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挖坑的三小姐她有点飒 第四十八章 她有点想他了
    因为乔治一心想着卫青的救命之恩,所以最后并没有如他自己所言同云清风卫青等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而是给卫静姝灌了一瓶黑乎乎的草药以后跟着大伙一路进了西夷。

    卫青不知道那黑乎乎的草药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奇的是自从卫静姝吃了那个东西,身体不仅渐渐恢复如常,就连脸色都比之前来的还要红润娇艳,一双美目顾盼生辉,竟然愈发神采奕奕,美艳动人。令大家伙儿不禁啧啧称奇。

    卫青不止一次问过乔治给自家大姐吃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是她多心,实在是这东西的效果也太过离奇,直叫她心里没底。可是这个乔治不仅神秘兮兮的,好似还有些神经兮兮的,支支吾吾东拉西扯就是不肯往正题上吐露半个字。是在被被问的急了,就开始装疯卖傻,令卫青恨得牙根痒痒也愣愣是没有一点办法。

    至于乔治同毒娘娘碧萝儿的恩怨情仇,卫青也从云沐修的口中大致了解了一二:据说这两个人都出自祁东的大医世家,父亲乔奇不仅一族的族长,还是远近闻名的神医。而乔治和碧萝儿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从小闻着各类草药的香气,见着父亲叔伯为人诊脉医病,耳濡目染地于医术上都开始展露出惊人的天分。

    只是这大医乔家有个不成文的族规,女孩子虽然可以学医,但却是没有资格承袭大医精粹的。所以即便碧萝儿有再高的天赋,也只能止步于皮毛,再加上她本是妾室所出又是女孩子原本就不受重视,这样一来就更加叫心高气傲的她没了出头之日。

    如果说她就这样平平凡凡的长大,将来嫁一个平平凡凡的夫君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似乎也是一种幸福,可偏偏这个碧萝儿生的极美,据说其肤若凝脂吹弹可破,杏脸桃腮皓齿明眸,走到哪都引得男孩子们争先空后的追捧。

    可是碧萝儿好似眼光颇高,这些男孩子在她眼里完全就是不值一提。直到十五岁那一年她遇见了一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谁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哪里来,只知道碧萝儿从山上把他捡回来的时候他浑身是血昏迷不醒,医者心善,在乔其尽心的医治之下这个男人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从此便以养病的名义住在了乔家。

    这个男人生的貌若潘安,英武挺拔,又极会讨女孩子的欢心。一来二去竟然和碧萝儿暗通款曲,还让碧萝儿有了身孕。

    族长的女儿同个不知来历的野男人未婚先孕,简直就是逆天的丑闻。乔奇百般拷问无果,一气之下亲手灌了碧萝儿一碗堕胎药之后就把她关了起来,而那个男人,也被族里先前追求碧萝儿的男孩子们暴打一顿之后不管生死抬着扔回了山上,让他自生自灭。

    就在大伙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的时候,碧萝儿竟然悄无声息的失踪了。据说看守他的村民无一不是面色青紫倒地不醒,已然没了气息。而碧萝儿的母亲也因为女儿的事情在族里更加没有立身之地,终于因为不堪族里女人们的冷嘲热讽投河自尽。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碧萝儿这个名字已经完全被遗忘了。直到村子里有孕的妇人接二连三因为难产而亡,就算是侥幸生下来的胎儿也嘴唇青紫不足半岁而亡,大家才意识到这是被人盯上了。

    乔奇和族里其他人不分昼夜地研究病症,但却始终没有半点头绪。也就在这个时候,乔奇的发妻,也就是乔治的生母也到了生产的关键时刻,一盆一盆的血水从产房内被端了出来,产婆个个束手无策直摇脑袋。

    谁都没有想到,一袭黑衣青纱蒙面的碧萝儿张狂妖邪地从半空中飘然落于屋脊。

    可她不是来救命的,她是笑着来验收她蛊毒的成果的:她要等着看乔奇失去妻子和亲儿,她要报仇,为她的母亲,她的孩子还有孩子的父亲报仇。她要乔奇也感受那份失去亲子的痛楚,要那些欺辱过她男人的人也尝受失去挚爱和孩子的痛苦。

    乔治觉得这样的碧萝儿早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模样,她已经疯了。最后两个人不可避免的动起手来,可是让乔治骇然的是,碧萝儿虽然不会功夫但却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歪门邪法,广袖一挥,洒出来的粉末竟然让他顿时浑身无力无法凝聚自身精气,与此同时就连浑身的皮肤都开始变得黢黑呼吸也变得有出无进起来。

    就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乔治不得已自断经脉才将将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也从此武功尽失,面目全非。而乔奇终于在自己发妻难产母子俱亡,乔治也遭受重创的双重打击之下,将一身的修为传于乔治之后,因为愧对全族自尽于祠堂。

