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中州风云记 第一百零七章 赌局开始
    雅间之中,气氛一时变得凝重了起来,连空气都仿佛被冻结了一般,不再流动,也仿佛火焰即将碰到炸药桶,再移动一分,就会立即爆炸。

    小萤与息风仇云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一股无形的气息在这雅间之内悄然展开,寒千月也从那些姑娘身上收回视线,屏息凝神了起来。

    寒千月不知道林墨到底要干什么,自己等可是来寻找那名月宗暗蝶姐妹的,他可倒好,在这里泡女人,而且还是这鬼湘楼的老板娘。

    林墨却像是浑然不觉,整的跟个没事人似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金湘玉,打量着那胸前起伏有致的错落,右手也抬了起来,然后缓缓落向那袒露的雪腻小腹……

    就在这一瞬间,寒千月感觉到四道强大的气息向这里席卷而来,门外有四道人影依稀可见,那四人的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之上。

    金湘玉一咬牙就欲发怒,然后开口叫人,可就在这时,她看见林墨为自己系上了那束衣丝带,唇角带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公子果然是个识趣之人,这事就这样算了吧。”

    说罢,金湘玉直接从离开,站起身后,带起先前那妩媚的笑意,看着林墨:“好了,公子既然你是来我鬼湘楼玩的,就挑选姑娘吧,奴家还有其他贵客还迎候招待呢。”

    瞥见四门身影的林墨也跟着站起了身来,拿起自己的雪衾斗篷披在金湘玉的身上,金湘玉被林墨这一动作弄得呆了,不知道林墨要干什么。

    不仅金湘玉呆了,寒千月也呆了,同时寒千月也感觉到那四股本要消散的气息,再次聚了起来,四道杀意更凛然而起。

    在再次凝固的气氛中,在寒千月四人的视线下,林墨为金湘玉披上雪衾斗篷后,从背后环住了金湘玉的纤腰,最后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寒千月没有挣脱林墨的搂抱,反而是顺势依偎进了林墨怀里,妩媚非常的道:“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你还想要奴家?”

    林墨用右手轻抚金湘玉的侧脸,笑道:“金姐,我玩那些姑娘也没意思啊,不如这样,我也不玩姑娘了,你陪我去玩骰子如何?”

    金湘玉一脸疑惑的看向林墨,林墨道:“今晚呢,你就不要去迎候招待其他客人了,就陪在本公子身边,陪着本公子去赌桌上大杀四方,输了,全部算本公子的,赢了,你我一人一半如何?”

    林墨这话一出,金湘玉妩媚的笑了起来,对着门外四人素有一挥,随后娇笑道:“好啊,奴家也好久没遇到你这么大胆有趣的公子了,今晚奴家就跟你去赌桌上大杀四方。”

    看见门外四道人影的手从剑柄上离开了,林墨一只手轻轻握住金湘玉的手,另一只手环着金湘玉的手,往雅间外走去。

    寒千月呆住了,完全不知道林墨在干什么,先是挑姑娘,结果一个不要,看中了老板娘,现在又要去赌了,还要老板娘陪着。

    突地想起林墨说有救那名暗蝶姐妹的办法,既然眼下不知道林墨要干什么,寒千月当即选择了跟上去,她要看看林墨到底要使什么手段。出了雅间,林墨见到了门外的那四人,四个四十左右的男子,各个气息内敛,能引起寒千月等人的警惕,很显然,至少是大剑师。

    看了一眼那四人,林墨愈发觉得这鬼湘楼有趣了起来,区区一个鬼湘楼里就已经出现了四名大剑师,比荣王宣远等人身边的修行者力量都要强了。

    见着林墨的视线在四人眼中游荡了一圈,金湘玉妩媚笑道:“怎么样,公子,我这四位下人,比起你的那四位,你觉得谁赢谁输啊?”

    林墨微微一笑:“嗯,这要真是打起来,输赢先不论,怕是这鬼湘楼会被拆了,金姐,你就是这样才答应陪我去赌桌上的吧?”

    数位大剑师的战斗想要拆掉一座楼是没问题的,而寒千月的境界还说不准,有可能是大剑师境界,也有可能是半圣境界,也有可能更强。

    正在后悔没问寒千月此时的境界,林墨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搂着一位没有灵魂的姑娘进了一间雅间。

    待那雅间的房门关闭了,林墨心中那是一个暗爽不已:想不到啊,来这里还有意外收获,这可真是上天眷顾啊。

    不过眼下还不处理那人的时候,眼下最主要的是帮助寒千月找到那名月宗暗蝶。

    搂着金湘玉的腰,牵着金湘玉的手,缓缓向楼下走去,待出现在楼下众人的眼中时,那些人都将视线集中了过来,全都看着林墨。

    那些人的眼中满是震撼,仿佛在说着,天啊,那个青年到底是谁,竟然与金湘玉老板娘如此亲密,金湘玉啊老板娘可是楼主的女人啊,难道他不怕死吗?

