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孤儿大帝 第一卷·平西王剑 第七十三章 暴力见长生(三)
    不远处一颗空荡的树上,忽然掉林冠簇簇,掉下一条白蛇。

    此蛇攀伏在地面,嫣然绕了一个大圆圈,蛇首上无目,腹部反生四足幼爪,就仿佛是一只无尘的小蛟龙。

    它遥遥抬头“看”天上,顾清的影子落在“目”中。

    【无声无息毫无声息,白蛇凭空消去,犹如穿梭过时光与空间,越洪荒的大境,曲卷身体在不可知中首而衔尾……】

    ——白蛇的身影凭空消散,而后于一瞬间以首位相衔成环的样子出现在天空,浑身释放诡异白光的姬慕夏身边,顾清与往生驹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蛇环快速转动,而后抽尾而出!

    蛇长一丈,粗细不过一指半,而蛇尾抽出的刹那却仿佛天地碎灭倒卷,化作浩瀚天鞭抽砸而下!

    嘭!!!!

    空气暴震溃败,好像清晰的裂成大块大块表层发光的不规则固体,而后是一圈浅蓝色的圆弧型冲击层爆发,往生驹毫无能力与时间做出反应,它与背上驮着姬慕夏瞬间被齐齐抽中,蛇尾天鞭砸在二者身上,其力即可将他们爆抽向下方大地!

    姬慕夏浑身的白光轰然崩散,如一束笔直的匹练与往生驹射向地面,地面当刹被砸裂出条条大缝、迷眼的尘埃喧嚣而腾!

    “夏……”顾清仅仅来得及伸手想抓姬慕夏,忽然出现的白蛇却再次首尾相接,旋转出了第二圈,蛇尾如先前一般再次轰然的砸下。

    嘭!!!!

    难以置信的巨大伟力撞击向顾清,顾清却感到如软绵绵的水流裹冲在身上的柔和,眼前的视野瞬间一阵拉拽的扭曲,身躯不可控制的反射向了大地。

    “咦……!?”

    坠落在地面倒卷的尘埃中,顾清幡然起身。在那蛇尾抽来的一刻,心中预料到的剧痛甚至死亡却没有来临,竟仅仅满身沾满灰尘泥土,坠下了地面罢了。

    来不及多想,顾清马上抓向身边的姬慕夏,而往生驹神色呆滞的平躺在地上,它背上的姬慕夏同样完好无伤!

    “夏儿!”

    “唔……”姬慕夏凝起秀眉,梦呓间睁开了双眼,“我……在哪……找死!你是谁!为什么抱……”

    被顾清抱在怀中,姬慕夏眼眸中一瞬间了下极锋利的寒芒,但马上寒芒便被温柔的目色融化,仿佛冰峰消融,姬慕夏脸色渐渐泛红,结巴又扭捏的轻呼道:“抱着我……哦……夫,夫君,是夫君呀……我,我睡糊涂了……”

    顾清搂着她的长发,披散在手臂上,此时才注意到姬慕夏身上笼罩的诡异白光已经不见了。

    顾清当即抬起头,看向在天空舒展开身躯的白蛇,后知后觉的懂得,这条不知哪里突兀出现的白蛇并非攻击了他们,而是救了姬慕夏!

    白蛇在空中嫣然舒身,化作一条线落下地面,在它落下之前,一道气波先发而至炸在顾清的身旁,顾清扭头看,只看到气波撕裂了地皮,以痕迹舞龙画凤的写道:“跟着我!”

    白蛇让顾清跟着它!

    顾清一间字迹,刚秀中柔,似龙飞凤舞不拘于形,实则稳而求正,连以裂痕所作都力见三分!好熟悉的字……

    “我见过你,你是栖山那只鸳鸟!”顾清惊呼而出!

    白蛇沐浴天光中降落地面,不疑顾清的话,却不作细答,它行如闪雷直接冲向了树林阵法的“生路”核心处。

    无数繁杂的咒印喷吐,化作九个飞舞圆环凭空旋绕飞舞,白蛇穿过九环,九环绕在白蛇蛇身韵动,而后它甩尾一震抽出,一枚圆环的篆咒发出霍光——嘭!

    无形的巨力随尾抽动出现,直接砸在了之前雏鸟化作的小山丘上!力至山毁,小山丘似被无上的天力抹去,山峰崩塌、大石斜着随巨力层层溃碎,若一片倒浪般席卷,冲上高天!

