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 第二百四十八章随雪飘落
    第二百四十八章随雪飘落

    </p>

    白羊坪,半山之中雾消雾散,辰光照射之下,却是冬雪透着暖意,这横南山脉入冬早,这里已是寒霜片片,松雾重重。

    </p>

    “随雪,快那边有一枝雾松,你看,都化成一条条冰棱子了,好不好看!”

    </p>

    敖丙站在半山腰,今天他wstsy8.想带临随雪到白羊坪山顶去,这一段时间以来忙于白羊坪与狮山镇救灾之事,两人也十分疲惫,尽管如此,两人却是越来亲密,就连住都住在一个茅屋了。

    </p>

    敖玄云走了已有四个月,那时秋风时光,总让人留恋,而此时的冬日更让人期盼,就连那吹过的风,都让人难以忘怀。

    </p>

    “真好看,丙哥,你说这些水棱子,会不会掉下来,跌在地上,摔成碎片呀!”

    </p>

    临随雪一说,到让本来十分不拘的敖丙有些迟疑。

    </p>

    本来他也未曾考虑那么多,只想着此时此景,从来也不会想这漂亮的冰棱子什么会掉落下来,摔成碎片。

    </p>

    “我不知道,也许春天来时,它自然会消失!”

    </p>

    敖丙边说边挽扶着临随雪,他不知道临随雪为什么这几天似乎身体总是不如从前,若是从前,作为一个魂师,在此有山有水的地方,当是可以随意而行,可她却总是小心翼翼,像一个小孩子似的。

    </p>

    “可若是春天来了,这冰棱了就看不到了,难道你不觉得有些可惜吗?”

    </p>

    随雪再次问起,而脸上却多了些红韵,或许是因为爬山的原故。

    </p>

    “随雪,自然之道,就如同你爬山会累一样,休息一会自然不会好的,这冬之景色,虽然凄冷,但却十分晶莹剔透,可它总会被春天带走,若是你留恋它,有一天我会让四季之景在你身边随时展现,你想要冬雪之景也好,想要百花开放也罢,反正都可随时如愿!”

    </p>

    敖丙说完轻抚着临随雪,这一段时间,没有人干扰,也不用过于操心,到算是敖丙的一个机会,青春年少,美好时光。

    </p>

    “真的吗?我真希望看到这一天的到来,却又有些怕!”

    </p>

    临随雪边说边向上爬着,这条路他们走过,那是好几个月前,第一次登上白羊坪,所以她也十分熟悉。

    </p>

    “随雪,四季随你,你还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是不是又想起那次遇袭,你还心有余悸!”

    </p>

    敖丙说完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这刚才随雪还说怕,可他却又总是随口而出,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p>

    临随雪十分心疼,用手抚摸着敖丙开始有些沧桑的脸道:“丙哥,为何自己打自己,那次遇袭我早就忘了,你不用为我担心,每次你都在我身边,我还有何怕,刚才也只是随口说说,春冬去春回,自然之道,人该应道成生,这是我们魂修者该遵遁之道。”

    </p>

    临随雪这几个月来,从一个大家小姐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魂师,心态与想法已成熟了许多,就像她现在的面色,已无半分清涩之情,尽显着妇人的妩媚与温柔。

    </p>

    “到了,这就是白羊坪,你还是坐坐,看起一你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去看看有没有冬果,听说这白羊坪冬果养身!”

    </p>

    敖丙把临随雪扶好坐在几月前她坐的地方,此时这里茅草枯尽,树叶在坪上堆积如毯,坐在铺满落叶的石上竟然也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p>

    远望那断崖之空,依然如故,层层云雾堆积,浓愁难化,上面却是飘着辰光,如梦如幻。

    </p>

    敖丙小跑着就朝那梦中奔去,只留下期盼的临随雪。

    </p>

    脚步声远,白羊坪上寂静如初,却只听得一panshoubang.声叹息。

    </p>

    “为何是你,你该回金牛镇,或许就不该来此地,此地虽然风景不错,却略显风寒!”

