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风主角小说〕〔橘子味的竹马〕〔季总今天又向影后〕〔总裁凶猛:霸道老〕〔啵啵小毛球〕〔爱与时光终年不变〕〔万神之凰〕〔帝世无双〕〔重生创业时代〕〔江湖之命〕〔快穿日记之炮灰的〕〔他把世界玩坏了〕〔黄泉路远彼岸花开〕〔我在幕后当系统〕〔摄青客栈〕〔夏晨曦陆御霆〕〔恭贺新禧〕〔神霄九宸〕〔我只想安静的宅在〕〔我的植物很高能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七零:多金女总在奋斗 第十六章 您就不怕我把尾巴翘到天上吗?
    许久,待心里的火气消散了个干净,周永顺长长叹了口气,这才放缓了声音,教育起了还在不住抽噎着的娘儿俩。

    “你这娘儿们,也别怪我刚刚打你一巴掌。你没看今儿个那李萍过来明白了就是要帮水家那丫头片子退婚的吗?说话不过脑子,嘴上都没把门儿,天天嘟嘟个没完!”

    “这下好了,咱家不但一点好处都没占上,还让全生产队的人给看了笑话!你让我以后怎么出门?别人会怎么看我?”

    听着自家男人的那一顿数落,周母心里委屈极了。想想那即将到手的大两百块钱,心里就像被人割了肉一样疼。

    “那我还不是为了你们爷儿俩……”

    周永顺看自己不管咋说,这糊涂婆娘就是不开窍,气的一口浓烟吸进去差点没把他给呛死。

    “咳咳……你还不赶紧给我闭嘴!你懂个啥?你知不知道,这事儿闹大了,造成的影响有多么差!这回我到县里去评先进弄上还不算啥,要是一个弄不好,连支书都当不了了,那以后咱仨都得滚去喝西北风!不但如此,到时候,这生产队里哪个阿猫阿狗都敢骑到咱们头上拉屎!你横,你到时候跟谁横去?”

    “快滚去做饭!老子跟着丢了这么长时间的人,连一口热汤都没喝到嘴里!天黑前饭要是做不好,老子打死你!”

    ……

    夕阳的余晖透着橘红色的光芒撒在羊肠小道,把人的影子拉的老长。水遥一手拉扯着弟弟,与父亲水大全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了这件事儿,父女俩的感情又拉近不少,肩并着肩说起了悄悄话。

    “爸,这回您出去了这么多天忙着给我凑学费,实在是辛苦您了!我看咱家自留地上黄瓜长出来了,脆嫩脆嫩的,待会儿回去,我做一盘给您吃!”

    看着已经长到了自个儿肩膀,白净漂亮,满是灵气的闺女,话里话外都透着对自己的关心,听得水大全心里熨帖极了。自从前妻去世以后,闺女就再也没跟他像今天这般如此亲密过。想到这儿,水大全心里既酸楚又欣慰。

    “不碍事,爹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这钱是拿去给闺女读书的,哪怕是再多,爹都会给你弄来!唉,这转眼间闺女也大了,都懂得疼人了……”

    说到这儿,水大全一个没忍住,眼泪差点就又出来了。看看自家闺女,是多好的孩子,长的水灵,读书也好,这十里八乡的估计都找不出第二个能比得上他家闺女的!只要一想到吴春花这瞎了眼睛,脑子被猪拱了的婆娘,竟然趁自己不注意,打起了闺女的主意,要把他的心头肉嫁给周光那王八羔子,水大全就恨不得一把上去掐死这臭娘儿们!

    “你这婆娘,畏畏缩缩的,走个路都走那么慢,脑子被猪拱了,腿他妈的也被猪拱了吗?吴春花,今儿个我当着闺女儿子的面,把丑话说到前头:遥丫头是我水大全的命~根子,心头宝,以后你要是再敢动她个一指头,就休想再踏进家门一步!要不是有闺女儿子给你求情,这回咱们这婚铁定是离了!”

    自从水大全下午突然回了家,先是不屈不挠地要跟自个儿闹离婚,转眼后脚又干净利落的跑到周家大闹一场,把自己好不容易收来的东西都退了回去,给水遥退了婚,吴春花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滴溜的厉害。

    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自个儿一直以为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窝囊男人,竟也有如此血气的一面。听着那满是警告的话语,吴春花不是不明白,水大全这次绝对是跟自己来真格的。

    想到这儿,吴春花这么多年来积攒起来的气焰就好像兜头浇下的一盆冷水一般,一股脑儿给灭了个干净,连根毛儿都没剩下,心底还隐隐泛起了一股子寒意。

    想她自从嫁进了水家门,这男人还从来都没跟自己闹得这么没脸过。虽然她一向都知道水大全是个护犊子的,可是从水遥那丫头片子的便宜妈死了之后,那鬼丫头与水大全的感情可是疏远了不少,可没成想,这一转眼两人的隔膜就被打破了。

    眼看着这父女俩满面笑容,亲亲热热的,吴春花的心里就跟吃了老鼠屎一般,直犯恶心。如今这么一闹腾,她在家里的地位算是彻底被打入了泥潭,翻不了身了。

    可直到现在,吴春花心里依旧不明白,凭什么水遥这丫头片子在水大全心里占了这么重的分量!她为了这爷们儿,拼尽全力,九死一生给他生下了儿子,最后全闹倒了几乎要被扫地出门的下场。这样的结果,她吴春花怎么甘心,怎么甘心呢!

