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汴京异闻录 第八回 笑等闲、桃李芳菲2
    “……啊?”赵佶费力地回过头,一个青年人抓着自己的衣襟,以防止他掉下去。夜晚的风一刮,冷得他一个激灵,登时醒了:“这的真的吗?我掉下去会死掉吗?”

    “当然会死掉,你干什么想不开,小小年纪就想自杀啊?”青年笑眯眯地问他。

    “我不想死!”赵佶吓得冷汗直冒,“那能不能把我拎回去呀?大哥哥。”

    青年眨眨眼:“小声点,你没资格跟我谈判,小朋友。你们家大人和我结了仇,所以我准备一个一个杀掉你们,正好瞧见了你,也是你运气不好啦。”

    若是真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青年人,那大概是“美男子”。

    宋玉潘安只是个虚幻的标准,然而在看到他的时候似乎这两个人名变得有了脸。

    青年便是飞魍。他或许并不年轻,他看起来也许是十八九岁,也可能是二十八九岁,区别不过在他眼里偶然闪过的沧桑感。他身高虽不是非常高大,但非常挺拔,人也瘦削。他穿一件深色的长袍,披着外罩。他的头发乌黑柔软,梳着整齐的发髻,用发簪束起。他皮肤很白,是苍白发青的白,五官看起来就格外鲜明,只是嘴唇也少了血色。事实上,他看起来有些病弱,但是他的眼睛太加分了:明亮,灵活,聪明又骄傲。

    再好看的人,要威胁别人的时候,还是很可怕的。

    赵佶是个聪明的小孩,他知道哭可能不太有用——毕竟刚才他哭的时候,大人们非但没理他,还把他一个人留在屋里不管。于是他脑子一转,小声道:“大哥哥,求求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叫阿瑾姐姐给你,我这里什么都不缺的。”

    这话说得很乖巧,在大多数非常情况下,都能够保证他的生存。大人说这话,大部分时间是徒劳;但是小孩说,就变得很合理,很懂事,很值得相信,且无可辩驳。

    飞魍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也是愣了一下。

    赵佶接着说道:“大哥哥,我知道你很生气,今天我父王骂了我,我也好生气。但是,人伤心的时候,应该去做开心的事情。”

    飞魍笑了笑,改了主意。他想

    了想,道:“那我做一件开心的事情,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好不好?”

    赵佶忙不迭道:“好好好。”

    “第一,接下来我无论做什么,你都不许发出声音,一直到我让你说话。”

    赵佶点头。

    “第二,你回去之后,碰到我的这件事情,谁也不许告诉。”

    “我不告诉!”

    “第三——”

    赵佶觉得身体一沉。他在往下落。大地伸出魔爪,拽着他直往下扯!

    耳边风声呼啸,那片他玩耍的,他成长至今的大地,即将杀死他了。

    赵佶的眼泪很快地落下来了,他圆睁着眼睛瑟瑟发抖,但他死死咬住嘴唇,没喊出声。

    或许是个梦也说不定呢?

    一眨眼一瞬间,在下一世就会醒。

    一双手臂托住他的身体,一点地面,跳上屋檐,把他放下。

    赵佶瑟瑟发抖地瘫坐在屋顶上,死命扒拉着屋顶的砖瓦,就怕自己掉下去。

    飞魍摸摸他的头:“你还挺听话的啊,真没发出声音来,很好,可以做我徒弟了。”

    “徒弟?”

    “第三点就是,当我徒弟。”

    赵佶声音还是在发抖:“可是我身体不好,飞不起来……”

    飞魍笑了:“我看出来了,毫无天分,教你武功,你也学不会。那我教你不用树叶,就能吹出好听的笛声。”

    赵佶一惊:“你怎么知道我会……”

    飞魍坐在他旁边,手里捏了一片叶子。“因为我当时就在不远的地方,看到了。正巧,我逗着你旁边这些大人玩的时候,也是拿了片树叶吹着玩呢,他们听了生气,是正常的。你运气不好,也吹响了一片树叶,其实他们生的是我的气。看你音乐天分挺高,我也闲着无聊,刚杀了个人,又把皇宫里的人都熏得昏睡了,本来想杀你,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必要了。”

    飞魍把叶子丢掉,伸出手来。

    “来,伸手,像我这样。”他两手交叠起来,双手并拢,一里一外,放到唇边轻吹了起来——

    声音圆润

    悠扬,音色奇特:它在耳边吹响的时候,给人以遥远之感,赵佶以为是远方传来的声音,不时地回头看;飞魍站起身,一跃到了对面的屋檐上,离赵佶远远的,转过身来——声音又近了,仿佛是近在眼前的。乐曲倾泻,月光流淌。月光照在他身上,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是一幅悠扬的画,一支乳白色的乐章。

    这种乐音,韵律绵长,孤独空灵,如梦似幻,亦真亦假,真个是一场梦一般,赵佶不懂这支曲子有什么含义,只是听得有些动容,抹了抹眼泪。

    飞魍走回到他身边。

    “这叫手埙,比吹口哨高雅一点,而且会的人很少。”他有些得意地问赵佶,“想不想学?”

    赵佶道:“想。”他说着,竟落下泪来,哭得抽抽噎噎,“我想起我娘,我好久没有看见我娘了,你真是我师父!”

    他听过这支曲子。

    看到赵佶哭,飞魍愣了一下,忽然问他:“她姓什么?哪里人?”

    赵佶认真道:“师父,我娘姓陈,名字是晚晴,开封人,是宫中的美人。她会吹这支曲子的!”说着,他竟有些骄傲。

    小孩子不知道避讳,赵佶直接把母亲的闺名说了出来,要是被大人听见了又是一顿说。但面对自己刚认的师父,他知无不言。

    这回换作飞魍有些动容了。赵佶看到他抿着嘴唇,眼尾有泪,忙问道:“师父,你怎么哭了?”

    “没有。”飞魍说着,转过头去,赵佶看不见他的表情了。

    “你这个笨蛋徒弟,还不快点跟着学?能发出声音来,为师就谢天谢地了。来,这样,手这样摆——左手再过去一点,对,这样,握紧。你今天回去,好好地练,一直练到能发出声音为止,我再教你吹曲子。”

    “呜——”

    “……你学得真快啊。”

    “师父,我是不是吹出声音来了?”

    “蠢货!这点水平就向为师显摆?吹得一点都不稳,烂透了!你回去练个三百次,明天晚上来见我!”

    “对不起,师父……”

    他被拍了一下后颈,眼前一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谍海猎影〕〔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