    家毁人亡,宗族遭难,从此,乔治便开始踏上了寻找碧萝儿的复仇之路。只是碧萝儿竟然好似消失了一般踪迹皆无十几年。没想到此番竟然机缘凑巧,叫乔治遇上了卫青,还在卫静姝身上发现了那阴险的蛊毒。

    这么一来,乔治不管是为了报卫青对他的救命之恩去医治卫静姝,还是为了摸出碧萝儿的所在报血海深仇,他都与卫青等人在一条船上了。

    自从知道了乔治同碧萝儿这一对血海姐弟的故事之后,讲真,卫青虽然心惊碧萝儿的疯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竟然还对她隐隐升腾起一股怜悯:毕竟在女孩子最美的年华春心萌动不顾一切爱上一个人没有错。

    同时卫青心中又有着深深的不解:虽然这个年代未婚先孕确实不怎么光彩,但是为什么乔奇却异常坚决不同意这两个人在一起呢?还用了这样决绝的手段?

    没人能知道这其中的缘故,或许乔治知道,可是这个虽然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尤其是一路上见着个哪怕是稍有姿色的女人都要溜哈喇子想着怎么以身相许的痴汉,他的嘴比保险箱还要严丝合缝,想从他那里套出什么有用的话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不,刚到了驿馆,这厮又开始对着驿馆老板的女儿不断暗送秋波嘘寒问暖,吓得老板以为遇上了什么不三不四的采花大盗,都不敢叫女儿往他们这群人住的房间边上贴。

    卫青一个人坐在窗前,外面院子里有两个年纪大概四五岁的小童骑着竹马围着满院子嬉笑打闹。唉,不知道怎么地,她竟然呆呆地看出了神:眼前这两个小童的样貌好似渐渐发生了变化,一个变成了她,一个变成了云沐白。

    “云沐白……”卫青托着腮,轻轻地从唇边吐出了这三个字。

    以前一天不见两天见,两天不见三天见,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连十几天音信全无。奇了怪了,明明一开始她要烦死他了,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渐渐习惯,以至于到了现在,没有他三天两头的骚扰甚至觉得像缺了点什么,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京都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也像她现在这般想念着她。

    哎?等等,卫青突然一愣:她这是在想他?

    脑海里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少年那张俊朗的面孔,他又气又恼地看着她,捧着她的脸在她惊愕的目光里,将柔柔的唇瓣重重抵在她光洁如玉的脑门上,“啾”地一下发出一记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哎哎哎,想到这个羞死人的场景,卫青只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又变得灼热起来:那个臭小子!不仅诓了她的帕子,还硬塞给她一把匕首说是交换信物,最最要命的是竟然还当着爷爷和爹爹的面说喜欢她!这真是简直了,让她后来在见着他们仿佛做了亏心事一般头都不敢抬起来……

    尤其是爷爷卫宗年,完全担得起“为老不尊”四个字,也不管卫廷中脸色多么难看,他竟然都不嫌事儿大地拿两个孙辈取笑,还说什么既然云沐白那傻小子痴心这么些年了,那就等卫静从西夷回来赶紧给他们俩把婚事定下来。

    卫青越听越觉得耳根发烫,卫廷中越听脸色越发黑。唯有卫宗年越说越眉飞色舞,吐沫横飞。

    直逼的卫青唯有赶紧逃离那个令她如坐针毡的是非之地。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三个虽然立场身份不同,但却同样关心着她的老男人,大男人,还有小少年。

    尤其是云沐白,直叫卫青心里慌得很,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虽然自己确实也有那么一丢丢的离不开他,有那么一丢丢的喜欢他。虽然她也承认这小子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好看,对她也有那么一丢丢的好……好吧,她承认不是一丢丢的好,是真的很好。可是要说让她这朵花骨朵还没开呢就要定亲?打死她都不干!

    虽说当她上辈子还是余晓朵的时候也有喜欢过那么一两个男孩子,但也都仅仅止步于偷摸摸地暗恋阶段,要说这恋爱的滋味儿,对于她来说她还真是就如同“看得见猪满世界颠颠儿跑,可就是没吃过猪肉什么味儿”。

    自从稀里糊涂来到了天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勉强长到四岁想着终于可以到处撒欢儿,没想到第一次参加宫宴就横天空降一个云沐白。年纪小小就说要娶她做媳妇,从此更是像个小奶狗一样围着她摇头晃尾转来转去,不仅如此,这小奶狗还日复一日长成了大狼狗,护食一般地守着她,只要发现可疑目标都要呲牙咧嘴地冲上去犬吠一般。

    搞得卫青身边除了爹爹卫廷中以外,竟然没有一个敢靠近的异性。后来总算多了个卫大胜,可要不是看在卫大胜是只猴,估计那小子早就把老猴子浑身的猴毛都秃噜了。

    唉!卫青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难道自己上辈子加上这辈子的桃花运全都给云沐白兜了底断了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