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魔妃〕〔魑鱼外传之雾洇鬼〕〔在霸总身边尽情撒〕〔绝代狂兵〕〔重生梦联网〕〔重生后我和亲爸死〕〔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彼岸花飞轻似梦〕〔穿书后嫁给了世界〕〔待鹤归〕〔拜托了,牙医〕〔第十张脸〕〔我家帝尊又又又吃〕〔我的冰冷老婆〕〔倾城剑帝〕〔巫神创世纪〕〔武霸帝尊〕〔地球穿越时代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九流相师 第二十七章 怀表
    “见过我?”

    我有些诧异,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刘静,今天上午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怀表里有你的照片!”刘静嘴角继续向上扯,笑的更加诡异。

    “你说什么?”

    听到这,我一下急了。

    老式怀表的表蒙里能放一张一寸左右的照片,爷爷就有这样一块怀表,里面放的是我的照片。

    那会我念初中,我爸把我送到了寄宿学校,暑假也不让我回家,一年也就过年能回去。

    爷爷想我,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拍了一张一寸的照片,放在了表蒙里,爷爷想我的时候就看看照片。

    四年前爷爷接了一个活,回来的时候,受了伤,怀表也不见了,从那会起,爷爷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我一直认为,爷爷的去世和接的那单活有关,我问过爷爷,爷爷不说。

    爷爷临去世的那半年,曾经想把太爷爷留下的相书,笔记全部烧掉,后来又想通了,和我说一切都是命。

    我当时半懂不懂的,认为爷爷说的是我的命格。

    可现在,刘静这么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突然和我说见过那块怀表,这怎么可能?

    “我说,我见过一块怀表,里面有你的照片!”刘静看着我,情绪没有一丝波动的重复道。

    “静静,你瞎说啥呢?什么怀表?咱家啥时候有怀表了?”老刘媳妇连忙接过话头。

    刘静不说话了,眼神又变得空洞,没有焦距,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静静,你别这样,妈不说话了还不行吗?”老刘媳妇急的眼圈红了,差点没哭出来。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爷爷的去世,可以说是我最大的痛。

    当年我自觉玄学略有小成时,拿爷爷练过手,先后用称骨法,八字法,六爻法三种方法给爷爷算命。

    三种方法,结果一致,爷爷命数八十有三,无灾无劫,安然去世。

    但自从四年前爷爷接了那单活之后,爷爷的命数就变了,无论我怎么算,都是刑冲太岁,卒在九月。

    后来就如同我算的那样,爷爷于九月去世。

    我一直想知道爷爷接的那单活到底是什么,也想知道到底是谁给爷爷下的单,可惜一直没有线索。

    别看我平时嘻嘻哈哈的,嘴上喊得都是钱,可我开风水店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找出当年给爷爷下单的那个人。

    而现在,线索很可能出现了。

    “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我看着刘静,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不想死!”刘静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不想死?”

    我狐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你能在我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允许我去你店里,保我平安,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我在哪里看到的那块怀表!”刘静继续说道。

    “好!”

    我一口答应下来,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起码在目前来看,不过分,其实哪怕她这会提出再过分的要求,我也会答应。

    “我是在医专至诚楼地下三层看到的怀表!”刘静看着我,再次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可不能瞎说啊!”

    这话一出,没等我有反应,老刘媳妇先炸了,她一把搂住刘静,对我道:“陈师傅,对不起,这孩子脑子摔出毛病了,你千万别信她的!”

    我不怪老刘媳妇有这反应,换成是我的孩子,我也会这样。

    医专至诚楼也就是俗称的解剖楼,一共十层,一楼二楼是解剖教室,三四五楼是办公室和各种会议室,六至八楼是档案室,专门用于储存各种档案,九楼十楼封闭。

    这栋楼里有多少传说暂且不提,医专至诚楼最出名的不是地上建筑,而是地下建筑。

    这栋楼地下还有两层,用处很简单,那就是地下尸库,当然,也有说地下是三层的。

    网上关于地下尸库到底有几层争论很多,有说两层的也有说三层的,这个问题,就连医专的学生也说不清楚。

    但刘静,刚刚说她去过地下尸库,还说她去的是传说中的地下三层。

    绝大部分父母听见自己的孩子这么说,都会是老刘媳妇这个反应。

    “不要撒谎!”我盯着刘静的眼睛说道。

    刘静直视我,眼神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开口道:“我没骗你!”

    “别瞎说了,你什么时候去过那里啊?”老刘媳妇这次真要急哭了。

    刘静侧头,对她妈妈道:“两年半前,中考结束,我失踪过一天,回来你们问我去哪了,我说上网了,是骗你们的!”

    “其实你们也知道我是骗你们的,我身上满满的都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你们不可能闻不出!”

    刘静接着说道。

    这话一出,老刘媳妇一下子瘫在床上,眼泪下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老刘媳妇的表现,让我相信,刘静说的应该是真的,她见过那块怀表,那她见没见过我爷爷?

    “我没见过怀表的主人!”刘静猜到了我想问什么,先做了回答。

    “你去地下尸库干什么?”我问道。

    “我是被人掳去的,他拿我做了一个实验,实验完成,就把我放了出来!”刘静冷静的说道。

    “谁抓的你?”我问道。

    “不知道!”刘静摇摇头,说道:“我没看到他的脸,我只知道,我是他的试验品!”

    说这些话的时候,刘静的表情始终平静,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

    两年半前,刘静刚刚十四岁。

    哪怕是我,在十四岁时被人劫到地下尸库三层,也会吓尿,出现心理阴影,刘静是怎么做到如此平静的?

    出来后,她甚至编了一个理由,说她在网吧睡了一宿,这明显不符合逻辑。

    而且这会的刘静,和早上我见到的那个刘静明显不同。

    早上的刘静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快要被吓傻了。

    现在的刘静,颇有点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味道。

    在我看来,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解释不通的地方太多,想不通的地方也太多。

    老刘媳妇也意识到不对了,红着眼睛看刘静,里面闪过种种不解。

    幸亏老张陪着老刘没进来,否则的话,他俩也会意识到不对。

    孙老九这货也是如此,捏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妈,我是刘洁!”

    就在这时,刘静却面色平静的说出了一句炸翻了老刘媳妇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穿成偏执反派的小〕〔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白昼之门〕〔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平平无奇大师兄〕〔饲养全人类〕〔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这号有毒〕〔黑龙法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