正要张嘴尝尝无回乡的糕,背后却传来了别的嘈杂。

    “嘿!这,这!就这层!这层人少!”

    “哎呦,淋死少爷我了!”

    顾清一口咬下糕,回头看去,人还没看见,就听见了莺莺鸳鸳的女子嬉笑声,间杂一个浮夸的男音。

    那四十余层入口处,先上来了个打扮与刚刚白月儿相差不多的年轻女子,而后又是三个,再然后才摇摇晃晃的走上来位满身锦绣、肌色发白的公子爷。

    公子爷嘴里嚷嚷着,嚼了块糕,左右还搂着姑娘,这左右搂的姑娘,档次就稍高些了,不但容貌具胜旁人一筹,衣饰上的装点也更奢华精巧。

    一位是满身紫流苏青缨,该遮的地方遮不住,无需遮的地方待人褪,偏就双手戴满白玉器,身腰高挑妩媚,宛如柳条。

    另一位则端庄精致,秀发捥花结,余流一束长发斜落左肩。看似贤惠温婉,实则眼睑涂了两笔魅红,只轻轻的眨一下,便让人心燥难耐。

    “哎呦!”

    腰上传来一阵揪痛,姬慕夏伸手将顾清的头掰了回来,“夫君,好看吗。”

    姬慕夏说的不是问句,顾清清楚体悟到了这点。

    “不好看,不好看!”顾清匆匆摇头。

    实际上是很好看的,但也真不能怪他,这里毕竟是远近闻名的花楼。

    顾清也此时才明白件事,那就是对美人真的很难忍住,连一眼都不去望。

    ——你说以前,还未与谁有过春宵之闹也就罢了,身边又有一个祸水级的敖白钰,偶尔在路边看见美胚子,顾清完全是忍得住的。

    所谓少年心清明,也不过是不谙世事而已。

    顾清微微愣了一小会,之前不自觉说自己虽踏入了修行,却与凡人依旧一样,心言中所指的,也无非这些。

    “……夫君怎么忽然愣住了?”姬慕夏以为把顾家揪得太痛,忽然有点慌乱,她心里气还没来得仔细去气,心疼倒先心疼起来。

    顾清笑着问道:“咋了,揪心疼了?”

    姬慕夏放下手,歪歪头,点了点。

    顾清道:“那你以后心疼不?”

    姬慕夏没懂,什么以后心疼?顾清道:“我说,以后我要出了什么事,你心疼不心疼。”

    姬慕夏沉默一会,本想张口就说肯定要心疼的,但似乎觉得顾清忽然问得很郑重,她深吸一口气才回答道:“我还在的时候夫君不会出任何事,如果我不在了,心疼也心疼不了了。”

    姬慕夏手探到刚刚揪顾清的地方,又狠狠揪了一下,“就是说,心疼归心疼,夫君要是看别的女人我还揪!再看,我就提剑去砍了夫君看的那个女人!”

    顾清吃痛的揉着腰,脸上却灿烂的笑起来,说道:“你刚刚说咱们与楼下那些俗人不一样,我现在同意了。是不一样!”

    姬慕夏看着顾清,面具之下,什么表情都看不见。

    顾清又道:“因为凡人不会如你我之间,也不会说出你我说的这些话。话说,要是有个帅得稀烂的人站在你面前,你能忍住不看一眼?”

    姬慕夏点点头,回道:“夫君多虑了,我好歹也是皓象丹境的修士。”

    顾清伸出手,瞧着姬慕夏面具的嘴唇处,仿佛要将她的话一字字的敲出来。他道:“我懂了,而今我们才算真正的道侣了。”

    “所谓修行大道,我也懂了。谢就不说了,和你不必道谢。”

    姬慕夏思索了一下,从桌上拿起一块糕喂给顾清,“夫君张嘴。”

    淡彩色的灵气第一次自姬慕夏的手中溢出,温柔的融入顾清体内。顾清犹然记得自己刚刚踏入凝气,小钰教自己如何御气飞行之时说过的话——灵气,“独一无二,孕育本我。如果两个人的灵力互相接触,只要不有意封闭,就可以感受到对方真正的心意。”

    姬慕夏素手温柔,将糕掰成小块喂进顾清嘴里,顾清心神安宁,耳畔大雨磅礴,将一切嘈杂都压在了雨声中。

    糖粒在唇齿间碾开,糕中带了一股浓浓花味,又有一股难以言说的软糯感,软香沁人口,时有些引人牵挂什么。

    ——就像某一夜的欢愉。

    顾清失笑道:“真不愧花楼里的糕……”

    “对了慕夏,你说你主修的阵法,那有没看出什么问题?”

    姬慕夏点点头,回答直指关键,“将一切比作破阵,我们如若行动无错,定会遇到破阵的核心阵门。”

    顾清道:“阵门是指……”

    姬慕夏沉吟,实际上她心里的把握也不大,“阵门一般都是与阵法本身密切相关的东西,虽然很难相信,但我觉得我们会遇见一个大人物。”

    顾清点头道,他也有所猜测。

    “平西王!我们遇见的阵门,一定是平西王!”

