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反派搞事操作手册〕〔云中有仙舟〕〔我是炎尊〕〔机狮咆哮〕〔逆仙狂刀〕〔卡牌降临全球〕〔重生完美时代〕〔成年人是没有爱情〕〔余生有你,甜又暖〕〔八零娘亲是女配〕〔无敌医圣在都市〕〔乱世长风啸江湖〕〔重生宝妻有点甜〕〔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兵王弃少〕〔都市灵剑仙〕〔重生之商界大亨〕〔网游之堕落天下〕〔农门福女娇宠日常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专属女友 第15章 医院巧遇
    叶知秋去扳他的肩膀。

    董天义闭了眼睛:“老婆,我困了,你要是兴奋睡不着就出去看电视,我要睡觉。”

    叶知秋生气地:“真扫兴,你年纪轻轻的一天到晚都喊累,难不成是在外面有人了?”

    董天义听了立即翻过身去,辩解:“老婆,你胡什么,现在是三伏天,男女之事在三伏天和三九天都要禁止,对人体有害。”

    “我看你纯粹是应付我,找这样的借口做什么?”

    “知秋,我累了,我要休息,今天一天跑了多少路?你中午还休息了,我连休息都没有,我困了。睡觉。”

    董天义着背过身去,根本不顾叶知秋热情高涨。

    唉,董天义轻叹一声。

    他就不明白了,叶知秋从啥时候变成了这样,太现实了。何家明一家人好象成了她成为康生活的肥料,只要一提起他们她就兴奋。

    早上六点多,三个人相继起床,莫倩要去学校,告诉他们中午不回来吃饭,晚上也是十一点半左右到家。

    “晚上让你姐夫十一点去学校接你。”叶知秋。

    “不用,现在是夏天,晚上到处都是人,我一个人能行。”莫倩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

    “这可不行,你长的这么惹人,万一遇到酒鬼或者色鬼可就麻烦了,要是你不乐意让你姐夫去接你,干脆让家明去接你?”莫倩试探的问。

    莫倩正色道:“姐,你这话我可得批评你几句,何家明和我啥关系都没,我也不想和他有关系,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他。”

    叶知秋陪着笑脸:“怎么没关系,你是他干妹妹啊。”

    “姐?谁是他干妹妹?我要和我妈商量只是个幌子,你不会不明白吧?要是你看上人家有钱,干脆你认她为干妈好了。我最瞧不上这些有几个臭钱就张狂得不得了的人。”莫倩着就出了门。

    “看见了吧?被噎得够呛?我你是白高兴,你还不服?”

    叶知秋被莫倩一顿抢白,本来就在气头上,见董天义不但不替她话,还风凉话,更加生气,骂道:“董天义,你不是人。”

    “我怎么不是人了?我的没错,他们不是一路人,自然不能会成为一家人。”

    叶知秋叫道:“我就不相信,她会不爱钱?真正死要面子活受罪。”

    “老婆别生气,如果倩妈妈出面,她肯定会答应。她妈妈呢?在哪?是干啥的?”

    “别问我这个问题,你再问我我和你急?你这几天一直和她一起,她的身世都没告诉你?”

    “我当姐夫的,怎么好意思问她那个?再了,你是知情人,我何必去问她?”

    “你不想问她,又何必来问我。她妈的情况我了解不多,而且提起来就是一肚子气。”

    董天义越来越糊涂,莫倩她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天义一头雾水,与叶知秋谈对象的时候,她都是住在银行宿舍里,有好几次两个人压马路,他要送她回家,都被她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不想让父母知道她在谈对象。

    董天义到单位报了到,给同事打招呼有点事得出去一下,他必须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估计早上是回不去了。

    董天义在电脑上又搜索了有关性病的症状和治疗方法,他担心遇到熟人,在路边上的商店里买了顶帽子戴上,显得不伦不类,好歹能遮脸。

    要不是星期天,他早就去医院了,他实在担心自己的状况,书上得了那种病要及时治疗,不能拖,不然传染给配偶不,有可能会引起多重感染,对人的器官产生影响。

    他挂了泌尿科,从窗口拿了病历。

    怕鬼就有鬼,一抬头就看见老娘高秀梅站在面前。

    高秀梅一把从他手中拿过病历,看了看他挂的号,登时脸色大变:“泌尿科?你这是怎么了?”

    董天义吓得不轻,拉了高秀梅来到偏僻处:“我没事,最近有些尿频,来检查一下。”

    “你这子,平时见不着,周末了也不去看老娘,我们老两口忙着给孙子挣钱,你们倒好,自己在家里舒服。”

    “妈,你这可冤枉我们了,我不让你们办补习班,非不听,自己受累还怨到我头上。”

    高秀梅拉了他:“走,妈陪你去检查。”

    董天义松开高秀梅的手:“妈,我没事,用不着你管,我问你,我怎么了?不会是累着了?”

    高秀梅笑道:“你妈有那么娇气吗?我有个同事生病住院,我来看他。”

    “那你看去,我去检查一下,中午咱们在外面吃个饭,我还有事和你。”

    “好,年轻轻毛病就多的很。”

    董天义看高秀梅往住院部走去,直接去了泌尿科。

    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示意他坐下,头也不抬地问:“你这是哪乍了?”

    董天义脸一下子通红:“下面有些痒,怀疑是不是得了性病?”

