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神卫秦风张欣〕〔重生农家小娘子〕〔喜欢你我说了算〕〔宠物小精灵之武藏〕〔绝世大少陈歌马晓〕〔陈歌马晓楠〕〔绝世大少陈歌马晓〕〔抗战之捍卫者〕〔重生捉鬼大师迟姝〕〔瘟疫医生〕〔扶明录〕〔我给DNF指条明路〕〔重生最强仙尊〕〔寻项记〕〔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开局就当世无敌了〕〔修罗宗师裴君临王〕〔极致一刀〕〔赘婿当道岳风柳萱〕〔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七零:多金女总在奋斗 第十章 你敢跟我们对质吗?
    “到了这个程度你还不承认么!你这娘儿们嘴里没一句实话,赶紧给我闭嘴!”

    还不等吴春话说完,水大全一声怒喝就让地上的女人讪讪地将还未出口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

    “爸,我相信您也知道,我根本就不愿意嫁给周光那个脓包。可现在咱们家收了人家的东西,如果不还回去,不但礼数上说不过去,将来这事儿要是弄得人尽皆知了,估计咱们老水家也难以在生产队抬起头了……”

    “所以,现在咱们家当务之急就是要将这些彩礼给全数退回去。而且最好叫上支书为咱做个见证,以免周家到时候收了东西又不承认。”

    听着水遥头头是道的分析,水大全心里安慰极了:

    短短几年,那个曾经在自己怀里咿咿呀呀叫着“爸爸”,唱着儿歌的小团子已经长大了。看着眼前眉眼间酷似前妻的女儿,水大全只觉得鼻子一酸,差点儿掉下泪来:

    “好啊!那咱们就先到周家把你这婚约给退了,好不好?”

    说罢,水大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吴春花的身边,也不管她张牙舞爪的挣扎,直接将人给拎了起来:

    “吴春花,把钱都拿出来吧!若是你还想让阿云以后长大了能被人看得起,就不要再干些下作的事情拖累他!”

    可等了半天,吴春花扭扭捏捏,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将钱拿出来。水大全也渐渐失去了耐心,不顾吴春花的挣扎,直接将手伸向了她的衣服口袋里。

    “不!你干什么?我警告你水大全,不要碰我东西!那些钱是我的,我的!你敢拿走,信不信我跟你拼命……”

    说完,吴春花就不顾一切的用尖利的指甲往水大全的胳膊以及手臂上挠去?。

    可尽管有吴春花极力阻挠,奈何男女之间体力悬殊,再加上水大全又是个常年下煤矿干活的工人,虽然身体瘦削,可力道却大的很。没两下子,吴春花就败下阵来。

    看着水大全手上那早已被揉成一团一团的“大团结”,吴春花整个人都像是被榨干了的橘子皮,满脸灰败,重重地瘫倒在了地上。

    一张,两张,三张,四张,五张……

    整整五张“大团结”,放在普通农家里可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可这些钱在水遥看来,却觉得讽刺极了。

    没想到,她一个堂堂美食公司的执行官,竟然只被卖出了这么个价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即便这些钱被搜了出来,此时此刻,吴春花依旧一口咬死了这些钱并不是出自周家。

    “还不承认吗?吴春花,这些钱若是你自己攒的,那也应该是一堆毛票,你又是打哪儿弄来的这么大面额的票子,而且又刚刚好是五十块呢!”

    “咱们家里的经济情况,你是知道的,除去开支,根本一下子就拿不出这么多!不要再狡辩了!”

    说完,水大全便不再理会吴春花,而是转头将这五张“大团结”递到了水遥手上:

    “遥遥,这些钱你拿着。我去搬缝纫机。事不迟疑,咱们今天就把那婚约给退了!”

    水大全正要出去,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女儿的声音:

    “爸,您稍等一下!”

    此时的水大全满身是汗,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面色泛黄,看上去疲惫极了。而他那红肿的手上又横七竖八的布满了被吴春花挠出来的血印子,看的水遥的心里一阵阵揪着疼。

    这天下有那么多的父母,能做到水大全这份儿上的,恐怕已经不多了。从这一刻起,水遥觉得,即便这水大全并不是自个儿的亲生父亲,她也会实实在在做水大全的闺女。

    走到卧室门口,水遥从早已掉了漆的晾衣架上取下破旧不堪的毛巾,湿了水后,轻轻拧到半干,抬起水大全的手,细细的为他擦去了手背上的血痕,之后开口说到:

    “爸,您擦把汗,咱们再走吧!”