    与戚天帝关系莫逆的禁忌存在,王大人,平西王!

    姬慕夏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小山界,但如果途中遇见平西王,也就无需去小山界了。”

    去小山界的决定本来就有赌意,能直接遇见平西王自然平西王更重要。

    再不济,直接问平西王如何回去也好啊!

    那车夫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顾清根本琢磨不透,他也只能见招拆招,且四处走走看、试试看。

    顾清道:“七千年前的平西王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咱们俩唐突的冲上去,说不定会被一巴掌拍死……”

    姬慕夏将一块糕塞进顾清嘴里,轻轻道:“我有办法。”

    “哦?”

    “……我的家族其实挺古老的。七千年前的今天虽然不算强盛,但七千年后已结交过不少而今也鼎立一方的至强者。我有几件信物随身还带着,料想平西王他老人家该认得。”

    顾清面露疑惑,询问道:“你到底是南域哪个宗族的?以后我还想上门正娶你,咋得也要搞风光些!”

    姬慕夏轻侧过头,抓起一块没摆分过的糕塞进了顾清嘴里,“夫君有这个心就好了,以后再言吧。”

    一碟子糕两三下就没了,姬慕夏一直没摘白面具,糕全落了顾清的肚子里。糕,很好;茶,茶还没喝。顾清吃得口干舌燥,便自己斟了一杯出来,这茶水清列碧绿,倒进碗里大片的茶香便缭缭的飘了起来。

    “嗯?好香啊!什么茶这么香?”先前被一堆女人掺和上来的公子爷,如今正坐在远离顾清的另一边。

    他身边一群莺莺燕燕环绕,没想到茶香竟有如此浓郁,都随着雨风飘到他的身边去了。

    之前他没注意到顾清,这茶香一来顿时随香寻找,便看见了远处同姬慕夏孤零坐着的顾清。

    “好茶,好茶!”这公子爷的眼神一亮。

    顾清这边置若未闻,斟茶仰脖一饮而尽。

    公子爷推开身边的女子,摇摇晃晃站起来,浑身竟有酒气四溅,“那个谁,你的茶……不错啊!”

    顾清淡淡道:“无回乡的茶,你想喝自己买去。”

    公子爷哈哈大笑,“我叫李子鹤,不晓得你叫个啥?”

    李子鹤手一招,刚刚被他推开的两个女子,一妩一端庄,立刻笑靥如花的又拥过来,左右将他搀住。李子鹤示意往顾清这边走,一群人便环绕着向顾清走来。

    “唉……”顾清喝完一杯,放下茶盏,皱起了眉头。

    这些公子爷,最烦人了!顾清虽未回头看,灵气却能清晰感应到,这逐步走来的公子哥横竖一个凝气期,浑身气血虚浮,怕是来个厉害的锻体修士都能吊打他。

    能为何,纵欲而欢呗!

    别看顾清与姬慕夏日前也挺缠绵不止的,可顾清是谁,姬慕夏是谁啊!一是底子不同,二是顾清与姬慕夏修行精湛,共施双修之法,唯有好处而无弊端。

    待得李子鹤走近了,顾清犹豫瞬间,终究还是没准备搭理他。

    兴许他讨个没趣就走了吧!

    身边的姬慕夏明显有些不悦,但顾清将她的手拉住,她只好转过头去,亦未出手赶人。

    李子鹤笑哈哈的被两个无回乡姑娘扶着,一手搂腰,一手目若无人的上下乱动。他俯身到顾清的桌上,闭眼嗅闻茶香,“嗯——香茶!香茶!”

    “哈哈哈哈!喂,你到底叫个啥啊!?”李子鹤苍白的脸凑到顾清前面,一身的酒气。

    “这位客人,李公子问你话呢,李公子恐也是好意,今日想结交你这个朋友呢!”那被搂腰抱得面色醉红的端庄女子,语气却颇有温婉的劝道。

    顾清看着眼前的小白脸,皱了眉头,依旧未曾回答。

    这地方,真麻烦,连纨绔子弟都有些傻。好歹凝气期,自己修为差他不以为然也就罢了,旁边的姬慕夏气息对他来讲深入大海,他就半点没警觉?

    竟还……

    ——嘭!

    顾清桌子一阵动摇,桌上的茶盏糕盘被灵气掀翻,直接砸落在地上碎成数瓣,茶水洒落满地,茶香四起,浓郁一片,而碧绿色的茶叶飞过的顾清眼前,亦落挂无回乡镂空的凭栏上,沾浸了雨污。

    “喂!少爷我问你话呢,你聋子!?”

    一只穿着白银色锦布黑纹靴的脚,一脚踩在了桌上,留下漆黑的泥脚印。李子鹤酒气扑面而来,靴子在桌面发出吱吱声。

    顾清眼神微寒,拉住姬慕夏的手用了力,姬慕夏被他拉住,姑且算是耐下了性子,静悄悄将浑身用黑袍裹住。

    顾清轻轻一拍,用巧劲将李子鹤的脚拍下桌子,冷道:“我叫顾清,阁下有何指教?”

