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婚成名就:欢喜娶〕〔明月清风不如你〕〔妖孽殿下的棉花糖〕〔狂武斗尊〕〔魔改大唐〕〔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浅山神话〕〔超凡贵族〕〔羸弱的代价〕〔绝武通天〕〔都市透视医圣〕〔傀武域〕〔都市最强宠婿〕〔那些被光遗忘的日〕〔重生创业时代〕〔我是法则之主〕〔史上第一密探〕〔混沌星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七零:多金女总在奋斗 第十一章 赔钱,快赔钱!
    水遥看着眼前满头银发的周老太太,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了。都一把年纪了,还揪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昧着良心污蔑自己,实在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哟!周老太太,承蒙您这么多年了,还惦记着我。如今您都是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了,还在惦记着家里头树上那烂掉都没人吃的柿子吗?”

    “不过,我劝您搞搞清楚,那柿子究竟是不是我偷的!您这么昧着良心污蔑我,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对于这种倚仗着自己年纪大了,就想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拿捏后辈的老年人,在水遥看来,是根本就不配得到别人尊敬的。

    有句话说的很好,叫做:“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周老太太绝对属于后者。

    “你……你这小丫头片子!恶心人的鬼丫头!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孙子看上你,千求万求的,就算是投胎转世上千次,你都没资格进我周家的大门!”

    眼前这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战斗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周老太太的想象。水遥几句话下来,老太太就已经被气得不成样子。此时的她,双手更加颤抖,整个人都差点背过气去。

    而周老太太的那番自个儿被周光看上的言论更是把水遥恶心得连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伸出手来,反复为自己顺顺气,好一会儿,水遥才勉强压下了不断朝嗓子眼儿涌上的那股子恶心劲儿,整个人都气笑了。

    “哎呦喂,这天底下的男人难道全都死光了不成?我水遥什么时候落魄到要让他周光去可怜的份儿了?老太太,我可不像你年纪大了,眼神儿那么不济,看上周光这么个脓包。”

    “还有啊,我劝您,这脏手您可伸回去吧!您看您这指头都抖撒的不听使唤了,难道您没发现这是做了亏心事的报应吗?你要是再对着我一顿瞎指,回去变成偏瘫了,可别来我们家找事儿!”

    “你这嘴臭的狐狸精,敢这么说我孙子,我……我跟你拼了!你这没娘教的破玩意儿,今儿个老婆子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说罢,周老太太就抄起地上的扫帚朝水遥打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水遥伸手去拦,一旁的水大全便冲过去一把扔掉了老太太手中的扫帚,挡在女儿身前!

    “周老太太,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当着我水大全的面儿,谁敢欺负我闺女,我跟他拼命!不想活的都上来试试!”

    此时的水大全如同大山一般,牢牢地护着水遥,双目圆睁,气势汹汹。即便在十里八乡都横着走的周老太太,此时站在水大全的面前,都整整矮了一大截,整个人的气势迅速萎靡了下去,可嘴上还坚决不肯认输。

    “你……水大全,你这兔崽子,我警告你……你敢护着她,你信不信我……我……”

    这周老太太平时在生产队里蛮横惯了,不少人都对她敢怒不敢言。可此时,水大全心里清楚,自己现在是闺女的唯一倚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的遥遥被人欺负了去。

    “哦?老太太,说吧,你想怎么样?你再骂我闺女一句试试,我撕烂你的嘴!”

    许是水大全身上的杀气太过明显,周老太太被震得直直退后几步。不料一个不注意,被油瓶子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后倒去,摔了个屁~股蹲儿不说,瓶子里的油也咕嘟咕嘟的不停往外撒。

    “哎呦!快扶一下,快扶一下!来人啊,老太太摔倒了……”

    这周老太太一直在家里霸道惯了,家里的晚辈们从来对她都只有言听计从的份儿,哪天不是把她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这回在众人面前这么一摔,老脸可都丢到十八弯去了!

    顾不上从屁~股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看着流了一地的大豆油,老太太可是心疼坏了,只得不停的嚷嚷着:

    “油……我的油啊……你们这俩王八羔子,赔钱,快点儿赔钱!”

    被水大全护在身后的水遥看着这不一会儿,周家就被弄得鸡飞狗跳,心里畅快极了。此时此刻,她恨不得向水大全竖起大拇指满世界地夸赞,自家老爹,这气势,忒带劲儿了!