    “遥遥……”

    看着眉目如画的闺女,享受着来自水遥的关怀,水大全心里涌过一阵暖流,又差点掉下泪来:自己有多少年都没有见过女儿这么关心自个儿了……

    面对着水大全心中的波涛汹涌,一旁的水遥却一无所知。只是默默的寻思着,等退婚的事情办好之后,她得想办法进城一趟,为父亲买条新毛巾,顺便再添置些旁的东西……

    安顿好水云之后,顾不得吴春花一副骂骂咧咧不情不愿的样子,水大全拉着她带着那些彩礼先去了周家。而另一边,水遥也拿了盒父亲带回来的糕点后,动身去了生产队队长家里。

    “婶子,王队长在家吗?

    “红星”生产队的大队长名叫王卫星,为人热心又公正,平时没少帮生产队的队员解决麻烦。

    “来了!”

    开门的是一位高挑的妇女:红格子上衣下面配了一条黑色的长裤。齐耳的短发乌黑油亮,一双眼睛不怒自威。

    这是生产队队长的夫人李萍,同时也是他们“红星”生产队的妇女会主任。

    在原主的记忆中,李主任看她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母亲,到生产队上去干活,平时对自己多有照拂。所以对于这位妇女会主任,水遥的心里还是充满敬佩的。

    李萍开门一看,眼前瘦瘦小小的水遥手中提了一盒子糕点,想到最近村子里那甚嚣尘上的传言,心里便有了数。

    “真不巧!瑶丫头,你王叔去城里开会了,现在还没回来呢,你找他有啥事?要不先进来坐坐吧!”

    水遥一听,心里涌过一丝失望,不过还是将手上的东西递了出去:

    “婶子,这是我爸这回去城里给我带回来的,没别的意思,拿来让您尝一尝,多谢您曾经在生产队对我的照顾。”

    李萍一看,并没有接过那盒糕点,反而直接问了水遥来意:

    “你看你这小丫头,一口一个婶子,还带着东西,跟我客气啥呢?是不是你后妈又欺负你了?”

    听到这儿,水遥灵机一动:

    “婶子,最近我确实遇到了点麻烦,您能否帮个忙,跟我走一趟……”

    ……

    周光的父亲是“红星”生产队的支书,家里颇有些家底。旁的不说,虽然独生子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脓包,在这个普通人家都难吃上一顿饱饭的年代,他周光依旧是顿顿细粮。

    周家有整整五间瓦房和一大块自留地,光这规模,都是这十里八乡的头一份儿。在这个时候,全生产队都住在同一片儿地方,家家户户离得并不算远。

    水遥拉着李萍一路快步赶到周家,虽然仅仅用了十来分钟,可传出来的争吵声依旧让水遥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看来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

    “水大全,你少来这碰瓷儿!你家婆娘狮子大开口,明明收了我们整整一百五十块钱,现在怎么成了五十了?还有这缝纫机都在你家放了好几天了,直到现在你才搬过来,连折旧费都不给,就说要跟我们退婚,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听到这蛮横的声音,凭着原主的记忆,水尧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来说话的是周家的老太太,那个极度贪财,昧着良心坑人不眨眼的老虔婆。

    水遥记得,小时候跟朋友一块儿过来玩,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拿,这老虔婆非得冤枉自己偷了他们家的柿子。最后还闹到了水大全那里,讹诈了他们家两斤大豆才肯将她放回去。因为这事儿,一向宠她的父亲头一回打了水遥。

    这件事儿一直深深地刻在原主的记忆中,故而即便过去这么多年,再次听到了这老太婆的声音,水遥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人。

    “当时明明说的好好儿的,这婚约你说退就退,说定就定,我们周家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人家吗?你们这群穷光蛋,讨债鬼把我们家的人当什么了!”

    许是因着自己占了原主的身体,当“穷光蛋”,“讨债鬼”这些不堪入耳的词汇传出来的一瞬间,水遥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火气,一把推开了门:

    “我们家到底拿了你们周家哪些东西,你们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今天我爸已经把吴春花给带来了,当着妇女主任的面儿,你敢跟我们对质吗?”

    “哟!我说是哪儿冒出来小野种,敢来我家瞎咧咧,我看你是越活越不要脸了!”

    周老太太定睛一看?,水遥这小丫头多年不见,仍是这么伶牙俐齿的,还敢过来在她跟前瞎蹦哒,顿时气得嘴唇都青了,伸出食指哆哆嗦嗦地指着气定神闲的水遥,满脸怒火地看向周围人说到:

    “呵,你们知道吗?她就是个小偷!小时偷针,长大偷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克死亲娘的小杂种是越来越不要脸了!现在长大了,还是不放过我们周家,伙同继母过来坑蒙拐骗,敲诈我们!现在钱她们也收了,没几天就反悔要退婚,大家都评评理,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1255再铸鼎〕〔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球崩坏〕〔神医仙婿〕〔纵横九千年〕〔史上最强炼气期〕〔饲养全人类〕〔伏天氏〕〔璀璨王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