    李子鹤酒意十足的点点头,面色高傲,“早说嘛!我还说你是聋子!顾清,顾清……嘿嘿,你这名字,公子没听过……”

    “嘿嘿嘿嘿……”李子鹤低声嘿笑着,“那啥……顾清!你这茶好,李公子我喜欢!你刚刚说是无回乡的茶,嘿嘿嘿,无回乡这好玩不好玩!?”

    顾清默不作答。

    李子鹤将身边搂着的端庄束发女子向顾清用力一推,“少爷我今天心,情,好!这个楼下面玩过了,给你也玩玩咋样啊?随便你怎么玩,玩死都行!钱!我!包!”

    李子鹤用劲太大,自己往后倒,另外一个浑身流苏身材姣好的女子赶紧将她扶住。

    “李,李公子!?”

    端庄女子惊呼着站不稳,倒向顾清,顾清伸手一抓拽住她的衣服稳稳将她推到一遍。

    李子鹤晃悠悠的被掺起来,“哟呵!头牌你都不要!给你这狗东西脸了是不是!?”

    李子鹤支棱着脸抬手就朝顾清扇巴掌。

    顾清眼神一变,然而李子鹤的巴掌还没扇出去,他又一愣,忽然间看见了顾清身边戴着白面具,裹在一袭黑披风中的姬慕夏。

    “无回乡啥时候出打扮的了!有意思,有意思……”

    李子鹤扇出来的手在空中方向一换,直朝姬慕夏的面具抓去!

    “我有你 妈的意思!”

    顾清左手捏拳,即在刹那一动,横竖以左手臂平砸在了李子鹤的腹上。砰!空气震动,窗外的雨珠都因挥臂的力量而向内吸吹,李子鹤倒飞而出,像死狗一般往后砸落,屁股划过楼面木板,刺啦的擦出一条血痕!

    “啊!”

    “公子!”

    “快去救李公子!”

    围着李子鹤的几个无回乡女子却未被顾清的力量波及,但见李子鹤倒飞吐血,竟然个个慌了神,连之前被李子鹤推给顾清的端庄女子都变了脸色,提起衣摆,匆忙朝李子鹤跑去。

    “哈……唔哇!”李子鹤好像被顾清打折了骨头,瘫坐在地上,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那端庄女子双手慌张的扶着李子鹤,浑身颤抖之余想要帮李子鹤止血,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回过头,一双美目目眦欲裂的看着顾清,“你,你死定了!”

    “李公子,李公子!”

    “快去祥春堂找大夫啊!”

    几位无回乡女子想要将李子鹤扶起来,然而李子鹤竟只能口里哇哇的吐血,连痛都喊不出来,眼见就入气少,出气多了!

    “该死!那个混账东西对公子出手!”

    “公子!不,公子你,你坚持住!”

    忽然两道人影从无回乡高如弯月般的楼外自下而上冲天而起,轰然冲到了李子鹤身边!

    “滚开!”其中一人随手虚抓,一股力便将李子鹤身边围着的数位无回乡女子全部裹携住,然后毫不在意的往远处抛出!眼瞧这四十余层,地面已算狭小,这一抛,便定是把她们抛向了距谷底尚有两百余米高的窗外!

    顾清脸色暴寒,身如雷动,瞬间截在半空中,随后五个虚幻的兵甲出现,一一抱住了所有无回乡的女子。

    “你们……”顾清冷声还未说完。

    那冲到李子鹤身边的两个人也衣衫散乱,其中一个匆忙替李子鹤接骨喂丹,另外一个闪身间,杵到顾清的面前,厉声阴呵道:“哪里来的小杂种,竟然敢对我李家大公子下毒手!”

    “给我死!”

    那人脚步幻动,一看顾清的修为,区区凝气罢了,抬手就是平凡一掌,直接朝顾清拍去。

    ——虽是平凡一掌,然而顾清却脸色微微严肃,这两人,全是丹境!

    嘭!

    一柄虚幻长戬,划开天地,自左而右轻易的击穿了打向顾清的灵气掌!

    “我倒要看看今天谁会死!”顾清眼神冰冷。

    虽是短短接触,然而顾清心中已有判断。眼前这些人,若不招惹自己也就罢,既然招惹了,完全该杀!

    “嗯?你……”

    见到顾清区区一个凝气,竟然随手破了他丹境一掌!那人脸色微诧,重新审视了一遍顾清。

    “今天用法宝也保不住你的命!”

    他阴声道。误以为顾清用了什么保命的法宝。

    他那一掌虽然只是丹境灵气简单化形凝结而出,但也绝非凝气修士就能抵挡下来。

    而在此时,还坐在座位上静悄悄,被顾清拉着而忍耐了许久的姬慕夏,轻轻撑着桌沿站起来,然后状若平静的走到了顾清身边。

    “夫君,你与丹境的修士对战仍有危险。我来。”

    姬慕夏的声音幽幽自面具下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