    “有没有去过娱乐场所?”他还是没抬头。

    “没。”董天义不敢实话。

    “看你这伙子长得白白净净,一看就知道不是干那事的人。我告诉你,娱乐场所不能去,那里可是性病流行的地方,把握一个原则,洁身自好就不会出事,把裤子脱下来,我看看。”

    董天义紧张地问:“不脱不行?”

    “那当然,你不是来看病的?不脱我怎么给你看?看中医还讲究望闻问切,男性病更得目视了。”

    董天义后悔的不行,要不是图一时痛快,他何至要在别人面前脱裤子?女人的身子金贵,男人的不也一样?除了高秀梅和叶知秋,他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他光着身子的样子的。

    “怎么还难为情?伙子,我给你,一定要检点,如果你不去做那些下三烂的事,绝对不会出啥毛病,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有些人不讲卫生也会生病,特别是泌尿科疾病。”

    “我可是特讲究卫生的。”

    “脱吧,你就把这里当在大众浴池不就行了,又不是黄花闺女,何必这样扭捏。”

    董天义不得不脱了裤子,将下面给他看。医生拿了一个木板子拨弄着看了看,:“不红不肿,应该没问题。拿这化验单去化验,看是不是感染了细菌?”

    董天义一边提裤子一边:“大夫,我不会有事吧?”

    “从表面上看没事,可是有些细菌是可以潜伏好几个月的,比如艾滋病。”

    董天义听了就吓住了问:“大夫,你给我开的这个化验单是检查这个的吗?”

    “不是,你不是你没去过那种地方吗?既然你没有不洁性行为,自然不会得那种病的。”

    “大夫,你还是给我开那样的化验单吧。”

    大夫抬头看了他一眼问:“刚刚还你不是那样人,这会就露陷了吧?我看你文质彬彬,以为你是干净的,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不得了,对象谈着,娱乐场也去,一点都不检点。年轻人,我劝你,那种地方还是少去,那种病还会影响下一代。”

    董天义点头:“大夫,这是我一时糊涂,这几天我老感觉下面痒痒的,浑身无力,就赶紧来检查了。”

    “那你还不实话,不实话到医院干啥来了?有些人隐瞒事实造成病情延误,由病酿成大病,甚至于连命都没有了。”

    他撕下另一张化验单,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去,化价、交费,然后去检查。”

    董天义心下懊丧,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真想不到后果竟然这样严重,普通性病不要紧,关键最怕艾滋病,那可是要人命的病。

    董天义心跳个不停,刚在队伍里站住,就看见高秀梅已经在等他了。

    “怎么样?”她一脸关心。

    “没事,医生了,最好还是化验一下,求个心安。”

    “都化验些啥项目?”高秀梅从他手拿过化验单,董天义要抢回来,却已经被看到了,一张嘴张得老大。

    “儿子,不会是大夫搞错了,竟然要检查这个?”高秀梅顾及到击周围都是人,没有那三个字。

    董天义低了头:“妈,大夫了,既然来检查,不如多检查些项目,这样心里也踏实。”

    高秀梅紧张地问:“不对吧,总不是每个到医院的人都要检查这个?肯定是你自己有问题。”

    “妈,你想那儿去了?这个项目不是医生让检查的,是我自己,好不容易来趟医院,我就多检查些项目,这样也心里安生。”

    董天义看了看周围,几个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可能是他们娘俩的话太隐晦引起其他人注意,好几个人的眼光都投向他。

    他用胳膊撞了撞高秀梅,示意她不要再。

    化了价交了费,董天义按医导的嘱咐去检查,高秀梅找了地方坐下来,心里七上八下,他们老两口就这一个儿子,天天给他赚钱。她有些想不通,从来都是好孩子的儿子竟然要做艾滋病检查,难不成他去了那种脏地方?她一边寻着,一边庆幸,亏得被遇到了,要不然这孩子还不知要瞒他们到啥时候。

    高秀梅忐忑不安,他们夫妻俩一直忙于挣钱,对他关心不够。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同居着,是在试婚。他又不缺女人,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她实在想不通,难不成思想变质了?看起来又不象,即使他做了不检点的事,难道叶知秋都发现不了?

    她打心眼里不喜欢叶知秋,长得虽还得过去,可却一点涵养也没有,从言谈举止上看,不象出自大家。她一直不肯告诉她儿子她的家人,她到底出自于什么样的家庭?不敢示人只能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家庭是个不幸的家庭,甚至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密秘。

    难道他们的关系出了问题?她寻思着,等会儿子作完检查一定要问清,叶知秋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家庭?丑媳妇总归是要见公婆的。两家大人不见面,他们的事办不成。

    她转念一想,不对啊,他们同居有些日子了,难不成他的病是叶知秋传染的?她不会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吧?她和叶知秋见面不多,对她了解也不够。如果真那样的话,这个儿媳妇她是不肯要的。

    董天义做完化验出来,看到高秀梅一脸不高兴,拉了她的手就往外走。

    “你先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秀梅甩开儿子的手,生气地。

    “妈,我真没事,只是想顺便检查一下,没别的意思。”

    “这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去做这检查,除非他脑子有病。你给妈老实,是不是叶知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专属女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来自异世界的异乡〕〔丧尸病毒在异界〕〔都市之最强狂兵〕〔都市终极高手〕〔伏天氏〕〔神级狂婿〕〔叶罗丽之嗜血妖姬〕〔最后的三国2兴魏〕〔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纯阳武神〕〔九星毒奶〕〔某美漫的超级赛亚〕〔饲养全人类〕〔我能点化万物
  sitemap