    “水大全,你说话也得摸摸自个儿的良心!你口口声声的说要跟我离婚不过了,那我倒想问问你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丫头片子亲娘死的早,我年纪轻轻的就过来给你做续弦。好不容易把她给拉扯大了,她反倒不懂感恩,年纪到了不嫁人,还天天嚷嚷着去上学,跟我叫板!”

    “你出去看看,咱队里这么多户人,哪家闺女上高中了?我费尽心思给他张罗了这么好一门婚事,何况彩礼还给了这么多,这丫头有啥不满足的?嚷嚷着去了跳河,弄得家里人仰马翻的,现在你倒好意思把这一切都怪到我头上了?”

    一直在气头上的水大全,看吴春花仍旧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还对着他一顿抱怨,压了大半天的火气,终是忍不住了。

    “呵,吴春花,当着孩子的面,你竟然好意思说是自己辛辛苦苦将阿遥给拉扯大的?这笔帐我还没跟你算清楚呢,既然你提到了,咱们就来好好掰扯掰扯你是怎么对我闺女的!”

    “我水大全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有哪家的后妈这样苛待家里孩子的!平时矿上那么忙,我虽然不经常回家,可一个月大几十块钱的工资和那些个粮票布票,哪一次不是一张不漏的全都给了你!”

    “可是你又是怎么对我闺女的?天还不明就赶着她到生产队干活,到头来分的粮食又哪一口进了我闺女的嘴里了!细粮不能天天吃也就罢了,连个野菜团团,玉米饼子都不舍得分闺女一点儿吗!”

    “还有,你看看闺女这身上穿的,这衣服都洗白了,脱了线,你都舍不得再去扯几尺布,重新做件新的给她吗?难不成,那么多布票都被你喂了狗?”

    “当时你进我水家的大门之前,是怎么红口白牙跟我保证的?说什么哪怕自个儿饿死,冻死,都不会短我闺女一口吃的,一件穿的!你他妈的说的话全是放屁吗?看我天天不在家,就可以背着我这么苛待我闺女吗?”

    “我这么好的闺女交给你,你又是怎么养的?要不是这回我回来的早,发现了,说不定阿遥早就被你活生生的给折腾没了!”

    说完,水大全从兜里掏出了厚厚一沓子票,还有好几张“大团结”,一股脑全塞到了水遥手里。

    “闺女,这些钱和票你拿着!想要啥自个儿去换!之前爹爹一直被这娘儿们给糊弄了这么多年,委屈你了!爹没啥本事,在矿上干活儿,一个月到头儿,就发这么点儿东西,以后爹全部都给你!”

    看着自个儿面前这个恨不得把心肝肺全部掏出来,一股脑儿塞给自己的水大全,水遥恨不得立马向他伸出自己的大拇指:这爹简直不要太宠!

    水遥觉得,自己怎么说也算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没见过?生意场上风云变换,尔虞我诈,跟自己打过交道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不要说那些个生意伙伴了,就算是跟自己有着同一条血脉的亲人,在大临头时,都恨不得在自个儿头上踩一脚,又有哪个人像水大全一般,这么掏心掏肺的对她好过?

    想到上辈子那些亲人,为了争夺家产,将她赶出家门时那难看的吃相,对比眼前对自己关怀备至的水大全,水遥的鼻子立马就酸了,眼泪差一点儿掉下来。

    “爸,您这么惯着我,就不怕我一得意,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吗?”

    水遥觉着,自己一定是重生了一遭,年龄变小的缘故,心里越发顶不住事儿了,稍微有些风吹草动,情绪就波动的厉害。这不,她爹还没说两句,自个儿这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又要哗哗地往下流了。

    “翘到天上那有啥?闺女,你甭怕,尽管翘,有啥事儿,爹给你顶着呢,你是爹的心头肉,爹的东西全都给你!”

    水大全这一番朴实又毫不掩饰的剖白,自带一番可爱与霸道,将马上就要被感动哭的水遥“噗嗤”一下又逗笑了。正打算回话,吴春华那建立的声音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啥?你说啥!水大全,你怎么能把东西全部都给这小丫头片子呢!以前这些可都是给我的,现在倒好,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了。这心眼子偏的都没个边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1255再铸鼎〕〔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球崩坏〕〔神医仙婿〕〔纵横九千年〕〔史上最强炼气期〕〔饲养全人类〕〔伏天氏〕〔璀璨王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