    </p>

    一个青衣蒙面姑娘带着一股青幽之气,从那云雾之中缓缓走来。

    </p>

    “姑娘,你也坐坐,我知道你来此的目的,只是美景易逝,岁月无情,该也有停留的时候!”

    </p>

    临随雪似乎是对着这一众松林说话,又像是对着青衣姑娘,更像是自言自语。

    </p>

    “随雪,你害怕吗?”

    </p>

    “我不害怕,我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p>

    临随雪对着对面而立的青衣姑娘,边说却是边抚着胸口,刚才爬山气息有些紊乱,此时该是平息一下的时候了。

    </p>

    “你是一个好姑娘,本该有一个好的归宿,可有的时候,我却也不知,为何是你,这是一个秘,让我始终难与理解!”

    </p>

    “你该是九幽的幽神吧,看你的衣着,似乎与青色相关,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青衣幽神’!”

    </p>

    临随雪如此一样通透,自然猜得出眼前之人的身份。

    </p>

    “不错,我是青衣幽神,九幽七大幽神之一,你该知道今天我来此的目的。”

    </p>

    青衣幽神神态中有些不舍,她的目的是来杀临随雪的,她不用知道为什么,只需完成任务就行,可当她看着十分温柔,而确脸上十分淡然的临随雪时,心里却是闪过一丝遗憾。

    </p>

    “我知道,我也愿意,只是有些遗憾,必将成为永远的遗憾!”

    </p>

    临随雪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着想杀自己的人,依然安然的坐在落叶之上,看不出一点恐惧与惊慌。

    </p>

    “我看你累了,我化些水给你喝!”

    </p>

    青衣幽神看起来并非凶神恶煞之人,欲夺人性命,却显得处处解人之难。

    </p>

    她随手一挥,从那些松针之上,化来一股清泉,就这样飘浮在临随雪的眼前,像一股变幻怕雾气,确是真真实实的,而且通透,几乎看不出它的形状。

    </p>

    临随雪轻轻把手伸出,接了一些,合在手中,轻头细饮。

    </p>

    “谢谢你,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九幽之人,想来若是丙哥在此,一定会喜欢上你,而且想来若是你与敖城主相遇,那敖城主当也会爱上你,只可惜为何这世事不如意,竟然如此相遇,如此相爱,却只能如此相离!”

    </p>

    临随雪边说,边轻抚着落叶,像是感叹落叶的无奈,对树如此长情,却还是不得不分离一般。

    </p>

    “我不需要别人的爱,我也不需要,你是一个魂师,看起来这几个月魂力大增,该也有动手的能力,我给你机会,像一个魂师一样,与我一战,谁死皆亦无憾!”

    </p>

    青衣幽神不想跟临随雪谈这些风月之事,更不想变及自己的所爱。

    </p>

    “不必了,我虽然魂力有所提升,可我不想扰动我的身子,以你的魂力,若要取我性命,该会让我有痛楚,而且听你的声音似曾相识,温柔之中带着一婉约,该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只可叹敖城主,为何身边总有那么多温柔的女人,这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呢!”

    </p>

    青衣幽神一惊,脸带疑惑,却是不得不承认临随雪的聪慧,可她却不得不做,因为做为九幽青衣幽神,不该有感情。

    </p>

    一股青色的幽灵之气向临随雪飘去。

    </p>

    临随雪双手放在腹部,十分满意,脸带微笑,双眼微闭,似乎如同几月之前一样,看着敖丙与野儿狼拼斗,一切像从来没有发生,一切又像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你可以看清未曾见过的一切。

    </p>

    青衣幽神把临随雪的灵魂收入聚魂珠中,走了过来,单手把临随雪抱起身来,一时却是大惊失色。

    </p>

    临随雪尚十分温暖的体内,却还有另外一个生命在跳动,就在她双手轻抚的腹中。

    </p>

    青衣幽神脸上显出一种难言的痛苦,却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女人的天性,在她的脸中闪着一抹泪光。

    </p>

    “随雪,我采了几个冬桃,可甜了,你一定喜欢吃!”