    白蛇震尾,平抹一山!

    山石掀起恐怖的声势,尘烟激荡一延数十里,数十里山林瞬间陷入一片浓烟翻覆滚滚中,大地震颤地裂林毁,无数大岩压平树木,褐色的泥流撕开了茫茫的绿意!

    摧毁山丘,白蛇只是随心一动罢了,旋即它冲向那阵中核心的鸟窝,朝着鸟窝又是一尾巴扫去,鸟窝直接枝条崩断碎开,蛇尾的力量却半点不减少,顺势还抽在了鸟窝旁小树上!

    砰!遮挡所有雏鸟的天空的小树拦腰折断!

    仅仅剩下的三只雏鸟本要亲昵的靠近白蛇,小树断裂后天光照耀下来,它们却纷纷停在原地,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神态。

    白蛇无目,但能“看”见雏鸟们的惊恐,不过雏鸟的惊恐在它眼里仙人不值一提。

    白蛇转身如闪电般逼近三只雏鸟,直接张嘴狠咬,当着另外两只雏鸟的面鲜血四溅,骨断筋折的咬死了第一只!

    白蛇一甩头,雏鸟的尸体被远远抛远,而后一口咬向了第二只!

    同伴的红血溅在最后一只雏鸟的羽翼上,雏鸟颤颤巍巍的缩着翅膀,看着白蛇恐惧的惊叫起来,白蛇无目的蛇首探近雏鸟,斯斯的吞吐蛇信。

    之前顾清也间接杀了一只雏鸟,但并没能让剩下的雏鸟有半点畏惧。白蛇却似另一种存在,仅仅将无目的蛇首探近最后一只雏鸟的面前,就已经对它诞生出了莫大的畏惧与胆寒。

    最后一只雏鸟,竟满身颤抖的犹豫着,在白蛇面前发抖的舒展开了翅膀!

    “快起来!”远处,还在原地的姬慕夏一拍往生驹的肚子。

    往生驹侧翻平躺在地上,正仰着脖子,好像要朝圣般的死死盯着威胁雏鸟的白蛇。

    啪!姬慕夏又是一巴掌拍在往生驹的肚子上,“你这灵兽,赶紧起来!带上我和……夫君一起追过去呀!”

    往生驹四个蹄子齐刷刷的一抖,什么?追过去?要让它靠近前面那只白蛇……往生驹的眼中露出了难想象的激动和狂热,蹬着蹄子刷一下站起来,它作流光,抛下顾清与姬慕夏,自个就冲了过去!

    “这只死灵兽!”姬慕夏先是一愣,眼见往生驹真的抛下他们自己跑远了,顿时气急。

    顾清掩下心中对白蛇的惊疑,随手一招,一条虚幻的战马缰绳落进手心。他搂着姬慕夏翻身上琴祸聚出的虚幻战车,战车前九马踏白色祥云,整车缀满苏缨宛如流风,是件仙兵级的神通战车。

    “走!”顾清操控这战车,紧随往生驹向白蛇飞去。

    而这短短时刻,姬慕夏有些小心谨慎的窝在顾清怀里,顾清对她何等熟悉,自己的女人,立即就发现了,姬慕夏好像与之前有些不一样。

    “夏儿,你怎么了?”顾清问道。

    姬慕夏神色微愣,俏脸泛红,反问道:“什么怎么了?夫,夫君觉得哪里不对么?”

    顾清也说不太清楚,但就是感觉她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顾清微皱眉头,细细端详姬慕夏,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即调动因行布雷八众而与姬慕夏建立的亲密联系想替姬慕夏检查一番身体,但刚刚一调动神通便发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行布雷八众与姬慕夏所建立的联系,竟然断了!

    顾清脸色大变,怎么会断了!?

    姬慕夏大约还没察觉到,顾清匆匆瞥了一眼她左侧脸颊后那片彩色的龙鳞,只见龙鳞之上,如今居然裂开了一条大缝,莹莹的彩光都变得黯淡无比。

    顾清赶忙收敛心思,神色平复,“许是好事,好事……”

    不过说到底,顾清也乐意行布雷八众这门神通的力量早些从姬慕夏身上拔除掉,哪怕因此以后难以再使用了,对姬慕夏来说也是好事情。

    姬慕夏略有紧张和疑惑的问道:“夫君怎么了?”