    见所有人都打量着这里,金湘玉没有任何意外不是,反而是对林墨低声道:“公子,今日你可长脸了,你可是我金湘玉陪的第一个客人。”

    林墨一副喜滋滋的样子:“哦,是吗,那本公子可是太荣幸了。”

    “荣幸?”金湘玉咯咯的笑了起来,胸前花枝乱颤:“公子,还不知道吧,此时我那死男人,正在三楼看着你呢,怕是会时刻出手杀了你,你怕不怕?”

    林墨向三楼看了一眼,随后嬉皮笑脸的道:“怕,当然怕,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和金姐这样亲密番,死也是值了。”

    身后的寒千月也顺着林墨的视线往楼上看了一眼,隐约感觉到三楼之上,确实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心中不由得提高了几分警惕。

    若是自己没有患上这寒蚀之症,寒千月还不怕那三楼之人,可眼下自己境界不稳,说不准打起来,自己会是个什么状态。

    林墨则像是个没事儿人似的,只是亲密的搂着金湘玉那丰韵水蛇腰,在众人的注视下,与金湘玉啊有说有笑的,缓缓走向那赌桌。

    走到赌桌前坐下,林墨一把将金湘玉拉如怀中,又偷偷瞧了一眼三楼,心中暗道:哟,还挺能忍啊,那好,我们继续吧。

    林墨抱着金湘玉坐到庄家的位置上,寒千月四人立在身后,而那些为了更近金湘玉一步,也向这赌桌靠了过来,有几个好赌的人已经上了赌桌。

    搂着金湘玉,林墨看向众人:“小弟初来这鬼湘楼,特地来各位打打招呼,现在呢,我开了一个赌局,就赌大小吧,最低押注十枚金叶,不知各位有没有兴趣来几把?”

    林墨的话一出,众人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开赌局,他就是庄家,下注最低还十枚金叶,若是没有雄厚的财力,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啊。

    看着林墨有些嚣张的样子,又见他亲密搂着这鬼湘楼的最美丽最有韵味的老板娘,一个个脑中都浮出了一个想法,要好好教训这个小子一番。

    若是到时候,这小子没钱拿出来,按照这鬼湘楼的规矩,这小子是走不出这鬼湘楼的,刚好能如了他们的愿。

    林墨伸手拿起色盅,看向众人,就要开口说话,金湘玉突然握住了林墨拿着色盅的手,眉梢带笑的道:“公子,你开赌局之前,奴家想提醒你一件事。”

    “什么事?”

    金湘玉道:“来我鬼湘楼的都是富贵之人,你开赌局,得有雄厚的财力才行,若是没有,按照我鬼湘楼的规矩,你和你的人怕是走不出鬼湘楼,你可想清楚了?”

    “原来金姐你是在担心本公子啊。”林墨哈哈一笑,挣脱金湘玉的手:“我的金姐啊,你就放心吧,本公子是不会输给这群人的。”

    说完,林墨看向众人说了起来,随意的摇了几下色盅,落在桌上,让那些人赶快下注,金湘玉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当看到林墨嘴角的笑容时,只得叹息了一声,将话语收了回去。

    林墨的侧脸是醉人的,金湘玉看着眼前那清秀的青年,但嘴角邪魅的微笑,又感受到青年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以及身上的披风,心中不禁有些暖暖的。

    又看了一眼三楼,金湘玉的心中不经有些黯然:挺好的一位公子,真是可惜了,今晚怕是要向以前的那些风流公子一样,死在这里了。

    这些年来,金湘玉见证了太多死亡,太多肮脏,本以为自己杂牌已经习惯了,可今日发现自己竟然对眼前之人生出了怜悯之心,心里不禁有些乱。

    这是为何呢?难道是这件斗篷的原因吗?金湘玉在开始心里问自己。

    金湘玉没有能得到答案。

    看着眼前不断催促那些人下注的青年,心中生起黯然之色的金湘玉,轻轻依偎在了林墨怀里,头靠着林墨肩膀上,手轻轻放在了林墨胸前。

    林墨身后的寒千月注意到了金湘玉的一丝变化,心中不经骇然非常,这发生了什么?这金湘玉心中竟然对林墨生起了黯然,而且还这般温柔的靠在林墨怀里。

    正在这时,寒千月察觉到了三楼之人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仿佛是生起了一丝怒火,只不过那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强行压制住了。

    下注完成,赌局开始了,赌桌的上堆满了飞钱以及金叶,那些人像是商量好似的,都将注押在了“大”之上,林墨粗略估计了一下,加起来足有上万。

    看着赌桌上的一堆钱,林墨嘴里咧起了一抹冷冷的笑意,随后在那些人的强烈要求下,手缓缓伸向色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