    顾不上理会早已乱了阵脚的周家人,眼看着周老太太已经败下阵来,水大全连忙扭过头,此时此刻脸上哪里还有那股子欲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气势?面对着自家闺女,脸上的宠溺似乎都要溢出来。

    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帕子,递给水遥。

    “闺女,这说了半天都累了吧?你看你这头上的汗!来,爸爸给你擦擦……”

    “谢谢爸!”

    水遥毫不犹豫地接过帕子在额上擦了两下,之后露出了一抹甜丝丝的笑容。

    ……

    眼前一副父慈女孝的画面彻底激怒了周家人。在周老太太被扶回里屋后,很快周父周母便气势汹汹地如同乌眼鸡一般瞪着水大全父女俩:

    “水大全,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以后要是还想在生产队混,就给我老实点儿!我娘今儿个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站在门外默默看了场好戏的李萍看着周永顺那副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的模样,心里不屑极了。实在是看不得这对父女被人给欺负了去,讽刺地抽了抽嘴角,直接推门而入。

    “哟!周支书,您今儿个又是要扒了谁的皮,要了谁的命呢?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羔子又得罪了您?不如说出来,我给评评理?”

    周永顺看清来人后,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又是李萍这多管闲事的娘们儿,本来他都让手下的人准备好了,这待会儿找准机会就好好把水大全父女给揍上一顿,可这娘儿们一来,事情就不好办了。

    心思千回百转,面上却丝毫不显。周永顺毕竟也是他们红星生产大队的支书,这么多年摸爬滚打,早已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

    只见他快步走到李萍面前,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一根根几乎深可见骨的皱纹都能拿来挂衣服了。

    “李萍同志,今天是刮了什么冬风把您给吹来了?还不是生产队里出了点小摩擦嘛!不过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处理好了。”

    看着周永顺那笑的眯成一条缝儿的眼睛,一股子极度不舒适的感觉自李萍的脚底迅速涌遍四肢百骸。清了清嗓子,李萍实在不愿意同周永顺蘑菇下去,便开门见山道:“周支书,你这家里都一团乱了,这摩擦恐怕不小吧?不瞒您说,我今儿个过来是受人所托。”

    好言好语说了半天,周永顺看李萍竟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心里不免有些恼火儿。可念着这里平本身就是妇女主任,她男人又是生产队的大队长,实在得罪不得,于是周永顺只得强忍着怒火,耐着性子问到:“李主任,我想您应该是搞错了吧?估计是哪个王八羔子故意找事儿也说不准呢!大伙儿都知道,您平时又不管生产队上的事儿,所以您看……”

    到了这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听出来周永顺这是不高兴了,话里话外都透着不耐烦。可李萍对众人的反应却恍若未见。

    只见她朝水遥看了看,轻轻点点头,之后,睨了一眼站在墙角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吴春花,开口说道:“我听说,最近有些人昧着良心收了彩礼,搞包办婚姻,干涉妇女自由。周支书,您说,到底有没有这事儿?”

    周永顺一听,心里“咯噔”一声,不禁埋怨起了自家的婆娘。当时,那娘儿们只是被自家臭小子磨了几回,就不顾他的劝阻,执意要去跟水家订婚,连彩礼都送了。

    水家的小丫头是个倔性子,又好不容易考上高中,里里外外看着都不是个安分的,又怎么会安安生生地跟着他们家阿光过日子呢?

    这下好了,水大全从城里回来,一股脑儿的将那些个彩礼都原原本本给送了回来,将他们周家上上下下的脸都打的啪啪响。

    这倒还没完,现在不知是哪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又把李萍这个闹腾的女人给招过来,看来今天这事儿恐怕是不能善了了。

    想到这儿,周永顺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即便他再怎么尽力隐忍,声音里还是免不了沾染上了一丝火气。

    “是谁这么无聊举报的!李主任,您可别相信那刁民的话,他是有意挑拨我们和谐的群众关系!”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封建社会早就灭亡了。包办婚姻这种陋习怎么会出现在咱们红星生产队呢?李主任,我想您一定是搞错了!”

    周永顺一片慷慨陈词的虚伪模样,让李萍觉得反胃极了。此时,周家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

    眼看事情越闹越大,李萍实在不愿再与他兜圈子。于是不再顾及周家的面子,当着众人的面儿说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白昼之门〕〔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饲养全人类〕〔平平无奇大师兄〕〔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黑龙法典〕〔手术直播间〕〔临渊行〕〔我只想安静地打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