    顾清摇摇头,没什么。

    眼下跟着白蛇逃出树林才是正经事,其他问题都可以往后推。

    顾清道:“前面那条白蛇,我好像认识。”

    姬慕夏面露吃惊,她刚刚才苏醒过来还没搞清情况,但前方的白蛇仅仅一番表现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极其恐怖了,顾清怎么会认识这种强大的存在?

    要知道顾清这辈子到底什么情况,姬慕夏其实暗中就悄悄摸清楚了……

    难道是曾经那个姬慕夏也见过的老仙乞丐,顾清的师尊那边结识到的白蛇大能?可现在他们二人身处不知何年何月的入梦时空中,这白蛇大能又如何寻得他们的……大能不愧是大能!连入梦了数千年都能找到他们俩!

    顾清道:“以前这条白蛇也帮过我,不过样子不同。”

    姬慕夏乖巧的点点头,问道:“那我们能回去了?”

    她还是很想早些回到自己的时代的。

    顾清看着姬慕夏,只觉得难以回答她这个问题,希望吧。

    二人虽然乘的是仙兵战车,但速度也远不及真正爆发的往生驹,而连往生驹都还没跑到白蛇身边时,白蛇面前勉力坚持着的最后一只雏鸟终于顶不住内心恐惧,彻底展开了翅膀。

    那雏鸟叽叽喳喳的叫唤着,目露恐惧,虽然害怕天空,却更害怕眼前的白蛇,好像与白蛇的威胁相比,天空的诡异都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了。

    随着吐信的白蛇收回舌头,雏鸟颤巍巍的转身抖动双翅,一直粘连在它羽翼上的泥水快速干涸,然后变成泥灰壳一层层的剥落。

    它奋然一震双翅,所有的泥尘落下,双足在地上微微起跳,翅膀陪扇动,赫然自行腾空起飞!

    往生驹落在白蛇身边,敬畏的朝白蛇伏下马头,而顾清与姬慕夏紧随其后飞落而至。两人转过头,刚刚被白蛇一尾扫断的那株能遮蔽鸟窝与群鸟的小树苗正断枝重生,倒下的枝干自发立了起来,又回接在了断口之上。

    白蛇面前的雏鸟腾空而起,抖翅向高天飞去。神妙的一幕即出现了——紧跟着雏鸟的起飞,那株断而又生的树木同步开始了成长!由株小树长为大树,大树长为老树,老树长成古树,然后齐刷刷的,所有枝丫蓬勃变大!

    顾清与姬慕夏目露神采。雏鸟起飞,抖动着翅膀,可在他们的视角看来,雏鸟竟像悬浮于原地,一直与他们保持着一样的距离!而身旁,那些无边无际的树林,如万物缩纳,整齐划一的开始变小,一切景色,都在缩小之中,往雏鸟、顾清这边涌来!

    雏鸟似没有前进,是所有的景色在向雏鸟倒卷!

    “就好像我们在变大一样!”姬慕夏惊异的看着一切,捏了捏自己,还以为是错觉。

    整而观摩现在的树林,大片树林中一株参天的古树疯狂的变大着,欲要遮盖住整片丛林。而在古树下,一只雏鸟展翅翱翔,四周无尽的丛林齐齐缩小,以雏鸟为中心开始变得迷你。

    十万丈作一丈,顾清与姬慕夏匆忙踩到之前白蛇推平小山丘所清理出来,本绵延近百里的空地上,转眼之间,这片百里空地已经疯狂缩小了。到得最终,曾纳百里的空地,仅仅能装下顾清二人、往生驹,以及白蛇罢了。

    顾清神色震撼的低下头,在他的脚下,而今有一片碧绿的、大约方圆十来米的青苔。

    这片青苔,就是刚才,困住他们的树林!

    “夫君,有水的声音!”姬慕夏抬起头,一阵阵凉风吹拂而过。

    只见此景,一株沿水而生的参天古木,加上前方的昏暗夜色中,一片好似辽阔的大湖,以及一只叽叽喳喳,正展翅而飞的雏鸟……

    “这是哪个地方……”

    白蛇转头,凝望着顾清。

    随它的一望,顾清忽然好想心里被点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些东西,却又琢磨不住,抓不住。

    顾清皱起眉头,不知怎么的,眼前回忆起了刚刚无边树林缩小的景色。

    在那一刻,他注意到了,除了雏鸟之外,还有几只被白蛇一直忽略的成鸟。白蛇虽然熟视无睹,完全无视了它们的存在,但树林却还记得它们,在树林缩小的那一刻里,这几只食泥而生的成鸟,死了两只,化作了泥土,而剩下的几只则随着树林一齐缩小,而今已经看不见了。

    很多东西,都是残缺不堪的,似乎有某种灵光就潜藏在这一切之中,顾清却迟迟难以明悟其中的真谛。

    白蛇深意的一望之后,见顾清面露困惑,便也不再强求。它来到顾清的身边,以气凝字,书道:“准备过湖。”

    白蛇显然准备带着顾清与姬慕夏,直接暴力破阵了!