    </p>

    敖丙边跑边嚷着,一支手抱着几个桃子,一支手却是拿着一个桃子往嘴里送。

    </p>

    “你是谁,随雪怎么了!”

    </p>

    敖丙看着青衣幽神怀抱中的随雪,脸上一下变成苍白,手中的桃子尽数掉在地上,纷纷落入那断崖之下。

    </p>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的夫人已人病了,我带她去治病,你不用惊慌!”

    </p>

    青衣幽神语气十分轻缓,眼中却尽是矛盾之色,刚才临随雪之死,她已是迫不得已,而如此面对的这个敖丙,语气与神态与敖玄云十分相似,她知道他与敖玄云从小一起长大,和哈蕾儿一样,都是九灵镇的发小。

    </p>

    “不,你是九幽之人,你杀了随雪,我感觉得到你身上的幽灵之气,你放下她,放下她!”

    </p>

    敖丙带着一丝祈求,眼中竟然闪着泪光,他的悲伤,却是只有自己才会知道。

    </p>

    “不必了,我不想杀你,你走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杀她,也不知道你为何会喜欢上他,但我可以告诉你,你不是我的对手,还请你自重!”

    </p>

    青衣幽神语气平淡,似乎夺人生死,只是一件十分微不足道之事一样,而她却真的不想伤害敖丙。

    </p>

    青衣幽神说完,完全不把敖丙放在眼中,转身抱着临随雪的发体就朝山下走去。

    </p>

    &nbdnsah.sp;“放下她!”

    </p>

    敖丙眼中透着泪光,却是红色的泪光,因为她此时眼睛已经变成通红,像一只愤怒的野兽,双手运起魂力,卷起数股寒风,同时向青衣幽神扑了过去。

    </p>

    青衣幽神十分无奈,依然向前走着,只是身后忽然之间,化出数万根冰棱,同样卷着寒气,而且还带着一阵刺耳的啸声向敖丙袭去。

    </p>

    敖丙虽然精于木灵风之魂术,可他从来也未正式修魂,所以一时兴急,却毫不防备,面对这尖锐的啸声,整个头瞬间就失去了知觉,而那些寒风卷着的万千冰棱,像利箭一样刺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随着寒风,向断崖之下飘去。

    </p>

    敖丙双手伸展,人平躺着,脸上愤怒之色已慢慢消退,变成一抹笑意,眼中尽是临随雪那一身白衣如雪的样子。

    </p>

    青衣幽神看着敖丙消失在魂雾中的身躯,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涩的笑,一个瞬移,人却已消失在白羊坪。

    </p>

    白羊坪像是从来也未发生过什么,那寒风依然从崖底层层吹来,那些本已枯败的松林,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摇荡声,像是悲怯这生命的逝去,也像是一种嘲笑,嘲笑着人灵之间那复杂而无解的感情,更是一种可怜,可怜这人世的悲凉!

    </p>

    ……

    </p>

    ……

    </p>

    九幽秘境,黑洞星空的第九层空间,这里一片漆黑,一些七色的幽灵飘荡在整个虑空,有如天上的得辰,只是发出不一样的色彩。

    </p>

    一层双一层的幽灵之气,形成一个巨大的宫殿,这宫殿之中,一切陈设有如境地一样,只是更加奢华,一张巨大的木床之上,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平躺地上面,双手抱腹,脸上十分淡然,却透着一抹成熟悉女人的红韵。

    </p>

    一团七色的幽灵之气笼罩着她,却似乎不敢触碰,只萦绕着白衣女人,倾听着那生命的跳动。

    </p>

    而这团幽灵之气中,却看不到身影,只有几滴泪水,显得那样晶莹剔透,带着悲伤,倒映着七彩的灵光。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