    雏鸟抖动翅膀,忽的窜进了古木树冠中,不见了踪影。

    之前树林中还是白天,这里天色却与其颠倒,正是黑夜。

    顾清抬头眺望,湖光潋滟,凉风成片,吹起来漫漫的湖波,随月色的照亮,将古木的树荫悠悠晃动。

    “好大的湖。”姬慕夏感叹道。

    此湖不知有多生,而湖边除了参天古树之外,夜色中还掩着一口枯井。

    白蛇没有在乎那枯井,顾清与姬慕夏却看见了,伸头一看,井中有几只好像快干死的鱼儿,正在青石井岩中拍打尾鳍。

    顾清自言自语道:“这里就是秘境中的下一个阵法么?紧随其后,连环阵?或说本来那无尽树林就只是一个更大大阵的一部分?如果是更大大阵的一部分,未免也太恐怖了些!”

    姬慕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个阵法的强悍程度,似乎远比他们预料的要恐怖!

    忽然,顾清感到手上被一个软软的,温热潮湿的东西碰到了。他转头一看,往生驹竟然在舔 他的手……

    顾清颇觉得恶心的把手收了回来,往生驹却异常亲切的蹭过来,一头撞进了顾清身上,正当顾清奇怪这货想发什么疯,往生驹用蹄子在地上写道:“你是不是认识那条幼龙大人!”

    “……啊?”顾清困惑,啥玩意?

    往生驹努努嘴,前面的那条四足白龙啊!

    顾清惊异的问道:“你说那条白蛇是龙?什么龙,天下号龙的灵兽魔兽多了去了……”

    往生驹兴奋的发抖,马鬃一颤一颤的,又写道:“祖龙,是祖龙啊!”

    往生驹的血脉天生便极为高贵,可它们这一族踏入修行,最大的追求,也无非想与最最顶尖的灵兽血脉媲美罢了。

    什么算最最顶尖的灵兽血脉?眼前的无目白蛇就是最最顶尖的“祖龙”血脉!这种血脉别说世间是否灭绝、是否传承了,连它的存在本身都算历史的神话!

    凭往生驹的学识,它其实并不能判断无目白蛇是不是“祖龙”,但血脉中的本能却一次次的提醒着它,眼前的白蛇,是真正的神话血脉!

    往生驹蹄子发抖,在顾清脚下又写道:“世间最最顶级的血脉全由大道凝聚而成,没有根源,没有血亲,独一无二!你快说!你是不是认识前面的幼龙大人!”

    顾清搓搓手,大概算认识吧?

    前面的白蛇,曾经在栖山中相见过的鸳鸟,竟然是传说中的“祖龙”吗?话说“祖龙”是个啥啊?

    顾清又没见识过,不过看往生驹的样子,定是非常非常厉害了。

    顾清心思一转,嘿嘿低笑道:“我当然认识,小白马,你以后听话点,我找个机会把就你介绍给白蛇前辈,如何?”

    往生驹泪要落下来了,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这么好啊!

    “主人!以后我就是你的御用小白马!”往生驹也不管自己有多重,哐的一下,热泪盈眶的撞进顾清胸口,两只前蹄支棱站起来,亲昵的舔顾清的脸。

    顾清拍拍它的马背,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一不小心就把往生驹成功拐到手了……

    姬慕夏在一旁忽然拉了拉顾清衣角,“夫君,你看那边,平西王前辈!”

    顾清闻言看过去,夜色下,辽阔大湖好似无边无际,那里有什么平西王。

    姬慕夏没好气的指了指自己眼睛,幽怨道:“夫君没学过千里眼神通吗?这些都是基本神通,以后会用到的!”

    看着姬慕夏,实在不太好意思,在以前明明是个神通就很难得到,哪学过“千里眼”。

    顾清推开往生驹,转手抱住姬慕夏,“夏儿学会了不就等于我也学会了?”

    姬慕夏俏脸微红,张张嘴,又没接下话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